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一章:生於暗墮於光 (1)

01 鋼鐵城堡中的雙人舞
夜晚,月光透過刻劃出黑夜女神赫斯塑像的玻璃藝品,穿透到鋼鐵城堡的王座上。
王座上的灰髮女性穿著與鄉間野婦幾乎無異的寬鬆洋裝,乍看之下只不過是一名普通的老婦,唯有偶爾銳利的目光透漏出這名女性身分不凡。
她笑臉迎人,維持單手支頭的坐姿,已經有大概半分鐘的時間。
她的手指規律地輕敲著王座,像是覺得倦了、或者是感到厭煩,只見她慵懶地換了個姿勢,很慢地吐出一口氣。
叩叩——
她稍稍閉上眼睛,這才回應:「進來。」
「瑟爾芬陛下,我帶他過來了。」
隨著身穿盔甲的護衛走來的,是一名大約十歲多的黑髮綠瞳的少年。少年眉清目秀,衣服表情髒汙不堪,臉色卻倨傲不馴,頗有壯士斷腕的味道。他雙手雙腳被手銬腳鐐束縛,以極慢的速度拖著手腳走進來。
他就像一條未被馴養的野犬,翡翠般的眼珠散發著傲氣。
「妳不殺我?」少年惡狠狠地抬起頭——瞪著王座上的那名老婦人,「既然我被你抓到了,你要殺要剮隨便你!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屈服!」
許久,老婦這才終於把視線慢吞吞地移到少年身上,吐出個不鹹不淡的評價:「氣勢還不錯,小孩子嘛,不知道天高地厚……好像也挺可愛。」
「喂!妳聽到沒有!」
「當然了。」
毫無興致的灰藍色眼睛,猶如望著重複百次的小丑表演那般勉強提起興趣。也像是看著自己馴養的野狗,有沒有被好好地訓練。
高高在上的視線,從高處往下俯視渺小螻蟻——有些厭倦,又有些無聊。
「生氣嗎?是啊,你是該生氣。」
然後,老婦人終於笑了,笑出滿臉皺紋。
「但是,為的是你的無力、你的無知,現在的你就像在海上遭遇暴風雨的帆船。挑中我是你的不幸,要怎麼對你,是我的自由。」
銳利如劍刃的視線穿透翡翠眼眸的少年,只有十歲的孩子被尖銳的氣氛嚇的定住。但是,骨子裡的傲慢容不得他示弱。
「妳、妳想做什麼?」
王座上的婦人的身分不言而喻。那是聯邦唯一的女帝,南方都城的精靈女王,瑟爾芬.梅勒迪斯。
灰藍色眼眸猶如蟒蛇般凝視著少年。
那是被當作獵物般啃噬的視線,由上到下,再由下到上。悠哉又緩慢。
那彷彿度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一滴冷汗沿著少年的額角往下滑,他卻直盯著這邊看,驕傲地不願意移開目光。
「陛下,這種沒辦法馴養的東西,還是殺了更好。」瑟爾芬身旁的隨侍說道,瑟爾芬沉吟了半分鐘,直盯著少年瞧。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沒有告訴妳的義務!」
「你這傢伙,居然膽敢對女帝——」
壓住少年的衛兵逼迫少年跪坐在地,少年不斷掙扎,最後無法抵抗,才被逼著跪下。
即使用這樣的視線俯視,他卻沒有屈從。這樣的人,容易死。所以,這孩子才被送到我的面前,這是要我殺了他嗎?
