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二十六話、預言


三人就這樣隨意聊著天,在國主的允諾下在月妃國徐行。
這個只有滄雨大小的國家,建築以白色為主,城中央的廣場是一座巨大的光明女神像。女神雙手交握、垂首歛眸,俯瞰著在西方魔族格格不入的這群異教徒。放眼望去,行人一身雪白,黑衣的龍與護衛打扮的小克特別顯眼。
不大的小城很快就繞上一圈,來到神殿之前。
一行人排在白衣的祭司前,輪流著祈禱。
龍跟著伊芙蕾希雅繞進神殿,茫然無措的羔羊若在女神座前祈禱,牧者將會傳達女神的指引,為他們指點出正確的道路。
伊芙蕾希雅笑道:「我以前常常在神殿尋求預言。你要不要也試試看?」
「光明神殿一向只服務信徒與魔王,我來這裡又……」
沒給他拒絕的時間,伊芙蕾希雅笑著將他的手按在水晶球上。
由於龍身分特殊,引導的司祭特別支開了眾人,並且用魔法的結界遮蔽了視線。
灰暗的水晶球發出幽微的白光——
古代的魔族語依序浮現在水晶牆上,兩人並肩讀著上面的文字。
伊芙蕾希雅雖然也能閱讀,卻對魔族的古代語言更不熟練。在她看懂意思之前,龍就對祭司稍微頷首,示意她可以換人。
根據她不太熟練的魔族語,能讀懂的只有「魔王」與「未來」之類簡單的單詞。
跟在兩人身後的小克本來要搖手拒絕預言,最後在伊芙蕾希雅的引導下上前。這回上面寫的是神族古語,能夠很清楚的看懂。
上面寫的是——
「斷翼的雛鳥,只要堅定信仰的將能榮耀其主。毀滅之後正是考驗之時,等待地黑暗將會折磨著你。浴火重生之前,那片黑暗會是最難忍受的。穿越過幽深的隧道,等待你的人期盼你的祝福。」
小克茫然的走下水晶,伊芙蕾希雅喃喃道:「這看起來稍微有點可怕呢。龍,你說這是什麼意思?」
誰知龍似乎正在沉思,喊了幾聲才回過神。
「這麼專心,是在想剛剛的預言嗎?」
龍心不在焉地回了聲,伊芙蕾希雅猜想內容或許關乎魔族內政,龍多半不會告訴他。誰知龍卻說道:「無論怎麼緊握雙手,都不能將流水束縛於掌心。毋須介懷,也不必擔憂,您終將從惡夢中醒來。享受短暫的休息吧!在命運的引導下,您將再度君臨這片土地。這次,五個世界都將為您的回歸而狂歡。」
不知怎麼地,龍看起來有些憂慮。
「伊芙,妳要不要試試看?」
預言的內容雖然不像神族那樣喜歡故弄玄虛,仍帶有預言特有的隱諱。
從預言的特性來看,所謂「休息」、「斷」之類的詞彙,都有受傷或者死亡的寓意,乍看之下令人不安。整體來說,兩人的預言都是在危機中懷抱希望,受到考驗將浴火重生的類型。
好奇心驅使下,伊芙蕾希雅也取得了自己的預言。內容有些出乎意料——
「孕育滋養你的土地,不會是妳的安睡之處。前進之時不必回首,離去之時亦毋須回頭。遠離虛偽的光吧!舊時代的晨曦終將再度溫暖這片土地。即便在度過黑夜最優深的時刻,也應保持信心。神將永遠不會拋棄他的子民。」
伊芙蕾希雅翻來覆去地讀了半天,最後,還是沒能讀懂預言的意思。最終他們決定逐字記下預言使用地措辭,準備武鬥祭再找那位「移動圖書館」問個清楚。
看過了預言,也沒什麼玩樂的心情。
稍微去過幾個神殿後,兩人就在城內行動。
……
……
伊芙蕾希雅對龍的預言實在好奇,就刻意給龍灌酒。
可惜這傢伙外表看來纖細,體重也不重,卻意外很能喝酒。他就這樣漫不經心地喝下了足以讓伊芙蕾希雅跟小克都喝醉的份量,神智清醒地問她要不要呵。
伊芙蕾希雅只有說好。
沒喝幾口就被酒精擊敗,想問的問題沒說出口,還在喝醉後說出了實話。
「你是不是隱瞞了我什麼?」
龍為她換衣服的動作頓了頓。「我隱瞞了妳很多東西,以後也不打算告訴妳。」
「你就不能對喝醉的人溫柔一點嗎?撒點小謊如何?」
「……既然妳不想聽我說謊,又為什麼這麼問。」
「算了,就算你在騙人,我也會很高興。誰叫我喜歡你更多呢。」
