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三十話、再會的約定


送行的宴會讓人不大愉快。
盛裝的伊芙蕾希雅挽著威尼爾.雷爾契的手,一切回到了他們見面不久的時候。留下美好的回憶、也可能是痊癒的傷口……
唯一能夠確認的,就是不知何時才能忘卻的想念。
嘈雜的宴會、濃郁的香氣、不斷搭訕的人們、冒昧的碰觸與提問,不論哪一項都令人煩躁不已。許多人看他心情不好更是趁機攀談,原本就不算好的心情變得更糟,連握劍的心情都有了。
這回龍算是宴會的主角,沒辦法像之前那樣偷溜,鬱悶又煩躁的時候還好星澄來解圍。鬱悶的龍端著酒啜了幾口,「……謝謝您,星澄大人。」
「我只是被叫來幫忙而已,是為了魔王陛下,而不是為了你。」
星澄嘴裡這麼說,卻不時偷看他的反應。看她這麼擔心,龍感謝又覺得好笑,沒多久露就找了上來跟星澄交換,冽也特意找他搭話。
簡直像是騎士巡邏換班一樣。
以前他可能會覺得煩躁,現在雖然煩燥依舊,心情卻有了些變化。
在不得不離別之前,應該學會珍惜能夠相聚的每一刻。
至少分別的時候還有美好的過往可以懷念。
……
……
宴會結束,做為主人的龍喝了半醉回宮。
在房門口柱子的陰影處,正裝梳髮的少年騎士對他欠身行禮。
「三皇子殿下,我受命轉交一封給您的信。」
是伊芙蕾希雅?不,不對。
信封正面象徵著聖法提加神族王室徽章看來有些札眼,署名拉娜.拉斯奇。
神族的王后私下寫信給他做什麼?
龍致謝直接拆信閱讀。
文字端正又優雅,很符合拉娜給人的那種睿智又優雅的王族形象。而她的選字也與身分相稱,有不少是神族古文。龍自認神族古文的造詣還算不錯,平時也負責翻譯與撰寫需要古文的信件。
但即使是他,有少數字彙甚至需要查字典才能讀懂。
內容很普通,就是一般的社交詞彙,感謝這段時間以來他的陪伴。
唯一值得注意,也需要翻閱辭典的就是最後一句——
「願武王的劍能夠為守護而戰。」
如果這是一封威脅或者警告,那還容易理解。但這怎麼看都是一封臨別祝福,其中的意涵怎麼看都覺得微妙。
小克一臉焦急:「神后陛下寫了什麼嗎?」
「……社交辭令,還有給戰士的祝福。你怎麼比我還著急?」
「因為殿下她在王后陛下寫信的時候一直試圖用魔法偷看,可是沒有成功,她到現在還在等我回報。您看起來好像要休息了,接下來沒有安排嗎?」
被少年這樣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又想到初次見面時這孩子對他戒備又謹慎的模樣,龍發出一串悅耳的輕笑。他笑起來的樣子實在好看,就連小克也不禁看呆。
還沒找回聲音,整理好的頭髮被弄亂成鳥巢。
小克順服地看著龍動手,「三皇子殿下?」
「這是懲罰,誰叫你當初要攔我。」
小克一愣,知道他是開口揶揄,表情有些尷尬。「那是因為,公主殿下跟威尼爾伯爵是未婚夫妻……啊。」
龍擺擺手,「好好好,我都知道,不用你提醒。反正我很習慣了,不會讓她困擾的。」雖然龍態度自然,小克卻看出了一些不明顯的沮喪。正當他瞪大眼睛想看清楚,那情緒又很好地掩飾起來。
小克急道:「對不起,是我說錯話……請您責罰我吧。」
「不必了,我只是想發個牢騷。真欺負你的話,伊芙會不高興。她忙完了嗎?」
小克不忙不迭地點頭,「一直在等您。」
「克.德古加,還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的事情嗎?」
龍指的是之前說過他會成為弱點這件事。小克神色凝重地點頭。龍道:「千萬小心,教會的狀況比想像中不妙,特別要小心威尼爾.雷爾契。」
「這件事情您不必擔心,公主殿下一直對他頗為戒備。」
「不只如此。如果有可能的話,把他當成敵人。」
「您聽說了什麼嗎?」
龍沉默片刻,機不可聞地點頭。「你雖然還小,卻是墮天使的一員,有很高的潛力,卻沒有自信。是你的懦弱而非出身阻礙了你的成長。你要相信自己,也相信伊芙蕾希雅的眼光,成為不辱守護騎士之名的存在。」
「……是。」
小克眼中似乎有淚水在流轉。
龍笑著說「太誇張了」隨他回到西邊的住處。
一路上暢通無阻,拉娜也刻意住在魔王陛下為她準備的主殿。一方面是為了由希提過的「契約」,照那封信的意思解讀下來……似乎是在給他們相處機會?
