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七話、魔王與天使

所謂武鬥祭,是魔族為了向戰爭與黑暗之神——也是最初的魔王,武聖皇——獻上鮮血的祭典,勝利者可以獲得碰觸魔劍的資格。
雖說如此,在祭典上奪魁並不意味著能夠成為魔劍的主人。
在血池裡誕生的諸多魔劍之中,又有兩把劍最為特別。
這兩把劍特稱為邪劍,曾為武聖皇所有。其一就是魔王徹持有的邪劍嗜血,另一把則是兩千年來從未認主的另一把邪劍,名喚亞雷特。
在藍月時代初期,繼承魔王的條件是得到雙子邪劍的承認。無奈數百年過去,卻無人能得到亞雷特的承認,經過多方商討,修改了繼承王位的規則。只要擁有其中一把魔劍,就承認其魔王的資格。
倘若另一把魔劍也認主,魔劍的主人有資格挑戰現任的魔王。在這之後,也有許多人透過參與邪劍亞雷特的武鬥祭想取得挑戰魔王的門票,卻無人成功。
正因如此,魔族五國的王族們對這把無主的魔劍興致缺缺,競技場成為鍛鍊與自我表現的舞台。多數魔劍並沒有使用限制,過去也有過龍族甚至是精靈、天使族取得魔劍並加入滄雨的前例。
可惜,信奉光明女神的神族對魔劍的適性不良,出國參戰成為一種例行公事,多數貴族甚至告誡子女絕對不要因為好奇參戰,否則甚至有性命危險。
——伊芙蕾希雅已故的三位皇兄皇姐就是最好的前例。
兩百年前去是的皇兄本來就要繼任神王,卻在挑戰現任魔王時傷重,而後因為延誤治療而死。兩位皇姐秘密與下屬交換身分,領軍入侵魔族領地反而遭到殲滅,此後神王希尼斯心情鬱鬱寡歡,之後數百年伊芙蕾希雅奇蹟般地降生,這才讓神族與魔族之間緊繃的關係稍微和緩。
神魔族內部陸續有多人主張發動戰爭,卻被魔王徹以及神后拉娜為首的高層聯手壓制。雙方維持著不穩定的和平,時至今日,決定五界和平的重擔落到了伊芙蕾希雅肩上,苦她仍對發動戰爭一事持保留態度,令教會與雷爾契家族感到十分不滿,才會將婚禮提前。
戰爭在及,不論在政治或者情感上都鬱悶無比的伊芙蕾希雅亟需發洩的管道。
——她很快就找到了方法。
……
……
這天是正式賽事的第二天,第一輪的比賽即將在後天結束。
競技場人聲鼎沸,歡呼聲震耳欲聾。突然間,帶有神族口音的通行語響起。
「抱歉,能麻煩您讓開嗎?」
本來打算發怒的魔族青年頓時啞口無言。
映入眼簾的,是一名與與汗水與鮮血格格不入的神族少女。
少女一頭金色長髮,身穿白色皮甲的女性踩著高跟鞋踏上帶著血汙的競技場,波浪捲的長髮高高束起,隨著行走的姿勢微微擺動。
「謝謝。」
眾人同時噤聲,看著她走向櫃台。
負責指引的人員為她指點了賽場的位置,人們開始議論。
「那個女的是神族的貴族嗎?可真漂亮!」
其中一名參賽者道:「在在初選時看過她,她是聖法提加的公主。」
「搞什麼,未來的神族女王要親自上場?神族沒有人才嗎?」
可惜在小克注意到伊芙蕾希雅的時候,她已經整裝站在賽場上。比賽即將開始,他也顧不得禮儀,直接飛越賽場前往魔王所在的席位,可惜卻被護衛攔住。
「我是神族公主的守護騎士,請讓我覲見魔王陛下。」
「不行,魔王陛下哪是你一介下人說見就見的。你還是回去吧!」
喧鬧一陣子,沉穩的少年聲音透過布簾傳來。
「讓他進來。」
越過半透的布簾,看見一身正裝的魔王正在觀賽,身邊坐著的正是三皇子龍.曼德沙。龍神情不善地瞥了小克一眼,那視線好像在責備他來的不是時候。
「還不跪下。」龍語調不善。「你來這裡有什麼事?」
「我想請魔王陛下您阻止公主殿下參戰。」克聞言單膝跪下,抬頭的瞬間,正好看見魔王陛下整理衣襟重新扣上領夾的瞬間。
徹眉毛微抬,總是勾起的笑容消失,神情有幾分嚴厲。
「你是認真的嗎?」
「……是的。」
魔王陛下的聲音比想像中溫和,甚至給人好脾氣的印象。
「她是通過遴選的戰士,理應評估自身狀況參戰。不只她是王儲,龍也是。倘若作為王卻沒有保護自己的實力,又何以保護人民與國家?」
魔王掀開門簾,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
