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二十話、月明🔞



#R18


——

最初伊芙蕾希雅打算先好好讀信。
拉娜的信肯定蘊含了最重要的消息,伊芙蕾希雅抱著逃避的心態把那封信擺在最後。前面幾封信的內容與平常差不多,除了宴會的邀請之外還夾雜著威尼爾的來信。她看也不看就把它擱在一邊,龍就這樣摟著她。
出乎意料的是,他對信件的內容不感興趣,除了最初幾封之外就不去看內容。先是把玩她的頭髮,緊接著是帶點戲弄的輕吻。與印象中完全相反,這代點戲弄的碰觸不怎麼強勢,帶點試探與不確定。
伊芙蕾希雅不怎麼認真地阻攔他的進攻,將準備回復與相反地信件分類一邊艱難地讀信。與此同時,龍的忍耐似乎到了極限,他試圖把手探到她衣服底下,又趁她不注意劫走她準備讀的下一封信。
「還給我。」
龍親了下被她挪走的信,笑嘻嘻地夾在指尖晃了晃。
「親我一下,我就還給妳?」
伊芙蕾希雅道:「你是小孩子嗎?快點還我,等快看完了!」
誰知龍居然真的把信還給她。本以為這只是惡作劇的一部分,卻並非如此。被伊芙蕾希雅阻止之後,他就不再也不搗亂,就只是摟著伊芙蕾希雅半夢半醒。醒來就探頭看她在做什麼,既不催促也不著急。
這感覺,就好像他來這裡就只是想跟她待在一起。
還是說他對自己其實沒有那方面的興趣?
意識到這個可能,伊芙蕾希雅慢半拍地開始緊張,連帶閱讀速度也慢下來。
龍起身去倒酒,重新在她身邊坐下時若無其事地問:「妳很緊張?」
伊芙蕾希雅有點語塞,她不願意承認,也不想否認。糾結了半天,垂下頭勉強說了聲「嗯」算作回答。龍替她倒酒,自己也喝了一些,這種沉默讓人緊張又安心。伊芙蕾希雅側過頭窺看,只見龍單手支頭,半夢半醒。
他慢半拍才發現伊芙蕾希雅的視線,「怎麼了?」
滿月的冷光灑進了屋內,將他此刻的笑容襯托得有些朦朧。
是錯覺嗎?明明只是這樣被注視著,卻能從他含笑的眼睛中看出了溫柔。她放下手紙筆與信,一本正經地開口:「我可以吻你嗎?」
龍配合地稍微抬起頭,她情不自禁地吻上去。
不過是個淺嚐即止的吻,她的心跳卻不聽話地加快。龍意猶未盡地舔了嘴唇,聲音裡的笑意根本收不住:「前兩次妳親我的時候,明明沒有問。」
「……抱歉,我——」
藉口與道歉被吞下去,伊芙蕾希雅被撈進龍的懷裡。
他在伊芙蕾希雅的脖頸與嘴唇留下帶著淺淺痕跡的吮吻。壓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這樣一來就扯平了。之後也別問了,想怎麼做都可以。」
伊芙蕾希雅本想拒絕,可是,他似乎不怎麼討厭這種偷襲。她突然意識到,以龍的能力,絕對能夠在被吻到之前閃避。也就是說……他不討厭被偷襲,這也可能意味著很早就對她有興趣。
宛如惡魔誘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要不要做一點像大人的事?」
——這個人絕對是故意的。伊芙蕾希雅耳朵發紅,不明顯地點頭。
「嚴格來說,我也只親過你一次,另一次是在喉結……」
「別記了,不可能都記得的。」
為什麼?還沒發問,龍很快就用行動給了答案。細碎的數個親吻落在唇角,有些粗糙的手指摩娑著嘴唇,最終,期待許久的吻才終於落下。
「我本來還以為妳是主動派,沒想到這麼容易害羞。」
「……我才沒有害羞。」
龍報以哼笑。此刻他的表情冷靜地過分,半瞇的細長眼眸搭上不明顯的淺笑,看來游刃有餘——這可真是討人厭。
咬開睡衣的領結,指間探入寬鬆的睡衣下。
「妳很緊張啊。是因為之前說過的原因嗎?」
「一半一半。而且,你之前不是這樣。現在比較強勢。」
「哦,妳想試試看嗎?可以啊,去床上嗎?」
伊芙蕾希雅愣了一會兒才意識到龍的意思,可這麼一等就錯過了說明的時間。龍隨手束起長髮,看見伊芙蕾希雅仍在發楞,笑道:「妳要幫我脫嗎?」
腦袋雖然空白,伊芙蕾希雅卻聽懂了他的意思。
現在拒絕的話感覺就沒有機會了。
伊芙蕾希雅湊上去,小心翼翼地輕舔龍的嘴唇。
如同她的外表,伊芙蕾希雅不論是親吻或者愛撫很不熟練。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至少知道得把他按在床上。伊芙蕾希雅一臉認真地跨坐在龍身上,帶著如臨大敵的表情謹慎解開領結。首先是領結,緊接著是馬甲、襯衫扣子,簡直像是小孩子拆開層層包裝的禮物,神情認真又虔誠。
這速度可真是慢。
龍忍不住笑,平常他可能早就忍不住搶回主導權。這回卻有點不同,伊芙蕾希雅的動作出乎意料地取悅了他。
他耐心十足地,欣賞伊芙蕾希雅的臉頰因為羞怯染上薄紅。可她實在太緊張,又不得要領,龍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指了指鎖骨。
伊芙蕾希雅照做。
