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三章:安息之森的魔女們 (3)

經過一番折騰,天色慢慢黑了,兩人正要告辭,男人卻說出意料之外的提議。
男人叫做喬納.克拉克,兒子叫做克洛托.克拉克,伊文潔琳並不是他的女兒,而是戰後撿來的孤兒,年齡跟曼德爾他們差不多……
好吧,這也算是稍微有些成果。
「你們要不要住下來?」
曼德爾與裘達斯交換了視線,點頭答應。
兩人在山頂的小屋住下,裘達斯還陪男人的兒子一起練劍,曼德爾也被迫示範了一些短刀跟匕首的基礎用法。
只是,卻一直沒見到那個叫做伊文潔琳的女兒。曼德爾無聊又好奇,就從克洛托那裡套話,起碼能夠有點無聊的小事作為自己的勞動成果。
就好比說,她幾歲?大概多高?為什麼叫做魔女?有興趣當冒險者嗎?問到後來,裘達斯都對他露出鄙夷的視線,懷疑他想搭訕。
曼德爾連忙替自己辯白:「就只是無聊好奇一下。」
「我知道。」裘達斯很體貼的配合,拍拍他的肩膀。
但是眼神!眼神還是一樣憐憫!煩死了,不要憐憫我!曼德爾義憤填膺地瞪著裘達斯,感覺他的態度和緩一些,內心卻一點也不高興。敢情裘達斯是把他當成情傷後情緒不穩定的寡婦了!
「為什麼伊文潔琳不吃飯?」
「因為她討厭你們,一個看起來很輕浮、一個看起來像是騎士。」
「騎士有什麼不好?」
「騎士就是不好,因為是幫國王做事的壞人!害爸爸受傷!」
曼德爾早就被習慣說看起來輕浮,一直否認也沒有過成效,早就無奈地接受了。相反地,一直沐浴在讚美海洋的裘達斯被小孩子純真的話語重擊,再起不能。
曼德爾不想讓克洛托繼續說下去,適當轉移了話題:「為什麼伊文潔琳被叫做冰雪魔女?」
克洛托發出愉悅的笑聲,「因為,姐姐在的話,這裡就會常常變成冬天。」
還要追問,對話卻被喬納喊吃飯的聲音打斷了。
晚餐後圍繞著營火,被迫跟男人一起喝了酒。
曼德爾也稍微喝了點酒,腦袋有點昏。
晚餐很好吃,完全不像是在山上應該有的待遇。他本來已經有餐風露宿的心理準備,意外接受喬納的款待,讓他覺得跟裘達斯吵架好像沒有那麼糟了。
曼德爾昏沉沉的看向裘達斯。
他沒有喝酒,端正的側臉嚴肅到近似冷酷。
雖然裘達斯還是怪怪的,但是,他既然不想提那就先算了。
曼德爾腦中浮現了「窮追猛打的男人會被討厭」這句話,突然感到很噁心而毛骨悚然。好吧,他突然不想跟裘達斯和好了。說實話,他們根本也沒有什麼好感情可以吵。不知道對方的事情、也沒有想過要問,所以才會——
曼德爾打斷內心找藉口的聲音。
總之,回去再找機會道歉。
酒足飯飽後,喬納漸漸變得多話起來,講起自己從軍的事情。
「我以前年輕的時候啊……」
還好裘達斯聽的津津有味,曼德爾也就不用假裝做出感興趣的表情。
「妳們應該聽說那孩子的稱號吧?」
「哦,我知道。你是說冰雪魔女?」
說出這個不算好聽的稱呼後,曼德爾再度因為自己說話太快而後悔。
幸好男人只是「嘿嘿」地笑了,「這裡是精靈王國,安息之森也是瑟爾芬陛下的故鄉。在這裡出生的女性,跟精靈特別有緣分。這座安息之森有很多精靈女王想要的東西。我們克拉克家代代都是安息之森的守衛,只有幾年前為了護衛疆土接受精靈女王的徵召。既然伊文姊姊成為我們家的孩子,我就會希望她能按照自己的意願活著。」
「就是說,只要她願意,你就會讓她離開?」
喬納咧嘴笑了:「前提是你要先見到她。如果她不願意見你,就別提跟精靈女王走。」
話說到這裡,似乎已經沒有討論的空間。
喬納並非不能討論的對象,但是,那個伊文潔琳卻是。
晚餐後的閒聊之後,曼德爾藉口尋找森林內的精靈,在森林內獨自漫步。他確實是在找尋精靈,但是,也有別的原因:他想暫時避開裘達斯,同時確認內心那種微妙不安感的來源。
這安息之森一直有股很強大的魔力。像是一種來自內心的震動、無言的呼喚,有時候也是一種拒絕。他第一次持有精靈的時候,也有這種感覺。
夜晚的森林很安靜。
山並不高,加上曼德爾召來了火精靈,以火焰驅趕野獸。獨自一人的沉默中,曼德爾集中精神感受魔力的波動。
「果然……那股魔力波動不只有一個。」
一個是非常強大的精靈,另一個可能屋內的少女。也許雙方的力量互相牽制才能勉強抵銷,也難怪這裡的元素一直不太穩定。
那種感覺就像站在虛浮的雲朵上,隨時會掉下去的緊張感非常緊繃。
……不如說有越來越不穩定的跡象?
