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二十五話、月妃


月妃國素來一直以光聖教的神子作為領導人。上一屆的月妃國主,是西方的月之聖女黛絲數年前因病去世。
按照月妃的習慣,應該讓同樣作為聖女的伊芙蕾希雅繼承國主之位。可惜這位聖女不但是神族,更是聖法提加的公主。
於是月妃國國主位置空懸至今,直到伊芙蕾希雅到來。
隔日清晨,伊芙蕾希雅與代理國主見了面,很快決定參訪月妃國的大神殿。
這裡有著整個魔族最大的光明女神像,歷屆的聖王與神子們都在此祈禱。慈悲的光明女神,將會似與初見的神子新的神力。
上一屆的聖女獲得了「預知」的祝福,這特殊的祝福讓她能夠窺見百年的未來。
她在先王幼子出生之時預言他將繼任魔王,並且成功預言了龍的母親——龍族雪之君主的到來,並成功預言龍的誕生。
不曉得伊芙蕾希雅會得到什麼能力?
如果是能讓她更安全的能力就好。龍心想著。
早晨的陽光正好。
夏末的陽光穿透彩色玻璃,帶著想將世界最後一滴水都蒸發殆盡的炙熱,照進闇星國西側的月妃國之中。
日光穿透講述古老神的彩色玻璃,斑斕的光落在神殿前的金髮女性身上。這人一身金髮白色洋裝,正抬頭仰望芙薇亞希女神的塑像。女神低垂頭俯瞰著信徒,精緻端正的面容莊嚴又神聖,似是哀憐又宛若審判。
眼放望去,黑髮的白袍聖教信徒一字排開,在伊芙蕾希雅面前跪下。他們的肩上滿是象徵最高榮耀的聖徽,顯示這些神職者在光聖教中地位崇高。
然而,其中身分最高的就屬站在神像邊的女性。
金髮碧眼的伊芙蕾希雅是光明女神的祝福者,是受到光明所愛的神子。
伊芙蕾希雅在眾人的注視下伸手碰觸神像。神像發出炫爛的光,籠罩著整座神殿。與此同時,金色的神聖文字在伊芙蕾希雅的額前浮現,象徵著聖女受到女神的祝福。古老的古令文符號意思是一種不死鳥的名字,意思是「不朽」。從意義上來看,這似乎是個不錯的祝福。
伊芙蕾希雅被柔和的光籠罩,看來聖潔又純粹。
短暫沉默後,信徒們發出讚嘆,呼喚著「聖女殿下」的聲音振聾發聵。
龍遠遠地站在在一旁觀看著這個情景。
不知何故,光之中的她看起來特別遙遠。
……
……
代理國主帶著伊芙蕾希雅進入聖女的書房,讓她查閱關於祝福的記述,龍與小客在外面的貴賓室等待。兩人關係算不上好,獨處簡直不能更尷尬。
龍帶點小小的惡意,欣賞這位少年騎士忍耐著不安裝出樸克臉。
最終,天使族少年終於忍無可忍。
「……外頭的天氣很不錯,三皇子殿下不出去走走嗎?」
哎呀,這是在趕人呢。龍笑道:「好主意。看樣子,伊芙還要花一點時間才能出來,正好你看起來也很閒,就陪我出去走走吧?」
龍看著少年變臉後,在半秒後恢復成和顏悅色的表情。
「這是我的榮幸。」
龍愉快地欣賞他的小情緒,「既然那麼不情願,為什麼不拒絕我?」
「因為我沒有拒絕的權利。」
「哦,是嗎?我記得你一開始對我可沒有這麼禮貌。怎麼,突然發現我的優點了嗎?真可惜,我的優點可不只你看到的那些。」
雖然口裡這麼說,但龍並不認為可以得到答案,也不是真的打算逼對方陪自己出去——以至於在小克不但跟上他,甚至還坦白回答時吃了一驚。
「我其實並不討厭您,在某種程度上很羨慕您。」
「羨慕」這個詞聽起來有些刺耳。
龍必須努力提醒自己別讓伊芙蕾希雅困擾,才勉強換了個回應。「哦,是嗎?看過我的生活方式,你還覺得我有什麼好羨慕的?」
少年認真地搖搖頭,綠色眼眸像是領巾上的祖母綠那樣閃閃發光。
「我說的並不是身分或者容貌,雖說那些也確實很吸引人……啊,我說的並不是那種意思。」小克搖手澄清的樣子有點好笑,龍雙手抱胸,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怎麼說呢……我在聖法提加聽過很多跟您有關的傳聞,因此對您有了偏見。」
「真的是偏見嗎?」
龍發現,不大過分的調侃這位少年騎士能讓他心情愉快。
「是的,我一直以為貴族中只有公主殿下真正是美麗又強大的人,世界上沒有任何男人有資格站在他身邊。但是您改變了我的想法。」
因為對方的口氣太過真誠,龍不禁愣住。
誰不喜歡讚美呢?不論真假,稱讚本來就讓人難以抗拒。
「沒想到你對我的評價這麼高。就算把誇到這種程度,也不會有好處的。你不是單純想誇我而已吧?不過我很高興,想問什麼我可以考慮回答。」
「您真的……完全不打算等公主殿下嗎?那怕只有幾年?」
龍搖搖頭,「不要抱有期待對彼此來說更好。坦白說,聖法提加的問題可不是幾年內可以解決的。你覺得拉娜陛下怎麼樣?」
小克一臉茫然。「是聰明睿智又心胸開闊的女性。」
