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最終話、餘音


在那之後數月,東西方暫且相安無事。
西方魔族傳來了歐龍帝國起兵的消息,內亂持續了好陣子。魔王陛下派遣親生兒女應戰,連戰皆捷,很快便奪下了歐龍帝國的首都。
滄雨的曼德沙王家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卻不是那麼愉快的勝利。
在這場內戰裡,年輕的第三皇子遭到埋伏身受重傷。雖然及時反擊並贏下戰鬥,卻因為戰鬥而身受重傷。雖然及時帶回滄雨治療,如今仍然生死未卜。人們都道是年輕氣盛的皇子殿下輕敵,也有民間傳聞是因為三皇子殿下被毆龍國掐住了弱點。
那正是龍得到西方聖女預言的四月。
數個月後,滄雨魔族正式佔領西方歐龍帝國。睽違兩千年,魔王徹.曼德沙平定魔族五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魔族之王。
魔族長久的內亂終於落幕。
……
……
「恭喜殿下,您懷孕了,已經有四個月。」戴著眼鏡的女性祭司說道,「接下來請儘量避免激烈活動,以靜態活動為主。」
伊芙蕾希雅瞪大眼睛,「妳說什麼?」
「您懷孕了。這段時間您身體的倦怠不適,正是因為懷孕的緣故。只不過,這孩子的魔力似乎很特殊,身上的魔力很不平衡……身上有一半是黑暗魔力,剩下的一部分則是神聖魔力,如果沒有良好的治療,這孩子出生之後很可能會早夭。如果有可能,請殿下儘早做足準備。」女祭司頓了頓,表情有些遲疑,「殿下,這件事情事關重大,我必須稟報拉娜陛下。我知道您最近心情不佳,但是,這是我的職責所在,還請您諒解。」
黑暗魔力。這句話背後暗示的事實,讓伊芙蕾希雅既高興又擔憂。
這是她跟龍的孩子。問題是,她有辦法保住這孩子嗎?
年輕的女祭司語帶同情:「真的很抱歉。」
伊芙蕾希雅對她擺擺手,示意她退下。
她在黑暗中輕撫著腹部。冬季的冷風吹揚了翻飛的窗簾,伊芙蕾希雅握緊披肩,看著窗外的雪景。
夜深了,突兀的敲門聲驚擾了夜晚的沉默。
「伊芙蕾希雅,是我。」
站在門外的是穿著冬裝外套,因為狂奔而喘著氣的拉娜。
「……母親。」
心裡知道應該道歉以博取同情,但是,喉嚨卻像是凝固一般。拉娜的神情在提燈下看來變幻不定,她迅速掩上門,迅速啟動了最高階級的結界。
總是冷靜克制的她難得慌亂,在屋內來回踱步。
拉娜搭住女兒的肩膀,神情堅定地說道:「伊芙蕾希雅,把孩子生下來吧!」
「……可以嗎?」
「是的,因為狀況改變了。」拉娜深呼吸數次,以緩慢而堅定地聲音說:「就算他會變成妳的把柄也不要緊。他不能繼承王位,但是,能夠作為神族跟魔族王室的橋樑。只要有他在,徹.曼德沙就會是我們的盟友。」
伊芙蕾希雅捏緊裙子。「雷爾契家族那邊該怎麼辦?」
「我已經把這消息告訴魔王,還在等待他的回復。」
「魔王陛下還在跟您通信嗎?」
拉娜神情有些複雜。「是的。他現在已經佔領了不少雷爾契家族的領土,現在軍隊還在進犯。在他滿意之前,不可能收兵的。」
「我不明白。幾個月前他才剛統一了魔族五國,在他成王的三百年內從未入侵聖法提加,為何突然這麼做?」
拉娜沉默片刻,顯然知道些什麼。可最終,他仍什麼也沒說。「總而言之,別擔心雷爾契家族的事情。我有辦法逼他們接受這孩子,給他王族應有的待遇。」
伊芙蕾希雅眼睛微暗。「是要把這孩子當成人質嗎?」
「可以這麼說。我們可以出手幫忙,但不必現在出手。等到魔族大軍壓境,就能徹底削弱雷爾契家族的境內勢力,最後他們也不得不向我們求助。屆時,我會想辦法談到最好的條件。」
拉娜頓了頓,搖曳燭光下,她看起來蒼老了許多。
「伊芙蕾希雅,我一直為妳著想,希望妳得到自由。妳願意相信我嗎?」
「那當然。」伊芙蕾希雅說,「除了您之外,我沒有更值得信賴的盟友。」
不久,聖女公主重病的消息傳遍了聖法提加的土地,在融雪的春季,拉斯奇家族的第一個孩子誕生了……
以古老的魔法文字的「幸福」為諧音。
名為亞德.拉斯奇,混有神族與魔族血統的混血王子誕生了。
初生的小王子作為和談的籌碼被嬌養在皇宮深處,由神后拉納親自養育。
邊境的星火燎原,最終,魔王陛下終於勉強答應和談的條件,在邊境與雷爾契家族簽訂合約。讓富可敵國的雷爾契家族交出賴以為生的礦脈、讓渡收費的關口並支付大筆財富,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條件。
就是讓伊芙蕾希雅親自代表聖法提加簽約。
時隔半年,伊芙蕾希雅終於再次見到魔王徹,卻不見期待的人。他依舊笑容滿面,看來卻有股與年齡相仿的疲憊。兩人握手後簽訂契約,說了些漫不經心的客套話,在雷爾契家族讓渡給魔王必下的莊園裡並肩散步。
「妳的身體狀況還好嗎?」
「託您的福。」
緊接著沉默突然降臨,魔王陛下終於失去了笑容。
「伊芙蕾希雅,妳冷靜地聽我說。妳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辦法見到龍。」
「為什麼?」
「他受了很重的傷。我用盡辦法才把他送到黑森林,拜託黑森林女巫為他治傷。可是他傷得實在太重,只能靠魔導具維生。運氣好的話,可能是數百年就會醒來,運氣不好可能明天就會死……所以,請妳不要等了。」
