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一章:生於闇墮於光 (4)

04 日落女神赫斯的凝視
有別於傳統對於王的定義,鋼鐵城堡的領導人是強者。他們不需要護衛,也沒有華麗的隊伍。
鋼鐵城堡的女帝帶著最低限度的隨侍,進行一年一度的南疆視察。
曼德爾換上合身的褲裝,腰帶上繫著匕首走在瑟爾芬身邊。隊伍除了他之外,還有另一個年齡相仿的黑髮少年。
從服儀、談吐看來,就是曼德爾最討厭的那種貴族大少爺。他稱呼瑟爾芬為「陛下」,語調溫和恭順,給人教養良好的第一印象。
曼德爾帶著好奇的目光打量他,對方抱著微笑回應他的注視。
「我是裘達斯。你的名字是?」
「曼德爾。」曼德爾自報姓名,看見瑟爾芬充滿壓迫感的微笑,才改口道:「曼德爾.梅勒迪斯,請多指教。」說著對裘達斯伸出手。
曼德爾捕捉到裘達斯短暫驚訝的表情,裘達斯笑著說「請多指教」。
「我之前跟你提過副王的事。這個人就是你未來的競爭者,他是布莉姬特的孫子,是擁有舊王國皇室血統的人。」
難怪看起來不太順眼,原來是因為那種氣質啊……曼德爾暗暗給裘達斯的初始印象扣了五十分。即使對裘達斯印象不好,還是必須維持基本的禮儀。就好比說,曼德爾還是不得不回答對方的提問。
「曼德爾是哪裡人?」
果然來了!曼德爾看了眼瑟爾芬,對方只是微笑。這是要讓他自己解決嗎?他只好說:「我的出生地也是南都。」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剛剛來到這裡,想要一個嚮導。我能拜託你嗎?」
「抱歉,我因為忙於學習……」
「你會有空的,如果能夠先培養默契就更好了。」瑟爾芬截斷曼德爾的話,在他明顯不滿的瞪視下笑了:「我會給你們同樣的待遇,同樣水準的老師。有什麼希望就直接告訴我,這樣的話,布莉姬特才會滿意。」
「布莉姬特是誰?」
「是我的奶奶,我國的末代公主。」裘達斯顯得很驚訝,「如果你是南都的人,應該不至於連她的名字也不知道。你到底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曼德爾語塞。
他確實出身南都,卻不是活在鋼鐵城堡的統治下。裘達斯不是笨蛋,光說了幾句話就令人起疑,要是真的帶他逛街,肯定會露餡!
曼德爾壓低聲音,湊到瑟爾芬旁邊:「讓他知道我出身黑街也不太好吧?」
瑟爾芬道:「是不太好。」
曼德爾被她的態度惹怒,提高音量:「要撒謊,也給我時間跟妳套招啊!」
「無所謂。反正,看你著急的樣子也滿有趣的。」
「……妳到底想不想贏。」
「我想贏,也不想贏。我對輸贏不敢興趣,只是想打發時間。」
「你這老太婆是活膩了嗎?」
「也可以這麼說,你也就是我消遣的遊戲。」
裘達斯一臉驚詫,對於曼德爾居然用這種口氣對英雄王說話,帶著一種羨慕中帶著驚訝的態度。瑟爾芬的回答也很令人驚愕,坦率又毫無修飾。奇異的是,曼德爾雖然是瑟爾芬的養子,卻對瑟爾芬的事情一無所知。
那幾乎是聯邦內家餘戶曉的故事。
英雄王瑟爾芬心愛的妖精,在數十年前為了保護她而去世。作為英雄王之中唯一的女性,瑟爾芬卻沒有留下後代,作為王國最頂尖召喚師的她也不再尋找契約妖精、也不再收弟子。
如果曼德爾不知道這件事,那實在奇怪;知道的話,說的「活膩」這個形容實在粗魯至極……
曼德爾居然直問了:「為什麼?」
實在太粗魯了!裘達斯察覺曼德爾還是認真的,連忙要阻止他詢問。這傢伙太沒常識了!
