分享

藍月/楔子,黑王子

01. 光之影

許久以前,這片土地分成五大世界,分別由三位神祇統御。
祂們分別是統治東方聖法提加的光明神、統御西方滄雨的黑暗與戰爭之神,以及鎮守世界之心的火神,三人並稱三聖皇,統御著世界。
長達數萬年的統治之下,終結於兩千四百多年前。在那之後的兩千年稱為藍月時代,而曾經被神祇統治的歲月則稱呼為神代。
這個故事開始於藍月時代後兩千年。
從東方大陸,神族聖法提加的皇宮中開始。
……
……
「聖法提加」乃信奉光明神的神族的自稱,在古代神族語中意為「神之使徒」。
這群匍匐於光明女神坐下的神族,自詡為東方大陸的統馭者。
神代以來,恪守聖典的教誨、在神降臨的城市建立了首都「聖法提加」,代代尊崇光明女神的教誨懲奸除惡。女神偶爾會賜予虔誠的信徒祝福,這些受光明女神應許的聖徒被稱為「聖子」或者「聖女」,其中,能夠聆聽神諭,為光明女神所愛的聖徒被稱為「聖王」。
神王希尼斯與神后拉娜鎮守於此。中間隔著中立地區黑森林與精靈森林為屏障,與西方大陸的滄雨的魔王遙遙相望。在神族唯一的公主東方聖女即位神王之後,將成為東方大陸上最安全的地方——本應該如此。
可惜這位聖女公主在十年即位典禮時因病去世,只留下年幼的公主。
神王失去了三位子女之後,事隔多年再度失去唯一的女兒,因為傷心過度而纏綿於床榻之間,國政由神后拉娜代為執行。在這風雨飄搖之際,聖法提加的王宮迎來了不速之客。
一名聖法提加皇宮的侍女,如往常般整理花圃。
抬頭的瞬間,發出短促的驚叫,身邊的人眼明手快地掩住她的嘴。侍女壓低聲音道:「剛剛那個人……該不是魔族吧?」
「不是的,」資深的侍女說道,「剛剛妳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不知道。」
侍女下意識地追著那少年的背影。
不知道這是不是錯覺?那個黑髮的少年看來不超過十六歲,好像有一雙紫色的眼眸,容貌跟王子殿下有幾分相像,腰間還配著一把黑色的劍。
這瞬間,侍女似乎明白了什麼,陡然瞪大眼睛。
「那個人該不會是……」
「就是妳想的那個人。」侍女長的聲音輕得好像能夠被風吹散,「這不會是妳最後一次看到他,所以,務必謹記。就把他當成暗夜的幽靈,不要與他的視線對上。」
彷彿被那端麗的容貌引誘般,侍女仍舊回過頭。
「『滄雨的紅色惡靈』比我想像中還年輕呢……」
「畢竟受了詛咒啊。」侍女長回答。
伴隨著初秋的風,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軍靴逐漸遠去。
聖都的微風吹響了少年繫著頭髮的黑色鈴鐺,幾縷被吹亂的髮絲遮掩此刻他臉上的笑容。他的穿著打扮明顯是貴族,身邊卻沒有任何侍從,作為魔族穿梭聖法提加中心如入無人之境。他的到來對於人民來說仍是秘密,對於知曉箇中深意的人而言卻非如此。
……
……
埋藏於聖都深處的黑暗浮現,隱藏在這座古老城市的歷史即將揭開新的一頁。
王宮的書房間,神后拉娜維持振筆疾書的姿勢已半小時有餘。本來就皺著的眉頭,因為邊境的紛擾而擰緊,薄唇抿成不愉快的一線。
「喀」一聲。
紅茶的香氣充斥著書房,為充滿書香氣息的辦公室增加了些許愜意的氛圍。
輔佐官涅伊莎笑著為神后奉上紅茶。「拉娜陛下,您該休息了。」