不論怎麼思考似乎都太過樂觀。
龍搖搖頭,掐斷了對美好幻想的綺念。
於是這對戀人居然不受阻礙地見了面。兩人見面也就是窩在沙發上閒談,交換著這幾天的經歷還有拉娜的那封信。兩人翻著字典對那封信研究了半天,最後還是沒有結論,兩人對於祝福的解讀不同、互不相讓,最後決定去問由希。
夜半燈還未亮,小克仔細地確認屋內,意外地一片安靜。他小心敲了門,為他們帶來預約的酒與甜點。
溫暖的魔法燈下,兩位王儲間靠著肩,手上捧著字典睡著。
小克為兩人帶來薄毯蓋上,掐滅了燈火。
「晚安,伊芙蕾希雅殿下、三皇子殿下。」
「喀嚓」地,門被落了鎖。
屋內地黑暗中兩人安詳地沉眠。
……
……
伊芙蕾希雅在龍的懷裡醒來。龍的呼吸平穩,卻微微皺眉,彷彿有什麼煩惱。她凝試著著龍的睡容數秒,嘴角忍不住上揚卻又緊繃。
她搖搖頭甩去那些消極的想法,又盯著龍看。看著覺得無聊,忍不住用手去按他眉間隆起的小山。龍本來就淺眠,果然把他從夢中吵醒了。
「伊芙。」
龍喊她的聲音帶著莫可奈何,卻絲毫不帶怒氣。
她喜歡龍用這種口吻喊她的名字,帶著小小的壞心多戳了幾下。
他還沒睡醒,所以說的是母語:「……別鬧了。」
此刻他的神情溫柔很多,幾乎毫無防備。伊芙蕾希雅本想讓他繼續休息,盯著他的嘴唇終究沒有忍住,仰頭吻了她。
半夢半醒的龍發出細微的輕吟,狀似不滿,卻又毫無抵抗。他不過象徵性地退了一些,醉中沒拒絕她的騷擾,朦朧地回吻。
看龍配合,伊芙蕾希雅心中湧起了某種奇怪的征服慾。她俯身吻龍,解開幾個襯衫的扣子,有些癢地的輕吻落在肩膀。
「妳不累嗎?」
「當然不。我可以繼續嗎?」
龍漫應了一聲算是答應。
平常這樣一鬧,龍早就清醒,嫌她太溫吞忍了半天反身壓制。她俯身親吻龍的手背、沿著指骨往下親吻,輕吮著細長漂亮的指尖。直到吻在了喉結、解開了上衣扣子,龍才懶洋洋地醒來:「我怎麼聽說早上興奮是男人的生理現象?」
伊芙蕾希雅抿嘴微妙。「那你得考慮改變答案了。」
說著在頸側留下淡紅色的吮吻,龍就這樣任她耍玩,直到早餐時間才終於推開她去整理打結的長髮。
兩人針對信的暗喻爭論,誰也沒能說服誰。最終還是找到在大圖書館的由希。他似乎剛醒,瞥見兩人的時候也沒有好臉色。
「什麼事?」
龍仗著之前跟跟由希的約定,簡單解釋了兩人來此的原因。
「能給我看一下信嗎?如果是拉娜陛下,應該會在文字中隱含更多的訊息。」
伊芙蕾希雅還有遲疑,龍卻很乾脆地交出信件。三人圍座在桌邊,由希一臉倦怠地用餐,看樣子不是沒睡就是睡眠不足。
「抱歉打擾您的休息,或許我們晚點再來?」
「晚點我需要睡個覺,你們到時候再過來才是真的打擾。」
由希跟伊芙蕾希雅原本就認識,最早還是她的未婚夫最佳候選人。神王陛下為此寫了封長信表達誠意,卻被由希果斷拒絕。神王陛下因此對他留下很難相處的印象,伊芙蕾希雅在學院與他接觸過數次,難得認同神王陛下的埋怨。
耳聞由希是為了離開貴族的社交圈才拋棄王位繼承權,拒絕也在情理之中。可他即使拋棄貴族身分,仍然靠著自身的知識、對魔導具的研究,以及強大的戰鬥能力獲得了特殊的職務。有人說他是為水之都的人們奉獻自己的才能,看在伊芙蕾希雅眼中,他不過就是把這當成工作的一環而已。
找他問這種無關痛癢的問題,更是想都不會想。
伊芙蕾希雅忍不住壓低聲音問:「你怎麼會想問他?」
「雖然過程很討厭,但一定能得到答案。」
由希揉著太陽穴,頭也沒抬,「兩位,我都聽見了。稍微壓低音量如何?」
龍一點也不緊張,笑著說好。
