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十九話、紛擾


——晚宴當天的事情很快傳開。
隔天,威尼爾的祖父.雷爾契侯爵的親筆信急匆匆地趕到伊芙蕾希雅手中,多半驚動了遠在天邊的神王陛下。數天後,神王與神后的親筆信先後來到。她卻沒有讀,就這麼放在她的房間桌上沒有拆開。
這段時間,她依舊參加晚宴與武鬥祭。
有時候她會與龍一同進出,也會帶著守護騎士單獨參賽。東西方的王儲們相處氛圍友好親暱,謠言議論在雨後難得豔陽的滄雨城沸沸揚揚。
此刻的安寧有如暴風雨前的寧靜,伊芙蕾希雅卻對此充耳不聞。
這天兩人一起在武鬥祭的會場現身時,果然引起了眾人的關注。
伊芙蕾希雅坐在貴賓席欣賞著龍的戰鬥,並且遲來地想起入城之前威尼爾對龍的評論。他說,不出意外,龍會是勝利者。
聲音打斷了她的思考。
「公主殿下,雷爾契侯爵還在等您。您今天還是不打算讀信嗎?」
「不必了。」
小克嘆息,「您還打算賭氣到什麼時候?」
「我不是在賭氣,我是在思考應該怎麼處理這件事。」伊芙蕾希雅暗暗有點惱火,小克跟威尼爾很像,明明跟在她身邊卻老是想把她塞進聖法提加的傳統。她意味深長地注視著自己的騎士,「我不是沒給過威尼爾機會,可是,我們並不適合,也無法忍受對方的缺點。你以為我是在毫不考慮後果的狀況下就行動的?」
「當然不是,可是……」
「好了,我心意已決。如果雷爾契家族要我表態,那也可以。我還是會跟他們家族的人聯姻——除了威尼爾以外,是誰都好。」伊芙蕾希雅稍微停頓,一臉懷疑地看著他,「如果是其他人說這種話,我絕對不會輕易原諒。別逼我對你發怒。」
「殿下,您沒考慮過——」
「我想過。」伊芙蕾希雅打斷他,「我是聖法提加的王儲,我不能選擇自己的結婚對象,但我可以選擇自己要被誰、用什麼樣的方式欺騙。」
小克抿著唇不說話了,緊握拳頭說了聲「是」退了下去。
伊芙蕾希雅當然知道他的顧慮,也知道他不怎麼喜歡龍。龍乍看確實令人難以信任,不僅是他們身分也有與魔王的關係,外人恐怕會覺得她是甘願受騙的傻子。在她看來,龍對她的喜愛即便比不過魔王陛下也確實不假。
貴族聯姻,夫妻在婚後各自玩樂在東西方時有所聞,伊芙蕾希雅雖然對威尼爾的佔有慾感到厭煩卻還能勉強忍受。
隨著結婚的日期逼近,威尼爾開始以她的丈夫身分自居,對她從服裝、髮型到行程指手畫腳。這些她姑且還能忍耐,但是,多次在外交場合扔下她卻是大忌,這給了伊芙蕾希雅走向龍的合理藉口。
想必國內現在應該亂成一團吧。
心煩意亂地伊芙蕾希雅注視站在競技場的龍。他正收劍入鞘,在裁判宣示勝利者的時候與她四目相接,對她露出微笑。
她不是沒想過龍在說謊的可能。
小克不明白的,她是王族,謊言猶如呼吸般自然。熟悉親近的朋友、萍水相逢的人,許多都是經過算計才走到她身邊,也不乏因此成為摯友的對象。
伊芙蕾希雅可以接受謊言,也對編織謊言的人非常熟悉。
——但最少你得假裝的像一點,讓我感覺到維持這段關係的誠意。
得到勝利後,龍笑著朝她的所在走來,大方坐在她身邊擦拭武器。伊芙蕾希雅走過去想摟他,卻被避開。「不行,我還沒洗澡。會有汗臭味。」
伊芙蕾希雅笑道:「你還在意這個啊?」
「那當然。」龍突然注視她好幾秒,「心情不好?」
伊芙蕾希雅下意識摸了下自己的臉,「看得出來嗎?」
「不好說,一半是推測。現在聖法提加應該一團亂,妳桌上那堆信也沒拆。」龍說著隨手用上衣抹了汗,輕輕摟了下她的肩膀,「總有天要回信,但要看是什麼時候。但我知道妳還在考慮,就慢慢想吧?……怎麼了,為什麼那樣看著我?」
「……你真可怕。」
龍有點茫然,「什麼意思?」
——不需要過多說明就能被理解的感覺太好了,就算是陷阱也想往前走。伊芙蕾希雅摟住龍的頸子,輕巧地一吻。
龍瞬間有點慌亂,呆滯了瞬間撇開頭。
「我真是喜歡你啊。」
她把臉埋在龍的胸膛,輕聲說。
許多貴族流連於夜間地娛樂,對於交際花不可自拔,不顧外界眼光出手爭搶,甚至爭得面紅耳赤。伊芙蕾希雅一直覺得這些人不能自控,甚至有點鄙視。事到如今,她居然有點理解了。
「我今天早上見過父親,他讓我轉交一封信給妳。妳要現在看嗎?」
伊芙蕾希雅搖搖頭。
「我還想看幾場比賽,回去的時候你來找我嗎?」
兩人都很清楚,這其實是一種隱晦的邀請。
「好啊。」龍說。
……
……
兩人一同回宮,在門口道別。
不久後,龍梳理完成來到伊芙蕾希雅的房間。還沒敲門,門就打開了,門後的是金髮綠眸的天使族少年。面容宛如娃娃般精緻的少年,表情不怎麼和善。
「公主殿下正在休息,您請回吧?」
龍其實可以聽見屋內的走動聲,伊芙蕾希雅多半醒著。他也不戳破,笑道:「那正好,我陪她一起睡。如果你不讓我從大門進去,我也可以自己找方式進來,或者就把你打昏。你覺得你能打贏我嗎?」
