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三章:安息之森的魔女們(2)

02 結緣之地

「森林裡的魔女?」
樵夫停下揮砍的動作,抹去額上汗珠。
打擾他工作的是兩名十幾歲的少年,都長得很好看,真要形容的話,就是貴族與平民的好看少年吧。
兩人都是黑短髮,一個直髮、一個微卷,一個穿著盔甲一個則穿著長袍。穿盔甲的高一點,眼神比較溫和,給人教養良好的第一印象。相較之下,穿著長袍的少年眼角上揚,紅色軟毛披風更給人張揚的感受。
這樣的組合並不多見,樵夫多看了他們兩眼,不太想搭理他們。
較矮的那個少年帶著笑容往前一站,向他亮出鋼鐵城堡的徽章。
「怎麼樣?事成之後,少不了你的好處。」騎士少年皺著眉頭,本要說話,卻被另一個制止,「告訴我們,我們可以幫你處理。」
樵夫這才願意停下工作。
「就憑你們?」
「因為我是曼德爾.梅勒迪斯,是即將成為副王的人。」
梅勒迪斯這個姓氏確實振聾發聵,只見樵夫立刻露出驚訝的表情,「是瑟爾芬陛下的兒子,未來的副王——」自稱曼德爾的少年點頭。
「之一。」騎士少年不太愉快的補充,帶著微笑報上自己的名字,「我是裘達斯.賽西亞。」
樵夫思索著賽西亞這個姓氏,琢磨著好像那裡聽過。
自稱梅勒迪斯的少年笑道:「他是公主大人的孫子。」
這麼說樵夫終於懂了,卻也不免面露懷疑。
「……公主大人的孫子來這種小地方做什麼?」
然而他並沒有質疑曼德爾的身份,這種明顯的差別待遇讓裘達斯感到些許焦躁。
曼德爾搶話道:「我們受瑟爾芬陛下所託,正在進行調查。大哥,能夠打擾您一些時間嗎?」
「曼德爾,你怎麼可以對初次見面的長輩……」
一旁的裘達斯似乎想糾正曼德爾的稱呼,樵夫卻擺擺手:「免了!這樣就好!賽西亞少爺,對我們這些下民來說,你所謂的禮儀卻是沒有禮貌。像我們這種小地方出生的人,就是互相套關係、互相幫忙才能活到現在。」他停頓了一下,沒有去看裘達斯發窘的表情,「好了,你們想打聽的事,再給我詳細說說。」
「冰雪魔女……」聽到這個形容,樵夫笑了:「你們是說那個克拉克家的女兒吧?」
「克拉克家的女兒?」
「名字是伊文潔琳.克拉克,跟你們差不多年紀。因為她太危險了,所以我們就把她放在山上的……」
曼德爾打斷他,「等等,她哪裡危險?」
樵夫一臉有趣地看著他,「你真不知道?那個女孩就是冰雪魔女,我們這小村的名酒永恆之冬的冰雪可是最近幾年才有的產物,只要在冰雪停止的時候過去就很安全。採集地方就在那裡。」
兩少年尋著樵夫所指的位置往遠方看。
時值春季,不高的山頂依舊白雪皚皚,確實有些異常,卻不算少見。有些魔力活躍或者居住著強大魔物的山頂也有這狀況,過去曼德爾執行的任務就有過去除山上冰雪這種曖昧的形容:其實意思就只是殺死山頂的魔物。
「山頂附近有座小屋,就是克拉克家那個退休的戰士跟兒子住的地方。冰雪魔女也在那邊。」
「她是那個退休戰士的女兒?」
「不,我想並不是。因為她跟那兩人一點也不像。」
樵夫以口述方式大致描述了往山頂的路徑,說完後擺擺手,「好啦!別打擾我工作,兩位大人一路順風啊!」
「事成的話我再送點禮物過來!」
曼德爾向他道別,還煞有其事的詢問了樵夫的姓名。
兩人按照他的指示找到山下的小村,花了半天準備一些乾糧與充足的食物,隔天才上山。
路程順利地令人覺得可疑。兩人按照樵夫的指示,找到了山上的小屋,小屋前有一大一小的兩人正在練習揮劍。
小的那個看起來大概十歲左右,下盤站得很穩,可惜揮劍的姿勢看起來卻沒什麼威脅感。
「老爸,有客人!」
他第一眼就察覺來客,停下揮劍動作時,被父親用木刀敲了下頭。
「不准停,繼續!」
退休的戰士大概才四十多歲,一頭紅髮猶如燃燒的火焰。
男人穿著寬鬆又破舊的獵人服裝,因為長期鍛鍊,身體肌肉非常結實。銳利的眼神、帶著疤痕的身體,看得出這是經過歲月淬鍊而成的精悍。他裸露的右手有一條猙獰的疤痕,看來那就是逼得他不得不退休的傷。
他悠哉地打量曼德爾,又看著裘達斯。
「……這可真是稀客。你應該是塞西亞家的那位少爺吧?瑟爾芬陛下派你們來的?」
這傢伙怎麼知道?如果老太婆早就知道的話,又何必要他們來找冰雪魔女?
