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五章:賢者公主的忠告(2)

02 那份情感不需要訴諸言語

戰鬥的結果,兩人打成平手,而裘達斯多了一位副官。
伊文潔琳非常沮喪,旁觀的裘達斯溫柔的安撫她。曼德爾一方面為自己感到不值得,也為了被當成敵人感到憤怒。
當天晚上,他為了向瑟爾芬詢問「萊茵斯家族」的細節,而回到鋼鐵城堡。
然後,看見了倒在臥室的瑟爾芬。緊急叫來醫生之後,才知道她這樣已經有些日子了,只是為了避免恐慌而不對外公開。
終於安置好瑟爾芬,曼德爾也該回去。他在鋼鐵城保住了一天,隔天尋找了新的住處,將為數不多的行李塞進去後,再度拜訪瑟爾芬。
瑟爾芬看起來精神不錯,一頭銀髮側綁,臉上卻是揮之不去的倦意。
曼德爾將探病的花束放在花瓶中,瑟爾芬笑意更濃:「也只有你敢送我花。」
「妳不是喜歡花,為什麼不送?」
「花朵美麗但是很脆弱,有些人把這當成禁忌。從我當上王之後,就沒收過花朵了。」
「妳早點說啊!我可以每天都送給妳。」
曼德爾在她身邊坐下,瑟爾芬的眼睛笑成彎月狀,卻接著咳嗽起來。曼德爾替她輕拍著背,想說些話,又知道她不喜歡聽毫無意義的安慰。所以他說:「我很擔心妳的身體。」
「如果你每天都過來,我可能就會好起來哦?」
「好啊,那妳每天都要空下時間。」
瑟爾芬眨了眨眼,「哎呀,你這麼會哄人,難怪被說輕浮。」
「我沒有哄人,我是真心的!」
瑟爾芬笑著說「我知道」,弄亂了曼德爾的頭髮。
曼德爾一邊抱怨一邊整理頭髮,大概提了最近的工作,卻略過跟裘達斯的事情沒有提。瑟爾芬問:「你跟伊文處得怎麼樣?」
「不太好。」
「你欺負人家?」
「我沒有,被欺負的是我才對吧!」
「那是為什麼?你既然讓克拉克一家來這裡,就不可能故意惹她討厭。如果需要幫忙的話,我可以幫你說說好話喔?」
「這次應該沒什麼用。」
兩人突然有默契地沉默下來,曼德爾道:「妳打算告訴我萊茵斯家族的事情嗎?」
「可以是可以。但是,這件事情說來話長,可能得花很多時間。」
「沒關係,我每天會來。」
瑟爾芬被他逗笑了,幾乎笑岔了氣,許久,他才緩了下來,「我還是得幫裘達斯說幾句話。你想聽嗎?」
短暫猶豫後,曼德爾頷首。
「裘達斯的奶奶,也就是賢者公主布莉姬特大概兩周前來到城內,私下找機會唸了他一頓,還特地攏絡了伊文。」
「攏絡嗎……等等,妳怎麼會知道這種事?」
瑟爾芬對他眨了眨眼,「因為我的專長是風魔法。」
「……她說了什麼?」
「她要裘達斯努力一點,不要被搶走風頭。」瑟爾芬說著笑了,「呵呵,在這種無聊的地方下功夫,真像布莉姬的風格。」
「她知道你是黑街的人,就開始又些無所謂的想像。她還破例寫了信給我,提醒我這件事。我早就知道這件事,也跟黑街那邊達成了協議。」瑟爾芬語調淡然,「現在的黑主叫做諾姆.萊茵斯,是你的父親。萊茵斯家是出名的召喚師家族,有把孩子丟到街上鍛鍊的傳統。」
曼德爾消化著這些資訊。意思就是說,他的親生父親想要殺他,然而克魯多卻想保下他?
突如其來的訊息讓曼德爾有些混亂,他問:「妳一直知道嗎?」
「抱歉,我該更早告訴你的。」
曼德爾並不生氣,相反地,他感到有些無奈。他微微低頭,說道:「裘達斯問我,是不是要對妳不利。」
——妳也會這樣問我嗎?
