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十七話,邀請


公主與未婚夫不合的謠言甚囂塵上,最終,來自威尼爾的祖父雷爾契公爵的一封信逼得他壓下臉對伊芙蕾希雅道歉。
雖然內心並不情願,但伊芙蕾希雅很清楚自己的立場。
正式宴會並非兒戲,她不只代表自己更是代表聖法提加出場。
——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要忍耐。
她對自己重複了無數次,帶著毫無破綻的笑容挽著威尼爾赴約。
現實就是如此殘酷。倘若威尼爾是真心低頭,那她還是必須一次又一次重新接納他。為了平息謠言,她跟威尼爾還刻意穿上成套的禮服。
偶爾有人投來探究的視線,威尼爾會把她拉到懷裡,用愛人的距離對她低語。
伊芙蕾希雅以扇掩面。
威尼爾應該早就聽說了她跟龍的謠言,平常他早就氣急敗壞地質問她,她甚至做好動武的準備,卻沒想到威尼爾卻一副沒事的樣子帶著白玫瑰來找她。兩人跟過去那樣並肩,伊芙蕾希雅挽著未婚夫的手臂在在人群中逡巡。
經過數十年,威尼爾終於考慮清楚了嗎?
他們可以結婚,卻不必相愛。
伊芙蕾希雅半是安心,又覺得可惜。
即便如此,她仍不自覺地在人尋中尋找龍的身影。
「別看了,那傢伙不會來的。他跟他的父親大人有晚上的約會呢。」
威尼爾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搭著肩膀的手臂稍微使勁,有些疼痛。
伊芙蕾希雅保持著笑容,「威尼爾,你弄痛我了。」
「這句話是我想說的,妳是真的傷了我的心。我沒想到妳竟然這麼隨便的女人。坦白說,我對妳很失望。」
伊芙蕾希雅不答,謹慎地看著他。威尼爾.雷爾契垂下頭,那頭燦金色頭髮襯著耀眼祖母綠般的眼眸,與他此刻的笑容非常相稱。雖然如此,伊芙蕾希雅依舊從他摟在腰上的手感受到了其他的東西。
「我不得不承認祖父的話,他說我們一點都不適合,妳也不是我以為的那種溫順的女人。」
伊芙蕾希雅忍住冷笑,對他抱以微笑。
「我很高興你只花了五十年就發現這點。」
「是啊,五十年確實不能算太晚。現在的距離才是最適合我們的。」
威尼爾深深凝視著她,平和的口氣中夾雜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瘋狂。
「我喜歡的是妳的外表,卻不喜歡妳的性格。妳外表是神族,內在卻跟魔族女人沒有兩樣。不過那又如何呢?不管妳去了誰的身邊,最後還是必須回到我的身邊。我仍然是妳的合法丈夫,只有我們生下我的孩子才是合法的繼承人。妳仍然屬於我。」
伊芙蕾希雅挑眉。「你想表達什麼?」
「既然妳不選擇愛妳的人,那麼,就如同飛蛾那樣朝著火焰去吧。如果為此燃盡身軀,我也會看在過去的情分為妳建造墓碑。」
威尼爾的語調平和,眼神卻很森冷。
「妳是神族的聖女公主,不要讓我們蒙羞。」
這句話伊芙蕾希雅聽過不下數百次,次次回答得很堅定,甚至有點不以為然。
唯獨這次,她覺得這問題很難回答。
「管好你自己吧。」
威尼爾對她露出微笑。「親愛的伊芙蕾希雅,我希望妳明白,無論如何我仍然愛妳,但我對妳的愛不是成全而是擁有。不管妳去了哪裡,我都要把妳抓在手心,無論如何妳都得回到我的身邊,生下我的還繼承聖法提加。光是想像,就覺得這個未來仍就非常美好。妳不這麼想嗎?」
伊芙蕾希雅皺眉道。「你的愛可真是扭曲。」
「謝謝誇獎。只不過,我可不是那種寬宏大量的男人。我能背叛妳,但妳可不能背叛我。為了報復妳這段時間的出軌,我決定給妳一的小小的懲罰。」
又來了,這種自以為是的口吻。
這男人還以為自己是神王?對這個人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伊芙蕾希雅挑釁地挑眉。「你打算怎麼做?」
隨著話音落去,舞會開始的華爾滋響起。
威尼爾鬆開了她的手,在眾人困惑的注視下,向同行的神族貴族女子提出邀請。「美麗的小姐,能請您與我一同共舞嗎?」
那女性回頭看了伊芙蕾希雅一眼,帶點炫耀的成分。
頓時議論聲四起,伊芙蕾希雅將扇子捏成了兩半。
這傢伙還來第二次嗎?
