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十六話、流連


那小截裙子默默地縮回雕像後。
「姐姐,別鬧了。快點出來。」
對王族來說,「姊姊」這個稱呼其實有點太親暱,卻讓裙子的主人動搖了。躲在雕像後的魔族公主露.曼德沙露出半邊臉。「兩位請繼續。」
龍回頭換成了魔族語:「妳像這樣跟蹤聖法提加的公主,會變成外交問題。如果妳對她感興趣,最少也用更符合王族身分的方法。」
露乖乖被他拉了出來,像犯錯的孩子那樣低垂著頭。
「我不是對她感興趣,我是對你們感興趣。」
「……妳到底在說什麼,簡直莫名其妙。」
露是標準的魔族女性,穿上高跟鞋之後只比龍稍微矮了一些。她一臉忐忑,躊躇再三才小心翼翼地說:「不能送夜女神給冽,父皇會生氣。」
龍一愣,才想起這是他不久前跟冽的玩笑。
「好啊,不送。那送給妳?」
「也不行。你不是有想送的人嗎?」
視線往伊芙蕾希雅的方向瞄。伊芙蕾希雅笑道:「在談我的事嗎?」
「不能說完全無關,晚點再跟妳解釋。」
「你看起來精神不太好。是下午的比賽受傷了嗎?」伊芙蕾希雅克制著伸手碰他的想法,仰頭打量龍,沒想到視線接觸時龍卻移開了視線。
「只是睡眠不足,沒什麼。」
「我幫你治療好嗎?」
「……好。」龍配合地低下頭。
柔和的光芒照耀,頭痛被稍微舒緩。抬頭正要道謝,卻看見伊芙蕾希雅專注凝視的目光——專注又溫和的目光,只看著自己。龍短暫發楞,才想到向她道謝。
雖然還有些遲疑,但龍已經想好了答案。
「抱歉,我打算跟姊姊單獨談話,能夠請妳把空間借給我嗎?」
「那當然。」
伊芙蕾希雅微笑的表情看不出情緒,她看起來神色如常,某種程度上跟徹很像。她提裙對兩人致意,「晚上見,大皇女殿下、三皇子殿下。」
——晚上見。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會等他的回應。
龍一直注視著伊芙蕾希雅的背影遠去,直到再也看不見。
「你總是喜歡上很難追求的對象。」
聽見聲音傳來,龍苦笑道:「很明顯嗎?」
「對熟悉你的人來說,是。」
「之前看她好像不知道你跟父皇的事情,我阻止過她。如果不知道,你還是主動跟她說比較好,否則讓旁人告訴她,那有多尷尬。真被人桶出來,你們都得難堪不可。」
龍扶著額頭:「不必擔心,她看見了。」
露倒吸一口氣,一副要崩潰的表情:「雖然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是,你真的得改掉這壞習慣。好好地在房間裡不好嗎。為什麼你們總那麼愛嚇人?」
「……」
龍拒絕回答。
接著是一陣充滿憐憫的沉默。露拍了拍龍的肩膀:「真可惜,難得的戀情還沒能開始就結束了。姐姐請你喝酒?」
龍「啪」一聲拍開露的手。「不要隨便幫我失戀。」
「哎?等等,不對,她態度看起來很正常。她怎麼說?」
龍被露探究的眼神盯得有點困窘,「她就跟我告白了,我還沒回答。」
「哦,被告白了啊。原來如此,父皇應該也知道,這就是你心不在焉的理由?」
「她真是很奇怪的人。」
露戲謔地笑:「換作是你,你會退縮嗎?就算你的性格這樣,還跟父親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依舊追求者無數,這不是代表你很有魅力嗎?」
雖然晚了一點,但龍終於意識到,臨別的那番話似乎造成了反效果。
「妳是在誇獎我還是損我?」
「都有。聽好了,容貌可是戀愛的最佳武器。如果她不是那麼漂亮,你會這麼容易就喜歡上她嗎?所以別想太多,滿懷自信地上吧。」
「不能說跟外表沒有關係,但那不是重點吧?事情沒有妳想得那麼簡單,她可是是聖法提加的公主。」
