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二十七話、抉擇


短暫的假期之後,秋季終於到來。
即將進入秋季的時候,武鬥祭正好進入尾聲。
正如魔王徹所言,十六名入選的鬥士中有十二名是魔族,神族、精靈與天使三個種族只占了四位。魔族獲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其中又以魔族的第一皇子將與第三皇子龍最受矚目,前者受到戰士們的追捧,後者更受女性們支持。
匆促結束了月妃的行程,龍與伊芙蕾希雅以最快速度回到滄雨,直奔競技場。
為神族準備的貴賓席上,是笑容可掬的神后拉娜.拉斯奇,不遠處坐著雷爾契侯爵以及表情難看的威尼爾.雷爾契,坐在神族王后對面的則是滄雨的大皇后星澄以及魔王陛下。見伊芙蕾希雅到來,威尼爾沒有特殊表情,只是扔給伊芙蕾希雅一個好自為之的眼神。
看見這意料之外的場景,就連善於遮掩情緒的龍都稍微變了臉色。
兩位皇后談興很高,不時發出愉快的笑聲,龍與伊芙蕾希雅交換著不安的視線。
「父皇,這是怎麼回事?」
魔王陛下單手支頭,神情無奈:「這不是原定計畫。」他轉頭看了伊芙蕾希雅,她臉色蒼白地捏著裙子,看來狀態不佳。徹安撫道:「狀況沒有那麼糟糕,我也會幫忙的。」接著壓低聲音:「我跟拉娜陛下仍是同盟,不論表面上如何針鋒相對都只是表演。妳只要保持沉默,避免說太多就好。」他看了一會兒,不禁皺起眉頭,「伊芙蕾希雅殿下,您還好嗎?」
「我……沒事。」
伊芙蕾希雅扶著腦袋一個踉蹌。
威尼爾與龍同時伸手,最終還是龍接住了她。
拉娜那雙藍色眼眸凝視著她,好像能夠撥開她的偽裝。拉娜對龍感激一笑,握住伊芙蕾希雅的手。
「好好睡一覺,其他的事情等妳醒來再說。」
於是親自帶著伊芙蕾希雅回房休息。
離去前,拉娜停下腳步,漫不經心道:「聽說三皇子殿下這段時間負責擔任伊芙蕾希雅的護衛?這些日子,伊芙受你照顧了。」
龍的像仍有點僵硬,「職責所在。」
「你這幾天會參加準決賽是吧?」
「……是。」
為什麼拉娜一點也不擔心女兒,反而問了這種奇怪的問題?龍正困惑,又聽拉納說:「你可千萬別輸了。」
留下這句意味深長的話,龍目送這對母女的背影離去。
……
……
「妳終於醒來了。」
半夢半醒的伊芙蕾希雅睜開眼睛,模糊的視線過了好陣子,才捕捉到母親的背影。神后拉娜.拉斯奇揹著雙手,注視著花瓶內的那束黑玫瑰。伊芙蕾希雅看著她伸出手,拾起那朵紅絲絨的黑玫瑰。
「這是那孩子送妳的嗎?」
伊芙蕾希雅猛然坐起,不知該如何回答。拉娜還以為她沒聽懂,又補充了一次:「我是說龍。我聽說妳跟那孩子似乎是戀人?」
「是的。但是,事情跟您想的不一樣。我……」
拉娜抬手制止她說下去。「不必解釋,事情我問過小克,他都告訴我了。看妳這狀況,我就不多說了,妳應該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我是讓妳了解滄雨的魔族,不是讓你用這種方式親身體驗。」
「……是。」伊芙蕾希雅垂頭喪氣,從口氣聽來,拉娜似乎沒有生氣?她窺看著拉娜的臉色,正好看見她嘴角稍微上揚的瞬間。
「雖然妳是我的女兒,但是妳不知道我打算做什麼。」
「這話是什麼意思?」
拉娜道:「現在是該做出選擇的時候了。伊芙蕾希雅,妳想成為什麼樣的女王?是想要與魔族為敵,還是與魔族共存。」
伊芙蕾希雅瞅著拉娜的表情,沉默了一會兒才說:「當然是共存。」
「既然選定了,就不要害怕、也不必猶豫,我是妳的母親,我不會看著妳陷入困境,也不會放棄我的目標。但是,我希望妳能明白……」
拉娜執起她的手,總是嚴肅而緊繃的嘴角稍微放鬆,露出類似微笑的表情。
「正因為我們是王族,不能事事如願。但妳可以向女神、對自己許願。只要妳注視著目標,謹慎地前進、並且永不放棄,妳的努力將會成為養分,滋養這片土地。」
其實這句話說得很狡猾。
她並不是說憑藉努力就能讓願望成真,而是說能夠走向成功。
「魔王陛下曾說過與您是同盟。這件事情是真的嗎?」
「是真的。」
「父王知道這件事嗎?」
拉娜嘴角微勾。「關於這點,我跟他從年輕時就沒有共識。」
伊芙蕾希雅沉默了片刻,輕聲問道:「我聽說我的三位皇兄與皇姊都是被魔王陛下所殺。」
「妳的皇兄確實是參加武鬥祭後,被魔王陛下所傷,最後傷重不治。他的死與魔王陛下有關,卻不只如此。有許多證據顯示,那孩子雖然戰敗可並不致死,許多人場上觀眾都能作證。」
「那是延誤治療?」
拉娜神色陰鬱,緩緩點了頭。