「……也是,反正這些東西怎麼樣都處理不完。」
紅茶的煙霧蒸騰之後,是神族王后拉娜略顯疲倦的容顏。
「若不是拉娜陛下,還不知道聖法提加會如何。人們都該感謝您的奉獻。」
「感謝是嗎?」拉娜輕輕啜了口茶,面容盡顯疲憊。短暫沉默後,她再度開口:「我有時候會想,現在聖法提加的慘狀,是不是神祇為我逃離水之都給予的懲罰。」
「……或許您可以樂觀地把它視為試煉。」
「不論是水神族還是聖法提加的神族,都離聖典越來越遠……再這樣下去,聖法提加很快就守不了邊境,就連這座神之城也會成為魔族的領地。」
「拉娜陛下,您何必如此悲觀?只要等斐斯特蕾雅殿下長大,事情一定會有轉機。」
拉娜搖搖頭,「斐斯特蕾雅是有才華,但她的天賦遠不及母親。在聖法提加的歷史上,也很少有像伊芙蕾希雅那麼優秀的繼承人。要是她還活著的話……」
緊接著是短暫的沉默。
拉娜啜了幾口紅茶,起身走向陽台,自窗台俯瞰聖法提加這座城市。
以純白色為主的城市依舊美麗,正如同她五百年前以水神族第一王女身分下嫁於此的時候。她凝視著城市,嘆息道:「希尼斯的身體還好嗎?」
「與平常一樣。」輔佐官說得委婉,真正的意思是——跟平常一樣糟糕。她頓了頓,試探地說:「雷爾契公爵求見。跟平常一樣嗎?」
「讓他回去吧。等到希尼斯死後,事情就會如他所想。只不過,妳從小跟我一起長大,也知道我的個性。」拉娜稍微瞇眼,淡藍色的眼眸中有怒火在燃燒,「我可不會坐以待斃。」
「拉娜陛下有什麼計畫嗎?」
「那當然。算一算,時間好像差不多到了……」
拉娜擱下了手中的羽毛筆,啜了一口紅茶。她眼尖地疊成一堆的信中,看見一封特別顯眼的信。黑色信封以金粉墨水書寫,信上還附上了一朵黑玫瑰。
這樣的信送到了年邁地神后的桌上,簡直無理至極。涅伊莎怒道:「除了神王陛下,怎麼有人敢送您玫瑰,還是黑玫瑰。這可真是失禮……啊!這、這該不會是……」
拉娜微微笑,「這就是我的計畫。」
「陛下您打算……背叛聖法提加嗎?」諾伊莎的聲音微微顫抖。
「並不是,」拉娜說,「我是為了王族的延續,為了王家。」
那封信上以端正的通行語寫著拉娜.拉斯奇的名諱,不祥的黑色信封上印著代表滄雨魔族的國徽。涅伊莎繃著臉去看信件的署名。
金色墨水留下優雅的署名,寫的是惡鬼的名諱。
——徹.曼德沙。
那便是統御西方的霸主,壓制歐龍的魔王之名。
「他為什麼寫信過來?難不成……跟王子殿下有關?」
拉娜很隨意地把信交到她手上。「妳自己看吧。」
涅伊莎拿信的手明顯抖了一下,信差點落在地上,半晌瞪大眼睛。
拉娜從喉間發出愉悅的淺笑,把食指放在嘴唇前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涅伊莎,別讓貴客等太久。」
涅伊莎與拉娜從小認識,這位曾經的王儲一直難以摸透。
隨著年齡漸長,她已不像過去那樣美貌,六百年的時間將她變得沉穩內斂。只不過,她偶爾會露出這種表情——孩子終於等到了心愛的玩具——的笑容。
「我們在花園等他過來……不,我們一起迎接他吧。」
夕陽撕裂了聖法提加的天空,將之割裂為白天與黑夜。
諾伊莎很快就找到了約定的貴客。橘紅色夕陽下一名魔族少年一身黑與紅為基調的正裝,揹著雙手而立。那頭黑夜般漆黑的黑髮尖耳在「聖城」顯得突兀至極。
一陣狂風吹來,震起他髮上的紅色鈴鐺,亦帶來黑玫瑰惑人的香氣。