其實這只是毫無邏輯的抱怨,誰知通常是浪漫主義者的龍,居然對著一個醉鬼說教起來:「愛是沒辦法用這麼簡單的方式衡量的。」
伊芙蕾希雅聽得一肚子火,伸手扯他的領帶。
「那要用什麼當作度量,不如你來教我?」
龍不想回答。被她逼問也有了脾氣,單手將她壓在床上,乾脆逼她閉嘴。
——雖然因為預言的事情在吵了一架,最終滾在床上和好。
伊芙蕾希雅應該有所克制,可想到分離在即,內心那點可以忽略的擔憂就被拋在腦後。有紀錄以來,神魔族的王室明裡暗裡通婚過無數次,卻只生下了藍月雙子以及水之都那位總共三人混血。如果真能生下龍的孩子,那就是神的意志。
如果這真是神的意志,那麼,就把他藏在什麼地方好好養大吧。反正母后心軟,只要撒嬌的話也不會嚴厲地反對。
伊芙蕾希雅漫不經心地想。
昨夜的溫存比起溫柔更像是爭鬥。即使是在沒有完全達成共識的現在,仍然透露出龍平穩情緒底下的觸動。
就算只是窺探到他的部分真心,伊芙蕾希雅的心情仍然不錯。
她玩弄著龍的長髮,撫觸著他深邃的外觀、象徵魔族的尖耳,還有一點也不柔軟的胸膛。他的肌肉不多,漂亮的線條蘊含著超乎想像的爆發力。
挑逗的手被緊抓住,聽見帶著濃厚睡意的聲音傳來。
「……不要用那種摸法。自己玩去。」
「你怎麼能這樣,我自己出門會迷路的!」
龍瞥了她一眼,「我不是那個意思……不過算了,再睡一下吧。」
伊芙蕾希雅看他睡得香,玩心大起,戲弄般地碰觸他的眉眼嘴唇。最終龍忍無可忍,咕噥著把她重新勾回懷裡。伊芙蕾希雅本想掙脫,龍的一句話卻讓她立刻放棄。
「……我想要抱著妳。」
這明明就只是不想被打擾而隨口說出的情話,可惜這聽起來實在太悅耳。
最終伊芙蕾希雅還是敗下陣來,懊惱地被龍摟著。
其實身體已經很疲倦,卻始終精神奕奕。
伊芙蕾希雅不能離開,又不願掙脫,索性仰頭看著龍。晨光下,仍滯留在夢裡的愛人睡容是如此恬靜。
只可惜,這樣的日子還能持續到何時?
想到總有一天得面對拉娜,夜晚的溫存與喜悅逐漸消失。
或許就像龍所說的一樣,他們會回到相遇之前的生活,不會成為彼此心底的某道隱諱的傷口,在戰場上相會時只會略帶遺憾的拔劍相向。
即便這份情感終將隨著時間變淡以至於消失,但她知道,自己絕對不會忘記此刻的溫柔。不會忘記在備受羞辱時對她伸出的手、不會忘記擁抱時的溫度,為她著想的溫柔。就算只有她一人獨留於在這個美好的夢裡,那也將是……無比美好的噩夢吧?
伊芙蕾希雅仔細凝視著龍的睡容,想將他此刻的樣貌永恆地刻劃在心底,為這段無疾而終的戀情留下美好。
那就是作為聖女與公主,伊芙蕾希雅•拉斯奇唯一的任性。
她在龍的鼻尖上輕吻,閉上眼睛。
「我愛你。」
她在初升的晨曦裡低語。
鍾愛的人啊,但願這次的夢裡有你。
……
……
兩人就在遠離滄雨的地方一同度過。
在距離日程結束前三天,龍在魔族王室聯絡的信閘內發現了印有聖法提加王室封蠟的信。與其說這是一封信,不如說這是短箋。
信內只有簡短的一段話「我在滄雨等妳」。
署名是拉娜.拉斯奇。
伊芙蕾希雅攢緊信封。
夢醒的時候到了。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外傳 藍月傳說 修龍 花組

Photo by eberhard 🖐 grossgasteiger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外傳  #藍月傳說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二章:鋼鐵城堡的英雄王 (1)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七話、抉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