瑟爾芬舉起手,衛兵在她的示意下暫時停手。
「你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送來我這裡?」
少年的視線終於出現了憤怒與憎恨之外的東西,那是符合他年齡的好奇與困惑。
「我只是運氣不好,妳撒謊也打個草稿!」
「不,我不是這樣認為。以下是我的意見,你可以參考看看。你認為,一個已經七、八十歲的女帝,在城內不帶衛兵獨自閒逛的機率有多少?而你,頭一回的任務就這麼湊巧遇上了湊巧離開皇宮的我。」瑟爾芬和藹可親地笑,「接著,任務失敗,湊巧被我抓進來。就這湊巧被我殺了。你覺得,這種巧合,世間有多少?」
就算是十歲的孩子,也聽懂她話語中的暗喻。少年的臉色逐漸緩和,逐漸變得鐵青。
「這、這不可能……」
雖然嘴裡這麼說,他卻抓著一頭烏黑短髮,翡翠般的眼眸滿是動搖。
「我對這件事情也挺感興趣。怎麼樣,要不要跟我做個交易?」
「什麼交易?」
「我不會殺你。相反地,我會很友善的對待你。我會教育你,傳授你我的技藝,我讓你服侍我,隨時有殺我的機會。只要你能夠傷害我,我就給你知道真相的機會。」
少年的眼神動搖,女帝擺擺手,要護衛解開他的手銬腳鐐。接著,她對少年伸出手。
「孩子,過來。我給你選擇。想要死,或者想知道真相再死?」
只有片刻猶豫,少年踩著紅毯昂首踏上台階,在女帝面前抬頭,與年邁的女帝四目相交。
「真相。我要知道真相!」
「很好。孩子,我的名字是瑟爾芬.梅勒迪斯。你的名字是?」
「曼德爾。曼德爾.萊茵斯。」
存在於城市黑暗間的幼小少年,出生於陰溝內的小老鼠,卻出乎意料有一張英氣蓬勃、銳利的眼神,那是戰士的眼神。
聽見這名字的時候,瑟爾芬有短暫動搖。他很快抹去瞬間動搖,恢復似笑非笑的表情:「很好。那麼,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曼德爾.梅勒迪斯,是我的兒子。」
夜半,突然變成了曼德爾.梅勒迪斯的少年,從華麗的床上醒來。
他感覺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裡,他離開黑街來到外面的世界。進行能力驗收時,卻反而被納佝僂老太太反制,押入牢房。那個老太婆是鋼鐵城堡的英雄王,還要自己當她的兒子——
在這南都當中,只有一個人有這般揮霍的能力。
一張大到過分的華麗單人床,曼德爾孤零零地從床上起來。因為枕頭太軟,怎麼樣翻來覆去,都難以成眠。他索性從床上爬起來,仰望著天花板。
天花板以螢光塗料繪製黑夜女神赫斯的三位精靈,各色的螢光塗料在月光照耀下散發出迷人的光芒。是很漂亮,但也不過就是漂亮而已。
有錢人那種無聊的品味,曼德爾一點也不懂,也沒有理解的意思。
「還真有人把錢花在這種無聊的東西上面?」
香噴噴的浴室,服侍入浴的美麗仕女,好吃到不應該存在人間的食物。望著牆上的掛畫發呆,曼德爾終於對現狀有了實感:對自己終於墮落這件事情。
牆壁上掛著數十年前的泛黃畫像。
畫中是個英氣蓬勃的少女,據說是那個老太婆少女時代的樣貌。
一頭直髮率性地紮成馬尾,毫無裝飾,身上穿著的還是再普通不過的灰色長袍。要說那是村姑的打扮,絕對不會有人懷疑。少女身邊站著一名相貌端正的妖精,淡藍色的頭髮猶如波浪般微捲,深藍色眼眸看起來毫無情感。
妖精與少女瑟爾芬彼此凝視的眼神相當溫柔。
他本來以為自己沒辦法在這種柔軟過頭的枕上入睡,緊繃的幾小時即使靠著豐盛的晚餐以及人生中第一次的熱水澡都不能舒緩精神上的緊張。
可能被親近的人背叛的現實、身居敵營的恐懼交令他疲累交加,很快便睡去。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Photo by Eric Marty on Unsplash

#冒險者  #冒險者2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二話、幽微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