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九話、視線的盡頭


這次的參觀在龍的安排下很快以簡單的外交參訪模式成行。
當然不是威尼爾腦中想像的那種曖昧的約會,而是少數人成團的組合。除了伊芙蕾希雅與龍之外,還找來了伊芙蕾希雅的守護騎士小克、第二皇子冽與星澄加入,實在給足了面子。
有了魔族的大皇后領導,眾人懷疑又曖昧的視線稍減。
「喲。」
最先到來二皇子冽對龍稍微抬手,回過頭對伊芙蕾希雅滿臉笑。
「我也看了伊芙蕾希雅殿下的比賽,妳可真強!外表完全看不出來。」
「……謝謝。」
「不過妳那未婚夫是怎麼回事?也太沒風度了吧,應該換一個……比方說,殿下覺得我怎麼樣?」冽說著握住伊芙蕾希雅的手,一臉真摯。
伊芙蕾希雅笑道:「我對已婚的人沒有興趣。」
「那真可惜。說起來,龍你怎麼不找露?她剛剛還差點想把我打傷代替我過來,而且你跟星澄一起出去不怕出事嗎?」
在伊芙蕾希雅與冽好奇的注視下,龍笑道:「怎麼會?我相信星澄大人的氣度。」說著回過頭,整理好儀容的大皇后星澄正好開門走來。
龍對她微微欠身,「許久不見,星澄大人。」
星澄態度冷淡地點頭,甚至沒有招呼。
龍是龍族的雪之君主與魔王的孩子,與星澄只是名義上的母子關係,兩人關係不睦也時有耳聞。伊芙蕾希雅對龍與星澄印象不錯,對此不免有些好奇。還在心猿意馬,星澄就笑著問她:「伊芙蕾希雅殿下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
「我想看看滄雨的街道,也想參觀中央廣場的噴泉還有鐘塔。」
星澄點點頭。「沒問題,妳想用走的還是搭馬車?」
不只是伊芙蕾希雅,小克也有點驚訝:「大皇后陛下,走路不安全吧?」
星澄笑道:「怕什麼,這裡可是滄雨,還有魔族跟神族最頂尖的戰士保護。更何況,伊芙蕾希雅殿下本身就能夠使用最高強度的結界。如果殿下不介意排場,大可走路欣賞滄雨的街景。我自己也經常在城內步行散心,不需要過度擔憂。伊芙蕾希雅殿下,您意下如何?」
伊芙蕾希雅思考半晌,「我想用走的。」
眼見事情無法挽回,苦瓜臉的小克也只能跟著伊芙蕾希雅背後警戒。
擔憂的護衛很快就注意到不尋常。
一個黑髮輕裝的魔族女性從皇宮內一直跟在眾人身後,維持著五十公尺左右的距離。前方的龍卻彷彿沒有發現,向伊芙蕾希雅介紹滄雨的景致。
「這就是滄雨唯一的大圖書館,保存了神代殘存的古老文獻。除此之外,最珍貴的就是戰神藍月留下的……」
伊芙蕾希雅似乎聽得很專心,偶爾還會發問。
可惜緊張的護衛完全沒聽進,難能可貴的文化巡禮左耳進右耳出。可是回頭的動作太過頻繁,伊芙蕾希雅也注意到了。
「小克,你在看什麼?」
伊芙蕾希雅提問的瞬間,原本在團隊中近乎透明的他突然成為視線焦點。
小克不禁站直身,卻在開口之前被龍制止。
「不是敵人,你當作沒看見就好。」
伊芙蕾希雅好奇地回過頭,在朦朧的雨點中看見看見黑色裙擺藏到了樹影中。她半開玩笑道:「該不會是你的愛慕者吧?」
沒有回答,龍對她的提問報以格外溫和的笑。
星澄壓低聲音問道:「你到現在還不想跟她見面嗎?」
優雅從容的面具似乎有了裂縫。
下一秒,龍以格外輕快的聲音說:「這跟星澄大人您有什麼關係呢?」
星澄皺眉,空氣中瀰漫著些許尷尬。許久,悠然長嘆。
「你們父子一樣固執。」
依舊沒有回答。
此刻,魔族第三皇子的笑容宛如面具。「這跟您沒有關係。」
糟了,他們會吵起來嗎?
伊芙蕾希雅笑容僵硬。她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不經意地窺見滄雨皇宮的灰暗。
「說起來——」在氣氛更糟糕之前,冽的聲音強制加入談話。「景點也差不多看夠了。伊芙蕾希雅殿下,一起去個好地方吧?」說著輕輕把她從緊繃的氣氛拉出來。
若不是在這樣的氣氛下,這種輕挑的口吻可能會讓她有點生氣。此刻,她卻無比感謝。伊芙蕾希雅笑道:「所有人一起嗎?」
「那當然。」冽對她眨了眨眼。
緊接著,一行五人來到了位於廣場附近的武器店。
冽神情激動地向她介紹各種武具與搭配的魔導具,講得口沫騰飛。萬萬沒想到,小克與星澄卻對這話題很感興趣,不時發出讚嘆。
不久,兩人居然真的在店裡挑起了適合的武具。
出乎意料的是, 一臉無聊還有老早就蹺腳在沙發邊坐下的三皇子殿下。他在進入店裡後就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坐下,似乎對狂熱份子的傳教興致缺缺。
