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冒險者1/第六話,精靈的詛咒與詛咒的精靈


「精靈獵人找到了!」
這是今天南都最熱門的話題。
在盜賊被騎士團緝拿的那個下午,人們圍在城門口議論紛紛。
如同迎接凱旋歸國的戰士那樣,列隊歡迎年輕的騎士隊長押解犯人。沒多久,穿著鋼鐵城堡金邊制服的辦事官來到廣場,向眾人宣佈最新的公告。
「男爵的家傳寶劍尋回,精靈獵人已經在騎士團的保護之下。瑟爾芬陛下感到非常欣慰,對騎士團表達最誠摯的謝意。立功的人是──第十二小隊的年輕隊長裘達斯.賽西亞!」
人們嘩然,交換著意見,提出那些尚未獲得解答的問題。
這可不是比梅勒迪斯還快?
這比賽是裘達斯贏了嗎?
不,不對,比賽還沒有結束呢。
超越曼德爾.梅勒迪斯的人出現了嗎?
──諸如此類的謠言開始在人群中擴散。
標題之後,是裘達斯的畫像、個人經歷,公告右上方是英雄王瑟爾芬的金獅王印,公告末則是英雄王瑟爾芬的簽章。
整個城市為了這紙公告沸騰。
騎士與召喚師名譽之戰,勝者會是誰?
而誰又會是南都未來的王?
年輕正直的騎士裘達斯或者是笑臉迎人的天才召喚師?
每個人都屏息等待。等待這場為期四年的比賽邁向終盤!
──以諸如此類的話語為標題,平淡無奇的生活中,終於有了新的主題能夠在茶餘飯後爭論。
裘達斯.賽西亞凝視著英雄王瀟灑的簽名,試著壓抑嘴角,卻仍忍不住笑出聲音。他將信件從頭到尾瀏覽一次,對自己的表現非常滿意。他單手支頭,輕敲著桌子,陷入沉思。
這樣就算奪得先機了嗎?
事實上,就連裘達斯本人也很驚訝,他從未想過能夠在與曼德爾平分軒輊。不論同樣身為冒險者,或者是以後輩的角度來說,裘達斯很清楚曼德爾.梅勒迪斯那張溫文儒雅的笑臉後,是如何壓倒性的實力。
那傢伙的強悍不屬於人類。那傢伙是怪物!
愚昧的詩人們經常將曼德爾與裘達斯相提並論,創造出宿命對決的氛圍。
平心而論,對決經常有之,宿命倒是未必。
曼德爾如果看到兩人的名諱並列,肯定會皺著眉頭做出嘔吐的表情吧?
事實上,兩人不論實力或者名氣可說天差地別。
一個是以一檔百的高階魔導,另一個只是前途光明的新人騎士。
與常人相比,裘達斯算是難得的人才,但跟曼德爾相比卻差了一大截。
雖然裘達斯較早成名,但比之曼德爾.梅勒迪斯卻略顯不足,民間有傳聞說曼德爾麾下有精靈組成的精英部隊,才能夠在南疆守衛戰以一擋千。
那個人並不想成為英雄王,他有成為領主的能力,卻對眾人之事毫無興趣──毫不誇張地說,他是個自我中心的人,除了精靈與伊文潔琳,什麼也不在乎。
更糟糕的是,他以阻撓裘達斯為樂。
之所以競逐副王之名,多半是基於對裘達斯的厭惡,而不是為了榮耀而戰。
裘達斯扶著額頭,忍不住嘆氣。
「賽西亞隊長,你是不打算回信,或者是嫌我等得不夠久?」
抬起頭,小麥色肌膚、淡金色短髮的禁衛隊長蜜亞雙手抱胸,表情略顯不快。她拿起空白的紙卷,「你想不到怎麼回應,我也可以幫你想,我這邊有範本。」
見裘達斯仍不動筆,她甚至不掩飾就起皺眉。
「小少爺,再二十分鐘我就要回家了。你還能拖更久嗎?」
「再給我五分鐘。」
「隨便寫一寫就好。事實上,陛下並不看好你。」
裘達斯沾了沾羽毛筆,終於在信紙上寫下英雄王的名諱。
親愛的瑟爾芬陛下。