接著是一陣沈默,曼德爾仰望著瑟爾芬。笑容從瑟爾芬臉上消失,她閉上眼睛然後睜開,陷入了久遠的回憶。
「我有很想再見的精靈,他在五十年前為了保護我而去世。」
「所以妳沒有孩子,也不想收徒弟?」
「我不知道。但是,失去他以後,我什麼也不想要、什麼也不想做,只是基於責任感維持這座城市。」瑟爾芬說道,「現在,我已經放棄了。我終於發現我等不到他。既然有了新人,也跟布莉姬特約定,我也該準備休息了。」
就是曼德爾也聽懂了話中的意思,懵懂的點頭。
兩人就這樣並肩走著,曼德爾問:「因為覺得很無趣、想找事情消遣,所以,才讓我們比賽嗎?」
裘達斯終於確認曼德爾不但不懂常識,還沒有禮貌。他忍不住說:「曼德爾,這種話……」「不要直接問」還沒有說出口,瑟爾芬發出愉快的大笑。
「哈哈哈哈!不要緊,謝謝你,裘達斯。」瑟爾芬看起來很愉快,「我不喜歡這個問題,但是我准許他問。」
曼德爾表情很正經,「所以,我只要讓妳感到很有趣就行了,對吧?」
「不要讓我丟臉,然後,做一些超乎我想像的事情。」
……這肯定不是正常的教育方針。偏偏瑟爾芬就這樣說。
「我懂了。」
裘達斯聽過奶奶無數次提起瑟爾芬。
在她的敘述中,瑟爾芬是一個聰敏又不按牌理出牌的女性。對她來說,什麼都可以拋棄、什麼都可以放下,哪怕是南都、王權甚至性命。她曾經持有日落女神赫斯的三位精靈,愛上了其中一個精靈。那就是她生命中最不能失去的人……
「她是那種好像不會被俗世污染的人,好像活在不同的世界。在那之前,瑟爾芬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因為天真又溫柔,才能夠跟精靈彼此理解、獲得他們的友誼。」布莉姬特.賽西亞以一種近乎仰望的口吻述說著,「像我們這樣的人,從出生的時候就幾乎注定不可能成為召喚師。」
嘗試了將近五年,裘達斯雖然能夠使用基礎魔法,卻從未見過任何精靈。這時他才不得不承認,奶奶的話也許是對的,能夠被精靈喜愛是一種天賦。
曼德爾對南都一無所知,他那種率直與孩子氣本來還讓裘達斯抱持著某種對於弱者的同情。要跟這樣的人競爭,他還有一種不應該欺負弱者的正義感。
他終於發現了。
……在這方面,也許自己才是弱者。
經過幾個小時徒步旅行,終於脫離安全地區,抵達了魔獸的活動區域。
曼德爾安靜地走到隊伍最前方,從腰際抽出匕首,動作流暢又自然,好像重複了這個姿勢百遍、千遍,顯然經過長久的訓練。
看到匕首的瞬間,裘達斯不禁皺起眉。
匕首毫不特別,客觀而論看起來很破舊、幾乎是淘汰品,就像是配給最低階使用者的匕首。這樣的武器,裘達斯連用都不想用。他本來以為瑟爾芬很寵愛曼德爾,但是,鋼鐵城堡的女帝為什麼會給自己心愛的養子這種糟糕的武器?
在他的想法中,只有想要羞辱對方,才會發配這樣的武器。
瑟爾芬對曼德爾到底是究竟是喜歡還是討厭?裘達斯越來越不明白了。
「這次,我容許你帶著匕首行動。」瑟爾芬說,「但是,下一回可就沒有那種特權了。既然以召喚師為目標,下來,你的匕首應該只能作為緊急時刻的輔助武器使用。」
曼德爾解下匕首遞給瑟爾芬,「這個交給妳保管。」
瑟爾芬挑眉,卻說道:「要是你讓自己受傷,我也不會饒你。」
「我知道。」
完全稱不上親暱,也說不上毫不關心。裘達斯看著曼德爾的背影遠去,「陛下,曼德爾沒問題嗎?」
「一定會受傷,但是有我在,死不了。」
裘達斯往前跑了幾步,聽見瑟爾芬喊住他:「裘達斯,你去哪裡?回來。」
裘達斯忍不住說道:「陛下,他是我的對手,我不能眼睜睜看他受傷!」
曼德爾的身影已經走得很遠了。
視線範圍內出現了幾個弱小的魔物,對受過訓練的冒險者來說,完全稱不上問題。曼德爾是屬於哪一種呢?