露挑眉,「跟父親比起來這都不是問題,我百分之百支持你。」
龍想要反駁,卻找不出有力的話語,最後只是沉默。
——妳以前可從來沒有支持過我。內心有個聲音低語。
理智上可以理解,情感受卻不能接受。話語不受控制,脫口而出。
「哈,這可真有意思。妳不高興的時候說我噁心,說我是有問題的人、是被引誘,現在又若無其事地擺出姐姐的姿態,怎麼了,有個正常的弟弟讓妳很開心嗎?」
他必須費盡全力,才能壓制那些更惡毒的話語。
「總而言之……不管妳支持與否,我都會自己做決定。」
龍說著對她稍微欠身,抬起頭,那些情緒與脆弱消失無蹤,又是完美的笑臉。
「我的話說完了,晚上見,皇女殿下。」
「龍,等一下!我——」
沒有停下腳步。
「對不起!」
龍微笑著轉過頭,「妳可以道歉,但是我不原諒妳。我從小做些什麼,就沒得到妳的認同與支持。現在又若無其事地跑來,實在讓人一肚子火。妳不過是我的姊姊,我想要怎麼使用自己的身體又跟妳有什麼關係?」
露一副受傷的表情,聲音細若蚊蚋。
「當然有,我希望你能夠幸福。」
「呵。」彷彿凝聚了世間所有的惡意,再從喉嚨間吐出冷笑。細長的紫色眼眸彎成弦月狀,不帶感情地吐出話語。「……這怎麼可能。」
「如果你只想著放棄,當然不會成功。」
「別說得像是很了解我一樣。」
「我是不像以前那樣了解你,至少我知道,只是等待不會有好結果。」
龍停下腳步。「反正不會有好結果,只是等著又有什麼不對。」
「這樣一來你跟父皇又有什麼不同?」
沒有回答,龍逕自邁開腳步。露目送他的背影離去。
……
……
回到闇之華的宮殿,衣櫃旁是已經整理好的服裝。龍去了趟浴池,腦內不段迴響著與父親、姊姊甚至伊芙蕾希雅的對話。
是的,她說得沒錯。只是逃避的話,自己又跟父親沒什麼不同。
兩人容貌相似,氣質迥異,唯獨在執著與膽小這部分完全相同。
——雖然有些諷刺,但是,龍卻稍微理解了父親的心情。
正如同徹作為父親為他規劃並考慮未來一樣,腦中還是不斷浮現對未來的想像。兩人若要攜手,伊芙蕾希雅是絕對不可能答應他只在夜晚會面。她的行事風格光明磊落,忍到極致甚至會有種玉石俱焚的強硬。
加深她跟雷爾契家族的裂痕,對魔族並沒有好處。
但是那又怎樣呢?
有了魔王陛下的允諾,龍可以自由地做自己喜歡的事。
不考慮這些,龍倒是很喜歡跟伊芙蕾希雅相處。
他很喜歡伊芙蕾希雅的強勢,偶爾才會展現的脆弱也非常迷人。
應該很難遇到比她更讓人心動的存在。
倘若不論是伸手或者放手總要後悔、如果總有一天還是會走回父親的身邊尋求庇護、如果夢終將要醒,又為何要考慮政治問題?對戀愛中的兩人來說,彼此凝視的眼眸就是世界,只要此刻的情感能夠烙印於心便是永恆。
不論是他或者伊芙蕾希雅,都很清楚兩人不可能長久。
此時伸手不過是為了找到能夠回到噩夢般現實的勇氣。
像是整理散亂的思緒那般,龍將散亂的頭髮梳理成束,將扣子從上到下扣好、直到勒住喉嚨的釦子整齊地宛如熨燙般完美貼合。
龍.曼德沙注視鏡中的自己。鏡中的青年頭髮梳理整齊,一身灰黑色合身西裝,上挑的眼角含笑,看不出半點憂鬱。
經過溫室的時候,他走了進去,帶著黑色的玫瑰離開。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Photo by Roksolana Zasiadko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冒險者1 / 第七話、對面的室友與孩子的午睡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十七話,邀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