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十一話、道路


緊接著幾天,是不間斷的幾次賽事與宴會。
雖然偶爾會與龍見面,經過那次夜晚,兩人卻有意無意地避免私下,就連小克都看出了異樣。「公主殿下,您跟三皇子殿下發生什麼事了嗎?」
伊芙蕾希雅態度自然,「沒什麼,怎麼會這麼問?」
「我可以說實話嗎?……殿下會生氣的那種。」
伊芙蕾希雅狐疑地點頭,小克道:「因為殿下除了他之外,在滄雨沒有朋友。不去找他也沒有比賽,殿下就無處可去。」
「你可真是會說話。」
小克一臉無辜。「這都得感謝公主殿下的教誨。」
換伊芙蕾希雅無言以對,她收下了劍。「好了,不說這個了。你的比賽結束了吧?我得回去準備參加晚宴。」
「……您打算獨自參加舞會?」
伊芙蕾希雅收劍的動作微頓。
「我不是自己去,你會跟我一起不是嗎?」
——於是,令人無比尷尬的畫面出現了。
東方的聖女公主獨自參加宴會,站在她未婚夫身邊的則是陌生的魔族女性。伊芙蕾希雅在議論聲中,昂然踏入宴會。
雖然只是小型宴會,但是,這謠言想必很快就會傳回聖法提加。這對未婚夫妻本來只是貌合神離的謠言如今徹底坐實,洶湧的暗流依稀可見。
悠揚的樂音響起,威尼爾.雷爾契侯爵握著情人的手,在舞池中跳舞。
這不是伊芙蕾希雅第一次看見威尼爾的情人。沒有怒氣、更非麻木,伊芙蕾希雅冷靜地思考著未來的對策。
看這狀況,跟威尼爾已經不需要溝通,他直接帶上情人就是為了給她教訓。眼下這狀況,雷爾契家族與教會的決裂近在眼前。
已經不是該考慮情愛的時候。
明知總有一天會走到這一步,可是,為何內心還是感到些許疼痛?
難道是還對那個人抱有期待嗎?
「伊芙蕾希雅殿下。」帶著些許魔族口音的神族語響起,回頭看見帶著微笑的魔王陛下對她伸出手。「能有這個榮幸與您共舞嗎?」
伊芙蕾希雅下意識看了舞池一眼,應該只牽著自己手的那個人正與另一個人翩然起舞。其實她對威尼爾有過期待,倘若他也獨自赴約,兩人之間就還有希望,努力最後一次也並無不可。
可惜威尼爾已經做出選擇。
她很清楚,這個結果是她跟威尼爾親手埋下,不能責怪任何人。
即便如此,內心仍感到些許悵然。
一同歡笑的往昔清晰如昨,然而,微笑著握住彼此的兩人卻已漸行漸遠。
伊芙蕾希雅吞下嘆息,微笑握住魔王陛下伸出的手。「那當然。」
——這並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對現在的伊芙蕾希雅而言卻是唯一的選擇。
……
……
魔王陛下外表仍是少年,卻有股與稚嫩外表相反的和煦氣質。
伸手的瞬間,徹.曼德沙對她露出微笑。「我很高興您終於做出了選擇。請您不必擔心,從今而後,我會是您最佳的盟友。」
「我不明白,您為何想盡辦法也想拉攏我?」
徹笑出來。「呵,真是可愛的問題。我們雖然分屬不同種族,卻期待著相同的未來。我們都希望神族跟魔族能夠共存共榮。難道這不足以成為理由嗎?」
「很合理,但這很不合理。」
伊芙蕾希雅搭住對方的手臂,這才意識到,對方比穿著高跟鞋的她矮一些,身上有股似曾相識的淡淡香氣。
……這氣味在哪裡聞過?