魔王已經四百多歲,卻仍維持少年樣貌,就連那常掛在嘴角的笑容依舊。在他身上感覺不到時間流逝,此刻他的神情與儀態與十多年前葬禮時最後見面的那次沒有不同。
諾伊莎不禁想起了這位魔王陛下繼承王位以前的舊稱。這位現在的西方霸主,可是曾經被戲稱為「玻璃王子」。
眼前的人就是君臨魔族五國的王者,魔王徹.曼德沙。
「好久不見,拉娜陛下。」
魔王對兩人稍微欠身,儀態優雅堪稱教科書。他執起拉娜的手,做了一個吻手禮。
這樣的氣質更適合出現在溫柔儒雅的神族身上,而非魔族。
可惜,這樣精緻柔美的樣貌卻被眼睛破壞。魔王陛下有一雙紫色眼眸。這樣的瞳色是王族血統的恩賜,其力量遠超過位居次位的闇星國的赤瞳。擁有象徵力量與強大的紫色眼眸,正是黑暗神的祝福,紫色眼眸又被稱為「魔王之眼」。
「好久不見,魔王陛下。您一點也沒變。」
「托您的福。」
涅伊莎不禁看得愣住了。
這氣氛太和樂,簡直像是親友的造訪。
這裡可是聖城聖法提加!還是神族的王宮,淡藍色結界依舊溫柔地擁抱聖城的王宮。這兩人一個人是神后一個是魔王。更別提神后拉娜的三個孩子,還死於徹之手。
此時,他們如情人那樣約好了私會,猶如不曾有過嫌隙。
涅伊莎不安地喊聲:「拉娜陛下。您究竟……」
拉娜背對著她,背脊站得筆直。象徵水神族的長髮隨風飄揚,猶如最乾淨的湖水那樣。她微笑起來,帶起臉上的皺紋。「涅伊莎,妳相信我嗎?」
「我相信您。」涅伊莎揪著裙擺,躊躇著問出口:「這跟王子殿下有關嗎?」
「是的。」
「……那就安靜地看著吧。我作為神族的王后,不會背叛神族,更不會做出有辱水神族的事情。」拉娜微微抬起頭,「我說過,聖法提加將由我守護,絕對不會交給任何人。」
諾伊莎看著兩人並肩往前走,遠到聽不見他們的對談。
涅伊莎腦中閃過許多想法,或許她該敲開希尼斯陛下的門,告訴他魔王到訪。這想必會讓神王陛下病中的殘軀飽受折磨。更何況,魔王陛下既然能夠隻身進入皇宮,要殺個病弱的老人並非難事。這意味著,魔王並不想要神王陛下的命。
——這怎麼可能?
雖然覺得荒謬,可眼前的事實卻說明了一切。魔王陛下甚至還寫了信過來!
「難道說,是為了把王子殿下帶回去?」
涅伊莎來回繞了好幾圈,最後還是敗給了期待,留在原地。
這樣糾結又痛苦的時間感覺意外地長,遠遠聽見他們提起了王子殿下的名字,也提到了神王陛下的名字。最後談話結束,兩人似乎心情不錯,甚至偶爾能夠聽見笑聲。
拉娜問:「涅伊沙,亞德現在諾雅那裡嗎?把他帶來。」
「……不必了。」魔王說,「我過去見他。」
涅伊沙急道:「要是被其他人看見了,那該怎麼解釋才好?」
「那妳最好快一點。」魔王說。

02. 影之光

在拉娜的默許下,涅伊沙小小的反抗被無視了。
她小心翼翼地在服務了五百年的聖法提加皇宮內行走。
邁入老年之後,涅伊莎腳受過幾次傷,沒辦法全好,因此走得很慢。又得一直擔心後面這位陛下是否會因為她的行走速度而不耐煩。
魔王跟在他身後半步,腳步很輕。明明距離很近,卻感覺不到氣息。
涅伊莎偷偷看了他一眼。
確實是黑髮紫瞳。那寶石似的眼睛實在罕有,讓人移不開視線。
不愧是那位「魔族之花」的父親,這樣的樣貌在涅伊莎眼中看來也是絕美。這是裡所當然的,如果那位魔族的三皇子殿下不夠好看,怎麼能配得上已故的「神族之花」?