濕潤的舌頭輕舔著鎖骨,像是溫馴的幼犬那樣不具攻擊性,跟她平時精明果斷的表現形成強烈的反差,反倒是符合她外表給人的印象。
龍忍不住問:「要我教妳嗎?」
伊芙蕾希雅茫然抬頭。只見她雙眼朦朧、嘴角雙唇微紅,似乎還搞不清狀況:「你說什麼?」
肌膚雪白、金髮藍眸的伊芙蕾希雅確實很符合多數人對聖女的印象。
龍一向不擅長等待,也不打算慢慢等到她準備好。
他只是想在她不會感到不快的程度下進攻。
說好聽點是溫柔,壞心的那部分卻是想看看伊芙蕾希雅露出驚慌的表情。民風與經驗的差距,讓龍篤定自己可以可以站在主導地位——起碼在床上應該如此。
現在,他有點不大確定。
「我改變主意了。」
龍反身將她按在床上,伊芙蕾希雅發出短促的驚呼,帶著些許惡作劇心態將她雙手按在頭上。他下意識地舔著嘴唇,「我會改變妳的想法。」
室內一片幽暗,唯有些許月光透過窗簾的縫隙偷偷溜進來。
光線被窗簾組隔的瞬間,伊芙蕾西雅掙扎起身,卻被龍困在雙臂間。龍垂頭的時候,長髮落在了身上,像是黑色的幕簾圍起了世界,而這世界中只有彼此。
骨感的纖長手指指腹在她身上遊走,解開上衣釦子,露出鎖骨與胸脯的肌膚。
伊芙蕾希雅還沒能做出反應,龍俯身舔舐著伊芙蕾希雅的背脊,鬆開束縛內衣的釦子,動作熟練地讓人生氣。指尖彈奏似地掠過她的身體,為她帶來細小的震顫。
搔癢般的撫觸讓她下意識想逃跑,卻被腰間的手輕易撈回來。
有別於接近赤裸的她,龍只有胸前的幾個扣子在方才的玩鬧中解開來,紫色眼眸中有刻意壓抑的慾望。
最初那只是帶著些許麻癢感的碰觸,輕勾的指間劃過軀體的每一寸,隨著時間經過,軀體終於被點燃。
一種陌生的感覺伴隨著濕潤的下身與渴望的疼痛到來。
……原來如此,就是這種感覺嗎?
伊芙蕾希雅不甘示弱,猶豫著碰觸半裸的胸膛。
龍外表中性,身體卻不柔軟,胸膛跟手臂都是肌肉。她帶著好奇伸手沿著肩頸的肌肉一路觸碰,感受意外堅硬的肌肉線條。這麼摸了半天,龍卻有點不高興了,「我是妳藝術課程上的石雕像嗎?技術可真差。」
「你還不是總摸我的胸……唔唔,不要、不要用親的,舔的也……」
龍嫌她煩了,垂頭吻她。「我是說妳技術太差了。不過沒關係,我可以教妳。我自認為是很好的老師。妳會是好學生嗎?」
出於某種競爭意識,伊芙蕾希雅昂首道:「那當然。」
龍在性愛上比他外表看起來有耐心得多,這才終於往她兩腿之間探去,摸出了些濕潤。感覺雙腿間被手指入侵的瞬間,她才慢了好幾拍覺得緊張。這情感也透過突然緊繃的的身體傳達給他,龍問:「害怕嗎?」
她搖搖頭,接著又思索了一下,又點了頭,聲音有些低:「通常不怎麼舒服,有時候會有點痛。我想我可能不是喜歡女人,只是不喜歡那一派。如果我這麼說你會不高興嗎?」
「當然不會。不過,妳還記得我給的另一個建議嗎?」
伊芙蕾希雅一愣。
在第二根手指入親的瞬間,伊芙蕾希雅才想起了龍的答案。他當時是這麼說的:「妳可以跟其他不同人試試。」
伴隨著親吻,入侵下身的雙指規律進出,伊芙蕾希雅緊皺著眉頭。
對於親暱行為的反感無法克制,在某種程度展現在身體。
比起享受,更像是忍耐著拷問。
——之前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麼想著,憤怒夾雜著心疼,連帶手上的動作也溫柔不少。
話語終於被融化成斷斷續續嗚咽,龍在伊芙蕾希雅耳邊低語。
「要進去了哦。」
——不要連這種話也說!太難為情了!
還沒抱怨,話語最終卻化為輕喘,接著是斷斷續續的呻吟。汗水沿著他漂亮的下顎滴下來,因為情慾高漲而顯出興奮的微紅,實在好看得過分。
被填滿的感覺令人緊張。身體被一寸一寸入侵、剖開,像是玩具一樣被當成洩慾工具——這是她對對做愛本來的印象,而這或許很快就會改變對做愛的觀感。
「放鬆一點。」
逐漸適應了被侵入的感受,這才迎來更深入的挺進。沒有料想中的疼痛與不快,也沒必要忍耐或者假裝享受。
即使咬著嘴唇,仍然會溢出的喘混在一起,奏成慾望的聲音。
是因為對象或者是技巧,或者兩者都有?她比自己預料中習慣得更快,很快就適應龍的節奏,配合對方的進攻,感受著軀體被打開、碰觸。徹底擁有彼此確實感覺很好。可如果習慣龍的溫柔之後,又要怎麼回到日常呢?
伊芙蕾希雅閉上眼睛,決定把那些多餘的東西暫時拋諸腦後。
以後的事情就以後再想吧。
至少,此時此刻,我屬於你而你也屬於我。
這樣就夠了。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花組

Photo by Roksolana Zasiadko on Unsplash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十九話、紛擾
  • 下一篇
  • 冒險者1 / 第九章,遺失的聖劍埃爾薩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