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二十二話、幽微


還算平穩的日常,就這樣不講理地緩慢流逝。
伊芙蕾希雅在進入準決賽之前放棄了比賽,把時間重新投入到社交與日常中。這段時間,她跟威尼爾基本沒有交集,兩人各自勾著另一個人的手已經成為日常。
即便習慣了那些閒言碎語,專注在眼前,仍會因為每一次的日落感到焦躁。
不想回到過去的日子,也不想結婚,只想留在此刻。
這種只能造成傷害的任性的話語,只能吞在腹中。
除了一起參與晚宴,兩人偶爾也會離開皇宮並肩在街道上漫步。以夕陽為背景,下起了微雨,慢悠悠地撐傘在雨中漫步。
即將被天吞沒的太陽帶來微弱的暖光,交握的雙手照出了拉長的影子。
「聖法提加那邊的狀況如何?」
「……你說呢?」
龍微微笑。「這確實是個笨問題。但是,妳可不是柔弱的少女。妳不只是聖法提加的王儲,更是東方的聖女。妳還有其他的武器。」
「是什麼?」
逆光下,魔族之花那張被夕陽照的精緻臉蛋竟有幾分冷酷。
「當然是信仰。東方的教會被雷爾契家族把持,這卻不代表妳在滄雨完全孤立無援,魔族也有信仰光明女神的宗教國。」
「你是說……月妃國?我記得月妃在滄雨附近。怎麼突然說這個?」
龍笑著從口袋抽出一封信。黑色金邊的信件,以紅色的蜂蠟封緘,上面的圖樣是象徵光聖教的黃金桂冠百合。
「我收到了月妃的邀請,現在的代理國主想跟妳見一面。只是見一面應該沒有壞處,但是,不能說毫無危險。妳怎麼想?」
伊芙蕾希雅盯著信,卻沒有立刻收下。
「你是因為這種原因才約我出來嗎?如果是這樣,我會有點不開心。」
「我確實覺得離開皇宮比較安全,但是,這不過是順便的。反正妳最近不是有很多行程?算起來時間應該對不……」
「能對得上。」伊芙蕾希雅說,「只要他們發來正式的邀請,就有時間。畢竟,這可是讓芙微亞希的榮光照耀魔族這片土地的大好機會。」
伊芙蕾希雅露出微笑——是那種作為聖女公主,寬容又溫柔的笑。
龍有點意外,收拾了微妙的表情。
「那樣的話妳就必須離開滄雨了。妳不想我嗎?」
「當然不會。」伊芙蕾希雅說,在龍抗議之前說:「因為你會跟我一起去。你只要好好安排剩下的比賽時間,並且每場都贏,就能空下時間。」
「……倒也不是辦不到。」龍注視她片刻,笑著戳她的額頭。「我是不想太出風頭,才這樣安排。但妳都開口邀請了,我當然不會拒絕。只不過要花點精神安排行程,而且我最近可是很忙」
「能贏嗎?」
賽事至今只勉強進行了一半,雖然龍至今仍無敗績,卻總是挑在最後才申請比賽,還有至少一半的戰鬥必須完成。
龍笑著勾她的腰,在她耳畔低語:「不曉得,公主殿下可不能讓我太勞累。」
伊芙蕾希雅瞪他。「你明明每次都贏得很輕鬆,完全沒有發揮實力。」
「這不好說,我自制力是不怎樣。雖然知道應該要好好休息,妳總是能夠讓我動搖。不然換著不消耗體力的姿勢?」說著這樣的話,執起伊芙蕾希雅吻在手背。帶著引誘意味的話語,甚至比在床上裸裎相見更讓人害羞。
伊芙蕾希雅帶著薄怒拍開那張笑容燦爛的俊臉。
「這能怪我嗎?誰叫你總是——」
在帶雨的夕陽下,兩人打鬧著的聲音在逐漸暗下的街上逐漸遠去。
……
……
總是膩在一起的兩人,難得認真研究著接下來的日程安排,並且成功完整安排了接下來的行程,並讓小克提出邀請。
於是,接下來的一週,競技場每個開放日都能夠聽見同樣的聲音——
「勝利者,龍.曼德沙!」
光是這個早晨,龍就安排了兩個比賽,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這天,伊芙蕾希雅在行程的空檔間,抽空旁觀龍的戰鬥。
放眼望去,場內人聲鼎沸——其中還不乏這次使節團的同伴。
在魔族居多的競技場,同行者的金髮有些過份顯眼。對方很快就注意到伊芙蕾希雅的到來,慌亂行禮後就要離開,伊芙蕾希雅卻對他們招手。於是,兩位同行的貴族少女上了貴賓席,在未來女王身邊坐立不安。
伊芙蕾希雅笑著對他們比了個「請」的姿勢,兩人仍舊坐立不安。無奈之下,她只有找了個話題:「總覺得觀眾好像特別多。」
其中一名是與伊芙蕾希雅有過數面之緣的貴族千金艾薇兒,緊張過後,艾薇兒終於放鬆不少,也找回了對話的節奏。
「是來看三皇子殿下的。殿下您不知道嗎?」
「龍是提過,但我沒想到這麼誇張。」
「兩位殿下是……在交往嗎?」
忽略小克不同意的皺眉,「是的。」
提到龍的名字,兩人明顯眼睛一亮,用眼神傳遞著訊息。看他們好奇的樣子,伊芙蕾希雅道:「謠言大都是真的。有什麼別想問的嗎?」
「真的可以問嗎?」
「那當然。」
