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四章:冰雪魔女的嘆息(3)

03 即便沒有說謊

在那之後,瑟爾芬又進行了許多次測試。隨著挑戰難度增加,候選者也漸漸減少。
副王的徵選到達最後階段,毫不意外地剩下三組人馬,其中兩個人最受關注,分別是瑟爾芬欽點的繼承人曼德爾.梅勒迪斯與舊王族的裘達斯.賽西亞。
兩人終於十三歲,終於到達能夠成為領導人的年齡。有了各自的隊伍,從單純服從命令的人成為領導者之後,反而更能夠彰顯領導者的價值——
這兩人的傳聞隨著時間的經過,慢慢地傳到了南都以外的地區,帶來新同伴的同時也帶來了不受期待的客人。
時間是曼德爾回來之前。
裘達斯吞了口口水。
上次如此緊張是什麼時候呢?為了放鬆心情,他逼著自己考慮其他的事情,自然地露出微笑。
然後他想起來了,那是上回離開本家的時候。意識到這一點,他的胃感覺更痛了。
初見就令人感受莊嚴的威勢,優雅盤起的白髮老婦,王族象徵的戒指鑲在食指。那個人是布莉姬特.賽西亞,曾經的賢者公主、瑟爾芬曾經的摯友,也是裘達斯的養育者。
與奶奶見面一向是令人緊張的事情,她代表的是「責任」、「壓力」以及「痛苦」。說實話,離開家族來到瑟爾芬身邊之後,裘達斯發現自己對瑟爾芬的想像不盡正確。
奶奶口中的瑟爾芬是個睿智、強大但無比狡猾的人、不能信賴的人,她的心緒像風一樣難以捉摸。
裘達斯幾乎下意識地要皺眉頭,直到聽見喊他的聲音。
「哥哥?」
笑盈盈地奶奶還帶著裘達斯許久不見的妹妹,希爾達。
「希爾達?妳怎麼會來這裡?」
「奶奶帶我來的。奶奶說,哥哥一個人很辛苦,要我來幫忙。」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裘達斯抱住妹妹,抬頭仰望布莉姬特。那張嚴厲地近乎恐怖的臉,即使微笑卻不帶絲毫笑意。
「好久不見了,裘達斯。」
「奶奶,您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的近況。還有,可能的話,我想見另外兩個人。」
裘達斯沉默地等待早就知道的答案。
「我想見伊文潔琳.克拉克。請你幫我安排時間,不論等多久都可以。」
他想問原因,卻問不出口。即便脫下王冠仍氣質莊嚴、不可侵犯的她,是真正的王族。
在她的眼中,裘達斯跟希爾達這種只是在民間成長的人是半吊子的貴族,即使弱小也是無可奈何的。
「您打算做什麼?」
「我對他很感興趣。伊文潔琳既然出身安息之森又是水系魔法師,顯示她也有與精靈結緣的可能。也許,他們之中有一個能夠成為狄斯蘭斯的主人。」
他從未給奶奶寫信。但是,她總是知道自己的事情。不論是領導或者是冒險,她也能在第一時間知道所有狀況,寫來鼓勵或者訓斥的話。
裘達斯有些很擔心奶奶對他們不利,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猶豫再三,他只有問道:「為了什麼?」
「為了安全起見。要是你失敗了,我需要一個保險。」
她在笑,那眼神卻很冰冷。就像是在說,你居然還要問這種問題?那是一種從頭到尾的否定。她的意思是你真沒用。
裘達斯忍不住會想,瑟爾芬陛下就從來沒有這樣看我。
但他仍沒有說出口,不論對瑟爾芬或者對布莉姬特來說,他都是次要的,不論他的感受或者想法都不是優先考量。
他很羨慕曼德爾,一方面欽羨他的才華,更令他不能平衡的是那種往目標率直前進的坦然,給人一種置身黑暗也不會被黑暗汙染的感覺。
沉默之後,裘達斯也只能說: 「我知道了。」
伊文潔琳踏入房間之前,有點困惑。房間內似乎有有個讓人無法忽略的強大存在,但是,那個人並不是瑟爾芬。
但她很高興裘達斯邀請了她,這樣她就不需要在旁人指指點點下孤獨地用餐了。
她很高興自己對某個人來說是「有用的」。只要被需要,只要一直有利用價值,就不會被拋棄。 互相利用是最安定的關係,因為雙方都不能沒有彼此。
這是伊文潔琳在安息之森學的法則,至今一直非常管用。
裘達斯看著她。那頭微捲的黑髮襯著逐漸因為鍛鍊而變黑的肌膚,氣質高雅的裘達斯跟那些粗魯無禮的男人不同,給人一種溫柔和緩的印象。跟他相處非常愉快,至少,不會強烈地感受到自己被討厭這件事。