兩人交換了困惑的視線,曼德爾道:「我是曼德爾.梅勒迪斯,來自鋼鐵城堡。您確實是為了瑟爾芬陛下……」
紅髮男子用視線阻止了曼德爾。
「請回吧!」
曼德爾一愣,「為什麼?」
「你們也許是第一次過來,但是,瑟爾芬陛下不是第一次派使者來。」男人說著,狀似煩躁的搔了搔一頭紅髮,他用一種明顯批判的視線打量他們:「看你們的樣子……毫無準備,說出差不多的廢話。我不打算交出伊文潔琳,也不想交出遺失之劍。如果真有意思要溝通,請精靈女王自己過來!」
這男子口氣可真大!過去曼德爾只要碰上麻煩,只要報出瑟爾芬的名字,對方的態度基本上會軟化不少,最起碼那種不屑溝通的傲慢態度會消失。
比起憤怒,曼德爾卻感到很有趣——不過是對於瑟爾芬也會踢到鐵板這件事。
要是能夠成功說服這個男人,回去可能跟瑟爾芬大大炫耀一番,萬一不幸失敗的話也可以用「妳自己都辦不到何況是我」這類的話來推託。簡言之,不論成功或者失敗都沒有損失!
「請你至少聽我把話說完,好讓我回去交差。」
男子雙手抱胸,一副隨你便的樣子。這男人比想像的好說話。
多半是因為曼德爾跟裘達斯跟他的那個兒子年齡差距不大,這男人態度才稍有軟化。瑟爾芬是否知道這點,才故意派他們過來?
於是,男人還真把兩人請入屋內。
屋內比外表看起來寬敞,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曼德爾跟裘達斯被安排在屋內唯一的桌子上,兩人並排坐著。
趁男子短暫離開之際,裘達斯帶著期待問道:「曼德爾,你有計畫了嗎?」
「你是說服他嗎?那種東西怎麼可能有。我只打算說完該說的話,用一點官腔敷衍敷衍。」
「你也放棄得太快了!」
曼德爾雙手一攤,對裘達斯比了個請的姿勢。
「請問有責任感的裘達斯.賽西亞先生,您有什麼高見?」
裘達斯這卻愣住了,絞盡腦汁只說了:「也許我們可以誠懇的拜託他?」
「這不是跟我一樣嗎?」
「你那個不能稱作誠懇,你明明——」
曼德爾譏嘲地打斷他,「對對對,你那種大少爺禮儀、官腔就最誠懇。你就用賽西亞王家風格的腦袋,跟這種賤民也不過相同水準,難怪連自己的國家也保護不了,才要拱手讓人。」
裘達斯拍桌起身,緊握雙拳渾身顫抖。
他深呼吸數次,才終於勉強壓抑滿心的怒氣,以相對平和卻仍飽含怒意的聲音說話:「曼德爾,請你道歉。」
「我為什麼要道歉?想要我道歉,很簡單。你成功而我失敗了,我就輸你,就算要我把接下來的機會先讓你也可以!」
本來就互看不順眼的兩人,終於在這次摩擦爆出火花,最糟糕的是,瑟爾芬不在這裡。
裘達斯緩緩拔出劍,眼神跟他的瞳色一樣冰冷。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請你向我,也向賽西亞家道歉!」
曼德爾絲毫不退讓,反唇相譏:「那就請你先為了你們的無能,向戰亂中死去的人謝罪!」
他本來就擅長說話,將這種能夠看人臉色的性格運用在吵架上,就是絲毫不留餘地的譏諷。
「這句話我可不能當作沒聽見。曼德爾,給我出來!」
曼德爾冷哼一聲,正要跟上,卻再也無法往前走。領子被從身後抓住,接著雙腳懸空。曼德爾慌忙回頭,看見一臉怒氣的紅髮男子。
「小孩子吵架就吵架,不要在這裡舞刀弄槍的。」
「你、你幹嘛!」
「請你放開我!」
為客人進行午茶準備的紅髮男子,皺著眉頭將兩名少年的衣領提到空中。
於是,兩人的爭執被迫中斷。本來應該聽他們講述的男子變成和事佬,不知是福是禍,總之,男人對他們的態度意外地和緩下來。
