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四章:冰雪魔女的嘆息(2)

02 為了能夠往上爬

終於回到南都已經是那之後半年,曼德爾跟裘達斯滿十三歲。
瑟爾芬接見了他們,並且宣佈將從可能的人選中挑選繼承人。可能的人選大致有十幾位優秀的冒險者,而且第一回合的徵選已經結束!
其中,最被人看好的自然是曼德爾跟裘達斯了。
為了能夠僅可能公平,瑟爾芬讓曼德爾與裘達斯搬出鋼鐵城堡、讓四個繼承人分成兩組,曼德爾跟裘達斯一組,並且被迫分在同個房間,必須完成一定難度、一定數量的冒險任務。
這些事情都是曼德爾回城後,看見原本自己的房間變成雜物間才知道的。
「為什麼不等我回來?」
「我寫信給你過,只是你沒有回。師父我很傷心啊。」瑟爾芬露出壞笑。這老太婆肯定是故意的!
接著,琳雅現身加入談話,跟瑟爾芬愉快的敘舊,看起來一時辦刻不會結束。他本來還想抱怨自作主張的事情,但是,看他們的樣子,也不好掃興。
曼德爾直接放棄爭論,根據指示來到了「自己的房間」。
看見門牌的時候曼德爾皺眉頭。
上面寫著曼德爾.梅勒迪斯以及裘達斯.賽西亞。
明明不是沒有錢,為什麼還要跟裘達斯住在同一間房?明明是許久未歸的回城,雖然跟瑟爾芬一起吃了大餐,卻一點也不高興。
更不高興的是,他發現裘達斯一個人就達成了瑟爾芬的要求。
「那傢伙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曼德爾咕噥著。
曼德爾洗完澡,隨便包著浴巾走浴室。打開房內的燈,居然發現房間內有人,而且那個人不是裘達斯。
「抱、抱歉,我不知道有人在!」
那是個髮色特殊的少年,看起來跟曼德爾年齡差不多。
藍色頭髮。曼德爾有瞬間想起伊文潔琳,而且這個人也是魔法師?
……伊文潔琳不可能出現在這裡吧?所以,應該是認錯了。
曼德爾毫不避諱地打量他,被曼德爾品評的視線注視,少年的頭垂得更低了。
他穿著騎士團的黑色長袍,更顯蒼白,身形非常纖細,看上去很弱。有瞬間曼德爾想問他的性別,但是,騎士團幾乎沒有同齡女性。直問大概挺傷人自尊。看見曼德爾,他慌張地縮著肩膀,怯懦的模樣看了實在令人煩躁不已。
曼德爾厭煩地瞥了他一眼,少年果然是迴避他的視線,甚至完全不看他。
雖然極力壓抑著,曼德爾依舊感受到纖細的身軀中隱藏的巨大魔力……客觀而論,甚至遠超過自己。
少年給人一種冷漠、不擅言詞的印象,他感受到曼德爾對自己的拜訪不大愉快,緊張地抿著嘴唇。
「你是那傢伙的客人? 」
「……不是,我是來找你的。」他說,聲音細若蚊蚋。「您就是曼德爾・梅勒迪斯,對吧?」
這傢伙連聲音也像女人。曼德爾斜眼看著他,考慮著在房內動手的可能。真想試試這個人的底線。應該動手嗎?隨著戰意提升,曼德爾的聲音變得冷酷。
「可是我不認識你。你找我做什麼?」
曼德爾甩著頭髮,頭髮上的水滴落在裘達斯的床上。曼德爾「啊」地看著床單上的水漬,他反射性地想烘乾,想到那是裘達斯的床還是乾脆放棄。
「我是。要做什麼?簽名?找老太婆?」
對方沒有立刻回答,居然還絞著手指。這娘娘腔是怎麼回事!在曼德爾忍耐到達極限之前,少年終於開口。
「我、我要向你提出挑戰!」
「……哦?」
曼德爾笑了,語氣帶著刻意表現的鄙視與嘲弄。
對方沒有退縮,猶如海洋般深邃的眼眸無畏地望著他。
「我聽說,只要打敗你就能夠成為騎士團的魔法師代表。我想要那個位置。」
「什麼魔法師代表?我什麼時候變成代表了?」
「你不在的時候,瑟爾芬陛下替你們決定的。」
「……」那老太婆為什麼不說!曼德爾有股跑去瑟爾芬房間敲門的衝動。這女人到底要多麼自作主張才行?
果然如此,這是下馬威。曼德爾盯著他,對方承受他的注視,不到半分鐘就迴避了視線。
「要挑戰我的話,可以。只不過……」
「只不過?」
「要對人下挑戰書的話,就不要紅著臉說話。」
對方明顯嚇了一跳,低聲說:「請你把衣服穿起來。」
「為什麼?同樣都是男人,你有的東西我都有。」
對方猛然回頭,眼眸中滿是洶湧的憤怒。
曼德爾總覺得這張臉哪裡看過,但又沒見過這麼強的同輩……我是不是忘了什麼東西?