見伊芙蕾希雅走來,他往旁邊挪了挪,讓出了位置。
於是兩人隔著一個人的距離坐下。
伊芙蕾希雅笑道:「我還是第一次像這樣到街上逛街。以前都是商人帶著商品直接進皇宮,像這樣的景象只有在書裡看過。」
「有興趣的話,也可以找妳的未婚夫,那個威……」
「威尼爾。不過我現在不想聽到他的名字。」
「那就不提。」龍聳聳肩,召來等待的店員要來兩杯淡紅色的果汁,將其中之一遞給伊芙蕾希雅。
「謝謝你。」
龍稍微一愣,這才露出笑容。「沒什麼,不如說我才要向妳道謝。」
「為什麼?」
「沒什麼,是我自己的事。」
龍嘴裡道謝,神情卻很陰鬱。
修長的手指磨挲著杯子的邊緣,許久,將杯中的物體一飲而盡。
——也難怪威尼爾對龍有敵意,因為他的存在確實讓人很有危機感。
作為一個追求者無數的美女,對於他人的好意十分敏銳。出於某種直覺,伊芙蕾希雅卻覺得威尼爾的擔心十分多餘。她很清楚地知道,龍對她沒有戀愛的興趣。
應該閉嘴才對。可是,伊芙蕾希雅卻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
「能問問是什麼事情嗎?」
龍嘴角微抬,被酒精醺得薄紅的臉蛋笑容好看極了。「不可以。」
看見他笑起來的瞬間,視線無意識地固定在嘴唇上。
心跳漏了一拍。伊芙蕾希雅慌忙收回視線。
「說起來,我們遇到的問題都算是戀愛問題。」
伊芙蕾希雅開玩笑道:「滄雨的魔族之花也有不能駕馭的對象嗎?」
龍微笑著飲下第二杯酒。「那當然。」
伊芙蕾希雅意識到自己問得太多,連忙轉移話題。「我第一次見到大皇后,還以為她很嚴肅,本人比我想像中還好相處。」
「是啊!她本人原比外表看起來親切,這點有時候很吃虧。」
伊芙蕾希雅隨口道:「如果露殿下也一起過來就好了,她沒過來還真可惜。不過,我們這樣說話,那個人會不會不高興?」說指了指他頸上不明顯的吻痕。
龍瞇細長的眼,「如果他會不高興就好了。」
「是我的話,絕對不可能錯到。如果我有喜歡的對象,肯定會想要在他脖子上掛上項圈,綁在自己身邊。」
龍無聲地笑了。「真有意思,這一點也不像聖女會說的話。跟妳說話好像永遠不會膩。」他稍稍停頓,語調宛若嘆息,「如果真的能夠被套上項圈的話,好像很不錯。」
伊芙蕾希雅退了半步。「原來您有那種興趣嗎?」
「至少能夠感覺自己是被需要的。」
這話實在太古怪了,看著龍斟滿的酒杯,伊芙蕾希雅感覺似乎不應該追問。
「你沒想過放棄嗎?」
龍的表情凝滯了半秒,他的笑容好像沒那麼自然了。是因為酒精的作用嗎?他似乎沒有一開始那麼從容。
「我不會放棄。」他說,「絕對不會。」
龍語調堅定地複述,像是在告訴自己,也像是說給某個人聽。
能夠被這樣執拗地注視,可真幸福。
……好羨慕。內心的聲音說。好想要能夠有這樣迷戀的對象,如果是相戀很好,哪怕是單戀也無所謂。
至少能夠在黑暗中看到指引的光亮。
即便盡頭只有一片黑暗,至少能夠有前進的方向。
「喂,說點什麼啊。」
「……真好啊。」伊芙蕾希雅說。
「什麼意思?」
是因為酒精的緣故嗎?腦袋稍微有點暈眩。
伊芙蕾希雅在龍視線中看到些許怒氣。
「抱歉,我無意冒犯。我只是很羨慕你,至少有能夠注視的對象。否則,就像是獨自一人在黑暗裡面行走……看不到方向。」
龍的表情和緩了些。「妳似乎過得不大好。」
「是嗎?我倒是不那麼認為,我覺得自己算是幸福的人。只是……」伊芙蕾希雅頓了頓,抬頭仰望。窗外是晦暗不明的陰天,「有時候還是會想,不知道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才會走到盡頭。」
「妳好像喝醉了,先回去好嗎?」
沒等到伊芙蕾希雅的回答,被酒精擊倒的伊芙蕾希雅倒在龍的肩上。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花組 修龍

Photo by Taylor Brandon on Unsplash

#女武神的黑玫瑰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花組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八話、女武神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十話、白晝與深夜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