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二十九話、移動圖書館


武鬥祭的勝利者能夠得到魔劍。
這句話不盡然正確,實際上,勝利者只能夠得到碰觸邪劍的機會,能否被劍承認則各憑本事。勝利者大都出身魔族三大家族,即為曼德沙家、亞特寧家以及曼特爾家,三大家族都是武聖皇的後裔,身受魔劍青睞。
魔族武鬥祭頻繁,勝利者眾,人們口中所謂「武鬥祭」指的卻是爭奪象徵魔王身分的雙子邪劍。曾由武聖皇——也就是初代魔王持有的雙子魔劍分別是魔王徹的邪劍「嗜血」與邪劍「亞雷特」。其中,亞雷特被人們戲稱為「孤傲的邪劍」,只因這把劍從兩千年前武聖皇離開之後就不曾認主,百年一次的奪劍祭典就成了單純的比試。
照理說也該如此。
劃開的手指滴出的鮮血,落入湧動的紅色血池。
這座傳說中與冥界相連的紅色池水散發難聞的血腥味,在黑色神殿中心看來格外詭譎。龍伸手探入池內,在眾目睽睽下帶出一把黑色魔劍。劍身純黑與「嗜血」相彷,綴以荊棘玫瑰金色暗紋,看來華麗又貴氣。
龍愣了一會兒,抬頭仰望,手上的劍正是彩色玻璃上的黑暗神左手握著的那把。
拔劍時「鏘」的細鳴震動耳膜。
沉甸甸的劍確實存在。
最終龍收下劍,走入人們到的道賀聲中。
在這樣的場合裡,心心念念的伊芙蕾希雅也成為祝賀的一環,身邊站著未婚夫,保持禮貌而友好的距離,說著一些不著邊際的社交辭令。
「恭喜您,三皇子殿下。有了與魔王陛下同階的武器,就該是魔族之劍了吧?」
武鬥祭結束,就意味到要告別的時候。
龍表面微笑,內心卻不免失落,接下來的對話也有些心不在焉。
晚間的宴會是慶祝同時也是送行。
龍不怎麼喜歡參加宴會,只要去了那個場合,他就不得不面對自己真正的立場,也對那些陌生人的示好不感興趣。本來心想著喜歡上這類人算是自己倒楣,沒想到另一個人也讓自己走入這種窘境。
隨著時間經過,他好像已經開始習慣了心痛,習慣不去說出自己的期望而是迎合對方的期望。成年之後,龍已經不像孩童時代那樣喜歡撒嬌,但他偶爾還是會刻意踩著徹的傷。不論是白天夜裡或者床上床下,或是羞辱或是譏諷,唯有這種攻擊被接納才能讓他確認,自己對他仍然特別。
真的能夠遇到比伊芙蕾希雅更喜歡的人嗎?
抱著憂鬱的心情遇見了難得的熟人。
窩在靜僻得中庭裡讀書的,正是極東水之都前來的「移動圖書館」由希.海亞。水藍色頭髮、魔物般的琥珀色眼眸,給人冷淡的第一印象。
聽見動靜的瞬間,他「啪」一聲闔上書。
「龍,好久不見。」
龍遲疑了一陣子才做出回應。「……好久不見。你怎麼會來?」
「我來為魔王陛下定期治療,順便做契約的見證人。但如果你是想問我個人的目的,我來親眼看看謠言的真偽。」
曾經是由希.法傑瑪的青年說道。混有魔族與神族王室血統的他可以說是和諧派的代表人物。可惜他本人對參政意願不高,拋棄王子身分後就窩在水之都的大圖書館進行魔導具研究,並且更名由希.海亞。
「你的結論呢?」
金色的眼眸流轉,由希的嘴角不明顯地輕揚。「出乎意料。我還以為你不會喜歡上魔王陛下之外的人,畢竟你對那個人非常執著。你是想問我的感想還是建議?」
「都是。」
「真不知道該說是眼光好還是不好,不過,伊芙蕾希雅殿下不但是美人,性格也很有意思……」
說話的時候他始終盯著龍手上的亞雷特看,挪到哪裡視線就跟跟到哪。
往常這類非正式的外交工作總交給由希的父親,遜位的水王亞瑟,這回由希肯定是為了什麼目的才自告奮勇。雖然他口裡說對謠言感興趣,實際上他對別人的感情世界毫無興趣。不,不對,他對包含自己在內的人類情感都沒有興趣。只有在注視著神代遺產的時候,那雙魔物般的琥珀色金瞳孔才會洩漏出一絲壓抑的狂熱。
「你認為我能夠被亞雷特承認嗎?」
「是,我不是說過你的魔力特別嗎?有這種魔力的人很少,除了你跟我之外……就只有尤爾。就是聖女伊芙蕾希雅殿下,身上也不是只有純粹的神聖魔力。難道說,這把劍只能接受擁有純粹魔力的祝福者嗎?」
由希傾身上前,仔細端詳著邪劍「亞雷特」。他伸手碰觸劍身,劍伴隨著滴鳴發出細微的魔力震動。「能把劍借我研究嗎?如果有需要,希望你能夠協助我研究。相反地,我會回答你這段時間內提出的所有問題。」
要求魔族交出所屬的魔劍其實是非常失禮的行為,其他人開口甚至是侮辱王族罪。但他並不是普通人,而是「移動圖書館」,所以享有特權。
許多人都會告訴由希自己的困境,並尋求對方的建議。
