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二章:鋼鐵城堡的英雄王 (1)

01 落雪的日子裡
半年後,曼德爾學會了基本的戰鬥技巧。
以一個目標是召喚師的人來說,他花在體能鍛鍊上的時間實在太長。即便如此,他依舊沒把魔法與知識課程落下,隨著時間經過,他也終於能夠搭配字典看一些簡單的書籍。
時間就這樣緩慢而確切地推進著。
以一週兩次的頻率,曼德爾對瑟爾芬進行挑戰,事後瑟爾芬則親自教授曼德爾。
在初雪落下的日子裡,瑟爾芬召來了曼德爾。
「我看差不多是時候了。」
滿腦子訓練、閱讀以及魔法的曼德爾,花了半秒才意識到她說的是黑街的事情。
「什麼時候?」
「明天。」
……
……
於是。曼德爾被迫給明天的召喚導師放了鴿子、丟下了閱讀到一半的書籍,跟著瑟爾芬一起穿越喧鬧的工會大街,來到黑街的入口:一棟破舊的房子,瑟爾芬領著曼德爾,就這樣穿越牆壁走了進去。
從外面看起來,那道灰暗陳舊的牆壁跟其他的沒有不同。
陰暗、憂鬱、佈滿灰塵,完全無法想像牆壁之外別有洞天。
傍晚的黑街還很靜。屬於冬季微弱的陽光照耀在熟悉的街道上。雖然陽光並不明亮,曼德爾卻覺得高掛在天際的圓盤幾乎能夠刺傷眼睛。
瑟爾芬不是壞人,她是南都的女帝、賢明又聰慧,但是,曼德爾內心還是存在著一種想像:那就是,瑟爾芬哪裡弄錯了,他依舊是黑街的一份子,終將回來。
在鋼鐵城堡乾淨、採光良好的房間醒來,曼德爾還是常常覺得自己在作夢。猶如踏在虛浮的雲彩之上、猶如踏在沒有地基的木板、踩在浮萍之上。
瑟爾芬對他很溫和,真的就像母親對孩子那樣。
曼德爾喜歡她,但是,卻不應該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情感會降低判斷力、會讓自己變得脆弱……明明知道是這樣,曼德爾還是瑟爾芬建立了一種妙的默契。
限定時間的同伴、限定時間的親人。
時間只有三個小時,完全沒有時間能夠感傷。
即使如此,曼德爾還是忍不住沈浸在感傷中,他看著黑街出神。他成長的地方只不過是南都的溝渠,他是那些成長在水溝中幼鼠窩的其中一只,只是莫名其妙地走到瑟爾芬身邊,終有一天也會回來。
暌違已久的黑街依舊髒亂、陳舊不堪,凹凸不平的街道上散發著腐臭的氣味。穿著單薄又破爛的男孩倒在地上,積雪落在他身上。那人動也不動,身上散發著明顯的酒臭味,也不知是死是活。曼德爾在瑟爾芬的准許下走過去,探了下他的鼻息,最後什麼也沒說,只是搖頭。
「認識的人?」
「……跟我一起長大的弟弟。」
他的聲音像是被壓扁那樣,勉強從喉嚨伸出擠出來。
瑟爾芬微微點頭,只是拍了他的肩膀。曼德爾揪著身上的衣服,微微顫抖。不知道是懊悔,還是覺得悲涼,幾滴眼淚從眼眶漫出然後在臉頰上變得冰冷。
他召來了火焰,火焰將埋住男孩的雪融化,那男孩看起來就像睡著了。
他只有三個小時,但他卻不去盜賊工會,而是抱起了那孩子,靜靜地找了個地方將他埋葬。
在瑟爾芬的協助下,沒多久就挖出了一個孩童大小的坑洞。曼德爾將他放了進去,親吻了他的額頭,低聲對他說了「晚安」。
最後他終於收回視線,低聲說道: 「我討厭冬天。」
幾片雪飄了下來,蓋在那孩子的眼瞼上。
土堆蓋住了逝者的臉龐,在那裡,他終於不再感到寒冷了。
曼德爾踩著積雪離開。他的肩膀稍微顫抖著,好似在為嚴冬中消逝的幼小孩童哀悼,卻不得不故作堅強。
天色完全暗了下來,在光暗交界的陽光中半夢半醒的黑街,被月光呼喚著醒來。
斑斕的天空慢慢被昏暗的夜吞噬。
曼德爾完全失去了回鄉興奮的心情,領著瑟爾芬在黑街行走。