「神王的書房裡有當初與魔族互通的信件,還有雙方的祭司寫下的證詞。最終事情沒有平息,妳兩位姐姐還為了復仇而去偷襲魔王陛下,最後反倒被結界所傷。」
「……是誰做的?」
「負責領隊的是雷爾契侯爵,是妳與你父親一同出生成長,稱呼為兄弟的人。」
伊芙蕾希雅陷入沉默。
「我其實是反對妳跟威尼爾結婚,我對那個家族的人一向沒有好印象。他們在我與希尼斯結婚以前百般刁難,我成為王后之後卻極盡奉承之能事。我自認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即便希尼斯動搖,可這個國家仍然被教會與雷爾契家族把持。就算是妳,想掙脫這兩個束縛也得用盡全力。」
拉娜頓了頓。
她已經有七百歲,比起普通的神族多活了一百多歲。平時走路她總健步如飛、神采奕奕,完全看不出老人應有的孱弱。
看她按著太陽穴嘆息的樣子,卻透露出七百歲老人的疲倦。
「我從年輕時就一直致力於神族跟魔族的和諧。過了好幾百多年、新的魔王上任,這件事情仍沒有太大改變。這條路無比艱辛,妳可能會向我一樣,站上高位、傾盡一生為此努力,最後仍將無疾而終。」
「母后……」
「我恐怕看不到神魔族和諧的未來了。如果妳知道如此仍願選擇這條路,那麼,不必擔心。只要我活著,就會是妳永遠的盟友。」拉娜伸手握住她的手,「無論如何,我會是妳的母親、盟友,還有妳的鏡子,在妳走錯路的時候為妳指引、在妳跌倒的時候扶妳一把。但願妳、但願聖法提加,都能擁有美好的未來。」
在伊芙蕾希雅的印象中,即便坐在紅毯鋪成的王座上,父王總是和藹可親。
向來嚴厲又睿智的母親,似乎生來就給人一種孤高的距離感。如今,她終於有幸碰觸母親的情感,開心之餘又有些許遺憾。
「我知道了,」伊芙蕾希雅嘆息,「我會放棄,但不會總是放棄。」
拉娜伸手擁抱了自己的女兒,感覺溫熱的眼淚落在衣襟。
「我能見見那孩子嗎?」
「我之前問過他,他似乎不太情願,也不想讓我遇到麻煩。」
「……是嗎?那好吧。」
拉娜輕拍著她的肩膀,自伊芙蕾希雅成為王儲以來,兩人已經許久沒有這種平凡母女一樣的互動。
「這段時間過得開心嗎?」
能感覺伊芙蕾希雅稍微僵硬了。
「很開心,從出生開始……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
許久,才聽見拉娜的回答。
「那就好。」
簡短的回應裡,已經能聽見些許哽咽。
「對我們王族,特別是女性來說,許多人一生中有過無數伴侶,卻不曾被愛過。單就這點來看,妳我既是不幸,亦是幸運。」
……
……
緊緊數牆之隔外,龍心煩意亂的龍獨自回到宮殿,無意識地來回踱步。
龍一直自認為習慣分別,也遠比伊芙蕾希雅更理智。
回到兩人共同相處過的地方,龍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本質跟她沒有兩樣。床頭的櫃子上桌上擺著是看著伊芙蕾希雅曾的書。一朵花瓣被夾在書頁裡,是她隨手撿來的玫瑰花瓣,如今已經枯萎。
龍悲觀地想,或許這就是他們此生最後一次見面了。
如果運氣好,分開之前他們可以見上幾面?運氣不好,他們最少能在祭典或者分別的時候稍微見過。
離開滄雨之後,或許沒有機會見面。
如果向父親提出請求,他或許有機會參加伊芙蕾希雅的婚禮。但他不確定自己能否能夠參加,也不能肯定自己能否真的放手欣賞她穿上婚紗的模樣。
若不能再見只能遙望,或許,還是被遺忘比較好。
就讓美好的記憶停留在此刻吧。
伊芙蕾希雅回國後,他可以給伊芙蕾希雅寫信卻不寄出。
他會將信放在玫瑰園裡、埋在土壤,等待思念被土壤消化開放成新的花朵。
那時候她會是神族女王了吧?
這份不能傳遞的思念,或許會乘著風到達東方的女王身邊,而不會打擾。
她也許會惦記著他,也許不會。
真是奇怪。
明明伊芙蕾希雅就近在咫尺,想要見她,可以趁著夜色見她一面。她還在滄雨,卻已經開始想像分別的寂寞。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Photo by eberhard 🖐 grossgasteiger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六話、預言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八話、武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