「抱歉。」
「沒關係。」
——所以她微笑地這麼回答,跟他一起走了進去。
笑容滿面的年邁貴婦對她自我介紹。
「初次見面,妳好。我是裘達斯的祖母,布莉姬特.賽西亞。」
伊文潔琳慌忙對她行禮,布莉姬特讓她在自己身邊坐下,溫和地拍著她的手。
「別緊張,我是來拜託妳,並不是讓妳對我行禮。放鬆些,好嗎?」
「好、好的,但是我不、不知道……」
布莉姬特呵呵地笑了,她問起伊文潔琳的冒險近況。
「託您的福,冒險很順利,我也能夠拿一些賞金回家。我覺得南都是個好地方。」
她說很順利,卻不是說謊,因為現在跟過去比起來實在太順利,而且魔物比起安息之森也很弱。
布莉姬特給了她一些建議,好比挑選任務的方法、討價還價的技術,最後推薦了一些藥品以及武器店。
伊文潔琳一一記住,布莉姬特才說出此行目的。
「妳對騎士團有什麼看法?」
伊文潔琳不喜歡騎士團,此刻選擇說了謊。
「雖然我也在騎士團工作,但是卻對騎士團的事情不大清楚。跟公會好像不太一樣?」
「騎士團是類似公會那樣的武裝集團,最大的不同是騎士團聽令於我們賽西亞家,冒險者們崇拜瑟爾芬.梅勒迪斯。在妳出生以前,騎士團跟冒險者們經常兵刃相向,最近兩者的關係有和緩的趨勢。」
出乎意料的是,布莉姬特並沒有隱藏兩者敵對的事實。
伊文潔琳聽說過,瑟爾芬的兒子曼德爾代表了公會而裘達斯代表了騎士團,兩者為了確認誰更適合擔任副王而進行比試。
「妳也知道,這孩子很善良,常常太有責任感,讓自己過得很累。」布莉姬特嘆著氣。
裘達斯表情有些微妙,伊文潔琳卻點頭如搗蒜。
「我很擔心他在冒險的時候沒有可以信賴的夥伴。」
伊文潔琳有些困惑,明明裘達斯有很多同伴啊?怎麼會說沒有呢?
然後,笑著的布莉姬特說:「我聽說了妳的事情。這孩子很優秀,還需要一個跟他一樣優秀的人,最好是魔法師。」她說到這裡,意味深長地看著她:「我想拜託妳正式加入騎士團,作為我方的魔法師努力。」
布莉姬特頓了頓。
「我很想待在這孩子身邊幫助他,卻沒有辦法。能夠請妳代替我好好照顧她嗎?」
她看見裘達斯對她搖頭。 但是,她不理解。是不希望她接受,還是希望能夠拒絕呢?對伊文潔琳來說,沒有拒絕的理由。
她想要找一個比較委婉的話語推遲決定,但是,能夠跟裘達斯一起的話,意味著不需要長期跟討厭她的冒險者一起相處,也可以快速累積經驗。這實在很有吸引力。
所以她說:「我很榮幸。」
伊文潔琳離開後,布莉姬特笑笑地問:「為什麼?」
她想說的是,為什麼不提出請求? 從伊文潔琳的態度看起來,她雖然是瑟爾芬的徒弟,也不見得喜歡騎士團,卻毫無疑問地對裘達斯有著好感。這是個很好的機會,也是個不錯的緣分。她實在不了解,這有什麼好猶豫。
「我想要依靠自己的實力。」
「不要孩子氣,能夠招攬、吸引優秀的人才也是王的才幹。裘達斯,貴族與領導人應該是負責下令的人,而不是動手的那個。」
裘達斯沒說話,卻很難得出現了抗拒的神色。
是因為待在這裡太久了嗎?布莉姬特嘆氣,「我知道瑟爾芬很有魅力,她那個兒子也是個有趣的傢伙。但是,像你這種循規蹈矩的孩子,沒有那種自然而然吸引同伴的能力。」
「奶奶,我知道自己不如曼德爾。但是,我不想連這一點也……」
「你覺得自己在利用伊文潔琳,是嗎?你覺得我的作法很低劣、很可悲?」
內心深處的想法被清楚指出,裘達斯不知該做何表情。
然而,這位曾經被稱作賢者公主的女性說道:「裘達斯,讓我告訴你我是怎麼想的。我知道伊文潔琳在公會的處境,她是個被忌憚又羨慕的存在。一開始還有瑟爾芬的幫助,她勉強能夠維持生計。你也知道,南都是冒險者的城市。只有她持續工作,才能夠維持克拉克家的生計。」
「你這麼做,不只是為了你,也對她有好處。你幫助了她,她也幫助你,這種關係可以稱呼為利用、也可以是互相幫助。」
「互相幫助?」
「沒錯,我確實希望你能夠成為副王。但是,比那更重要的是重新樹立騎士團的形象。可能的話,我希望伊文潔琳能夠找到狄斯蘭斯。」
「狄斯蘭斯嗎……」
「這不是為了賽西亞家,是我個人的願望。你願意為我達成嗎?」
裘達斯點了點頭。
「關於曼德爾.梅勒迪斯,我這裡有些有趣的傳聞。你想聽聽看嗎?」
「是什麼?」
「我聽說,那小子是萊茵斯家的人。」
——曼德爾是萊茵斯家的人?
