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冒險者1 / 第七話、對面的室友與孩子的午睡


冒險者公會的公佈欄上,有張委託孤單地被壓在其餘高額獎金之下。
沒多久,被風吹落,來去的冒險者甚至沒施捨一眼,將它踩得一地淒涼。伊文潔琳.克拉克拾起那張羊皮紙,拍去上面的腳印。
那是鍛冶店的委託,內容是抓小偷,獎金不算多。
伊文潔琳站在佈告欄前想了想,將那張委託單收進口袋。
她踏著清晨的陽光出城,用手檔在眼前,瞇眼望向日光的方向。
晨光中,有兩個人逆光朝著她走來,一高一矮,正在談話。矮的那個身負巨盾與巨劍,一頭柔順黑長髮;高的滿頭紅髮,腰間繫著長劍。兩人身上沾滿鮮血,卻腳步輕盈,看來才經過一場惡戰。
真是奇異的組合。
伊文潔琳剛這麼想著,突然感覺這兩人很眼熟。她遲疑地喊出對方的名字:「克洛托?希爾達?」
其中的少年詫異地抬起頭,詫異地抬頭,綻出笑容:「伊文姊!」
伊文潔琳快步走過去,「受傷了嗎?」抓住克洛托檢查,確認並無大礙,才鬆口氣,轉頭問道:「希爾達也沒事吧?」
「謝謝您的關心,我沒事。」
克洛托道:「伊文姊,找到狄蘭了嗎?」
伊文潔琳搖頭。
克洛托難掩失落,她柔聲問道:「怎麼會這時間才回來呢?」
「這個……呃,」克洛托搔著頭,「昨天我跟希爾達去找狄蘭,結果在迷霧迷路,只好在那裡過夜。」
「然後呢?」
希爾達接話,「遇到魔狼群跟狼王,我們一起把狼群解決了,所以就……」
「還有,希爾達她──」
克洛托接著比手畫腳地說明戰鬥過程,充分讚美希爾達的戰鬥技巧並對她的腕力充分表達敬佩之意。
希爾達還在一旁補充,伊文潔琳一直沉默地聽著。
也許是因為臉上毫無表情,希爾達偶爾投來不安的視線。
伊文潔琳將雙手重重放在兩人肩膀上,終於笑了:「做得好。」
「伊文姊這麼早,是想執行任務嗎?」
「沒關係,你們的事情比較重要。」伊文潔琳帶著笑容,「一天下來你們應該也累了,先回去洗個澡,我幫你們準備早餐。吃完後好好休息吧?」
「怎、怎麼好意思……」希爾達還忙著拒絕,克洛托已經毫不客氣地舉手,「我要吐司蛋加上紅茶!」
「克、克洛托先生!」
「有什麼關係?別客氣,妳也一起來啊!」
「可、可是,我……那個……」
「好了、好了,別再說了。」伊文潔琳抓住兩人的手,「你們兩個都來,你們現在看起來糟透了!這是導師的命令哦。」
雖然伊文潔琳嘴裡這麼說,嘴角的笑容卻壓不住,足見她心情愉快。
希爾達終於笑出來。
「那麼,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伊文潔琳領著兩人回到位於鋼鐵城堡特別行政區。
這裡是負責城市最高層級戒備、討伐工作之人的居住區,被冒險者們暱稱為「神兵苑」的特區,只有導師級以上的冒險者有資格居住。就連南都騎士團,也只有團長與副團長兩人有資格擠身「神兵」之列。
這些「神兵」擁有特權的同時,也有守護市民的義務。
苑門只有花園精靈常駐於此,充當守衛。此時,精靈正忙於澆水,他注意到伊文潔琳等人,停下動作往這邊過來。精靈拿著澆水器,朝克洛托身上噴水,「這哪來的髒東西?要快點沖乾淨才是!」
克洛托被噴得狼狽不已,精靈發出愉快的大笑,「噗哈哈!」
「莉莉!妳這──」
精靈的澆水器往克洛托頭上狠狠淋下去,捧腹爆笑。無視怒火中燒的克洛托,換上恭謹的態度。
「早安,克拉克小姐,您回來得真早。」她轉過頭,對希爾達露出微笑,「請問這位是……」
「希爾達.賽西亞,是布莉姬特殿下的人。」
希爾達對精靈鞠躬,「您好,我是希爾達.賽西亞。」
精靈莉莉帶狡黠的笑容打量希爾達,「這位是克洛托的──」