由希道:「如果你是問表面上的意思,那很容易,我想伊芙蕾希雅殿下也知道。這是改編自水之都的祝福語,通常用在嫁女兒的時候。是將作為保護的女兒託付給另一方。如果有興趣,可以查詢大圖書館的神族事典第七十六章,裡面的三十百三十九頁到三百七十頁有關於這句話的描述與考證。」
他頓了頓,掃過兩人的視線眼神似乎意有所指。
「據說在戰時首都被破之前,皇后將公主交給了愛慕她的騎士,祈求兩人平安的贈言。原話是『願戰士的劍能夠為守護而戰』,有時候也會被水之都的女性作為求婚之用,是浪漫色彩非常濃厚的古文。」
龍疑惑道:「女性拿來求婚?」
「這些句構有很多種用法,在貴族間很流行。」
伊芙蕾希雅一臉欽佩,龍卻忍不住無言……這個人是不是若無其事地透漏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這代表他被貴族女性求婚過,而且還不只一次。光看態度,就會覺得這些人是不是需要去一趟神殿靜下心。否則怎麼會看上這種人?
龍一臉得意地看來,那視線好像在說「妳看,問他果然是正確的」。
「有什麼好得意的?我也說過類似的話,你怎麼就不相信我。」
「因為妳不是由希.海亞,不是大圖書館的管理者。」
兩人還在爭論,各被由希用薄筆記拍了下腦袋。
「你們打擾我了。」
兩人只好保持沉默,用視線互相怪罪。由希讀過拉娜的信,寫下了一串符號並標上數字對照。仔細一看,那是古代的魔法文字,依序排列。
解出的是幾串日期與數字。
由希比了個「噓」的手勢,對兩人微笑。他簡單畫了個大陸大圖,用上面的數字分出區隔,得出了三個地點。一個是隔年的四月在魔族境內的歐龍帝國,另一個是六年後三月的聖法提加……最後一個是是距今十六年後的秋季,地點是黑森林。
龍好奇道:「這是什麼?」
「不知道。」
兩人困惑地看著那串數字,由希道:「大概是拉娜陛下成為王后之後,向光明女神求得的預言,說這是五界的未來改變的關鍵時刻。」他盯著那幾個地點好半晌,忽道:「伊芙蕾希雅、龍,你們接下來請務必小心謹慎。」
「你看出什麼了嗎?」
「……是不妙的猜想,但我希望這不會成真。」
伊芙蕾希雅急道:「到底是什麼,為什麼不說?」
由希搖搖頭。「所謂的預言是未來的其中一種可能,只要說出口就會成真。所以請容我保持沉默。」
兩人向由希道謝,臨去前仍議論著那三個地點,關門前聽見由希的喊聲。
「伊芙蕾希雅。」
以他現在的身分,這稱呼其實頗為僭越。伊芙蕾希雅意外地看著他。
「如果需要幫助的話,可以直接寫信給我。我會一直待在水之都的大圖書館。」
龍笑道:「啊,你就只對美人這麼親切嗎?怎麼不對我這麼說?」
「你那邊有魔王陛下,如果連他都檔不住我能有什麼辦法。」
三人又聊了一陣子,兩人牽手離開。
由希看著他們的背影,最後一次與他們道別。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Photo by eberhard 🖐 grossgasteiger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九話、移動圖書館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三十一話、祝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