思考未果,未來的神族女王與當代的魔王翩然起舞。驚詫、疑惑、憤怒等視線聚集,依稀可以從水晶燈璀璨的燈光下看見未來的藍圖。
承載著不同的立場人們的視線,兩人結束了富有許多政治意義的舞蹈。
一同下舞池之後,伊芙蕾希雅從小克手上接過果汁,稍微喘息。
伊芙蕾希雅作為公主與王儲出生,她在父母與國民備受期待的視線之下成長為優秀的人,早已習慣被檢視。
身處滄雨的皇宮,那種腹背受敵的感受更加強烈。
——更別說自己現在確實是孤軍奮戰。
雖然未來很艱難,伊芙蕾希雅卻不後悔。
聖法提加的王族拉斯奇家族為雷爾契家族掣肘已有時日,在父親希尼斯主政的時代因為雷爾氣家族的阻撓,少有與魔族的正常交流。希尼斯晚年臥病改由拉娜主政,雷爾氣家族的阻撓卻變本加厲。伊芙蕾希雅想過要成為兩大家族和解的橋梁,如今,她意識到自己對此無能為力。
結束舞蹈,她的視線短暫跟威尼爾交會。
伊芙蕾希雅沒有正眼看他,假裝這個人並不存在。
「小克,你覺得我表現得怎麼樣?」
「比平常更好。」小克遞給她一杯果汁,「殿下您終於下定決心了嗎?」
伊芙蕾希雅盯著他手上的果汁,心想著我可不是小孩。想起自己上回酒後的表現,也只能吞下抱怨。
「我先講明,我可不是有勇無謀。我已經把現狀跟母后稟報,經過她的同意。」
小克壓低聲音。「拉娜陛下終於有所行動了嗎?」
「經過今天,雷爾契家族很快就會做出反應。如果威尼爾收斂一點,事情倒不是沒有挽回機會。」戴著手套的手摩娑著杯緣,伊芙蕾希雅語調冷淡。「接下來,就看雷爾契家族有多少覺悟……不說這個了,你看見龍……三皇子殿下了嗎?」
「殿下,您打算去找他嗎?我認為現在不是好時機。」
「那什麼時候是好時機?」
「不是那個原因,是——」
「是什麼?」伊芙蕾希雅挑眉等著他的答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既然已經表態結盟,即使在公開場合有接觸也不奇怪。還是說你有什麼顧慮?」
小克一臉為難:「這不是政治問題,而是情感問題。」
「我聽不懂你的意思,可以說得更明顯一點嗎?」
少年騎士猶豫了片刻,悄悄地把伊芙蕾希雅帶到無人的走廊。「您還記得來滄雨之前,雷爾契侯爵對您說過的話嗎?」
「知道,他要我特別注意龍,說他會贏。怎麼了嗎?」
小克捏著外套的邊緣,猶豫許久才緩緩開口:「聽說黑玫瑰這種花,在夜晚會散發不同的香氣。如果在不同時間觀賞,或許可以看到不同的風景。總是注視著白晝的話,可能會忽略夜晚的風景。」
「……我明白了。」
「您知曉一切後,不論做出何種決定,我都會全心支持。」
看他神情嚴肅,伊芙蕾希雅忍俊不禁地笑了。
「是這麼嚴重的事嗎?」
「是的,或許您會很受打擊也說不定。」
看小克滿臉誠摯的擔憂,伊芙蕾希雅忍不住摟住他說了「謝謝」。即使如此,小騎士緊皺的眉頭依舊沒有放鬆,伊芙蕾希雅半開玩笑地伸手去按他眉間的隆起,他依舊沒有露出笑容。
回到宴會,不論神魔族對她的態度都有明顯改變。
特別是大皇后星澄,算得上和善的態度變得更加友善,而聖法提加的同族態度卻完全相反,能感覺到海面下的暗流湧動。
看樣子,安穩的休假恐怕就到此為止了。
「伊芙蕾希雅殿下在找誰嗎?」
提問的是第一皇女露.曼德沙,也是龍的異母姐姐。比起魔王陛下,這位皇女的容貌與大皇后更相似。
英氣十足的眉毛下垂,看來有幾分憂慮。
伊芙蕾希雅笑道:「皇女殿下似乎對我情有獨鍾。上次跟著我們的是您吧?」
「……妳發現了?」
「我想大家都發現了。為什麼您不直接加入呢?」
露捏著酒杯,「這點不方便說明。這幾天觀察下來,我對伊芙蕾希雅殿下您的評價很高。作為聖女與王儲,不受教會與雷爾契家族左右的智慧,也令人非常欽佩。」
突然的讚美讓伊芙蕾希雅有點摸不著頭腦,只能道謝。
「所以,我希望伊芙蕾希雅能夠活下去。」
伊芙蕾希雅的笑容消失了。
「皇女殿下這是什麼意思?」
「要與滄雨魔族合作有兩個條件。第一,就是讓父皇接受您的存在。第二,就是遠離龍.曼德沙,他的存在會讓兩國的合作產生不確定性。公主殿下去過黑玫瑰園吧?那是滄雨特有的花朵,許多第一次看到黑玫瑰的人都會伸手採摘。但是請務必小心,美麗的花朵向來帶刺,我不希望妳在這個過程中受傷。」
——這意思很清楚,是要讓她別對龍心動。
可既然龍受到魔王陛下寵愛,跟他相處應該不成問題。
「非常感謝您的忠告,我會銘記在心。但這是為什麼?」
露.曼德沙承襲自母親的赤紅色眼眸盯著她。
「不出意外,妳很快就會知道了。」
露說的完全沒錯,當天晚上她就知道了人們欲言又止的理由,也知曉了龍對威尼爾的嘲諷保持緘默的理由。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花組 修龍

Photo by Joakim Honkasalo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花組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冒險者1/第五話,惡魔在您的耳邊低語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十二話、深夜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