異質的黑髮、明明將近四百歲卻猶如未成年少年般的容貌,隨著行走偶爾發出聲響的紅色鈴鐺。
但這容貌不是跟亞德王子有幾分類似嗎?想到這裡,諾伊莎畏懼稍稍減緩。
「那孩子現在是十歲了嗎?」魔王陛下緩緩開口。
想不到他會說神族語,雖然說起話來有些口音,嗓音柔和悅耳,猶如情人間溫柔絮語。
「……是的。」
涅伊沙退了半步,正好與容貌年輕的魔王陛下四目相交。其實他並不高,對魔族來說,這身高甚至是沒有長大的小孩。
考慮到他的戰功與背負的血債,那淡然的笑容甚至溫和的口吻都令人害怕。
聽見他說:「還不需要害怕,至少現在不必。雖然我確實殺過很多人,這回我是為了和平來此。」他維持著笑容說下去:「不要用那種看著怪物的神情看著我。」
「我、我並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您與亞德王子很相似。」
魔王的神情和緩了一點。「那是當然的,他可是我的孫子。」
「魔王陛下,冒昧請問您一個問題。您是為了殿下而來嗎?」
魔王微微點了頭,「是的。但是,我不會帶他走。」
涅伊莎一愣,「為什麼?您應該知道,王子殿下這些年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除此之外,那個威尼爾.雷爾契還把殿下扔給了情婦照顧。那些人還逼迫他吃藥改變髮色,也不知道那種東西吃久了會不會有副作用……魔王陛下,請您看在三皇子殿下的份上——」
「這些我都知道。」魔王打斷她,「若不是為了龍,我又怎麼可能會來這裡?既然妳站在亞德這邊,就不需要擔心。因為,我不是妳的敵人。在亞德成長到足以做出選擇之後,我會再次來到這裡。如果他選擇聖法提加,我就會徹底放手。但倘若他選擇了滄雨……那麼我會帶他走,讓他成為魔王。」
「……我能相信陛下的承諾嗎?」
「那當然,我討厭撒謊。更何況你我的立場相仿,敵人就在身邊……盟友卻在遠處。」魔王說著,突然停下腳步,「到了。」
三皇子過世之後,魔王陛下專注於整肅魔族內部,分散雷爾契家族的勢力,一定程度避免神族內亂。這樣的說法聽在以神族身分自傲的涅伊莎耳裡聽起來可笑至極,如今想來,大概有幾分真的。
他能夠隻身來到戒備森嚴的聖法提加皇宮,想來要在魔族內肅清政敵甚至拿下五界都並無不可,更別說是在神族如此孱弱的狀況下。
之所以不出手,想必跟亞德王子有關。
循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午後的花園中,涼亭內有兩人正在交談。
一人是黑髮尖耳的男孩,另一個則是黑髮尖耳的魔族女性。
「我向來愛好和平……前提是亞德健康愉快的活著,這是我跟雷爾契公爵的約定。」魔王陛下微笑,「我之所以過來,就是看那位雷爾契公爵是否兌現承諾。」
「只是為了亞德王子嗎?」
魔王微笑。「妳知道的,不只是為了他。」
留下耐人尋味的話,他邁開步伐走向花園裡的兩人。其中的黑髮女性便是負責照顧亞德王子的諾雅,她若無其事地抬頭,對魔王陛下微笑。
「我還在想您要躲到什麼時候。再躲下去,我可就要過去了。」
「那可不行,我要做點心理準備。」
回過頭,幼小的王子瞪大眼睛,好奇地看著來客。
諾雅道:「亞德,是你的客……」
話還沒結束,看見亞德站起身,就這樣伸手觸碰了徹的耳朵。
「跟我一樣是是尖耳朵,也是紫色眼睛。」
徹低下頭,亞德伸手去碰了他的耳尖,一副發現新大陸的樣子。
諾伊莎驚呼:「亞德殿下,您可真是太失禮了。這位大人是——」
徹制止她說下去,笑意漸濃。「沒關係。因為我是曼德沙王家的魔族……跟你一樣。」
「我是第一次摸其他人的耳朵。」小王子認真地說,「跟我自己的觸感不太一樣。是哪裡呢?」還揪著魔王陛下的耳朵不放。