「不只瑟爾芬陛下,我沒夢想過領先。」
裘達斯在腦中迅速擬稿,寫下回應的謝函。
「既然這樣,那你幹嘛出來攪局?簡直是浪費時間。」
「原來妳是那麼想的嗎?」
「不然還能怎麼想?憑你怎麼可能贏過梅勒迪斯?就連那個冰雪魔女都被收服了。」
「她不是什麼魔女,她是伊文潔琳.克拉克。」裘達斯指出。
蜜亞用手順了順那頭雜亂的淡金頭髮──簡直像是獅子的鬃毛。
「我只是不想不戰而敗。」
「男人的自尊?」蜜亞挑起眉,露出嘲笑的表情,「真是孩子氣。」
「可能吧。」
「就算你這回僥倖得勝,也很難有下次。雖然抓到精靈獵人確實不錯,但是,這題目只對那些魔法師才有利。我們南都雖然是魔法城市,梅勒迪斯也是一時之選,但陛下也應該給魔法師與戰士相同的機會。」蜜亞搖搖頭,「陛下實在太偏袒梅勒迪斯了。」
「既然是陛下的意思,就不該提偏袒。」裘達斯放下筆,「梅勒迪斯確實很優秀,這次是我能力不足,不符合前輩們的期待。」
裘達斯將信件封緘,遞給蜜亞。
「麻煩您了。」
蜜亞離開後,裘達斯終於能夠暫時鬆口氣。
他站在窗邊,凝視著窗外的景象,卻發現有些好事之徒正湊在騎士團門口,對這邊指指點點。
他注意到有個形跡可疑的人在本部附近閒晃。
是小偷、還是偶然路過?裘達斯不敢分心,緊盯著可疑人物,直到他認出那個用外套包住自己頭的傢伙是誰──
「克洛托.托馬斯,怎麼又是你?」
「這個、呃,那個,我只是……」克洛托滿臉被察覺的尷尬,「只是路過!」留下明顯能揭穿的謊言,克洛托拔腿就跑。
這幾天來,克洛托對騎士團的敵意減少許多。裘達斯還想著,如果有機會,一定要遊說他進騎士團。
沒想到今天再見,他卻垂著肩膀──簡直就像被壓扁的橘子,完全沒有昨天那種生氣盎然的樣子。
「喂、克洛托!你給我站住!」
裘達斯匆忙追上,這看似貧弱的少年卻跑得特別快,裘達斯身負重裝,花了好些時間才追上,他用力搭上克洛托的肩膀:
「喂,你……呼呼……你跑什麼啊?」克洛托喘著氣,一時說不出完整的句子,「我、我只是……因為你追過來……」
「你該不會又弄丟東西了?」
克洛托不發一語地低下頭。
裘達斯四處張望。「你的精靈呢?沒跟你過來?」
「我找不到他。」
「不會吧!你還真的把精靈走丟了?」
「我不是,我只是……」克洛托本想替自己辯解,卻沒有說出口。他伸出左手,露出變成深藍色的契文。複雜的契文如新烙的傷痕,裘達斯湊過去看,「這契文看起來好像跟昨天不太一樣?」
克洛托彷彿用盡了全部的勇氣,滿臉通紅。
「我想請你幫我找狄蘭。」
「找?為什麼要找,命令他回來不就好了?」
這個人果然是騎士,思維非常單純。
克洛托無奈:「因為我辦不到。」
「可惜的是,一般人無法辨別不同精靈之間的差別,應該只有召喚師能幫上忙。」裘達斯陷入思考性的沉默,「你找過其他前輩嗎?」
克洛托跼促不安地轉過頭。「他們無能為力。」
「作為答謝……」裘達斯搭上克洛托的肩膀,「就讓我來幫你吧?」
「非常感謝!」
「舉手之勞而已。」裘達斯咧嘴,「為迷途羔羊服務,是我等騎士的榮幸。」
「我知道了,那就麻煩你了。」
克洛托跟著裘達斯走進騎士團本部。
路上不少騎士對裘達斯舉手敬禮,他也一一回禮,對幾個仕官模樣的人交待幾句話後,長驅直入。
裘達斯走進小隊長的辦公室,首席執行官替克洛托泡了茶。