「指導員。」伊文潔琳簡短回應,匆促走過他身邊,「莉莉,我帶他們進去。那傢伙回來的話,就讓他來找我。」
「好的。」
語畢,莉莉笑嘻嘻地對克洛托扮鬼臉。
克洛托就要跟精靈吵起來,卻被伊文潔琳抓住後領,「先洗澡吃東西。」克洛托本來還要爭論,也只有惡狠狠地瞪著莉莉,扔了句「給我記住」,轉頭就走。
伊文潔琳注意到希爾達似乎很緊張,揪著克洛托的衣角不放。克洛托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形成了三人快步的奇觀。
伊文潔琳看著希爾達,微笑道:「如果妳哥哥看到,大概會吃醋吧?」
「吃醋?」希爾達睜大眼睛。
「哎喲,不要吧,我可不想被那個騎士大人找麻煩啊!」克洛托笑著假裝與希爾達拉開距離。希爾達微愣住,不知所措。「咦、咦?」
伊文潔琳微微瞇起眼睛:「克洛托,甩開淑女的手是很失禮的。」
「那就……」克洛托環顧四周,「那個裘達斯應該不會出現吧?」
「不、不可能的!他絕對不會出現的!」希爾達強烈否認,眼神卻看著伊文潔琳。伊文潔琳假意沒弄懂,微微一笑。
「那就不要緊啦!」克洛托說。
這裡是三大特區之一的「加德斯」,特區與「神兵」這個傲慢稱號相符,給人神殿般莊嚴的印象。主要道路旁以圍牆區分,從中央噴泉廣場往前,是整齊的別墅群。有白色為基調的神殿式別墅,也有童話風格的溫馨別館,甚至是以生物骨頭以及黑色裝飾的灰暗設計。
伊文潔琳的住處是藍色與白色為搭配的屋子。從外觀看來,屋子並不高,只有三層樓。大門在主人接近時自動打開,彷彿歡迎屋主歸來。
穿過種滿各色花朵的花圃以及門口的魔法陣,屋門自動敞開。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寬敞的房間以及成排書櫃,客廳左邊是廚房,另一邊則是工作室。
沿著樓梯往上走,則是兩間臥房,中央則是另一間小型客廳。
「哇!」希爾達發出讚嘆,克洛托則跑在伊文潔琳前。
「你們先休息,我拿換洗衣物給你們。」
她先各遞給兩人熱水,並送上乾淨的衣服以及盥洗用具。
她開了對面房間讓克洛托沐浴,她房間的浴室則借給希爾達,伊文潔琳本人則穿上圍裙。準備進廚房時,看見希爾達抱著衣服,跼促不安的絞著手指。
「怎麼了?」
希爾達深呼吸,「克拉克導師,很抱……那個,很感謝您。」
「毋需道謝。」伊文潔琳面無表情。
這回應似乎凍結她所有的勇氣,希爾達恢復畏縮的樣子,慌忙道:「那、那個,我會儘快出來,接下來還請務必讓我──」
「不需要。」伊文潔琳打斷她,「如果妳能夠好好洗澡、用餐、休息,我會感到很高興。」
「對、對不起!」
希爾達像秋風中的落葉般可憐地顫抖,抱著衣服奔進浴室,彷彿能看見緊閉的門後,少女惹人憐愛的神情。
伊文潔琳轉過頭,看著鏡中自己的表情,試著露出笑容。
鏡中表情嚴肅、看似心情惡劣的女生,正用帶著殺氣的笑容看著自己。她試著用食指給僵硬的臉頰撐出不自然的假笑,連自己也看得皺眉。
「……算了。」
她回到廚房,準備好克洛托的吐司蛋以及紅茶。
伊文潔琳才想起忘記問希爾達想吃什麼。
與此同時,兩間浴室終於傳出水聲,希爾達第一次看見能夠流出水的器具,發出驚奇的聲音,沒多久則因為不擅長調整水溫發出慌張的呼聲。
克洛托遠遠地喊著。「需要幫忙嗎?」
「克洛托先生,這、這東西冒出水了!」希爾達彷彿發現新大陸。
「哦,妳說那個啊!我第一次看到也嚇了一跳。那是種魔導具,有些專門的魔法師會來加德斯維持這些器具的運行。」
「是、是嗎?喔喔哦,這好……」希爾達驚喜的聲音沒過多久就變成慘叫,「啊啊啊!好燙!」
「哦,那個啊。妳可以問控制水溫的精靈。」
「我試試看!」