他想這麼問,卻問不出口。瑟爾芬用枯瘦的手臂輕拍他的肩膀,「只有蠢蛋才會問你這種問題。我知道你有多愛我,比任何人都愛我。對吧?」
曼德爾瞪大眼睛,想要否定,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所以,他只是滿臉通紅地「咦」了一聲,慌張地看著瑟爾芬。瑟爾芬笑咪咪地說:「除非你自己說想要離開,否則我是絕對不會讓你走的。」
「真的嗎?」
「真的哦,我怎麼捨得放走這麼可愛的兒子呢?」
曼德爾一臉困擾地被她攬在懷中蹭著,這回他沒有推開。
「布莉姬特的猜測很合理,但是,合理卻不代表正確。我會鄭重向她否定這件事,如果有必要,我會親自跟她談。」
「可是,妳不是說這輩子都不要見她?」
「是啊!但是,這可是為了你。為了你,我能夠忍耐著見她一面。」
曼德爾沒能順利做出表情,只能點頭。
「要是她不相信怎麼辦?」
「我之所以解釋,是為了避免她胡思亂想,卻不認為會成功。她能相信很好,不相信也無所謂。布莉姬特不見得真懷疑你,她只是希望我不要跟黑主合作。但是,憑什麼?」
「黑街是我們鋼鐵城堡的陰影,猶如光暗一體那樣是必然地存在。想要徹底屏除黑暗而生,那樣地光明不但不切實際,還很愚蠢。」瑟爾芬說著還笑出來,「這世界上就有些人,一輩子都學不會與人合作。賽西亞家失去王權,不只是因我們英雄王,而是因為他們太弱小了,除了踩著別人之外,找不到其他往上爬的方法。」
她的聲音很低很低,猶如從地獄擠壓出幾聲陰惻惻的冷笑。
「曼德爾,想要讓人盡心為自己付出,就要真心幫助對方。如果只是表演,總有一天會拆穿。就像我跟你,要是我只是把你當成工具,難道你感覺不到?」
曼德爾苦笑。
「睿智的賢者公主永遠都不知道這一點。強大的人容易被推舉為王,但是,英雄王不需要是最強大的人,看騎士王就知道了。他是我們之中最弱小的,他以及他的繼承人卻能夠統領聯邦,就連我也會聽他的命令。英雄王必須是最能用人的、令人想要追隨的背影,這不需要特別高潔的人品,卻需要最基本的演技。一直以來,那個家族的人始終學不會表演。」
瑟爾芬並不是傳統想像中的那種正直、仁慈的君主。
正因為她是英雄王中唯一的女性,也是英雄王中最頂尖的存在,她在爬到這個位置之前見證了很多醜惡的人性。談到她曾經的摯友布莉姬特,有時候她會以稀鬆平常的語調談論,更有時候會露出滿載惡意的笑容——就像現在。
「我想這種無能是會遺傳的。不論布莉姬或者裘達斯,都有這種可悲的毛病。作為天才,我們無可避免地必須面對這種人。如果裘達斯還是只能嫉妒你,卻想不到跟你合作、面對自卑的方法,那個家族就只能被時代淘汰。」
瑟爾芬的眼神尖銳,是憤怒呢?還是絕望呢?即使從小就認識並且一起生活,他們的繼承人也走上了同一條路。
「她想要讓黑街消失,而我希望跟黑街共存。曼德爾,你跟裘達斯爭取的不只是位置,而是這個城市前進的方向。讓布莉姬知道,她那種方法是行不通的。」
「是。」
曼德爾想起裘達斯,又想起伊文潔琳。
他跟裘達斯一直是朋友。裘達斯從未因為他的出身對他反感,兩人雖然稱不上心有靈犀,至少對彼此很熟悉,熟悉到讓裘達斯能理解他不是那種嘲笑弱者、恃強凌弱的人——起碼曼德爾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他想要努力看看。但是,看見瑟爾芬與布莉姬特,他開始有些畏怯。聽瑟爾芬的口吻,一種令人厭惡的想像鮮明起來。
「第一階段的徵選,差不多結束了。接下來,就是秋季了。」