十幾年來,克洛托踏入騎士團的次數用單手都數的出來。如果是一個月前的自己,看到今天他向騎士低頭,會怎麼想呢?簡直像是被下咒一樣。
裘達斯啜了口茶,一開口就是正題:「你跟狄蘭吵架了嗎?」
「不知道那算不算吵架,只是……」
「那就是了。」
克洛托擔心道:「那些精靈獵人還在附近嗎?」
「我們正在進行地毯式搜索。」
「那就是不知道了。」
裘達斯略顯尷尬的乾咳幾聲,試圖轉移話題:「我想狄蘭應該不會有事,那孩子是高階精靈,魔法程度也非同一般。」
「是嗎?」
「真的。」裘達斯笑著點頭,「一般只有專精水魔法的魔導師,才能用水做出那麼精緻的人像。精靈獵人遇上他,多半要倒楣。這有好有壞,如果他真心想藏,可能很難找得到。你用契文找過嗎,情況怎麼樣?」
克洛托擔憂道:「我試了很多次,一直找不到。我才想,他也許碰上什麼意外。」
叩叩──
敲門聲中斷兩人談話,少女的聲音說道:「哥哥,你在嗎?」
「進來吧。」
進來的竟然是希爾達。
她背後依舊是誇張的大劍與盾牌,那招牌的紅緞帶也在。她換下盔甲,身上穿著的正是見習騎士的衣服。騎士團的制服穿在她身上真好看。克洛托心想,忍不住直盯著她看。
希爾達瞬間露出不愉快的表情,很快恢復成笑容:「您好。」
原來這兩人是兄妹。克洛托微笑回應,「妳好,希爾達。」
「您是……」希爾達表情一滯,微微歪著頭。思索好陣子,才面露驚訝:「您是克洛托.托馬斯?」
「是啊!很高興妳還記得我。」
「抱歉,我不是很擅長認人。咦……」希爾達四處環望,像是找什麼東西,「托馬斯先生,那位鏡子先生呢?」
裘達斯好奇道:「鏡子先生?」
「他是說狄蘭。第一次跟希爾達見面的時候,那傢伙就是用鏡子的模樣出現。」
「鏡子?」裘達斯一愣,「真有趣。如果有機會,我還真想看看。不過,精靈沒有性別,應該不能稱呼為先生吧?」
「因為是短髮嘛!人家也希望他是男孩子。」
希爾達很自然地在裘達斯旁坐下,裘達斯把自己面前的茶杯推到她面前。她在茶杯內倒入數包砂糖,優雅輕啜一口。
「哥哥還是不擅長挑選茶葉嘛。」
裘達斯笑了起來,「那是因為被妳寵壞啦!妳什麼時候跟這小子認識啦?單獨跟男性組隊真不像妳的作風。」
「事實證明我努力過,而且也成功了。」希爾達輕笑,「托馬斯先生是我負責的新人,我當然認識。哥哥你呢?」
「他就是幫我抓到精靈獵人的孩子。」
「原來是您啊!哥哥受您照顧了。」希爾達再度鞠躬。
「呃,也不算是照顧。我也是受到很多幫助,總而言之、這沒什麼,也不需要這樣。」
克洛托不擅長應付這些禮數周全的人。
只要跟他們一起您來您去,就覺得坐立難安。很不幸地,裘達斯跟希爾達這對兄妹受過良好教育。克洛托被兩人圍繞著,更是渾身不對勁。
真想快點逃跑!這想法越來越強烈,克洛托不安地頻頻往出口看。卻聽見希爾達問:「您事情想委託騎士團嗎?」
「我想找狄蘭。」
「狄蘭……」
「就是妳說的鏡子,說是找不到他。」裘達斯補充。
「你跟鏡子先生發生什麼事了?」
克洛托把這幾天的事情說了,狄蘭離去前的詛咒則隱而不談。
「咦?這真是不幸……」希爾達瞪大眼睛,同情地看著克洛托。「請別擔心,哥哥非常優秀,一定可以替您找到鏡子先生。我以賽西亞之名保證。」
「賽西亞?真是稀有的……等等,你們該該該不會是──」
「是的,我們都是布莉姬特.賽西亞大人的子孫。」
克洛托驚訝地說不出話。