「我接受你的挑戰,你可以走了。」
對方不大高興,卻沒有說話。曼德爾這才喊住他:「對了,你的名字是什麼?」
他張口想說話, 停頓了半秒鐘,才不太愉快地說出自己的名字:「我是騎士團的實習魔導師,伊文。請多指教,副團長。」
「副團長?」
「你是副團長。團長沒告訴你嗎?」他愣了一下,「團長是裘達斯.賽西亞。」
「……」
暴怒的曼德爾在半夜衝進瑟爾芬的房間,卻被瑟爾芬單手打飛。壞心的女帝笑咪咪地說:「想要夜襲的話,這點程度不夠喔!」
「我可是紳士,夜襲這種沒品味的事情我才不會做。」曼德爾頓了頓,「話說回來,妳幹麻擅作主張讓我加入什麼騎士團?那東西要幹麻?」
「第一輪的徵選差不多就要結束了。接下來,才是重頭戲。」
曼德爾嘆了氣。
「妳還打算做什麼?」
「我想想……總之,我會先刁難你們,讓你們去做一些很困難的事情。」瑟爾芬微微偏頭,露出曼德爾很熟悉的那種,感到好玩的笑容,「現在大概還有將近二十個人,騎士團那邊也有不少人加入。雖然說,有天份的人也就那麼幾個。但是,拉攏同伴也是王的才能之一。有些人可以成為優秀的部下,卻沒有當王的才能。」
「……所以,除了訓練跟工作之外還要交際嗎?」
瑟爾芬笑彎了眼,「你辦不到嗎?」
「這很容易。妳不是說要讓我修復黑街的結界?我什麼時候可以試著練習?」
「嗯,我想想……明天?」
曼德爾正要答應時,瑟爾芬的門被敲開了。感覺到一股很熟悉的氣氛,這魔力……是伊文潔琳?曼德爾去開門,看見的卻是剛自稱伊文的實習魔導師。他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抱歉,打擾了。師父,您有客人?」他看見曼德爾的臉,眼睛瞪得很大。簡直是看見了怪物那樣。一瞬間,他的表情變得很不自在。但他沒有表現出來,姑且恭敬地對他微微點頭:「您好,曼德爾.梅勒迪斯。」
她對瑟爾芬道:「師父,我剛才見過曼德爾。他答應了我的挑戰。」
瑟爾芬發出愉悅的輕笑聲,輕點了下曼德爾的額頭:「剛剛有個人才說自己是紳士,這就跟女孩子打起來啦?」
「女孩子,我沒有跟女孩子打架啊?」
「你不是答應跟伊文潔琳切磋嗎?」
看見那個人漲紅的臉一臉不滿的表情,曼德爾終於證明了自己的假設:他是女性,還是那個冰雪魔女:伊文潔琳!
這時候冰雪魔女一點也不冷淡,反而用像是燃燒烈焰般的眼神瞪著他。那是一種安靜而沉默的指控,大概還有女性自尊受傷的成份在吧?
「對不起,我不是……」
伊文潔琳咬著下唇,非常不滿地說著「沒關係」。
很顯然的,曼德爾被討厭了。而且,更糟糕的是,還要跟那個能夠獨自面對四只天馬的人決鬥嗎?曼德爾乾笑著,「關於那個決鬥……」
「你是想說,因為我是女孩子,所以棄權嗎?」伊文潔琳提高音量。仔細一看,這女孩雖然短髮,睫毛很長、聲音也非常女孩子氣,會認錯大概是因為太累了吧?