「她過去是水之都的王儲,成為王后至今超過五百年,仍未能解決聖法提加的沉痾。你覺得伊芙蕾希雅跟她比起來又如何?」
「這不一樣,現在西方的魔王陛下有意和談,而且……」
「但是教會跟雷爾契家族的勢力依舊,未來的王儲也是王族跟雷爾契家族的後裔。除非有特殊原因雷爾契家族在數百年內不大可能沒落,這就是現實。」
「……確實是這樣。」
小克垂下頭,背後的羽翼也沮喪地下垂。
「與其考慮這種問題,你先想辦法讓自己不要成為伊芙蕾希雅的弱點吧。」
「我雖然不強,但至少也不弱。我也會成為弱點嗎?」
「那當然。」
龍啼笑皆非,看了半天還是伸手戳了下小克的羽翼。對方沒料到他的突襲,嚇的驚叫後退半步。龍哈哈大笑,「抱歉,我只是……有點好奇。」
「剛剛那個不是玩笑吧。能請您解釋一下嗎?」
「嗯?喔,當然可以,就算是道歉好了。總之,你是伊芙蕾希雅在意的人,可你只是下階騎士,還是被流放的墮天使。要動你遠比直接挑釁拉娜陛下或者伊芙容易。怎麼,你到現在還沒有自覺嗎?」
「那我能夠怎麼做?」
龍想了想。「這也不是短時間內就能解決的。平民想要得到爵位,除非得到戰功。可現在聖法提加算是和平,沒有參戰立功加官晉爵的機會。」
「還有多少時間?」
龍想了想。「最快五年,最慢二十年。現在聖法提加的和平,取決於神王陛下的壽命。神王希尼斯陛下年事已高,病況一直不穩定。雖然有拉娜陛下暫時代為處理政務,但雷爾契家族一直對她頗有意見。即使伊芙蕾希雅即位成為神王,只要神王陛下離世,聖法提加的平衡就會立刻崩壞。到時候,恐怕會有內戰。」
小克瞪大眼睛,一臉訝然,好陣子說不出話。
龍本來還在想是不是說得太直接,卻聽見小克說:「難怪殿下喜歡您。」
「什麼意思?」
小克微微歪著頭。「或許您沒有自覺,但在我看來,您跟公主殿下很類似,都是很奇怪的貴族。您自己說過,我雖是王儲的騎士卻屬於流放的墮天使族,最多勉強算是下階貴族。除了您跟公主殿下之外,很少人會正眼看我,更別說記得我的名字。」
「……那只是單純記性不好吧。」
小克終於笑出來,「殿下您生來就是王族,不可能被忽略,還是人們討好的對象。我本來以為這是魔族的性格,但也不是每個魔族都像您這樣。所以,我想……魔王陛下教育您的時候,想必也花了不少心思,才能把您教育成正直的人。」
「好了好了,真噁心。我都不知道你這麼擅長誇人。」
小克認真地搖搖頭。「凡是有點天賦又長得好看的王族,很容易走偏……就像雷爾契公爵。他以前並不是這樣的人,而是更溫和友善的人。」
龍試著想像溫和儒雅的威尼爾.雷爾契。
可惜浮現在腦海裡的,只有他氣急敗壞地咒罵伊芙蕾希雅的模樣。
「……真是歲月不饒人啊。」
「拉娜陛下一周後會過來,到時候……我想他應該會想與您見面。」
龍一臉不情願。「我應該已經拒絕過了。」
「我知道,但是,我希望您能夠保留答案,見過拉娜陛下再決定。」
「這不是我能決定的。如果有必要,我會親自請示父皇。」
幾聲謹慎的敲門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來人是伊芙蕾希雅。她一臉探究地看著他們:「我剛剛聽到說話聲。打擾你們了嗎?」
「是啊,我們剛剛在討論妳什麼時候才會出來。要是等太久要不要丟下妳。」
「哎,怎麼這樣。有點耐心啊!」
「等等,我們剛剛才沒討論那種事情!公主殿下,請您務必相信我。」
伊芙蕾希雅咯咯笑著摟住他。「我是開玩笑的。」
「那個所謂的祝福怎麼樣?」
「聖女的書庫沒有類似的紀錄。不曉得神代的紀錄會不會有?如果想查的話,應該只能回聖法提加,或者抽空親自去一趟水之都的大圖書館。」
「武鬥祭結束前後,水之都的那位應該會來。到時候再問他不就行了?」
「這也是個方法。」
女武神的黑玫瑰 女武神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Photo by eberhard 🖐 grossgasteiger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女武神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四話、嚮往
  • 下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一章:生於闇墮於光 (4)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