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一章:生於暗墮於光 (2)

時間是春季的午後,溫暖的陽光照進鋼鐵城堡的會客室。
曼德爾到來後兩週,鋼鐵城堡迎來數十年未見的貴客,由英雄王瑟爾芬.梅勒迪斯親自迎接。
兩名灰頭髮的高貴女性對坐微笑,氣氛狀似融洽。其中一名是瑟爾芬,另一名女性比起瑟爾芬穿得更加華麗。剪裁合宜、刺繡繁複的蕾絲,白得非常漂亮的頭髮細心地盤起,鑲了十分顯眼的紅色寶石。
她以毫無瑕疵的優雅姿勢拿起茶杯,輕啜了一口,皺眉,將茶杯放下。
「聽說,妳終於收了個養子。事到如今,妳終於想要收弟子了?」
高貴的年邁女性說道,指尖在茶杯的杯緣劃了幾圈,妝容精緻的臉上堆滿和藹可親的笑容。她的食指掛著象徵王族的勳章,那是在國家還未被五個英雄王統治之前,曾經君臨此地的家族的象徵。
女性的名字是布莉姬特.賽西亞,被稱作「賢者公主」以及「最後的公主」,在王權仍存在的過去,是人人景仰的對象。
人如其名,這位賢者公主並非等閒之輩,在貴族階級已經不存在的這個時代,他們仍作為身份特殊的人被人們仰望。她織的騎士團,在聯邦內部負責維持當地治安,久而久之便成了半官方的組織。
因為她的存在,舊王族仍在王國中保有一定的影響力。其中,不少具有政治、經濟甚至冒險者資質的人,經常在五位英雄王身邊位居要職。
「不只如此,我還希望將他培養成未來的繼承人。」
瑟爾芬看著她的臉上短暫驚愕,半晌卻收了回去。
「真是令人驚訝。在那之後過了將近六十年,妳就突然收了個養子,還說要培養他。您考慮過我家的孩子嗎?」
「我當然考慮過,親愛的布莉姬特。」瑟爾芬說道,布莉姬特動搖的神情令她相當滿意,連帶口氣也輕快了許多:「不是我不給他們機會,只是,那兩個孩子都不被元素所愛。特別是裘達斯。如同做為騎士也需要體格那樣,裘達斯沒有成為召喚師的才能。」
布莉姬特微笑,帶起滿臉的皺紋。
「那麼,作為王的才能呢?」
「裘達斯是您的孫子,自然擁有為王的才能。只可惜,我無意讓裘達斯繼承南都。即使是布莉姬特殿下的要求,我也不可能網開一面。」
「瑟爾芬,我們認識了快七十年,妳還是不瞭解我。親愛的,妳知道我最討厭欠人情了,特別是妳。如果必須懇求你,才能讓那孩子成為副王,那我寧可他就這樣平凡地度過一生!」
瑟爾芬低笑聲,卻不回答。
「有什麼好笑?」
「令人遺憾的是,布莉姬特殿下,您也沒有自以為的那樣瞭解我。」瑟爾芬・梅勒迪斯端起最燦爛的笑容,笑彎成弦月般的眼睛卻沒有笑意,「我知道您不想欠我情,所以,我只是想刁難您。希望我能夠公開地徵選副王的話,那麼,就請您拜託我吧?」
「……妳要我拜託妳?」
「是的。英雄王應該是南都中最優秀的人,還要繼承我畢生的心血。妳想要的就是那個,不是嗎?妳希望希爾達或者裘達斯能夠成為我的後繼者,最好能成為精靈王,重新找回日落三精靈——再不濟也要替妳奪回王權。」
布莉姬特仍然微笑,那笑容卻顯得有些不自在。
瑟爾芬牽動嘴角,噙著一抹冷笑:「我可以順妳的意。但是,我有條件。」對話至此,瑟爾芬已經完全主導了話題。布莉姬特很不甘心,卻不得不順著她的話提問:「什麼條件?」
「我希望今天是我們兩人此生最後一次見面。不論是妳先去世,還是我先離開,我們都不要參加對方的葬禮。」
布莉姬特沒有立刻答應,那雙深邃的灰藍色眼眸深深地望著她。
人生第一次,布莉姬特居然低頭了。
「……已經六十年了,瑟爾芬。難道,妳還是不能原諒我嗎?」
「我能諒解妳的立場,我知道每個人都有想要保護的事情。作為王族的末裔,妳想要恢復王權也情有可原。那麼,還請您務必體諒我……」瑟爾芬的聲音很低,猶如來自幽冥那般虛浮,「我們曾經是最好的朋友,在妳為了製作元素水晶設計狄蘭之前。」
「妳就不能原諒我嗎?至少,在死去的時候……」
「我不能,就像妳永遠不可能放棄王族的責任一樣。」
布莉姬特垂下頭,有瞬間露出彷彿要哭泣似的表情。但是,自認王族的驕傲卻沒能讓她說出慰留甚至道歉的話。她豁然起身,轉過身。
「我明白了,就按照妳的意思做吧。」
「永別了,布莉姬特。」
瑟爾芬在內心說道。
我最好的朋友、我最憎恨的人,以及……我最可敬的對手。
布莉姬特離去的背影,看起來居然有點寂寞。
冒險者2 冒險者 修龍

Photo by Eric Marty on Unsplash

#冒險者2  #冒險者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三話、朦朧
  • 下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一章:生於闇墮於光 (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