兩人就這樣隔著浴室交談,希爾達終於能夠順利使用熱水,發出開心的歡呼:「克洛托先生,我成功了!」
「哦哦,感覺如何?」
「好棒啊!不愧是加德斯,魔法工藝果然十分先進呢!」希爾達興奮的說。
另一邊的克洛托早就開心地哼起歌。
「克洛托,你走音了。」伊文潔琳指出。
「……」
克洛托的走調的歌聲不情願的變小,希爾達終於發出笑聲。
一邊洗澡一邊對話……某種程度上,還真是大膽。伊文潔琳暗忖。
早餐差不多準備完成,克洛托也洗完澡,狗一樣甩著溼潤的頭髮。他還不忘對希爾達喊話,「快出來,早餐準備好了!」
「咦、啊啊,可是──」
「克洛托,別催人家。」
伊文潔琳泡著紅茶時,感覺頭髮被什麼人撈了起來。
不需要回頭,也能夠叫出對方的名字,那個人就是幾天不見的隔壁室友。
「曼德爾。」伊文潔琳唸出他的名字。
回過頭時,那個人正帶著笑容站在她身後,以一貫肉麻的動作──親吻頭髮──打招呼。
「我回來了。」
「……請用正常點的方式打招呼。」
「比方說……親在別的地方?」說著,他的視線往嘴唇移動。伊文潔琳不給面子地退後,推開曼德爾湊過來的頭。
「那就不必了。」
曼德爾一身白色魔法師正裝,但是領口的緞帶綁得亂七八糟。伊文潔琳強忍重綁的衝動,以刻意淡漠的表情仰望著他。他看起來有些不一樣,唯有溫柔地讓人感到太甜膩的笑容沒有變。
坦白說,她並不討厭。但她是絕對不會讓曼德爾知道。
「……歡迎回來。」
曼德爾搖晃著手上的小瓶子,「來,這是給克洛托的禮物。」
伊文潔琳接過瓶子,愣住了。
附有封印的玻璃瓶內,狄蘭正用哀怨的眼神瞪著她。
「曼德爾,你怎麼──」
還沒說完,嘴唇被曼德爾的食指按住,「噓。」伊文潔琳滿腹疑惑,壓低聲音,「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我問過狄蘭生氣的原因,才帶他回來。」
瓶中的狄蘭瞪著眼睛,似乎不大同意。
「他看起來更生氣了。」
曼德爾態度從容:「他們的狀況就像是小倆口吵架,鬧彆扭的孩子偶爾應該下帖猛藥。」說著意有所指地盯著伊文潔琳。她扶著額頭,「果然很像你的作風。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沒有意見。來?」
但是曼德爾並沒有把瓶子交給她。
「伊文,我還不打算要把狄蘭交給克洛托。」
「哎?那你……」
曼德爾語調輕快地說:「我只是想讓克洛托找不到他而已。」
「這有什麼意義?」
「當然有。」曼德爾轉過頭,看著自己的房間。稍遠處,壓抑的走調歌聲傳出來,他略顯不快的表情才終於緩過來:「是克洛托?」
伊文潔琳兀自泡著茶,無視他彆扭的表情,從曼德爾身邊走過,「不然還能是誰?」經過時,手上的杯子被劫走,曼德爾悠哉地啜了口紅茶。
「那是我的杯子。」
曼德爾語帶挑釁,「我知道。」
「鬧彆扭的是你,」伊文潔琳背對曼德爾,依舊能感受到他的視線。「你的份我早就準備好了。」
只見客廳上擺著準備好的奶茶,旁邊則是草莓口味的鬆餅。
曼德爾微楞,發出悅耳的笑聲。
伊文潔琳閃過他試著撈過來的手,快速走過去,喝光奶茶。正要吃掉鬆餅時,手上一空。毫不意外地,咬了一口的鬆餅在曼德爾手上。
「用魔法是作弊。」
「本來就是為我準備的,嗯?」
被曼德爾勝利者的表情激怒,伊文潔琳開始詠唱咒語。
幾分鐘後,希爾達終於從伊文潔琳的房間出來,頓時愣住。
──這是怎麼回事?
房間內雷電與火焰交錯,擦出絢爛火花,招式華麗卻沒有多大殺傷力,簡直就像小型的魔法表演。只見伊文潔琳以令人震驚的速度唱咒,好幾個連續水柱擊向對手,而對方以強悍的火焰還擊。如果視為表演,目前在屋內上演的魔法簡直是祭典等級。
仔細一看,伊文潔琳的對手不是梅勒迪斯導師嗎?
