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冒險者1 / 尾聲,想成為雨水回到你的身邊(完)


曼德爾的戴冠式終於結束。
冗長的典禮讓狄蘭哈欠連連,終於勉強維持人形忍到了舞會,本以為可以大吃特吃,卻讓狄蘭更加鬱悶。
作為貴賓被邀請的克洛托,在希爾達的邀請下蹩腳地下了舞池,跳了幾支丟人現眼的舞。
同樣是偽裝的紳士,曼德爾高明多了。
在特權與旁人詛咒般的鼓舞下,他終於走向伊文潔琳,對她邀舞。
裘達斯向他們敬酒,彷彿不曾發生過嫌隙。
晚宴中,狄蘭被悲慘地扔在角落,無聊地生著悶氣。
突然間,像是被什麼吸引了那樣──
狄蘭微微抬起頭,不知何故,他很輕易地在人群中找到了那個人。穿著黑色長袍,胸前鑲著六星的人──但那個人不是克洛托。
「好久不見。」她彷彿感受到狄蘭的注視那樣回過頭,對狄蘭露出笑容,「歡迎光臨我的城堡。」
「刷」的一聲,整個房間的人均跪下,齊聲喊道:「參見陛下。」
曼德爾穿著五色銀星的長袍站在那個人的右手,另一邊則是伊文潔琳。兩人微微頷首,房內數十人就只有狄蘭與那個陛下維持站姿。
那人一頭灰白的頭髮,靈魂的色澤雖然稍微晦暗,卻比曼德爾更純淨。
不知為何,竟有股懷念的感覺。
明明不感到悲傷,卻有什麼溫熱的東西沿著面頰滴落。
「狄蘭,你哭了。」
狄蘭這才在克洛托震驚的表情中,驚覺自己落淚。
「咦……這是為什麼?」
──彷彿某根心弦被挑起來。
然後狄蘭聽見了。
靈魂共鳴著,一如他初次見到克洛托的時候。
她踏著無聲的腳步走來,一頭灰白長髮委地。她帶著期待與畏懼走來,用滿是皺紋的手執起狄蘭的手,「親愛的,你還記得我嗎?」
「你就是那個英雄王嗎?」
英雄王的手微微一緊,口氣略顯酸澀:「看來是不記得了。」卻很快恢復笑容,「孩子,我的名字是瑟爾芬。你的名字呢?」
「我是遺失的精靈,狄蘭。」
聽見這句話的時候,自稱瑟爾芬的人類眼中瞪大眼睛。
「這個名字,」她的聲音有些哽咽,「是你的契約者取的嗎?」
「不,」狄蘭搖搖頭。「是我從字典中自己選的。全名應該是狄斯蘭斯,因為太長了,就選了暱──」他說到一半再也說不出話。
瑟爾芬面無表情地哭了。
彷彿被什麼驅使那樣,內心一揪。雖然沒有受傷,卻感到有些疼痛。但跟生氣不大一樣。
狄蘭伸出手,碰觸她滿是皺紋的臉龐,「不要哭。」
不知為何,內心一陣疼痛。究竟是為什麼呢?
狄蘭有些慌張,他想擁抱她,卻在看見她那頭上那頂桂冠時停住了。他曾經見過這樣的畫面,與同樣的兩人置身於祭壇之上,給某人戴上桂冠。
──這東西真不適合妳啊!彷彿有誰曾經笑著這麼說。
「去吧!」
克洛托的聲音響起,背後被輕推。
回頭看見克洛托帶著笑容點頭,狄蘭再沒有猶豫,上前抱住她。內心感到困惑,卻沒有任何彆扭的感覺,話語脫口而出──
「我回來了。」
接下來的反應出乎意料。也許克洛托本人也完全沒想過。
英雄王瑟爾芬大哭出來,嚎啕地像是孩子。
「你回來了。」她哭著說,渾身顫抖著:「狄斯蘭斯,你真的回來了。你真的回來見我了!」
狄蘭求助地看著克洛托──克洛托一臉慌張又吃驚,滿臉看好戲般的驚詫。克洛托甚至還對他比了個拇指。
……這傢伙、到底在幹嘛?狄蘭突然感覺試圖依賴克洛托的自己很丟人,故作鎮靜地移開視線,仰頭看著曼德爾。
曼德爾閉上眼睛。
那張堪稱俊美的臉上,罕見地透露出溫柔的情感。並非假裝,也不是演戲,看著英雄王瑟爾芬的目光無比溫柔。
「狄斯蘭斯是瑟爾芬陛下最初的精靈,也是如同陛下親人般的存在。你在五十三年前的獨立戰爭,為保護陛下而死。」曼德爾緩緩道,敘說著那斷曾被知悉的歷史。狄蘭微微瞪大眼睛,說不出話。
「在狄斯蘭斯消逝之後,陛下一直致力於尋找日落的精靈,卻一直沒有進展。直到十多年前,公國入侵,在我出生並成為召喚師取得勝利後,人類終於重新獲得部份精靈的信賴。日落三精靈找到了兩位,卻獨缺狄斯蘭斯。」
曼德爾的表情跟聲音都好溫柔。
