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二十一話、黑色玫瑰


即便是炎夏,黑玫瑰的溫室裡仍舊溫度宜人。這種特殊魔法花散發的香氣,似乎有某種讓人心平氣和的魔力。
在某個得空的午後,伊芙蕾希雅終於鼓起勇氣拆開母親的來信。
與神王希尼斯堪稱冗長的五頁長信,這封信實在過於簡潔。
「宴會上的事情我都知道,我已與希尼斯談過,並與雷爾契侯爵見面,並達成共識。兩家婚期不變,唯有雙方婚生子才是合法繼承人。在國宴等級的場合,雙方必須一同出席,除此之外不受限制。三個月後武鬥祭結束,我會親自到滄雨,到時候,希望妳能夠做出決定。」
伊芙蕾希雅反覆讀了數次,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看見的。
對王族來說,這可是最大程度的退讓,意思是默許伊芙蕾希雅的行為。雖然信內並未提及,寥寥數語充分展現拉娜對她的支持。
伊芙蕾希雅無比感激,甚至紅了眼眶。
龍湊過來問她怎麼了,伊芙蕾希雅沒能回答,只是把信遞給他。
出身「圖書館之國」水之都的拉娜學識豐富,措辭比較艱深。即便如此,龍仍舊順利讀信,閱畢發出愉悅輕笑。
「不愧是水之都原王儲,教會那幫人應該快氣瘋了。」
「你好像不意外?」
「你的母親跟父皇秘密往來,交換情報。對付雷爾契家族跟教會的聯軍,也暗暗壓下了好幾次內亂。妳怎麼一副驚訝的表情,該不會連妳也不知道吧?」
「不知道,這在滄雨是常識嗎?」
龍楞了一會兒,「這我不確定,星澄大人有可能知道。」
雖然盡力克制,龍偶爾還是會不自覺直稱魔王陛下的名諱。
與龍正式交往以來,龍就不再與父親私會,伊芙蕾希雅也做好會被魔王陛下刁難的準備。可都過了一週,魔王陛下對她態度如常,甚至比過去更溫和一點。
之前她也曾感覺到魔王陛下隱約的嫉妒,觀察下來,他在龍面前總是能夠徹底掩蓋佔有欲,並用其他方式展現自己的溺愛。
——他對龍無話不談,其中甚至包含許多機密。
事到如今龍終於意識到這點,表情有些古怪。
「別太擔心,如果不是父皇默許,我們現在不可能見面。那傢伙行事謹慎,絕對不可能毫無準備地犯險。如果有什麼問題,他會幫我們處理。」
伊芙蕾希雅支著頭,笑看著龍。「你真的很受寵。」
「……怎麼突然說這個。」
「因為父皇與母后都很嚴格,總覺得你跟魔王陛下與皇后陛下的關係很特別。你可以隨意進出寶物庫、及使不參加宴會也不會受到指責,還可以自由出入皇宮。母親雖然給了我很大程度的自由,卻不可能像這樣對我。」
「聖法提加本來就規矩很多,又在意形式。現在神族民間的風氣已經有所改變,神族跟魔族在邊境的村落本來就能夠和諧相處。現在妳只是王儲,必須遵守國族的規矩。妳成為女王真正掌權後,就能夠制訂規則……就像拉娜陛下那樣。」
「你也知道母后的事嗎?」
「那當然,她在水之都是英雄般的存在,是改變聖法提加神族排外風氣的人。最早魔族根本不可能進神族,一般平民即便意外越境也會被殺,更遑論混血。可現在兩國邊境混血居多,經過四、五百年也自成勢力,能夠在兩國發生爭論時起關鍵的作用。」龍裝作一臉委屈,「我以前也去過水之都,本來就知道不少神族的歷史。不然我的神族語是怎麼學的?」
伊芙蕾希雅半開玩笑:「不好說,可能是跟魔王陛下學的?」
「才不是,我的神族語顯然比他好很多吧?」
伊芙蕾希雅愉悅地笑。「是這樣沒錯。」
「既然是被國家豢養的籠鳥,為自己打造舒適的鳥籠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雖然與龍交往實屬意外,可伊芙蕾希雅確實透過他更瞭解五界的情勢。拉娜會讓她參加武鬥祭,就是為了讓她親自瞭解被神話與傳聞塑造成惡魔的西方種族。
從小耳濡目染,伊芙蕾希雅不像威尼爾那樣有強烈的神族至上主義。
在水之都就學期間,她深深受到水之都的自由開放震撼。
在那裡,神族與魔族同坐,呼吸著相同的空氣、受到相同的教育。被故事與神話塑造成邪惡代表的魔族,與神族並沒有太大不同。他們會說通行語、有自己的禮節,其中甚至不乏光明神芙薇亞希的信徒。
與信奉光明的魔族一同在神殿祈禱,她不只看見了廣闊的世界,更看見了諸多不同的可能性。為此,她選擇被流放的墮天使少年作為自己的守護騎士。
少女時代的她自水之都歐蘭諾回國後,曾在腦中描繪美好未來的藍圖。
在那個美好的世界裡,她與威尼爾結婚成為神族的女王。她用數百年的歲月說服威尼爾,並且透過他改變了教會與雷爾契家族。
——只可惜那個未來似乎永遠不會發生。
伊芙蕾希雅帶著些許遺憾想。