腦袋終於冷靜後。曼德爾覺得剛才似乎說得有點過分。
坦白說,他對聯邦以及南都的歷史並不清楚,剛剛那些話幾乎是在公會耳濡目染中聽來。他知道裘達斯很在乎,所以任意地將它當作武器使用。雖然感覺自己錯了,但他覺得裘達斯以至於賽西亞家的人本來就應該自我反省。
人民選擇了聯邦,而不是王國。就猶如五十年前他們選擇了瑟爾芬.梅勒迪斯而不是布莉姬特.賽西亞。
曼德爾覺得自己完全沒有錯,真要說的話……好吧,大概還是有一點點點吧!就好比說,不要把賽西亞家跟王族的歷史牽扯進去。
即使如此,這句話還是不該由他說出來。起碼不該在進行任務的時候說。思及此,曼德爾面對剛泡好的熱茶、望著裊裊白煙至少三十秒,才鼓起勇氣:「剛才的事情……」
「沒關係,我知道你不是真心的,我已經不介意了。」
卻沒想到裘達斯笑了,看起來好像真的不太在意。是他也覺得王家需要反省嗎?還是雙方同樣不成熟,避免互相洩漏底細的默契呢……
曼德爾認真地想從他的笑臉看出一點破綻。
經過大致五分鐘的騷擾,裘達斯「砰」地用力放下茶杯。
「曼德爾.梅勒迪斯。」
啊,他生氣了。
「我確實很在意你說的話,也許永遠也忘不了。但是,我會設法忘記剛才的摩擦,請你不要再追根究柢了。」
「對、對不起……」
與其說是道歉,不如說,曼德爾是被他罕見的嚴厲的態度嚇到,這才有了踩到地雷的實感。
他不知道該怎麼道歉,更別說對象是那個裘達斯……
「我接受你的道歉,但是我依舊很生氣。請不要輕易提起賽西亞家的事情,那對我來,家族的事情說就像是……」裘達斯頓了頓,略帶猶豫地說:「那個你經常去掃墓的女人,那個叫做伊芙琳的女人一樣重要。」
曼德爾瞪大眼睛,驚詫地看著他。他開口想問些什麼,比方說,你怎麼知道、你還知道什麼?
——但是,直到此刻內心仍感受到的劇痛,才終於讓他明白那是怎樣的冒犯。
「我很抱歉。」曼德爾低聲說,稍微垂下頭。
裘達斯故意趁他低頭摸了他的頭,曼德爾不愉快地拍開他的手,「別碰我!」
「只有伊芙琳能碰嗎?」裘達斯很罕見語帶揶揄,曼德爾楞著說:「還有老太婆可以。」
「我呢?」
裘達斯的表情看起來很僵硬,像是沒有捏出笑容地石膏像那樣,看起來總有那裡不自然。曼德爾慢了半拍才察覺到,那是在忍耐著。
——你不行,永遠都不行。
心裡想著這樣的話,但是曼德爾這次學乖,選擇了迴避。
「我很抱歉,如果這樣能讓你舒服一點,那我就忍耐一下好了!」
「連接受懲罰也這麼高高在上。」
「賽西亞少爺,窮追不捨會被討厭喔。」
曼德爾嘀咕著「本來就討厭了根本沒有差別」,裘達斯聽見他這麼說,終於笑了。
這件事情本來就應該這樣結束了,但是,本來就存在的隔閡在心底萌芽。
最終,那句話不只是爭執的插曲——而會成為序幕。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Photo by Despina Galani on Unsplash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三章:安息之森的魔女們 (1)
  • 下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三章:安息之森的魔女們 (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