「……我能見他嗎?」
「我可以替妳詢問黑森林女巫,但不能保證得到答案。」
「只要我跟拉娜還活著,就會想盡辦法削弱雷爾契家族跟光聖教的聯盟。請妳負責保護亞德,處理他身上的魔力問題。我聽說他身上的兩股魔力適應狀況很不好?」
「是的,他必須處在幾乎沒有魔力的環境,否則經常因為魔力不平衡而疼痛。」
兩人又談了會亞德的事,最後,徹表示會代她尋黑森林女巫的協助。
簽約儀式和平結束。
然而,拉斯奇王家與雷爾契家族的爭鬥卻不會就此結束。
……
……
這段在武鬥祭的短暫戀情已隨著時間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
幾經波折,聖女伊芙蕾希雅.拉斯奇,在終於生下正式繼承人後,才姍姍來遲地披上婚紗。於光明女神座下,戴上了名為婚姻的項圈。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身純白西裝,別著象徵王室白百合徽章的金髮青年。
——男人的名字是威尼爾.雷爾契。算得上英俊的端正容貌、眼睛微微上挑,唇下的一點痣為這張臉蛋增添了幾分邪氣。
伊芙蕾希雅漠然看著他。
不像看著未來的丈夫,卻也不戴絲毫憤恨,那雙晴空般的眼眸裡空無一物。
「……別露出這種表情。那小子的死可不是我的錯。」
「這我知道。」
威尼爾捏緊拳頭,「既然如此,就別一臉不情願。答應妳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反悔,這段時間我的表現難道還不能說服妳嗎?我不會把那小鬼當成自己的兒子,但我會為了妳保護他的安全。我也會說服祖父,總有一天把他交給滄雨的魔王。」
「呵。」伊芙蕾希雅很慢地揚起笑容,逆光之下,聖女公主的藍色眼眸銳利地彷彿能將人刺傷。「即使跟你的祖父雷爾契伯爵意見相左,你也會如此嗎?」
「那當然。我對妳來說,一直是唯一、也是最後的選擇。」
伊芙蕾希雅搭上他的手臂,笑容像陽光一樣燦爛。
「是嗎?但對我來說卻不是如此。即使這樣你也能忍受嗎?」
感覺威尼爾的手臂一下子緊繃,嘴唇抿成一線。威尼爾執起未來女王的蕾絲手套,在婚戒上落下羽毛般輕盈的吻。
「無論如何,我依舊愛妳。」他說,彷彿每字每句都發自內心。
即使是伊芙蕾希雅也有幾分動容。可惜今非昔比,如今,兩人的立場就是走在刀鋒邊互相試探。威尼爾出身雷爾契家族,帶有這家族特有的傲慢,他相信出身高貴的人更有價值——可也僅只如此。
如果可能,伊芙蕾希雅希望威尼爾能夠成為兩大家族和解的橋樑。
婚禮的鐘鳴迴盪在聖法提加的土地上。
歡慶的悠揚樂曲響徹神殿。
在教皇的注視下,這對新人踏上高台,聽取了冗長的預言後漫不經心地約定要不論風雨健康喜樂都與對方共享。
威尼爾親自為心愛的妻子與女王倒下象徵共生的酒,交杯喝下。
「這樣一來,我們終於正式成為夫妻了。伊芙蕾希雅,我……」
帶著喜悅表情回過頭。
威尼爾看著白紗的新娘手套被染上鮮紅。
伊芙蕾希雅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威尼爾.雷爾契,你給我喝了什麼?」才稍微變得柔軟的眼神充滿憤恨,彷彿要將他吞肉蝕骨。
「不、不是我……」
「別碰我!」伊芙蕾希雅尖叫。她帶著滿腔怒意怒瞪著他,「我知道你對我不滿,但我沒想到你居然會對我下毒。是我看錯你了!」
玻璃杯摔碎了一地。
眼前一黑。
他看著伊芙蕾希雅怒氣沖沖地踏初數步,婚紗被染上鮮豔的血紅。她稍微晃了晃,顫抖著想為自己治療。
最終失去力氣,永遠地閉上眼睛。
「伊芙……伊芙蕾希雅!」
此時,笑容滿面的雷爾契侯爵搭住他的肩膀。
「做得好,威尼爾。」
威尼爾.雷爾契想起離開滄雨之前伊芙蕾希雅的話。
「愚蠢的是你,威尼爾。你到現在還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場。」
王位的第一繼承人斐斯特蕾雅.拉斯奇仍然年幼,由威尼爾.雷爾契擔任攝政王
。這場為時數百年的政爭,最終由雷爾契侯爵獲得全面勝利。
神王與神后與年幼的小王子被軟禁在深宮。
聖法提加的太陽殞落這天,聖都落雨紛紛,世界陷入了短暫的黑暗。
年幼的小王子被抱在祖母懷裡,年幼的孩子不知死亡為何,仍無憂無慮地笑。他抬頭看著高塔外的天空,好奇地伸出手。
一只白鴿越過鐵柵欄飛進來,在他手上駐足。

--END--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花組

Photo by eberhard 🖐 grossgasteiger on Unsplash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三十一話、祝福
  • 下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二章:鋼鐵城堡的英雄王 (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