那是在百年前消失的隱居的召喚家族的姓氏。
在舊王國崩毀之前,惹怒精靈、褻瀆女神的那位「最後的精靈王」。一直以來,聯邦內存在的黑街一直有個稱為「黑主」的領導人,據聞就是萊茵斯家族的後代。
如果曼德爾是萊茵斯家族的人,那麼,他的魔法才能、頻繁出入紅燈街的作為,似乎就不難理解了。
回到住處,裘達斯正好與曼德爾打到照面,而且正準備要睡了。
「曼德爾。」
「……」對面的傢伙不想回答,將棉被拉起來蓋過頭,裘達斯在他床邊坐下。曼德爾挪了挪,似乎想要儘量避開。
他想起最後布莉姬特問他,「你知道曼德爾的父母是誰嗎?你知道他一直去紅燈街是為了見誰嗎?」
裘達斯無法回答。
布莉姬特皺著眉頭說:「你什麼都不知道,憑什麼認為他就把你當朋友?真正的朋友,會什麼都不說嗎?」
其他的東西他都覺得無所謂,但是,就這一點。連他想替曼德爾找藉口,都騙不了自己。
事實上,裘達斯確實對曼德爾毫不了解。
他不了解曼德爾的過去,甚至不理解他的現在。就算關心他,他也總是露出嫌麻煩或者討厭的表情。布莉姬特的話讓他不得不開始思考,跟曼德爾友好只是他一廂情願。
其實曼德爾討厭他?
「他每天都會去黑街,如果你不信,可以自己瞧瞧。」
裘達斯很好奇,但是,要跟蹤曼德爾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明明是魔法師,卻對短匕首之類的武器特別熟練,偶爾也會加入騎士團的體能鍛鍊。雖然身體不如戰士健壯,至少也不像其他魔法親和的職業那樣弱不禁風。
「曼德爾,你什麼時候去黑街?」
曼德爾看起來不想回答,裘達斯硬是拉開薄被,看見曼德爾一臉嚇呆的表情。他一臉戒慎,說出的話卻令人啼笑皆非。
「你、你幹什麼?」
床上的曼德爾擺出防禦姿勢,琳雅在他的招呼下現身,一臉驚訝地看著他們兩個。然後她對裘達斯說:「我不知道你有這種興趣。」
「我沒有,我只是有話想問你。」
曼德爾滿臉懷疑。
「曼德爾,你是萊茵斯家族的人嗎?」
曼德爾一愣,滿臉茫然:「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直到現在還是不願意跟說嗎?
裘達斯握緊拳頭。一直以來,他對曼德爾經常出入紅燈街的事情非常好奇,卻一直期待著對方主動向他說明、同時尊重對方隱私,因而選擇不太深究。
但是,如果曼德爾真的是萊茵斯家族的人……該怎麼辦?