「怎、怎麼辦?」
克洛托先生呢?希爾達環顧四周,終於在一級戰區看見那頭醒目的紅髮。克洛托的紅髮有些溼潤,脖子上掛著毛巾,袖子捲起,衣服釦子只隨意扣了兩、三個。雖然在騎士團早就看慣了,不知為何,希爾達突然感到不知所措。
大概因為對方是同齡的人吧。
克洛托卻不在意,還舉起手對她打招呼,「來吃早餐吧!」
希爾達如臨大敵,小心翼翼繞過飛舞的魔法,走到克洛托身邊,「克洛托,你不阻止他們嗎?」
「喔?妳縮那個啊,不要緊。」克洛托邊吃東西邊說話,枕著右手,愜意地躺在沙發上,「他們總是那樣,閃遠一點就好。」
他無視頭上亂飛的魔法,冷靜地咀嚼培根吐司加蛋,左手拍掉掃到身上的零星火焰。
「克洛托先生,那個,釦子。」
「等我吃完再說。」
希爾達不斷說著「真的沒問題嗎」,頻頻回頭觀望,露出擔心的表情,偶爾發出驚呼。
過了許久,兩人都沒受傷,希爾達終於意識到,他們只是在玩鬧。在克洛托的勸說下,她雙手合十進行早晨祈禱,接著將培根、吐司與蛋平均分成六份,送進嘴裡慢慢地咀嚼。
克洛托用餐完畢,隨意擦了擦嘴。
能夠逼迫英雄王妥協、讓立於城市頂端的七長老也畏懼三分的兩人,完全沒有平時剛正的氣勢,正以令人難以想像的幼稚言語爭辯。
「沒錯,我就是故意的!」
被稱為「精靈王」的曼德爾雙手抱胸,露出令人不快的笑容:「誰叫妳難得聯絡,就是叫我幫克洛托。說我沒考慮好,那妳考慮過我的心情嗎?」
「這是兩回事吧!」伊文潔琳挑眉:「如果你真的沒空,就拒絕啊。為什麼用這種孩子氣的方式報復?」
曼德爾別過頭,語氣漸弱:「如果我不幫忙,妳就會自己去。我才不要。」
伊文潔琳傻眼,「是啊!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啊?」
「怎麼會沒關係?我──」
克洛托咬著叉子,站到兩人旁邊,將兩人分開。
「你走開,這跟你沒有關係。」曼德爾神色不快,正打算抱怨時,克洛托拍他的肩膀,表情認真:「不要為了我吵架。」
曼德爾僵硬的表情終於鬆動。
「別往自己臉上貼金。」
克洛托湊到他耳邊說了什麼,曼德爾臉上慢慢浮現怒意,「克洛托,你──」沒等他回應,克洛托撈起掛著風乾的衣服回到曼德爾的房間。家事精靈已經替他把血跡洗乾淨並且吹乾,克洛托換回原本的衣服並繫好劍。
「嗯,還是這件舒服。」
褲子脫到一半時,門被曼德爾打開。希爾達發出「哇」的一聲,遮住眼睛。只見曼德爾刻意慢條斯理地關上門,「啊,抱歉。我忘了你還在。」
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克洛托橫了他一眼,「你也先敲門吧?」
「這是我的房間。」
曼德爾終於恢復往常的從容──那張看不出表情的笑臉毫無破綻,克洛托一陣惡寒,才單腳套進褲管,就一跳一跳地準備逃命。
「打擾了,我立刻出──」後領被揪住。
「請稍等。」恢復平常那種貴族般優雅從容地語調,曼德爾神色懇切,「我有話跟你說。」
克洛托吞了口口水,夢寐以求的門就在曼德爾身後。
露屁股或者與曼德爾共處一室?