「陛下一直以為,那是因為自己被狄斯蘭斯怨恨的緣故。」
──但是,狄蘭覺得非常難過。
看著哭泣的尊貴女子,看著感動流淚的人們,他有種置身事外的隔閡感。
對不起,我已經不記得了。他想這樣說,卻說不出口,只能怔怔地看著瑟爾芬,那個有著熟悉氣息的年邁女子。
明明什麼也不記得了。奇妙的是,看著瑟爾芬,他卻能回憶起她曾經的容貌。如黃金般璀璨的金髮,站在隊伍前舉起旗幟,高喊著鼓舞士氣的口號。她老了,也消瘦不少。
最令他難過的是,最重要的那些部份他想不起來了。
他想不起曾經的狄斯蘭斯怎麼死的。
「瑟爾芬,妳變老好多。」狄蘭說。
「狄斯蘭斯,」瑟爾芬的聲音微微顫抖著,「你能原諒我嗎?」
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我甚至不覺得那跟我有關係。而我的契約者也早就不是妳了──狄蘭微微停頓,驚慌失措中,他聽見克洛托說:「你就說吧?」這句話彷彿一劑強心針,狄蘭深呼吸。
「我原諒妳。」他說,卻是看著克洛托,「不管發生什麼,我都原諒妳──如果我這麼說的話,妳會開心嗎?」
瑟爾芬微微愣住,似乎隱約讀到狄蘭眼中壓抑的敵意。她旋即笑了出來,「我很高興。」說著,她轉頭對克洛托微笑:「克洛托,能拜託你一件事嗎?」
「那、那當然。陛下,請說。」
在威權面前,克洛托軟弱地像條忠犬。狄蘭不滿地皺眉頭。
「請暫時把這孩子借給我,好嗎?」
「你怎麼說?」克洛托看著狄蘭。
狄蘭瞇著眼睛,但他沒有拒絕。克洛托沒有問是因為不懂,但是,曼德爾臉上卻泛起苦笑,想必他也知道了。
眼前的人類時日不多。不,不僅如此──
閒雜人等被撤走,僕人們留下茶水與點心後離開了房間。
狄蘭環顧著四周。閃閃發亮的畫框,亮晶晶的燈,還有漂亮過頭的點心,每一件看起來都非常昂貴。如果克洛托看到這東西會怎麼樣呢?
狄蘭伸出手沾了蛋糕上奶油舔了舔。
真好吃。
瑟爾芬什麼也不說,就只是看著他的舉動,露出滿足的微笑。
帶著些許惡作劇或者報復心態,狄蘭捏了口蛋糕遞到她嘴邊。
「謝、謝謝你……」
尊貴的王微微愣著,好陣子才露出笑容地吃下去。
狄蘭故意讓她嘴邊沾上奶油,卻不告訴她,算是小小的報復。
狄蘭雙手支頭,故作天真地說:「妳為什麼還活著呢?」
瑟爾芬絲毫不受影響,只是帶著寬恕地笑容看著他。她拿出紙巾擦了擦嘴,「果然被你看出來了。雖然你曾說,我們此生將不會再會,我也知道這只是自我滿足。可是……你還是被我找到了。」
四英雄王之中唯一的女性露出頑皮的笑容,滿是皺紋的臉笑起來真是一點也不漂亮。
不知為何,狄蘭卻被這樣的表情深深撼動。
她帶著勝利的表情說:「我終於等到你了。你覺得我們的國家怎麼樣?」
「……過得去。」
準備說出口的嘲笑甚至壞心的話被吞入腹中,狄蘭微微瞪大眼睛。
瑟爾芬輕輕揪住他的袖子,語調越來越輕:「狄斯蘭斯,你知道嗎?在我們人類的信仰中,死掉的人類會變成水,回到世界的循環中,成為空氣、回到大海。我啊,一直想變成雨水……」她微微低下頭,卻能夠看見她眼角帶著淚光。彷彿用盡力氣般,她說:「這樣的話,就能夠回到你身邊了。」
瑟爾芬緩緩閉上眼睛,露出笑容。
眼睛再也不睜開了。
傳奇四英雄中最後的神話終於走入歷史,英雄王瑟爾芬.梅勒迪斯的傳奇劃下句點。在那之後,副王曼德爾.梅勒迪斯的故事才正要展開。
曼德爾 冒險者 冒險者1 修龍

Photo by Joël de Vriend on Unsplash


-完-
#曼德爾  #冒險者  #冒險者1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冒險者1 / 第九章,遺失的聖劍埃爾薩萊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一話、黑色玫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