瑟爾芬陛下那麼相信他,甚至把他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
聽說他們經常一起用餐,曼德爾幾乎每天去探病,偶爾還會在她睡著時在她床邊放下一束花——這些都是瑟爾芬帶著笑容親口告訴他的。
她口中的曼德爾貼心又可愛,是個溫柔又正直的好人。
那怕他是同齡中最優秀的召喚師,那怕他能夠持有日落三精靈中的琳雅、成為最受期待的新星,他有那麼多值得驕傲的本錢,幾乎被公會的人當成王子一般的存在,他還是毫不驕傲。
需要幫助時他也很樂意伸出手。不只女孩子們,許多新進的冒險將他視為憧憬以及目標。
有他在的地方就令人安心,有他在的地方常常有笑聲。裘達斯打從心裡喜歡曼德爾這個人,即便他驕傲又易怒、毫無氣質,他還是個非常好的同伴。所以,裘達斯無法想像曼德爾背叛的模樣。
裘達斯將他視為競爭者,也經常為自己跟他是朋友感到驕傲。
只可惜,在裘達斯呼喚他「萊茵斯」的時候,曼德爾茫然回應的表情已經暴露了一切。
「萊茵斯家族是什麼?」
「是百年前銷聲匿跡的召喚師家族,那家族的族長被稱作『精靈王』。瑟爾芬陛下之所以出名,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她並非出身萊茵斯家族,卻是有史以來最優秀的女性召喚師。」
裘達斯仔細看著曼德爾呆然點頭的模樣,他看起來幾乎毫不知情。這絕佳的演技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聽起來挺厲害的。」
「說到底……你能被日落精靈琳雅喜歡,簡直就像是萊茵斯家族的人啊?」
裘達斯有意地說,曼德爾卻只是笑著說「誰叫我天賦異稟?」,就這樣坐了起來。但他並不像說謊,也沒有不自然的神情。他單手支頭,笑著說:「說到這個,那個伊文潔琳是怎麼回事啊?」
「伊文?」
曼德爾挑眉,顯然注意到這可以說太親近的暱稱。但他沒有評價,只是說:「我剛剛遇到她了,她說三天後要跟我挑戰,都是你害的!她喜歡你,想當你的副官,幹嘛把我扯進去?」
「也許是因為我經常讚美你。」
「我不需要你的讚美,你看都帶給我麻煩了!」
「意思就是說,你認為會輸嗎?」
曼德爾又是那副受不了的表情,「因為我是召喚師。召喚師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提高跟自然的親和力、以及跟精靈不用言語就能溝通的聯繫,單比魔法我怎麼可能贏?你又不是沒看過伊文潔琳單挑人馬,說真的,我們公會有幾個人能辦到?」
裘達斯想了想,「不到五個人。」
「伊文潔琳很強,那跟其他人說我很優秀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什麼意思?」
曼德爾坐了起來,似乎徹底失去睡意。他把手腕枕在頭後,「總之,伊文潔琳被拿來比較的對象是瑟爾芬,而我比較的對象是你。這下你明白了嗎?」
「比較的對象……是瑟爾芬陛下?」
裘達斯不可思議地重複。
他知道伊文潔琳很優秀,卻不知道優秀到這種程度。
他對這個表情不多,總是沉著的少女,除了羨慕之外,有了近乎嫉妒的情緒。
「你沒想過為什麼瑟爾芬會收她當徒弟嗎?那是因為南都除了瑟爾芬之外,沒有能當她老師的人。」
隔天曼德爾休假。
他休假的時候總是不見蹤影,就連瑟爾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但是布莉姬特知道。
「把水晶放進去了嗎?」
裘達斯微微點頭。
「他接下來肯定會去黑街,如果他去了……」
「我知道。」
曼德爾首先去了公會,接著進了花店。他把新鮮的花送給仕女,請她替自己送到瑟爾芬手上,接著就離開了鬧區。
他走到街道的盡頭,以一種自然不過的態度走進了黑街的入口。
裘達斯神情難看。
「你看吧!我說過他是黑街的奸細。而且,他還是曼德爾.萊茵斯。」
「奶奶,您寫信勸過瑟爾芬陛下嗎?」
布莉姬特嘆息,「瑟爾芬沒有回信,我懷疑是他買通了瑟爾芬身邊的人。如果沒有要事,我是不會打擾她的。她清楚我的為人。」
「只是去黑街不代表什麼。」
「那麼,這件事如何?你記得他前經常去紅燈街吧。他去找的那個女人,叫做伊芙琳,是黑街那個克魯多的女兒。你之前不是找我調查伊芙琳,那個結果還不夠嗎?你要怎樣才願意面對現實?」
「……」
「你問他伊芙琳是誰,你會從他的表情看到答案。」
裘達斯斯看著水晶中傳來的位址。
曼德爾在黑街裡行走,然後,他別開了視線。
「我知道了,我會確認的。」
冒險者2 冒險者 修龍

Photo by Despina Galani on Unsplash

#冒險者2  #冒險者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四章:冰雪魔女的嘆息(2)
  • 下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五章:賢者公主的忠告(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