但這種建議並非慈善,由希不但挑選自己喜歡的問題,甚至還收取高額費用。除此之外,根據問題牽涉的範圍收費更是昂貴。
至於收費標準?他從來不會給出定論。他少年時代時受拉娜所託向黑森林女巫與精靈族交涉,最終黑森林與精靈為東西方開啟了一條商路,雙方互有交流後逐漸弭平偏見,和平的藍圖也逐漸成為可能。若要將拉娜與徹視為和談派,那麼由希就是代表以水之都為首的中立勢力傾向和談的最好證據。他現在是學者身分,與王家關係緊密卻有官方的色彩,作為居中協調者再好不過。
「任何問題都可以嗎?」
由希笑容狡黠。「任何問題。」
「那好,交易成立。」
龍遲疑了一會兒,還是開口。「伊芙蕾希雅在教會的立場如何。教會跟雷爾契家族那邊什麼時候會有動作?」
「她在教會的立場啊……我能直說嗎?」得到龍的允諾後,由希壓低聲音:「是想要除掉卻除不掉的人。」
龍握緊拳頭,銳利的指甲掐進手心的柔軟,逼出了幾滴鮮血。
「是因為我的關係嗎?」
「不能說毫無關係,但你似乎有所誤解。從小到大,她的立場一直沒有改變過。她是異教徒的孩子還是聖女,與腐敗的教會相反,深受民眾愛戴。最近她開始涉足教會與治理國家,擋了教會的財路。除此之外,民間也醞釀著一股以聖女公主為首的新教,教皇看她不順眼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教會那邊已經醞釀著要她結婚後拋棄聖女的稱號遠離教會,看信徒的反應多半會失敗,雙方的大站無法避免。拉娜陛下已經布局數百年,多半會是拉斯奇家族獲得勝利。不論過程如何、要花多少年,最後教會跟雷爾契家族中就會式微。」由希不經同意就握住龍的手,施了個治療術,興致盎然地看他的傷口逐漸恢復。「你身上只有黑暗魔力,照理說水屬性的治癒對你應該無效才對……真有意思。」
「去月妃國的時候,伊芙蕾希雅得到的祝福是『不朽』。翻遍了書庫,過去也沒有這樣的祝福。你對這祝福有頭緒嗎?」
「其實這不是特別稀有的祝福,但是,祭司們不知道也不奇怪。你知道為何龍族壽命很長、實力與天人相當,卻只是半神嗎?」
「因為他們需要肉體才能生存。」
「對了一半,是因為龍族沒有不朽的祝福。所謂的天人,說穿了就是得到三位天皇『不朽』祝福的存在。但是,這並不是指不死不滅,是指在死去之後能夠回到這個世界……雖說是很崇高的祝福,卻不像一般的光明祝福那樣實用。」
龍皺著眉點點頭。
聽起來狀況還是不妙,而且光明女神的厚待難得沒有太多幫助。
龍表情陰鬱地向由希道謝,卻聽他說:「你是真的很喜歡她啊。」
「是嗎?」
「你也去了神殿,應該拿到預言詩了吧?但你不問自己的預言,兩個問題都問她的狀況。如果這不是愛,什麼才是呢?」
「別挖苦我了。你覺得這樣很有意思嗎?」
由希漠然到近乎冷酷的臉上難得浮現惡作劇的笑。「我只是在想,如果哪天你結婚了,一定要給我邀請函。」
龍苦笑。「你不要給我無謂的希望。還是你其實在嘲笑我?」
「只要把時間拉長,很多答案就會改變。說起來你從光明女神那裡拿到的預言詩是什麼?」
龍瞥了他一眼。「又是要研究?可以啊,讓你知道也沒什麼不妥,」
於是借過紙筆寫下了印象中的預言,由希接過閱讀,表情有些微妙。
「無論怎麼緊握雙手,都不能將流水束縛於掌心。毋須介懷,也不必擔憂,您終將從惡夢中醒來。享受短暫的休息吧!在命運的引導下,您將再度君臨這片土地。這次,五個世界都將為您的回歸而狂歡。」
由希聰明又直率,很多時候說話非常不中聽。
龍心情不好,疲於應付對方的尖銳,轉頭就走。等到由希讀完預言,抬頭要喊他,人已經離開了。
「啊,怎麼走了。」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藍月外傳 花組

Photo by eberhard 🖐 grossgasteiger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藍月外傳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八話、武王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三十話、再會的約定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