──布莉姬特.賽西亞,前朝的公主,在大戰時扮演關鍵角色,拯救許多人,因而被稱為鋼鐵城堡的賢者。
布莉姬特在幾年前退隱南都,在皇都建立騎士團,為人民服務。
裘達斯是布莉姬特.賽西亞的子孫,而希爾達是他妹妹。這就代表著,友善待人的希爾達,正是前陣子被克洛托嚴厲批判過的權貴騎士團。
克洛托突然覺得有些彆扭。
他刻意問道:「賽西亞家至少是副官,怎麼會從見習騎士做起呢?」
裘達斯微笑,「我想應該這麼說,正因為是賽西亞家的人,才更該從見習騎士做起。這算是……對過去錯誤的反省吧?」
「我看這似乎不夠。比方說,遠征讓騎士團做前鋒之類的,應該更好吧?」克洛托明顯話中帶刺。
裘達斯的笑容稍微僵硬,「我正有此打算。」
希爾達感受到空氣中不尋常的氣氛,連忙道:「托馬斯先生,克拉克導師已經回來了。需要我替您聯絡嗎?」
克洛托扶著額頭。
面對兩個帶著笑容試圖伸出援手的人,只懷報著過去的執念也太天真了。克洛托強壓下不快,試著微笑:「麻煩妳了,希爾達。」
「這是我的榮幸。」
希爾達找來騎士,讓他給伊文潔琳帶話。
沒過多久伊文潔琳就來了,還帶著意外的人。
一頭柔順黑髮,囂張的狐毛外套、笑容可掬,跟她並肩走來的是曼德爾。
裘達斯特意起身,對伊文潔琳行了個騎士禮,「克拉克導師,許久不見。」禮數周全,卻獨漏曼德爾,曼德爾也裝作沒看見他。
三人之間瀰漫著一股微妙的氣氛。
伊文潔琳並未對此做出反應,只是道:「賽西亞隊長,克洛托麻煩您了。」
兩人講著客套話,曼德爾坐在裘達斯的位置上,正好面對克洛托:「嗨,克洛托。」
曼德爾的視線集中在克洛托手上的契文,然後移到腰上的無名劍。
「看來你,這幾天過的很豐富哦?給我看一下契文。」
看他的眼神,顯然猜到了七、八分。
克洛托有些羞愧,捲起袖子將左手遞過去。契文中央是某種符文,圍繞著排成葉狀的異族文字,沿著手腕往上。
曼德爾沉吟很久,露出不高興的表情:「你跟狄蘭說了什麼?」
克洛托把第一次遇見殺手、碰上奇怪的「命運」信徒,以及入獄之後的事情說了,雖然不幸又驚險,曼德爾卻沒太大反應,沉吟著不說話。
「真是愚蠢。」
曼德爾搖搖頭,雙手抱胸:
「你既然不願意理解自然精靈,那就放棄他們。用精靈卵也能夠培育出你想要的東西。」他露出壞笑,「符合你的程度的奴隸,隨便抓都有一把。」
「我才不是不願意,我──」
曼德爾不悅地打斷他,「你只是什麼都沒想過。精靈是同伴,是需要理解的。你就像是撿到寵物的小孩子,沒花心思學習如何照顧,就開始嫌麻煩。你以為他真的就跟表面上看起來那樣沒有感覺,所以才那麼輕浮地說話吧?」
「對不起。」
「道歉就省了吧!總之,我們到處找找看。我去請精靈幫忙,你就到附近的森林看看。這次找個人陪你去,別再遇上危險。」曼德爾說道,喊了伊文潔琳:「伊文,我幫克洛托找狄蘭去,先走了。等會兒晚餐見。」
「路上小心。」
曼德爾迅速離開了裘達斯的辦公室。沒多久,伊文潔琳說要去找曼德爾,跟著告辭。裘達斯挽留未果,克洛托說要跟上也被阻止。
兩人風風火火的來又離開,房間內恢復原本的三人。
克洛托終於能稍微鬆口氣,攤倒在椅子上。突然聽見裘達斯說:「說真的,我真羨慕你。」
「是啊!我也覺得我運氣很好,至少我沒有把人家丟在戰場上,之後再來搖尾巴好像太慢了。」克洛托繼續話中帶刺。
「……你想聽我道歉嗎?」