她什麼也沒有說、也不安慰他,甚至沒有露出憐憫的表情——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樣的她很冷酷,但是,這對曼德爾來說可是幫了大忙。他可不想像小孩子一樣縮在瑟爾芬懷裡,讓她像個母親或者奶奶那樣安慰他。
這一大一小的組合穿著上好材質的衣服,即使不願意,也非常惹眼。
曼德爾深知這一點,卻沒有迴避甚至顧慮的心情,兀自朝著熟悉的方向走。
幾個不長眼的盜賊欺近,被心情不佳的曼德爾放火燒了,發出淒厲的悲鳴,倉皇逃竄。
他在牆壁上摸索著,毫不起眼的地方按下去。門打開來,狹窄的走道在眼前展開,蜿蜒向下。
兩人依舊沈默,一前一後的往下走。
木製的階梯發出「嘎吱」聲,聽起來不怎麼牢固。
階梯盡頭是一扇狹窄的門,聽見推門的聲音,房內的男子慢慢
「好久不見,克魯多先生。」
一張桌子、一桶酒,搖曳燈光下,一名年約三十歲、如熊一般的男子正在喝酒,充滿力量的肌肉線條炫耀著主人的身體經過如何紮實的訓練。
即使滿身酒氣,男人依舊很清醒。他略帶驚訝地看著不請自來的客人,目光在見到他身後的瑟爾芬之後帶了幾分警戒。隨後,他將震驚與情緒抹去,只剩下笑容。只有一瞬間,曼德爾立刻明白了:克魯多知道瑟爾芬是誰,這層理解為他帶來了新的感受。
憤怒、絕望、困惑,還有悲傷。
太多情感混雜,令人幾乎難以承受,曼德爾咬著下唇,將那些複雜的感情通通吞入腹間,只露出笑容。
「我回來了。」
克魯多上下打量著曼德爾,大鬍子扯出機誚的笑容。
「曼德爾.萊茵斯。」
克魯多喊出他的名字,接著放下酒杯,一隻手悄悄地按著隨身的短劍。
克魯多的身體緊繃,猶如隨時要射出的弓箭那般拉緊弦那般,非但沒有絲毫歡迎的意思,甚至帶著毫不遮掩的防備。
「看起來你過得還不賴。怎麼,女帝陛下的孩子怎麼有時間來這種小地方晃?」
曼德爾感覺自己的聲音有些乾澀。
「你知道這老太婆是誰,為什麼還替我選了她?」
「哈哈哈!曼德爾,你看看你,你居然指責我?是我選擇把你送給英雄王,讓你活了下來。否則……」克魯多比了個斬首的姿勢,「你早就被殺了。」
「為什麼?」
克魯多一愣,接著大笑出來。
「那邊的老女人早告訴過你了,她說的就是真相。」
說著,克魯多慢吞吞地站起來,在瑟爾芬面前跪下。
在曼德爾震驚的目光下,克魯托道:「敬愛的英雄王,這個禮物您還喜歡嗎?」
始終沈默的瑟爾芬皺著眉,以傲慢中帶著輕蔑的眼神看著克魯托。
「謝謝你的說明。我很高興你表現得如此惡毒,以致於我毫無後顧之憂。」
「這是我的榮幸。」
「說吧!你們想要什麼?」
「我聽說陛下之前有意討伐黑街,為黑街重建結界,將街道納入管轄,避免深淵以防獨角獸再臨。為了表示忠誠,我挑了個禮物把他獻給您。您還滿意嗎?」
曼德爾緊握雙手,瞪視他曾經當成父親一般敬愛的男子。
相信的事物在強大的權勢之前崩解,克魯多敬畏的表情對他來說是鮮明的嘲諷。譏笑他竟然如此天真。
「想要我將黑街交給你管理嗎?」
「不愧是我南都的女帝,唯一的女性英雄王。」
克魯多明顯的恭維帶出瑟爾芬的笑容,「我既然身邊有了曼德爾,又為何需要你?」
克魯多的笑容垮了下來。
「曼德爾,可以了嗎?」
曼德爾不作聲,只是轉過頭。他背對著克魯多,不願意看他的臉:「姐姐呢?」
「伊芙琳不能見你。」
「……為什麼?」
克魯多挑眉,用下巴指了指曼德爾身上的服裝。
「因為你是英雄王的兒子,但她不是。明白了嗎?」
曼德爾內心某處希望瑟爾芬能夠插手,其他的地方則希望她能夠維持緘默。瑟爾芬能夠依賴,但是,只限於訓練以及爭奪副王相關的事情。