不論哪一個都是難題。
「你想說什麼?」克洛托謹慎地後退,小心注意不要再因為踩到褲管跌倒,「先說,我跟伊文姊約好不能當間諜。」
「她給你多少?我可以給十倍的價錢!」
克洛托明顯地動搖。
曼德爾緩緩從口袋中拿出一張金卡,克洛托眼睛放光,「這是……」傳說中的金卡。除了能夠自由出入四都外,進出神兵區「加德斯」,還能擁有導師等級的待遇,是所有冒險者夢寐以求的東西。
曼德爾拿起卡片在他面前晃來晃去,克洛托的頭也跟著他的手擺動。
「如果你想要,那──」
「不行、不行!真的不行!」
在金錢與信譽中掙扎的克洛托如夢初醒,發出壓抑的悲鳴。
「不要再引誘我了!」
曼德爾發出愉快的低笑,「好、好,不欺負你了。我想問的是,我見過狄蘭了。他還很生氣,我想你不是沒有機會。要我幫你嗎?」
「他沒事吧?」
「沒事,而且還好得很。如果你真的沒自信,可以把他交給我。你看如何?」
克洛托重重嘆息。「你告訴我他在哪裡,我自己去。」
「告訴你,你也找不到。你還是放棄吧!把他交給我就好?」
「那可不行,我總得先試過。」克洛托難得態度積極。
「好吧、那……作為交換,你幫我──」
克洛托打斷他,「不行,某些話還是得你自己說。我以前就一直很想說了,你這個人還真是個……戀愛白痴。」
總沐浴在讚美海洋的曼德爾嘴角抽動,「白痴?你說我?」
「去告白──」克洛托被曼德爾摀住嘴巴,只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一陣凜冽的殺氣投過來,克洛托很識相的住嘴。
「碰」的一聲,門就被打開了。
伊文潔琳神色緊張地衝進來,護住克洛托。
她用帶著敵意的眼神看著曼德爾,看得他神情黯然。克洛托簡直要為戀情乖舛的曼德爾掬一把同情淚。沒想到下一句話卻立刻讓克洛托無言。
「你要對他做什麼?」
曼德爾一愣。
「他是男的。」伊文潔琳神情嚴肅的補充。
「我知道。」曼德爾扶著額頭,有氣無力地替自己辯解。
「我是不會允許的。」
伊文潔琳微瞇眼睛看著他,要克洛托穿好衣服,領著兩個小毛頭離開了。
而且說是去幫克洛托找回他的劍。
曼德爾.梅勒迪斯一直自認聰明,不論學業或者實戰上,也決少吞敗。他一直自認人生就會這樣順利地過下去──直到認識伊文潔琳之後。
曼德爾走到窗邊,目送三人離開。
還未從沮喪的情緒中恢復,毫無溫度的童音打破寂靜:「今天你可讓我徹底改觀了。」略帶嘲謔的聲音來自口袋,說話的是狄蘭。
幾日相處下來,曼德爾自認跟他相處得不錯,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見狄蘭用這種口氣說話。他拿出瓶子,看見狄蘭輕蔑的表情。
果不其然,接下來並不是好話。
「你完全破壞了我對精靈王的好印象。」
曼德爾心情不好,完全放棄爭辯,甚至沒心思在意。
「那我道歉。」
「我不是說這個。」
瓶內的液體甚至還能做出表情,曼德爾撐著頭與狄蘭相望,忍不住微笑,「是嗎?那麼,你為何感到失望呢?」
「我同意克洛托的意見。」
「嗯?」
接下來狄蘭的話完全在意料之外。
「你是不是男人啊?回來的時候要親,就給我親嘴巴啦。之前聽你每天傾訴思慕之情,聽得有夠煩。好,結果呢?」狄蘭的聲音突然拔高,「根本就住在一起!」
曼德爾完全愣住。「等一下,你不是要問克洛托……」
「什麼克洛托,那不重要!」狄蘭憤愾地打斷他,「結果呢?你一回來,就是吃醋,吃醋玩還吵架。哦,我的女神!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人?你的智商都拿來騙我了嗎?分一點騙騙心愛的女人嘛。」
「我……」
「哦!對了、對了!身為前輩,還可以小孩子吃醋。你之前秒殺魔獸的時候有多帥氣,連我都快愛上你了。回來以後,一下變成個大醋缸。」
雖然沒有人類的表情,從聲音就能想像精靈悲憫中帶著鄙視的表情。
「哦,親愛的女神,我美麗的赫斯。能夠得到您青睞的人類,怎麼會是個連表明心意都辦不到的膽小鬼呢?」
狄蘭認真無比地盯著因太過震驚而愣住的曼德爾。
「拜託你快點去告白啦!」
說時遲,那時快。門「砰」一聲被打開。
克洛托的臉出現在房門前,「狄蘭!」
門內哪有狄蘭的影子?只看見曼德爾拿著瓶子,露出刻意困擾的表情:「克洛托,進別人房門前請記得敲門。」
「好啦!下次再說。」