「不是,我只是想抱怨而已。真正該抱怨的人早走了。」
裘達斯抓住克洛托的肩膀,認真道:「克拉克導師很照顧你,要好好珍惜啊!聽到沒有?」
「我知道啊,一直知道!別再……搖……」克洛托眼中的世界都在旋轉。
「哥哥、別再搖啦!托馬斯先生好可憐。」
「我好像要吐了!」
有實戰經驗的戰士就是不一樣。
賽西亞兄妹退避的速度迅捷無比,簡直像是飛奔的獵豹,其中又以擁有小隊長職務的裘達斯閃得最快。
克洛托終於逃離裘達斯的魔掌,氣弱游絲:「我、我才沒有吐……我只是、呃呃──」他終於喘口氣,翻湧的胃稍微平復,這才抗議:「騎士大人,您之前不是才說過,服務民眾是您的榮幸?」
「這裡面不包含嘔吐的少年。」裘達斯正色道。
「是是是──」克洛托擺擺手,接著站了起來,「我也差不多該告辭了,下次再向您致謝。」
裘達斯扔來什麼東西,克洛托接下一看,才發現是新的冒險者證明卡片。
「如果萬一弄丟卡片,可以再回來喔!工本費我幫你出!」
「別詛咒我!」
克洛托離開騎士團,走向城門,掰著手指算幾個精靈喜歡的地方。
「我想想……城內應該就是史萊姆養殖場、幾個噴泉、人工湖。接下來應該是洛貝爾湖,第二個是迷霧沼澤……附近的村莊可能也要找看看?」
「托馬斯先生,請等等我!」
克洛托停下腳步,回頭發現來人是希爾達.賽西亞。她以令人難以想像的速度跑過來,一下子超越克洛托,差點無法煞車,就要撞上牆壁。
還好克洛托反應快抓住她,希爾達才終於倖免於難。
「咦、沒撞上?」
沒想到希爾達早已拿出盾牌檔在面前,還因為沒發生預料的撞擊而感到驚訝。她舉起盾牌慢慢放下,巨大的菱盾落地,發出沉悶的聲響。
「托馬斯先生人呢?」
希爾達詫異道,還四處張望。
「我在妳後面。」
「托馬斯先生,我正在找您呢!您現在要去城外嗎?」
「對啊。我打算順道去公會找幾個簡單的收集任務,」
「那就太好了!如果可以的話,請帶上我吧!我跟您一樣是新人,而且一個是前衛、一個是後衛,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嘗試小組合作。您意下如何?」
克洛托跟希爾達沒什麼交情,此時受到邀請令他大感意外。
「我是很開心啦,但是這對妳沒什麼好處喔?」
「我知道,我只是想幫忙。算是彌補哥哥犯下的錯誤?」希爾達語調如此誠懇,再拒絕下去似乎有些不近人情。
克洛托看著希爾達。
看得出她確實非常努力了,追上來應該用光了她所有的勇氣吧?
「我覺得我確實很幸運。妳是擔心我,所以才過來吧?」
「咦咦、這麼明顯嗎?」希爾達滿臉通紅,雙手掩面,「我還以為這個說法萬無一失呢!」
克洛托轉過頭,走在前方。他的聲音滿是笑意:「多虧了妳跟裘達斯,我稍微有一點點……對騎士改觀了。」
希爾達.賽西亞微微一愣,帶著笑容追上。
「那真是太好了!」
冒險者 修龍

Photo by Maxx Gong on Unsplash

#冒險者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十三話、白晝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十四話、徘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