「……是不能。」
「我不是你的敵人。更何況,你沒辦法為伊芙蕾希雅檔住威尼爾.雷爾契,現在也不可能攔我。我不硬闖,是基於對伊芙蕾希雅的尊重。好了,我再問一次。你要不要讓開?」
小克皺眉頭看了龍很久,才勉強讓開一條路。
聽見他嘀咕著:「這並不意味著我承認你了。」
「哈,你說承認?」
龍稍微停下腳步,俯視著矮小的少年。
「我不需要你的承認。小天使,給我搞清楚,所謂的承認是只有上位者能做的事。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坦白說,我也看你不順眼。知道為什麼嗎?」
這當然不是想得到答案,小克捏著拳頭不回答。
「你對我一直很無禮,甚至沒有對雷爾契伯爵的一半尊重。無論如何,我可是魔族的第三皇子,你的態度讓我很不愉快,所以我就直說了。你表面上對自己的主人忠誠,實際上不是認為她是個容易被引誘的傻瓜,才會受騙?」
龍稍微湊近,紫色瞳孔中映著少年天使的模樣。
「我對您沒有絲毫不尊重。」
「哦,是嗎?你敢對威尼爾.雷爾契這麼做嗎?對他說我不承認你,你不配跟公主殿下站在一起。你才不敢,你只是看在我不會殺你所以對我無禮。別否認,你的話就是這個意思。怎麼,你覺得我不乾淨那雷爾契伯爵是有多潔身自愛?」龍壓低了聲音,語調很不客氣:「不要挑戰我的耐性。」
沒等對方回答,龍逕自走進屋內。
伊芙蕾希雅早就用過晚餐,換上睡衣臥在床上盯著那疊來信,這才抬頭看他。
「龍,你欺負小克了嗎?」
龍並不直接回答,只是微笑。「妳把他保護得很好,我只是在想,如果他離開妳身邊會很辛苦。」
「別離開不就好了?」
「這是不可能的。」
伊芙蕾希雅挪了個位至,龍在她身邊坐下。她就這麼靠在她身上,像只倦怠的貓。伊芙蕾希雅見到他的時候,總是像這樣撒嬌。龍伸手順了順那頭耀眼的金髮,漫不經心道:「這是遲早的事,妳要做好心理準備。」
「怎麼說?」
「我先講明,不是因為我討厭他才這麼說的。就算妳真的換了結婚對象,他的下場也差不多。不管外表再怎麼可愛,他可是男人,又掛著騎士的名號在妳身邊轉,哪個丈夫能夠忍受?」龍頓了頓,「再者,妳把他保護得太好,讓他在溫室裡長大。危急時刻,他不但護不了妳,反而會成為妳的弱點。」
「但我會成為女王。這樣一來,你說的狀況還會發生嗎?」
「只要聖法提加還是被雷爾契家族把持,這件事就不會改變。好了,不說這個了,我帶了兩封信過來。妳打算看嗎?」
「誰的信?」
「是拉娜陛下的信。她寫信給父皇,另一封信是給妳的。」
伊芙蕾希雅注視著龍手上的信,居然有點失望。「沒想到真的有信。我還以為這是你來找我的藉口。」
「為什麼要找藉口,我想妳就會過來。」
「……說得也是。」
伊芙蕾希雅內心糾結,心想龍該不會打算什麼也不做?但又覺得這麼做似乎也沒什麼不好,就乾脆靠在龍肩膀上讀信。
先是來自神王希尼斯的信。
內容與想像差不多,先是在信中責備了威尼爾,希望伊芙蕾希雅能夠唸在舊情給他最後一次機會,最後語重心長地希望伊芙蕾希雅能夠謹慎挑選對象。
因為窩在龍的懷裡,對方正好也能夠看清楚信的內容。此刻伊芙蕾希雅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卻沒想到龍語調很平常:「神王陛下似乎不怎麼喜歡威尼爾.雷爾契,我本來聽說他對威尼爾印象不錯。」他稍微低頭,裸露的後頸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妳都不檔的話,信的內容會被我看到。」
「這我知道,本來就是想讓你一起看。」
安靜片刻,聽見龍壓抑的悶笑。
「神王陛下說得對,妳太不謹慎了。」
「……這是讚美嗎?」
「不是。」回頭去看,龍笑望著她,眼中滿是溺愛。「但是我很高興。」
輕巧如羽毛,純潔過頭的吻落下。
餘下的信件被擱在一旁。
暫時放下國族與世界的紛擾,摟抱彼此的兩人才能夠在忙碌日常縫隙間找到一點喘息空間。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花組

Photo by Roksolana Zasiadko on Unsplash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冒險者1 / 第八話、精靈王的算計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十話、月明🔞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