曼德爾踏出最後一步,危險的平衡瞬時崩潰。
只見漫天的火焰沖天,散發烈焰的是發怒的火精靈——或者說是別的生物。
全身顫慄,從上到下的每個細胞都想要逃跑。
蘊含的魔力量遠遠超過瑟爾芬、甚至所有見過的大魔法師,就像是最純粹的元素。
烈焰中浮現了一張模糊女人的臉龐,頭髮猶如燃燒的火焰,瞳色也是火焰般的紅色,給人艷麗的第一印象。然後,女性的樣貌逐漸清晰起來。除了臉孔之外,有了女人的體型、四肢以及纖細的腿。
那好像是親眼見到精靈誕生、存在的瞬間,有感動、有驚訝,除此之外還有另一種情緒。
一種有生以來從未感受過的放鬆、愉悅的感覺,夾雜著無法壓抑的狂喜。
精靈睜開眼眸的瞬間,正好跟曼德爾視線相交。那雙暗紅色眼眸像是紅寶石,流動著神秘的光澤。
——終於找到你了。
「吾乃火精靈琳雅。呼喚吾的人就是你嗎?」
那聲音是魔法用的古語言,曼德爾其實學得不多,他卻很神奇地感受到精靈想傳達的情感,其中最明顯的大概是愉悅。
「現在的你,見到有名字的精靈最好逃跑。」瑟爾芬曾經這麼勸告他,也是因為遇見了今天與這個精靈的相遇嗎?
琳雅這個名字很出名,那是日落女神赫斯的三位最古老的精靈之一,暱稱為精靈之詩的琳雅。瑟爾芬曾經提過,她曾經短暫役使過「黑夜的怒炎」琳雅,她是最強大也最古老的精靈——
多數精靈沒有名字,與生俱來強大魔力以及名諱的都是相當古老的存在。也就是說,她只可能是日出或者日落的三精靈!
「終於見到妳了。」
胸中浮現的煩悶感、焦躁消失了,跳躍的火焰中,精靈伸出帶著火焰的手腕,碰觸他的臉頰。
由於火精靈的寄生,曼德爾並沒有受傷,反而對這種溫暖的碰觸感到安心。
理智告訴他應該逃跑,情感上卻不想逃,他有一種琳雅絕對不會傷害他的確信。有一部分的他,甚至覺得考慮逃跑的自己很奇怪。
「我是曼德爾.梅勒迪斯。」
曼德爾不自覺地上前,仰望比他高上半個頭的豔麗女子。
她稍微抬起嘴角,露出像困惑的表情。兩人試著確認能夠使用的語言,最後,曼德爾發現琳雅也稍微懂人類的語言,曼德爾對古語也只有淺薄的了解。兩人就用混合的語言湊合著對話。
「你看起來不像瑟爾芬的孩子。」
「我跟她沒有血緣,她是負責教育我的人。」
琳雅微微歪著頭,好像不太懂血緣的意思,然後她問:「教育?血緣?」那發音真精準,雖然曼德爾過去也見過很多能夠溝通的精靈,但是他們的溝通幾乎都是倚仗意念而並非語言,還需要多次談話才能夠建立正常的談話。
曼德爾向她解釋了血緣跟教育的大致含意,琳雅學著曼德爾的姿勢,坐在他身邊。
「你要跟我走嗎?」
琳雅稍微歪著頭,「為什麼不是你留下來呢?」
這話聽起來也很有道理。他想帶走琳雅,培養她成為自己的契約精靈。
「這樣的話……妳就留下來吧。」
「你要留下來嗎?」
「不,但是有機會我就會來看妳。」
「為什麼不?」
琳雅睜大眼睛,明明有著成熟女性的外貌,表情跟說話方式卻跟小孩子一樣直接。
「我有要做的事情。我想要……」
曼德爾頓了下,腦中浮現了黑街、鋼鐵城堡,還有瑟爾芬。
他確實想要藉著成為副王改變黑街的樣貌,最少,就是將自己提升到能夠為黑街豎立結界的程度。可能的話,他想要解放街道裡的人。
「要工作?」琳雅很奇妙地掌握了對話的關鍵。
可能是因為她認識瑟爾芬的緣故,談話很容易。
一般來說,初生的精靈不會像她這樣輕易接觸異族,更不會化成人類的樣貌。精靈最初模仿的生物往往是植物、動物,最後才是人類。會選擇幻化為人類的精靈,經常對人類擁有很深的情感或者羈絆。
他們化成人型,是一種對溫柔過往的想念。
因為懷念著短暫但是愉快的相遇,所以精靈們化身成人形,記住人類的語言,然後,在人類曾經涉足的土地上等待著。
他們會消亡,也會重生。有些抱著過去的記憶,更多不會。事實上,擁有召喚師才能的人通常也能成為魔法師。只是,願意親近與接觸人群的精靈非常罕見,所以才讓召喚師成為比死靈法師還要稀少的行業。
琳雅皺著眉頭,慢半拍才想起一件事:「瑟爾芬死掉了嗎?」
「沒有。」曼德爾本想糾正他說「妳在詛咒她嗎?」奇怪的是,精靈大概也不會有詛咒這種概念,大致也只有話的表面意義而已。
「我想見瑟爾芬。曼德爾,你想跟我訂定契約嗎?」
「我想。但是,妳不是想留在這裡嗎?」
「那當然。所有的精靈都只想留在自然中。」琳雅卻笑了,「但是,在人類存在的時間當中,還是有瑟爾芬這樣的人類可以使用我們精靈的力量。那是因為,我想要跟你走。而且,我相信你,卻不認為你能夠安全回來見我。」
