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十三話、白晝


「真是對不起,我其實能聽懂魔族語。但我不是故意偷聽的。」
……實在太沒說服力了。伊芙蕾希雅還在糾結,甚至考慮過逃跑,卻聽見不遠處傳來聲音:「伊芙蕾希雅,妳還在嗎?我有話想說。」
不是聖女殿下、不是伊芙蕾希雅殿下,而是伊芙蕾希雅。
太親近的稱呼似乎透露出一點不同的心思。
「我還在。」
「我去玫瑰園等妳,如果妳還沒改變主意就過來吧。」
「好的。」
伊芙蕾希雅深感有點抱歉,又覺得自己沒做錯。糾結萬分的她,最終還是來到了玫瑰園。此刻龍早就換好衣服,桌上也放好了兩人分的早餐。
龍抬頭看著她。「坐嗎?」
「……好的。」
伊芙蕾希雅滿腦子還是剛才看到的畫面,她很驚訝地發現,比起嫉妒或者是噁心,她腦中首先浮現的居然是羨慕。這是不是有點奇怪?
抱著糾結的心情,伊芙蕾希雅在龍對面坐下。
「抱歉,我本來是想親自告訴妳。嚇了一跳吧?」
「……我是有點驚訝。」
「妳是個有趣的人,非常有主見,又有溫柔之處。我相信神族在妳的治理下,一定會變成更好的國家,跟魔族的合作仍然有效。」
這對話怎麼聽都像是道別,伊芙蕾希雅打斷他。「很高興你對我有這麼高的評價。你想說的不是這個吧?」
「確實不是。好吧,我想問的是,妳還要住在這裡嗎?」
「那當然。」
「我確實對你們的關係感到驚訝,但這跟其他事情無關。不論如何,我們基本上還算是朋友,不是嗎?」
龍沉默了一會兒。「話是這麼說沒錯,妳沒有什麼想法嗎?」
「我剛剛提過,我確實很驚訝……還有一點害羞。」
「我說的不是這個。妳……」龍猶豫了一下,聲音漸漸弱下去:「對於徹是我的情人這件事,就沒有其他看法嗎?」
「陛下確實是個占有慾很強的情人。」
想起剛才徹刻意為之,伊芙蕾希雅除了備受衝擊以外,也摸清楚一點——那就是,這是魔王陛下對她的測試。
他想知道伊芙蕾希雅在知道兩人的關係之後,會做出什麼選擇。
——而且他很確定自己不會就此撒手,離開之前的留言就是最好的證據。
龍難得看來有些迷茫:「就這樣?妳真的是東方的聖女嗎?」
當然還有,但這些屬於不該說出來的範疇了。伊芙蕾希雅微微臉紅:「就這樣。我確實是光明之女,為什麼我非得被魔族的皇子質疑聖女的身分不可?」
「……因為妳太奇怪了。這樣下去妳的立場會很危險,不過,我很高興。」
「為什麼?」
龍垂下頭,餐叉無意識地說著盤內已經微冷的鬆餅。
「因為我不想被妳討厭。」
——這大概是伊芙蕾希雅最接近龍的一次。
她想把徹剛才的話拿來質問,卻又不想暴露自己聽到了所有內容,因此只能保持沉默。「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從我小時候就這樣了,期間我也跟其他人交往過,但是最後還是如妳所見。」
還有呢?伊芙蕾希雅滿臉期待地看著他。
「我本來是想,要是妳想換個護衛的話,我會幫妳推薦。卻沒想到妳沒有被嚇跑,可真不是一般奇怪。」
「我只要你跟小克就足夠了。只不過,魔王陛下不會吃醋嗎?」
「怎麼可能。」
是嗎?光看他剛才的動作,他確實吃醋了。伊芙蕾希雅越來越弄不懂這對父子了。龍笑道:「但是經過今天之,我好像更喜歡妳了。要是妳不是神族,或者不是公主就好……但是很可惜,妳不但是神族、是聖女,還是公主。」
或許是此刻的氣氛太美好,他的遺憾太深刻,才會讓她有了遐想。
龍望著她,專注的凝視像是想把她此刻的面容刻劃到心裡。
「伊芙蕾希雅,我不是妳等到的人,只是幸福路上的過客罷了。」龍頓了一下,笑得有些無奈,「所以,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不要對我有期待。我給不了妳想要的回應。」伸手輕輕掩蓋住她的雙眼。
眼前是一片黑暗,只能聽見龍告解般的聲音。
因為看不見,反而更能專注在視線之外的部分。伊芙蕾希雅索性閉上眼睛,感受他沐浴後淡淡的香氣,聲音中壓抑的情緒。
「那不是愛,也不是傾慕,只因為妳是聖女,無法放下可憐的人不管。」
——這是拒絕告白的意思吧。
伊芙蕾希雅不滿地嘟囔:「我明明什麼都還沒說。」