兩次讓王族在外國蒙羞可不是小事,伊芙蕾希雅認真考慮解除婚約的事情。
——最糟糕的大概是,她早就料到會有這種事,而讓小克換了正裝。
為什麼呢?明明早就料到會有這種結果,內心仍然非常難受。
還好早就在內心預演過,伊芙蕾希雅仍難掩失落。人們投來的視線、議論聲四起,伊芙蕾希雅有種腹背受敵的不安感。
在不安斌臨界線之前,聽見有人說道:「抱歉,我來晚了。」
不是小克。
伊芙蕾希雅提著裙子回頭,看見笑容滿面的龍對她伸出手。她稍微瞪大眼睛,一瞬間沒能做出反應。
她很少看見龍盛裝打扮的樣子。平常他雖然身穿正裝,但總是不把衣服穿好,他很喜歡龍隨心所欲的服裝風格,但也想看他正裝的樣子。
之前輾轉跟魔族大皇后星澄探問,她說龍很少出現在正式的社交場合。
「伊芙蕾希雅殿下,我可有榮幸成為您今晚的第一個舞伴?」
龍自然地執起她的手,隔著手套親吻。「……我還以為你不會來。」
「怎麼會,我們下午不是說好晚上會見面嗎?」
明明只是止乎於禮的社交禮儀,被那雙通透的紫眸凝視的視線卻帶著相當的侵略性,讓人心臟一緊。他平常是這樣的嗎?
探問的視線變成了困惑,議論聲四起,兩人卻充耳不聞。
「你想好怎麼回答了嗎?」
「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為妳帶來了禮物。」
那是一朵特別的紅邊黑玫瑰。
黑玫瑰的花瓣帶著絲絨般的質感,微卷的花瓣邊緣是血一般的深紅色。
紅黑相間的玫瑰與龍身上那套黑紅搭配的禮服非常相襯。他很難得沒有散髮,柔順如綢緞般的黑髮用黑紅相間的緞帶鬆垮垮地束起,儀容完美又多了幾分隨意。
龍笑道:「伊芙蕾希雅殿下,我還在等您的答案。」
伊芙蕾希雅一直之道龍長得好看,以以救世主之姿出現的他更是好看得過分。她有點慌亂,搭載龍伸出的手上。
兩人一黑一白,湊起來實在不怎麼相稱。
此刻,小克正好過來,視線接觸的瞬間對她微微點頭。
「……我可以把這當成你的回答嗎?」
「那當然。」
此刻,第一首華爾滋結束,威尼爾得意洋洋的視線變得有幾分錯愕。
即使早已經有了決定,伊芙蕾希雅仍有些緊張。踏上舞池之前,龍半開玩笑笑道:「如果可能的話,能不能少踩幾下?」
伊芙蕾希雅笑道:「你是小看我嗎?」
摟肩搭腰,那股優雅的黑玫瑰香氣似乎也沾染到自己身上了。
「當然不是。如果妳想的話,我更喜歡別的懲罰方式。」
兩人牽手經過魔王陛下的座前,看見魔王陛下帶著微笑注視他們。不知到底是不是錯覺,龍似乎從他的笑容看出一點寂寞。
人們的低語的聲音仍追上來,凝望著彼此的兩人卻不會注意到。
人們自動為兩人讓道。
……
……
伊芙蕾希雅提起裙子,共舞的兩人對彼此行禮。
耳邊響起悠揚的樂音,參雜一些議論。
明明是熟練的曲調,她卻卻像是生手般稍稍顫抖。樂聲響起,伊芙蕾希雅的白裙子舞成了一朵綻開的白花,就像他此刻眉眼間滿溢的笑容。
「妳早就知道會這樣了?看來神族公主可真不太好當。」
「如果這件事情傳回國內,肯定會鬧大。」伊芙蕾希雅下意識就要去看威尼爾,卻被龍擋住了視線。聽見他帶著笑的聲音:「看我就好。」
這種恰如其分的佔有欲,算是投其所好。
「……好。」
「結束後我去找妳?」
伊芙蕾希雅有點困惑,注視龍數秒。
「發生什麼事了嗎?我看露殿下似乎心情不好,還以為你們吵架了。」
兩人間共舞,相視而笑。
……
……
有別於場上的和諧氣氛,舞池之外不怎麼平和。
「這是你的意思嗎?」
過去由於魔王陛下的寵愛,三皇子殿下不必出席正式社交場合,絕少被放在這種顯眼的位置。不論是否為魔王陛下授意,這樣的場景實在耐人尋味。
「妳說呢?」
星澄皺眉:「這話或許不該由我來說,但那孩子太可憐了。你想跟神族和平共處,應該有很多方法,不該只從公主下手。」
「我希望龍跟伊芙蕾希雅殿下接觸,但是是朋友的程度。」
「哦,這樣啊。但他們看起來不只這樣吧,你不嫉妒?」星澄回頭看,看見徹稍微皺眉,不禁有些吃驚。
下一秒,魔王陛下重新帶穩了微笑的面具。
「我當然會嫉妒,但是,只要不被發現不就好了?而且,這確實是我的希望。」
徹定定地看著舞池內,眼光幽暗而深遠。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藍月傳說

Photo by Roksolana Zasiadko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藍月傳說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十六話、流連
  • 下一篇
  • 冒險者1 / 第八話、精靈王的算計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