「所以呢?」
「也就是說,大型遠征的季節到了。」瑟爾芬好整以暇地支著頭,「今年,我要你跟裘達斯代替我進行巡視。」
「……什麼?」
「期限是一個月,你們得找好人選、準備好物資,時間到了就必須出發。如果失敗了,我會救你們。但是,你們就不用回來了,我不需要無能的人當我的繼承人。」
「請妳好好期待吧。」
兩人談論一些關於日常地細節,瑟爾芬在曼德爾離開之前喊住他。
「我答應過你,教會你結界。時機成熟後,你可以回去黑街,我已經跟黑主談過了。但是,如果你改變主意了,我也很能諒解,我會……」
「請妳把這這個工作留給我。我們能明天立刻開始嗎?」
「那當然。」
於是,曼德爾終於能夠學習等待已久的結界。
在那之後,裘達斯的敵意也越來越明顯,兩人反目的謠言在公會傳了個遍。最令人煩躁的是伊文潔琳。
這女人跟曼德爾一起上課,只花了三周就學會了結界基礎,現在她是曼德爾的老師。
然後,曼德爾終於知道她為什麼不受歡迎了。因為她經常是這樣說話的——
「為什麼你怎麼教都不會,你的學習能力太差了。」
「我這麼聰明妳還教不會,是妳的教學能力應該檢討!還有,妳知道自己說話的方式很討人厭嗎?」
「反正對象是你,我才不想改。」
「騙人,妳對其她人也這樣說話!還被人叫做冰雪女王,不是嗎?」
伊文潔琳一時語塞,卻不再辯解。她低聲說著:「要是你早點學會的話,我就能跟團長一起出去了。」
「妳喜歡裘達斯?」
伊文潔琳攤開的書落在地上,砸到曼德爾的腳趾。
「痛、好痛!快點道……」
從她短暫尷尬的表情看來,他猜對了。而且她害羞的樣子還挺可愛的。
那傢伙想利用妳,為了自己著想還是快點放棄吧!曼德爾曾經想過這麼說,但是,伊文潔琳會相信誰?這件事情不問就知道了。
「那傢伙不是什麼好人。真要跟他比起來,要找對象的話,我比較適合吧?我比他優秀。」
「優秀?」伊文潔琳用那種慣有的、毫無起伏的語調說話,沒有溫度的眼神掃了曼德爾一眼。隨後,被稱做冰雪魔女的少女說話了:「就算受到瑟爾芬陛下的教養,你也只能跟我打成平手。這樣的你配得起優秀這個詞嗎?」
「因為我是召喚師,而不是魔導士!」
伊文潔琳冷笑,「但是,不只是你,我也完全沒用上全力。我會用戰功證明這一點。」
「你在裘達斯面前可不是這樣,想在喜歡的人面前裝可愛嗎?」
伊文潔琳斜睨著他,「不是,我只是不想對你友善。」
「……為什麼?」
「你很優秀,長得好看、人緣也好,你大致上是個好人。」
這不是讚美嗎?曼德爾愣住,伊文潔琳接下去:「我不喜歡你。 你是得到瑟爾芬陛下寵愛,你就能夠成為副王候選者。你是那種得天獨厚的幸運兒,輕鬆就能成為南都的王。」
……順遂?曼德爾火氣也上來了,這女人對他一點也不瞭解,就擅自評斷。
普通地相處的時候,她就是個話比較少的女孩子。
但是,說起話來總像是吃了炸藥一樣,而且那種不友善還是只針對他!我明明就是為了妳才說的!想到這裡,曼德爾覺得特別不爽。
「說得好像我跟某人一樣,天生就是魔法師似的。」
曼德爾再也忍不住,反唇相譏。
「我也不想天生就擁有魔力。你到底懂我什麼?」
「我也不想成為老太婆的孩子,妳又懂我什麼!」
曼德爾忍不住提高音量,兩人毫不退讓的視線在空中碰撞。
「少在那裡自以為是,我也是拼上一切!是啊,我知道妳過得很辛苦。但是,這是我的錯嗎?妳擅自認定我過得幸福愉快,難道你以為我動動手指就能召喚同伴嗎?別開玩笑了!我這幾年才開始認字,連魔法書都看不太懂,難道我就不曾努力過嗎?妳看不見,不代表我沒努力過。難道我要哭哭啼啼地告訴全世界,我很努力、我很辛苦,才能得到妳的認可?」