「不,妳說了。」他的口氣太溫柔,低沉的聲線搔刮著耳膜,內心因為這番話語震盪,「不要回頭,也不要留下來,回到妳該去的地方去。」
「我很快就會回去聖法提加,就是現在也不行嗎?」
「不可以。」
太可惡了。
明明魔王陛下都說了可以,明明難得誇了她一頓。
如果沒能聽懂他們的談話,或者沒聽見龍的哭聲,恐怕她會帶著遺憾說「好」乾脆放棄。
心裡有個聲音在叫囂。
如果是我的話,絕對不會讓你傷心。
如果是我的話,絕對絕對不會讓心愛的人委屈。
因為我會是未來的神族女王。
伊芙蕾希雅有些想哭,「龍﹒曼德沙,你不過是魔族的三皇子,憑什麼代替我做決定?要放棄還是繼續,難道不是我說了算嗎?」
「我的意思是,這樣下去的話,妳的立場——」
「我喜歡你。即使你心裡有別人,即使那個人是你的父親,我還是喜歡你。」
伊芙蕾希雅睜開龍的箝制,在他開口之前墊著腳尖獻上親吻,吞下那些無聊的藉口。「你呢?」
能看出他很高興,同時也困擾不已,龍搖搖頭。
「不行,別再引誘我了。」
「只要在武鬥祭這段時間就好,離開滄雨之後,你想怎麼做都隨你高興。只要你開口,我就屬於你。」
龍堅持不看她,兩人的力道有差別,最後伊芙蕾希雅還是不得不放棄蠻力。
正當龍以為她要放棄的時候,聽見她說:「膽小鬼,你又想逃避嗎?」
「妳說什麼?」
伊芙蕾希雅抬頭看他,又是那個索吻般的角度。
她的眼神濕潤,乞求又帶點薄怒,「龍,看著我。」
「這真不像聖女該說出的話。」
龍以指腹摩挲著柔軟的嘴唇。如果可以,他是很想就這樣吻她。
此刻的猶豫並非因為道德,也不為國家,單純是因為伊芙蕾希雅本人。
執著於徹確實令他很痛苦,所以,他在痛苦得難以忍受時,也會像這樣尋找慰藉。哪怕是假話,他喜歡聽別人說「我愛你」,想像著徹或許也哪一天也會嫉妒。
隨著時間經過,他也被迫明白,徹的愛跟他不同。
也只有在夜晚,看見那張討厭的笑臉終於無法維持平靜,被夜色染上慾望與激情的時候,他才能夠從他難得的索取中感受自己確實被愛著。
越是祈求,內心的空虛就更深刻,分離時感受的痛苦越來越難忍受。直到現在,見面時痛苦逐漸超越喜悅,擁抱時只感受到痛苦。
徹雖然鬆手卻始終不放手,讓他懷抱著期待不斷失望。
即使可悲,他還是回應徹的召喚來到他的身邊,周而復始。
循環往復之間,已經習慣化膿的傷口之後,伊芙蕾希雅卻來了。不但接受了這樣的他,甚至還主動表明心意。
這愛太寬容,他沒有勇氣接受。
「我有心愛的人,不會只看著妳。這對妳來說太不公平了。」
「這我知道。」
伊芙蕾希雅輕輕枕在他胸前。「如果你真的想拒絕我,就不要在我能聽見的時候哭。我會捨不得。」
這可真是奇怪的感覺。
龍有很多機會拒絕,卻始終沒辦法決絕地離開。
有她在的時候,即便痛苦,也不再那麼難受。
龍苦笑:「妳在同情我嗎?」
「不,這是嫉妒。我嫉妒他能擁抱你,在你身上留下讓你不想治療的吻痕,讓你只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哭。」
伊芙蕾希雅埋在胸口的腦袋稍微蹭了蹭,然後鬆開。
她後退了幾步,兩人稍微拉開距離。
「我會給你時間考慮。如果有一天,你覺得痛苦到無法忍受的時候想起我了,那就過來吧。不論何時,我都會等你。」
伊芙蕾希雅恢復笑容,是那種聖女對信徒、公主對人民時露出的笑。
「我的話說完了。改天再見,三皇子殿下。」
伊芙蕾希雅說著提裙行禮,頭也不回地離開。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花組 修龍

Photo by Touann Gatouillat Vergos on Unsplash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花組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十二話、深夜
  • 下一篇
  • 冒險者1/第六話,精靈的詛咒與詛咒的精靈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