克洛托注意到曼德爾手上的瓶子,湊過去看。狄蘭惶惶不安,狀似液體的東西不安地抖動著。
「這是什麼東西?」
曼德爾笑容甜美:「是一種飲料,叫做史萊姆水。」
「哦?有這種東西嗎?」克洛托滿臉懷疑,「我可以喝嗎?」
曼德爾比了個「請」的姿勢。
提裙奔來的伊文潔琳張著嘴,看著克洛托張嘴準備把「史萊姆水」喝下去。誰知被反轉的瓶子沒露出半滴水,瓶內還傳出怪異的慘叫。
「哎呀?好像有什麼東西躲進去了?」
曼德爾故作詫異,從克洛托手上接過玻璃瓶,用力晃了晃。
「有時候有些野生的精靈會跑到水中,如果想知道有沒有精靈,只要把液體裝起來,稍微晃一晃,就能夠把液體與精靈區隔開來。」
他將瓶子倒立,瓶內的灑出超乎預期的大量液體。
不,正確來說,灑出來的液體只有一部分,中央則是某個果凍狀的東西。沒多久,慢慢變浮現契文、變成人形,頭昏腦脹的狄蘭原形畢露。
「狄蘭!」克洛托簡直是撲過去的,「你跑到哪裡去了?我擔心死了!」
狄蘭暈頭轉向,分不出東西南北。克洛托轉向曼德爾,「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嘛……」
曼德爾露出壞笑,本想把跟狄蘭見到的過程加油添醋,看見伊文潔琳拼命搖頭的表情,只有悻悻然閉嘴。
「我想你應該問他。」
克洛托微微瞪大眼睛,帶著不安地低下頭,「狄蘭。」
狄蘭沒有回答。
克洛托單膝跪下,對狄蘭伸出手。他面無表情地抬頭:「別過來!我也不想跟你說話,走開!」
克洛托微微張嘴,卻只是默默垂頭,沒能說出話。
──卻握住狄蘭的手,狄蘭試著抽手卻沒能辦到,緊握的力道甚至讓他感到有些疼痛。
「狄蘭,拜託你。」克洛托盯著他,口氣難得帶著懇求,「跟我回去。」
「不要!」
兩人互相瞪視卻是沉默,周遭瀰漫著讓人難以介入的氛圍。
「接下來就是他們的事了。」曼德爾說。
伊文潔琳悄悄走到曼德爾身邊,像是想說些什麼似的凝視他。
卻聽見曼德爾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對精靈來說,第一次認定的主人是世界上第一個人。替他建構起整個世界。」
「像是雛鳥?」
伊文潔琳抬起頭,正好望進曼德爾凝視的眼神。
「令人無法忘懷的對象,想要佔為己有的人,一旦認定就不願意放手。之所以留下契文,也是希望能被記住。」
她收回視線,喃喃道:「這聽起來好像有點可怕。」
曼德爾表情一僵。「是、是嗎?」
「況且,狄斯蘭斯的第一個主人,並不是克洛托。」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好事。」
伊文潔琳不置可否地笑。
「那個,曼德爾。」
「嗯?」
「結束之後,我是說等你當上副王之後,你……」不知道是否是錯覺,她罕見地緊張。「呃,你有什麼打算?」
她想問什麼呢?曼德爾微微側頭,「什麼打算?」
「我是說,比方說執行官、還有住的地方,你會留在這邊嗎?」
說到這裡應該夠明顯了。
曼德爾眨了眨眼,有些驚訝於自己聽見的。
「當然不會。」
「你要走?」伊文潔很吃驚。
跟過去無數次一樣,他誇張的單膝跪下,牽起伊文潔琳的手。「所以,我希望妳跟我一起走。」
出乎意料的是,竟沒有迎來習慣的拒絕。
曼德爾笑著抬頭,「嗯?」
伊文潔琳圓睜眼睛,「你……該不會是認真的?不是惡作劇?」
「那當然。」
她並不是覺得討厭,只是愣住了──意識到這點,曼德爾有些驚訝,「這不是遊戲,我是認真的。」
伊文潔琳抿唇。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要怎麼拒絕呢?」
短暫驚愕後,曼德爾發出歡呼。
曼德爾.梅勒迪斯曾經被認為是沒有軟肋的人──直到他遇見了伊文潔琳.克拉克。
冒險者 修龍 冒險者1

Photo by John Salvino on Unsplash

#冒險者  #修龍  #冒險者1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十五話、仰望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十六話、流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