瑟爾芬看著少年的背影,兩人的黑髮距離來越遠,曼德爾停下腳步。
他們面前出現了第一個對手。
那是吸收元素之力而巨大化的昆蟲,名為草原螳螂的低級魔物,只要瑟爾芬勾勾小指就會灰飛煙滅。
如果對手是十歲小孩,那就是足以威脅性命的危險。
瑟爾芬看著曼德爾微微顫抖,沒多久,顫抖停下來。
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曼德爾自虛空中抽出一把匕首。
不,準確來說,那是將火元素集中、壓縮的結果,那是一種說來簡單、卻也不能算基礎的魔法。首先,施術者必須高度集中。其次,元素濃度不足,武器就會失去形狀、連帶也沒有足以做為武器的威力。
不需要集中,竟能看見一、兩只火精靈受到吸引湊了過來。
很顯然,曼德爾也看見了精靈,卻沒有時間感到疑惑。那只巨大的螳螂正朝著曼德爾撲過去!
曼德爾稍微測身迴避,揮動匕首反擊。
赤紅的匕首揮開,帶出燃燒的熱度,在空中劃開一道炙熱的紅痕。在精靈們的加護下,淺淺的火焰在空中舞出一道痕跡,卻沒能帶來足夠殺傷力。
果然沒錯,這孩子確實被元素所愛!瑟爾芬暗想著,嘴角泛起微笑。
被火焰燒得疼痛,草原螳螂發出憤怒的鳴叫,瘋狂地往曼德爾的芳向衝去!
卻沒想到,他個起落便敏捷地避開螳螂的攻擊。
精靈湊在他耳邊低語。
曼德爾終於習慣了火匕首的用法,也逐漸掌握戰鬥的節奏。他以最低限度的動作迴避螳螂的攻擊,幾次反擊加上火焰,終於累積了足以奪去草原螳螂性命的致命傷。
再曼德爾將匕首插入螳螂頭上之際,草原螳螂噴出綠色的鮮血,顫抖了幾下。
「砰」的一聲倒,巨大的昆蟲終於倒在地上,再也不動。
「呼、呼……」
曼德爾喘著氣,額間滴下豆大的汗水。
「那就是精靈……」
裘達斯沈浸在第一次見到精靈的情緒中,表情很複雜。
瑟爾芬慢悠悠地走過去,「以新手來說,你幹得還不錯。」
「只不過是殺了隻害蟲,根本沒什麼。」
即便剛才氣喘吁吁,他還是調整了氣息,以平緩的語氣說出上述的話。
還真是嘴硬,但是,這種欲蓋彌彰的逞強還挺可愛的。
瑟爾芬沒有察覺,嘴角已經不知覺地勾起微笑。
看起來,接下來的日子絕對不會無聊。
接下來的旅程非常順利,裘達斯也不落人後,接著處理了許多魔物。
熟練之後,弱小的怪物完全稱不上對手,兩人甚至能夠分工合作。以這兩個孩子的年齡來說,基本上是怪物等級了。
就算是受騎士團從小訓練的孩子,也至少要到十二歲才有單獨處理魔物的能力。
該說不愧是布莉姬特的孫子,還是……
「真不愧是陛下的兒子。」年輕的護衛忍不住讚道。
瑟爾芬聞言,嘴角忍不住勾了起來。她喜歡這個說法。
人們讚美南都的治安、經濟狀況甚至人民的素質,基本上不會令瑟爾芬太高興。奇怪的是,讚美曼德爾卻會。
仔細一想,這也不奇怪。
曼德爾是她數十年的人生當中唯一的變因。他出現之後,瑟爾芬身邊變得不再安定。擅長風屬性魔法的瑟爾芬・梅勒迪斯不喜歡安定,也是因為這層緣故,她不受土精靈的喜愛。
曼德爾就像攪動池水小石子,在平靜無波的心湖中投下漣漪。
「我希望他能夠成為我的繼承人。」
瑟爾芬用裘達斯也能聽見的聲音說道。
曼德爾並不高興,也不做反應,顯然早就知道這件事。
瑟爾芬直白的話加上曼德爾剛才的表現,對裘達斯是很大的打擊。他看著曼德爾。曼德爾有一張端正又漂亮的側臉、與生俱來的那種傲慢又凜然的氣質,讓他與繼承者、副王之類的稱號看來非常相似。
「曼德爾。」
站在前方的他抽空回頭,烈焰匕首帶起一陣風。
「我絕對不會輸給你。」
前方的少年稍微停下動作,他揮開一陣猛焰,以近乎嚴厲的聲音說道:「我也一樣。我有絕對不能輸的理由!」
猶如堅硬又柔韌的鋼鐵般,聲音中帶著堅強的意志。
瑟爾芬的笑容益發濃烈。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Photo by Eric Marty on Unsplash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五話、月妃
  • 下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二章:鋼鐵城堡的英雄王 (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