她看著黑色玫瑰在龍輸送魔力之後盛開,好奇道:「說起來,這裡的黑玫瑰好像跟你送我的有點不一樣。你送我的那種還帶了些紅色,有一種像是黑絲絨的質感……是變種嗎?」
「可能吧?這種花本來就是神代的遺產,至今還有很多謎團。即使是天使,也對黑玫瑰沒有太多了解。」
「我聽說琉璃花本來只能生長在天使園,怎麼會想在滄雨栽種?」
龍撓著腦袋,「這是徹給我我的生日禮物。我小時候看過聖法提加繪本提到的琉璃花,覺得很漂亮,就纏著她說想要。他拗不過我,就替我跟天使族的女王要來,嘗試著種下。只不過在滄雨不好種植,只能在溫室種植。」
「畢竟是神代的遺產,不是這麼容易就能成功。聽說這種花在生長時必須定期提供魔力,也會因為魔力性質開成不同的樣子。聽說輸入神聖魔力的魔法花,會開出白色玫瑰或者白百合,花朵永遠不會凋謝。」
「結果用我的魔力卻種出了黑玫瑰,這是在記錄中沒出現過的品種。我的魔力可以種出過兩種黑玫瑰,一種是純粹黑色的花,另一種就是黑色紅邊有絲絨質感的玫瑰。這種很少出現,我也只看過兩次。」
最早以前,由三位神祇統治著世界。
祂們分別是東方的光明女神芙薇亞希、西方的黑暗神廷,以及世界中心的火神燄。曾經有過琉璃花在盛開,以種族區隔,將現在的世界區分為五個世界。
盡頭的西南方是原初的人類,大陸西方是魔族、中心是精靈族,東南方是天使族而日昇之處的東方則是神族。
「還真少見……等等,如果這麼稀有的話,為什麼就這麼若無其事送給我?早說的話我一定會好好地用結界把它保護起來。」
龍微微笑。「就算我不告訴妳,妳總有一天也會知道。很浪漫不是嗎?」
「是這麼說沒錯,但如果沒有好好保護而讓它枯萎,我會很傷心。」
「別擔心,只要我還活著,花朵就不會枯萎。」
這是遠比看來更沉重的告白。
話裡委婉的道別,讓伊芙蕾希雅內心微微一痛。
龍說過,這朵花只開過兩次,頭一次想必是送給魔王陛下。
遲來地理解到花朵的意涵與委婉的道別,伊芙蕾希雅心情複雜。他是想透過這種曖昧的方式表達自己對這段戀情的重視,並昭告全世界他對這段感情有多麼認真——卻唯獨不直接告訴她。
之所以這麼做,也是不想讓她感覺到壓力。
為什麼在這種地方這麼不坦率啊?
真是太討人厭了。
見她糾結,龍笑道:「好啦,不過就是朵花,不要露出那種表情。笑一個?」說著用食指逼著她抬起嘴角,露出不自然的笑。
她想說,離開滄雨之後他們或許還會見面。
這些海市蜃樓般的諾言,即便說出口卻又如何?
的伊芙蕾希雅貴為公主,曾以為自己能夠掌控整個聖法提加。可她連自己都不能保護,無法決定自己的婚姻,只能在有限度的自由裡握住對方的手。
想法太多,應當出口的卻很少。
最後她只能說:「我會好好珍藏的。」
王族生來尊貴,立於眾人之上,
她很早就知道自己是籠中鳥,自以為早已做足準備,不認為無法決定結婚對象有何不妥。在意識到枷鎖存在的瞬間,被枷鎖的沉重壓得喘不過氣。
愛確實不是一切,但不被愛或許就是一生。
體驗過了被珍惜的滋味,就很難回去玩滿是政治算計的婚姻遊戲。
究竟是沒有愛過,還是愛過之後失去更好?
她還是會想,如果她不提出遠離威尼爾的請求、如果她沒有主動親吻龍,那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她也就能夠去當那個盡忠職守的神族女王,過著幸福的生活。但無知至此,真能夠稱為幸福嗎?
她只好對自己說,龍不過是她生命中的過客,是她情人中的一個,並不特別。會覺得他很特別,只是因為她沒有被人這麼呵護過、只是她正好跟威尼爾發生爭執,才在內心擴大他的溫柔。
此刻的溫柔也不過是泡影,轉瞬即逝。
幽微的情感在內心漾開,以黑暗為糧在心臟紮根。
——不行,不能再想了!
黑玫瑰的餘香從身後籠罩著她,被溫柔地納入懷裡地瞬間,聽見他說:「跟我在 起的時候,只要想著我就好。」
「龍,我……」
「我知道。」聽見他輕盈的耳語,「我都知道。」
黑色玫瑰冷冽中帶點絕望的馨香中,僅存的時光仍然不斷流逝。只可惜,這個憂傷又美好午後終將成為夢的一部分,在流淌不斷的時間中逐漸模糊。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花組

Photo by Loverna Journey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冒險者1 / 尾聲,想成為雨水回到你的身邊(完)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二話、幽微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