「為什麼?妳不相信我會信守承諾?」
「我相信你,我能從你的眼神看出來。但是,曼德爾,你是個冒險者。不但非常弱小,還是個小孩子。我不希望你死,所以,我會跟你走,保護你的安全。」
精靈式的坦率真是有夠惹人厭。
曼德爾的玻璃心碎了一地,他試著不要露出受打擊的表情,調整了心態。
「可以嗎?」
「我可以寄宿在你身上,只要我想離開就會離開。如果我討厭你、覺得無聊,我就會走。但是,像你這樣弱小的人類不可能拒絕我的寄宿。」
——你很優秀。你是逸材。你與眾不同。你很強。
曼德爾喜歡被讚美,他喜歡被依賴、被讚美,聽到別人讚美他很優秀,會讓他覺得很愉快。他受到瑟爾芬的影響,覺得自己是強者並且同情弱者。同樣的讚美聽多了,曼德爾開始覺得自己確實很優秀,覺得自己與眾不同。
被指稱是容易死去的弱小者,還是第一次。
曼德爾的自尊受挫,但對方說的卻是事實——也許在這種強大的古老生命的觀點裡,瑟爾芬也是弱者吧?想到這裡,他終於稍微感到有些安慰。
「請多指教。」
曼德爾握住琳雅對他伸出的手。
跟碰觸火焰的感覺一樣,非常舒服,像是被溫暖的火焰包圍著,非常令人安心。琳雅發出一串愉悅的笑聲,用聽不懂的語言說了一些話。雖然聽不懂,但能感覺她的意念透過碰觸的雙手直接傳了過來。
「我會保護你。」
琳雅的雙眼笑成彎月的形狀,她很愉悅的湊到曼德爾身邊,然後,在他的臉頰上親吻。觸感不同於人類,但是,那種感覺很好。
「你喜歡我親你嗎?我聽說人類是這樣表達喜歡的。」
這問題太直接了,簡直比當初伊芙琳問他要不要過夜還要難回答。
雖然曼德爾對於自己當初沒說「好」感到非常後悔,換了個人他還是很難回答。
「我不知道。」
琳雅眨了眨眼睛。
「真可惜,我還想也許我能跟狄斯蘭斯有相同的經歷呢。」
相同的經歷?曼德爾還沒能想到答案,琳雅的身形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從左胸口蔓延到肩膀,幾乎吞噬整個手臂的微妙灼熱感。
脫下一看,左肩帶著幾乎看不見的紋路。以心臟中心向外擴散,逐漸蔓延開來,綻開一朵艷麗的紅花。
最大的改變是,曼德爾即使不集中精神,也能夠輕易感受到大概數百公尺內的精靈——而且不光是火精靈!曼德爾甚至能透過意念跟他們對話,就好像打開了一雙能注視千里的眼睛。
除了琳雅之外,安息之森的元素之力不正常地豐沛。
有許多超乎想像的強力魔物蟄伏著,喬納.克拉克的屋子中,也存在著令人忌憚的強大力量。非常強大,魔力純粹的感覺幾乎像是精靈,卻不是精靈……
雖然在克拉克先生的家中早就感覺到了,但是,被琳雅暫時寄宿後,他才確實感到恐怖。
「琳雅,那是……」
「是個用冰的人類女孩,她也能看見我哦。」
琳雅幾乎答非所問,只不過,曼德爾出乎意料地察覺瑟爾芬的目的。
……要找的東西就是琳雅吧!所以,她才不直接說要找琳雅?要是直接說了,裘達斯大概會不高興。畢竟,來安息之森幾乎就是為了讓曼德爾能夠與琳雅見面。對身為騎士的裘達斯來說,受到精靈青睞的機會少之又少。
意料之外的散步結束,曼德爾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到住處。
他本來想告訴裘達斯琳雅的事、或者為了早上的事情跟他道歉,也想去敲看看伊文潔琳的房門。想想,半夜敲女性的房間實在太不妥了。所以,他來到房門前又回到大廳。
裘達斯已經先睡了,曼德爾隨便用了些乾草給自己蓋上,便躺在地上睡去。
隔天,兩人與克拉克父子道別,出發回城。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Photo by Despina Galani on Unsplash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三章:安息之森的魔女們(2)
  • 下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四章:冰雪魔女的嘆息(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