得到伊芙蕾希雅的允諾,兩名少女嘰嘰喳喳開啟了話題。
問題從兩人相識到告白、甚至遠到黑玫瑰甚至東方聖法提加的政局,伊芙蕾希雅也不避諱,機密之外的事情也不隱瞞。
三人聊著又回到了賽場上,兩位少女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賽場不放。
小克道:「理論上大皇子將才是最強,三皇子殿下的戰鬥方式也沒有參考價值。為何兩位要特意來觀賽?」
此話一出,迎來三名女士不贊同的路線。
「因為騎士大人您是男人,所以不懂吧。我們不像公主殿下那樣全能,看不出戰鬥的細節。所以,我們看的是……」
這話說得很直接,旁邊的仕女不禁推了推自己的主人。伊芙蕾希雅卻也不介意,笑道:「這我能理解,他戰鬥的樣子簡直就像表演,很賞心悅目。」
——不愧是魔族之花。
伊芙蕾希雅在內心讚嘆。
這樣的稱呼用在男性身上其實算不上讚美,甚至有幾分暗諷柔弱的意味。可真正看過龍的戰鬥之後,這個稱呼實至名歸。
龍抬頭對伊芙蕾希雅微笑,對她送了個飛吻,引來少女們壓抑的尖叫。
戰鬥開始,龍收斂平日調笑的輕浮,以輕鬆的姿態迴避、出擊。
龍戰鬥的姿態與魔王陛下同樣優雅,輕巧揮出魔劍帶起一陣帶著邪氣的風斬,輕而易舉撕裂敵人。讚嘆聲中,伊芙蕾希雅的笑容突然稍微停頓了。
龍的魔力有點奇怪。不,不對……
他的魔力實在太純淨了。
這回得對手算不上弱,這算是伊芙蕾希雅頭一次看他用魔法劍。平時壓抑著魔力還看不大出來,前幾次戰鬥對手太弱,還沒看過他用過魔法。
「小克,你看到了嗎?」
小克微微點頭。「跟魔王陛下很像。三皇子殿下是受到黑暗祝福的人嗎?」
伊芙蕾希雅作為聖女,受到光明祝福。
受到黑暗神眷顧的魔族,不像神族那樣對自己的主神有虔誠的信仰,雖然也有同樣的祝福者,卻因為魔族主要以近戰為主,對魔法屬性並不重視。
「不,小克,我說的不只是這個。我是是光明女神的祝福者,是女神的孩子,更是神的眷屬。但是,即使是我,身上也有少許的的黑暗魔力。」
「這有什麼問題嗎?」
「他不是一唯一一個身上只有單一元素的人。水之都的那一位,身上的魔力組成也跟他很類似。就是那位『移動圖書館』。真有趣,好想試試看。不曉得治癒魔法對他有沒有效?」
此時龍正好結束戰鬥,伊芙蕾希雅抱著好奇對龍施展了治療魔法。
神聖魔法運作的暖光下,身上微小的擦傷治療完畢。
龍明顯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笑道:「妳在做什麼,我可沒受傷。」笑著拍了下她的腦袋,伊芙蕾希雅笑笑著躲避。
「真難得,妳有客人啊?兩位好,我是龍.曼德沙。」
「是、是本人……」
伊芙蕾希雅從上到下打量著龍,一臉探究。
「既然你身上只有黑暗魔力,就意味著光明魔法沒辦法與你共鳴。既然如此,為什麼治療魔法對你有效?」
龍啼笑皆非:「妳是要跟我討論魔法理論嗎?很抱歉,我不是魔法師,對這類話題沒有興趣。妳想知道的話,可以自己去問某位移動圖書館,他應跟很樂意跟妳探討魔法運作理論。」
「哎,可是——」
「好了好了,回去再讓妳試個夠。」龍對兩人微微欠身,「抱歉,我們接下來還有事就先告辭了。希望兩位能夠盡興。」
說著便與伊芙蕾希雅一起離開。
龍道:「那兩個孩子是妳的朋友嗎?」
「是神族的貴族,有過數面之緣,但說不上熟悉。他們說是為了看你過來。」伊芙蕾希雅微微笑,「反正他們很少有機會看到你,就讓她們靠近點看。」
「哦,我們公主殿下可真大方。」
伊芙蕾希雅道:「並非如此,這是勝利者的游刃有餘。」
兩人並肩談話的背影逐漸遠離競技場,往宮殿闇之華的方向離去。
少女們注視著這對戀人的背影逐漸離去。
「如果公主殿下離開滄雨,不曉得他們會怎麼樣。」
「……可能以後就不會見面了吧。」艾薇兒說。她注視著伊芙蕾希雅遠去的背影,心想著,這是她第一次看見公主殿下這麼放鬆的笑容。
祈禱著兩位殿下能夠幸福。
只可惜,這微小的祈願,似乎很難被神祇聽見。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Photo by Loverna Journey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一話、黑色玫瑰
  • 下一篇
  •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第一章:生於暗墮於光 (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