……如果道歉的話,她會原諒我嗎?但是她好像不是那種類型。
曼德爾在公會遇過很多年齡相仿的冒險者。
從那些女孩子示好的態度,他發先自己大概長得還不錯。偶爾會有女孩子鼓起勇氣邀約,他有時候會答應,偶爾會拒絕。
在伊芙琳離開之後,他就沒有遊玩的心情,基本上都拒絕了。
通過那些經驗,曼德爾本能的發現:面對憤怒的女孩子,只要溫柔點哄著,通常她就不會太生氣。要是聽到人家說「快滾」之後真的什麼也不說就走了,反而會惹她生氣。
但她好像不是哄著就有用的類型。
在曼德爾恍神之際,伊文潔琳把他的沉默當成默認:「我不需要你退讓。身為冒險者,我們誰更適合當副團長,讓我們用實力來證明!」
曼德爾一副受不了的樣子,但他討厭自己必須爭取當裘達斯的副官。
只可惜這態度被當成對伊文潔琳的輕蔑。
「我不是那個意思。」
「你的表情是那麼說的!」
曼德爾百口莫辯。他想說:「我打不過妳,單方面挨打不叫做切磋」。但是,曼德爾有預感說出口肯定會更惹人厭。
「我知道了。妳什麼時候比較方便?」
「明天。」表情看起來像是要報一箭之仇。
「……」
曼德爾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瑟爾芬樂呵呵的看著曼德爾想拒絕又說不出口的表情,卻沒無視他投過來的求救視線。
「伊文,妳就饒了他吧?他才剛回來,需要一些時間適應。」
「……」一陣沉默。
伊文潔琳有點不甘心,曼德爾兩手一攤:「我沒有小看妳的意思,也不是真的把妳當成男的。只是,那裡畢竟是騎士團的宿舍吧?我還沒在那裡看過女性,所以才會認錯。就看在老……瑟爾芬陛下的面子上原諒我吧,伊文?」
伊文潔琳卻瞪了他一眼,「請不要那麼隨意地用暱稱稱呼我。」
「……明明是妳自己報上名字的。」
伊文潔琳停頓了下,想起剛才沒有報上本名的事,這才有些尷尬。雖然錯誤已經無法彌補,但是,她看來似乎氣消了一些。
「請稱呼我的全名。」
「……很長耶。」
「我不喜歡你用暱稱稱呼我,我覺得不舒服。」
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曼德爾只有答應。兩人一同與瑟爾芬談天,聽瑟爾芬問她的練習進度,他才知道瑟爾芬也收了她當徒弟。
結束之後,曼德爾送瑟爾芬回去。路上,伊文潔琳問道:「你不生氣嗎?我是說,你是瑟爾芬陛下的兒子,也是她第一個徒弟。總之……搶了你的母親,我覺得很抱歉。」
曼德爾笑了起來,「那樣我們就扯平了。剛才的事情,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知道你是女孩子,只是還沒在騎士團看過女性。妳就當成我眼睛瞎了,拜託。」他說著雙手合十地道歉。
伊文潔琳露出有點困擾的表情,然後點了點頭。
「……那麼,我可以請教一個問題嗎?」
「我、我雖然剪了短頭髮,但是……我,那個……真的那麼不像女孩子嗎?」
「除了頭髮都是女孩子。」
伊文潔琳敏銳地抓到了重點,「意思就是說,長髮就沒問題了嗎?」
「雖然我覺得短髮也一樣……只是,要問我的話,我還是比較喜歡長髮。長髮是男人的浪漫啊!」
「是嗎?」
「妳以前不就是長髮?我就覺得那時候很好看。而且,妳還很帥。」
伊文潔琳沒料到這種讚美,有些呆然:「很帥?」
「就是為了保護村莊而挺身而出的英雄。雖然我是瑟爾芬的兒子也是召喚師,但是,我不可能完成瑟爾芬的願望,因為我擅長的是火系魔法。在水系魔法上我一點天份也沒有。」
「你不覺得我很可怕嗎?」
「很可怕啊。」
「是、是嗎……」伊文潔琳有點打擊,肩膀沮喪的下垂。曼德爾接著說:「所以我一點也不想跟妳打。但是,我很樂意跟妳共事。」
她終於知道曼德爾在開玩笑,微微抬起嘴角。
「你跟團長說了一樣的話,不愧是團長最信賴的人。」
「夠了吧……我今天才知道自己是什麼副團長,可不可以不要那樣叫我?」
兩人又寒暄了一會兒,最後在伊文潔琳的住處附近分別。他看見了喬納大叔,笑著跟他揮了揮手。喬納大叔的兒子也在,他喊著「伊文姊姊」一邊撲進她懷裡。
看她的表情,當初的決定是正確的。
可能的話,希望伊文潔琳能夠成為召喚師,總有一天能夠讓瑟爾芬見到想要見的人。
「伊文姊姊被帥哥送回家了!」克洛托說道。
「那只不過是曼德爾,不是什麼男朋友!」
「男朋友!男朋友!」
伊文潔琳追著克洛托,兩人臉上都是笑容。
要是當初曼德爾沒有那樣提議,現在他們還是愁眉苦臉的待在那座山上。
伊文潔琳的魔法天賦以及「冰雪魔女」的稱呼,也就只有「魔女」的意含,她會單單被當成魔物一般畏懼。而且,即使是裘達斯,也不會像曼德爾那樣幾乎理所當然地想護送伊文潔琳回家。他跟曼德爾不一樣,對於作為魔法師的伊文潔琳
這兩件事,喬納都對曼德爾非常感激。
誰知道,伊文潔琳被克洛托鬧得有點生氣,她說:「我明天會跟曼德爾切磋。如果我贏了,就要向團長提出成為副官的要求。」
「你要挑戰曼德爾?為什麼,妳想成為副王嗎?」
伊文潔琳沒回答,只說了想要休息,飛也似地逃跑了。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Photo by Despina Galani on Unsplash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四章:冰雪魔女的嘆息(1)
  • 下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四章:冰雪魔女的嘆息(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