每天都能夠吃好、睡好,除此之外還能夠學習——最近,曼德爾開始能夠寫字,這是半年前的他沒有想像過的事——與瑟爾芬的相遇、被克魯多捨棄一事固然令人怨恨,但是,從結果而言,那幾乎可稱之為命運的餽贈。
即便遇到這樣的幸運,曼德爾仍想回到黑街。為的並不是克魯多、更不是父親,而是曾經與自己一起度過最艱難時刻的那些兄弟姊妹。
被他視為弟弟的孩子等不到他就走了,等不到他的那兩位姊姊很有可能已經見不到了。曼德爾出身黑街,知道「不能見」意味著什麼。
伊芙琳姊姊不能見他,因為她必須工作。
即使年紀不夠大,不足以了解「工作」的真義,曼德爾卻不能說是懵懂無知。
黑街打雜的那幾年,曼德爾撞見過好幾次熟識的女性「工作」的場景。透過隔音不佳的木牆傳來的淫靡聲音、痛苦間揉合著愉悅的喘息聲、時不時看見的傷口、永遠好不了的瘀青,向他敘說著那工作有多麼不容易。
見他沉默,瑟爾芬道:「你怎麼想?」她的意思是,你可以求我帶走她們。即便自不量力,關於黑街的事情,曼德爾想要自己處理。
作為曼德爾.萊茵斯的他,仍有身為黑街一份子的驕傲,不希望事事倚仗英雄王。
除此之外,曼德爾感覺自己欠她太多東西了。
乞求他人的好意施捨,終有一天會懊悔。在一度被信賴的人背叛以後,這句曾聽起來雲淡風輕的警語已經成為他的信仰。
曼德爾咬牙,從齒縫間逼出問句:「要怎麼樣你才願意放過她?」
「我們按照規矩來。」
「多少?」
克魯多挑眉,摸了摸下巴的鬍子,帶著玩味的笑容比了個五。
「五千克?」
一般不錯的武器大概是五克左右,豐盛的晚餐大約是二十里拉,而一百里拉兌換一克。五千克是個相當貴的數字,曼德爾不禁皺眉。但他仍說:「給我三年,三年後,我一定來迎接她們!」
「這可不是我能決定的。也許在那之前,就有人把她們買走。」
「那就為我留下來!我會成完南都的副王,賣我人情沒有壞處。」
「哦?我的曼德爾,你還真有信心。難道你……」
克魯多笑笑,還想刁難幾句,卻停下來。
瑟爾芬失去耐心的灰藍色眼眸扎著他,即便如此,口氣仍不失溫和。
「我勸你最好答應他。不然,我可能心情不太好,不小心毀了這邊的結界、或者是不小心跟會長說出你把他兒子獻給我的秘密。」她緩緩說著,帶著笑意接近克魯多。
克魯多這樣的壯漢面對枯瘦的老婦人,居然瑟縮了一下。
接著,瑟爾芬伸出枯瘦的手拍了拍克魯多的大腦袋,笑得瞇起眼睛。
「又或者,我又改變心意,想殺了你。你知道別人怎麼稱呼我的嗎?」
「風的精靈女王。」
克魯多帶著畏懼說道,任瑟爾芬的手弄亂他的頭髮。
瑟爾芬就像撫摸獅子的鬃毛那樣,動作和緩,「就是說我的心情變化跟風一樣快。你最好趁我還沒改變心意的時候答應他,不然……」她壓低聲音,溫柔地像是對情人說話:「我就殺光你們。」
克魯多明顯一顫,答應下來。
瑟爾芬滿意地點頭,撈住曼德爾的手,一大一小的兩人離開了。
「老太婆。」
「什麼事?」
「我想要變強,然後賺錢。到時候,他們也可以在南都生活嗎?」
瑟爾芬無聲地笑了一下,「當然可以。」
離去之前,曼德爾再度回頭看著黑街,像是要將這牢籠的樣貌刻劃在心中。
「伊芙琳姊姊,請妳等我。」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Photo by Eric Marty on Unsplash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一章:生於闇墮於光 (4)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六話、預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