「伊芙蕾希雅殿下是聖女,即便無法獲勝,她也很不容易受傷。不諱言,在場包含我在內的戰士中,只有我能夠輕鬆地贏過她。就連你——被稱為墮天使、狂戰士的德古家家族後裔——也不可能做到。如果你是把未來的神族女王當成金絲雀餵養,現在的你可遠遠不夠。你這說法不只是褻瀆了神聖的祭典,更是小看了她。我是可以按照你的希望強制停止戰鬥。」
少年模樣的魔王超微垂頭,束髮的紅色鈴鐺帶起清脆的鈴響。
這是被稱為紅色惡靈的現任魔王不離身的寶物。每當敵人聽見這聲響,總會聞風喪黨。小克直起身體,不敢發聲。
「我欣賞你保護主人的勇氣,可惜你用錯了方法。」
克眼眸晶亮,直視著恢復笑容的魔王。
「那麼,什麼是正確的方法?」
徹輕輕笑起來,「我沒聽錯吧?你做為聖法提加的人民,居然向敵國的王尋求建議?如果被那位雷爾契伯爵知道,你的立場會變得更糟糕。」
「……雖然這麼說或許有些僭越,但是,我認為自己的立場跟魔王陛下相同。」
那就是希望伊芙蕾希雅能夠順利登上王位。
魔王陛下笑容漸深,雖不承認卻也不否定。
「你跟你的主人一樣,都不走簡單的路。我很欣賞這一點,但是……我不打算跟死人談合作。倘若我們都活到那個時候,而你還想知道答案,那時候你再來見我。到時候,我會給你想要的答案。」
龍起身,對克比了個「請」的姿勢,是要送客。
「陛下,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您何選擇三皇子殿下當公主的護衛?」
此話一出,龍表情不變卻回頭看了徹一眼。
「如你所見,我是個謹慎的人,也非常護短。我雖是魔王,同時也是父親,我希望自己的孩子即便再未來政權交替的混亂中,也能夠活下去。聖法提加的王儲熱門人選中,除了伊芙蕾希雅殿下之外,基本都是雷爾契家族的人。伊芙蕾希雅殿下雖是聖女,又是純血的王族卻心胸開闊、對魔族沒有的成見,倘若她能夠順利登上王位,與這樣的人有過交集,絕對不是壞事。」
話中包含的訊息太多,小克啞口無言。
「魔王陛下您……為何要跟我這種身分低微的人說這種話?」
「你想聽真話嗎?真話聽起來可不會讓你太舒服。」
「請您直言。」
「因為你在聖法提加孤立無援。我這麼做是拉攏你。倘若政權轉移並不順利,你就會失去依靠。除此之外,還會成為雷爾契家族的眼中釘。到時候,如果你必須離開聖法提加,我很歡迎你、以及你的同伴來到滄雨。到時候,我作為魔王,會給遠道而來的貴客應有的待遇。」
天使族的少年稍稍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您是說,有意收容我們……德古加家族的人嗎?」
「是的。不是作為兵器,而是作為國民,與種族一同在內活下去。」
克表情很複雜,既是惶恐、喜悅與不敢置信卻又迷惑。
「我不會要你現在立刻做出決定,只是告訴你一個可能性。我衷心祈禱著伊芙蕾希雅成為神王的那天即早到來,並且希望這個承諾永遠不會兌現。」
短暫沉默之後,徹再次開口。
「下去吧,小天使。祝你一切順利。」
克.德古加行禮後退出,深呼吸數次才平復心跳。
出行之前,出身水之都的神后拉娜曾經無數次告誡伊芙蕾希雅與他必須小心魔王陛下,說他非常擅長拉攏人。
此時接觸也確實如此。
容貌秀麗、溫柔貼心,甚至讓人感覺非常好親近的魔王陛下……
確實是遠比外表看來更強勁的敵手。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花組

Photo by Cosmin Gurau on Unsplash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六話、蝴蝶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八話、女武神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