——殿下!諾伊莎在內心悲鳴。
所幸魔王陛心情愉悅,他任亞德把他翻來覆去地研究了老半天。過了許久,亞德看見諾伊莎介於崩潰與恐慌間的神情,才慢了許久意識到自己的過失。
他「啊」了一聲站起來,鄭重對徹行禮。
「您好,我是亞德.拉斯奇。大哥哥,您是——」
「我的名字是徹.曼德沙,是被神族稱作魔王的存在。」
亞德圓睜著眼:「徹是魔王陛下的名字。可是,魔王陛下也是爺爺,怎麼會……咦?」
「是詛咒,我已經有四百多歲了。」
「……四百歲是爺爺了呢。」亞德困惑地歪頭打量徹,半秒後,他在諾伊莎介於驚恐與崩潰的表情注視下,只有放棄思考。
「您怎麼會來聖法提加?」
「當然有。」徹輕笑,「幾天後是你的生日不是嗎?」
小王子瞪大眼睛。雖然受過禮儀訓練,可是魔王陛下的突襲仍讓他不知所措。他有點遲疑:「是為了要送我禮物嗎?」
「是的。」說著掏出一個小盒子,遞給亞德。亞德擦了擦手,畢恭畢敬地雙手接下,報在胸口。「謝謝您,這是我第一次收到其他人的禮物。」
「還會收到誰的禮物嗎?」
亞德掐著手開始數,「紫晶、諾雅還有拉娜陛下。」
徹微笑著替他掰下第四個手指。「你之後得把我算進去才行。」
祖孫兩人就這樣在花園間散步,愉快地談天。氣氛很融洽,就像是一次遠親的造訪。
諾伊莎不自覺想起了魔王陛下的話。
他說:你我的立場相仿,敵人就在身邊……盟友卻在遠處。
祖孫兩人一起度過愉快的午後時光,徹與亞德道別。離去之前,魔王問道:「亞德,你喜歡聖法提加嗎?」
亞德畢竟是小孩,愣了一下才說:「開心。」
「不必現在做出選擇。未來有一天,如果你不願意說出這句話,就是選擇的時候。」
「可是,滄雨離聖法提加很遠。紫晶會哭的。」
「並不是現在,總會有那麼一天的。」徹說,「你是神族,也是魔族,也可以兩者都不是。這可以是個問題,也不是問題。」
魔王陛下的神族語聽起來特別溫柔,就像惡魔在耳邊輕聲呢喃。
這繞著彎的話把小王子的腦袋繞暈了,他懵懂地點頭。徹摸了摸他的頭:「如果有一天,你在聖法提加找不到容身之處,我會來見你,帶你去滄雨。」
用這樣的容顏、這樣的口吻說話,又有誰能拒絕呢?
這話對小孩子來說有點難,亞德懵懂地允諾:「好。」
徹笑著拍了拍他的小腦袋,起身正好與的諾雅對上視線。
「我回去了,妳自己保重。」
「……你、您要回去了嗎?」亞德無意識地揪住了徹的衣襬,他盯著亞德的手好半天,最後還是回了一句:「嗯。你十五歲生日那年,我還會過來。到時候告訴我你的答案吧?」
亞德點點頭,繫著紅色鈴鐺的背影消失在聖法提加的黃昏。
紅色惡靈離開之後,聖城聖法提加依舊餘波盪漾。亞德在拉娜的陪同下打開了徹的禮物。盒子裡擺著淡藍色的銀飾,拉娜臉色微變。
諾伊莎道:「拉娜陛下,這難道是——」
拉娜嘴角微微上揚。「沒錯,是晨曦。」
所謂晨曦有兩對,不僅是神代的遺物,更是開拓時代的戰神雙子的象徵。兩千年後的現在,是魔族的國寶。遺失使用方法的秘寶,在政治上有更直白的意涵。將晨曦贈與亞德,代表授予他魔族王儲的身分。
傷害王儲,就是與魔族作對。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亞德兄妹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五章:賢者公主的忠告(2)
  • 下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五章:賢者公主的忠告 (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