曼德爾很少生氣,面對伊文潔琳的態度比較放鬆。
一半是對同齡者的親切,另一面大概是對女孩子特有的忍讓。或許是這層緣故,伊文潔琳沒見過他生氣,在她眼中的曼德爾很輕浮、脾氣很好,也許因此在他面前說話便更加尖銳也說不定。她沒料到曼德爾真的生氣,低頭說了「抱歉」。
「我只是想,如果有能接受我,那只可能是他了。所以,聽到你那樣說,我有點生氣。」
「接受」指的是結婚。
伊文潔琳有那樣的經驗,會這麼想無可厚非。曼德爾火氣消了不少,他說:「那麼想結婚的話,我可以娶妳啊?裘達斯那傢伙不可能,他只會找對他有用的人。」
「我的喜歡跟你哪種輕浮的喜歡不一樣。」
輕浮?伊文潔琳顯然對他有一些奇怪的想像。
如果是平常,曼德爾只會笑著敷衍過去,此刻他卻覺得生氣。
「我的喜歡就很輕浮,那妳的呢?妳覺得裘達斯待妳很好,難道我喜歡的人就不是嗎?」
伊文潔琳沒有回答。
「我也有過喜歡的人,那種心情我也能體會。」曼德爾稍微嘆息,口氣和緩了些:「伊文潔琳,妳要知道,想利用喜歡自己的人太容易了。像我們這樣的小孩是很好用的棋子,必須更加小心謹慎。安息之森那裡的人之所以忍耐妳,就只是……為什麼那樣看著我?」
「你……在擔心我嗎?」
「那當然!是我表達能力有問題,還是妳理解能力有問題?」曼德爾皺眉頭,「妳算是南都的新人,這是同樣身為優秀魔法師的我給妳的忠告。這很奇怪嗎?」
「你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團長把你當成好朋友,你卻說他不是好人,我還以為你是那種討人厭的類型。但是,你不怕我,也會很普通的關心我。」
「……」
所以這有什麼奇怪的!
這女人社交能力有問題吧?這種話想在心裡就好,幹嘛特別說出來?曼德爾很想翻白眼,但他只是雙手抱胸地看著她。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說團長不是好人。因為他是賽西亞家的人嗎?」
「不是,我以前也跟妳有同樣的想法。我只是覺得他好像有點變了。」曼德爾斟酌字句,用了比較曖昧的說法,「只不過……如果妳喜歡他,即使被利用也會心甘情願。」
「我願意幫助他,就像你願意幫我一樣。這並不是利用,而是互相幫助。」伊文潔琳也生氣了:「身為團長最好的朋友,如果他知道你是那樣看他,一定會很傷心。難道你幫助我也是想利用我嗎?」
「對。」
回話的瞬間,曼德爾看見伊文潔琳明顯受傷的表情。
「為什麼?」
「我有個想救卻救不了的人。只要幫妳,就能讓我感覺好過一點。」
這句話半真半假,伊文潔琳微微一愣,「是嗎?」
「如果妳不相信我,我也很能理解。」曼德爾對她露出營業用微笑,「那麼,我先告辭了。」
曼德爾行禮離開,伊文潔琳困惑地思考著。
為什麼被他禮貌地對待,內心卻一點也不開心呢?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Photo by Despina Galani on Unsplash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五章:賢者公主的忠告(1)
  • 下一篇
  • 藍月/楔子,黑王子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