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六話、蝴蝶


雖然只是進行了沒有營養的對話,可伊芙蕾希雅心情卻有所改善。她在侍女的服侍下換過衣服,腦中思考著龍的提議。
聖法提加需要的是「女王的孩子」。
也就是說,即使對象不是威尼爾也可以?
畢竟她才是未來的神王,拉龍威尼爾只是為了鞏固政權而非必須。
思考之際,小克正好帶著甜點敲開門,在她終於應門還忐忑不安地站在門外張望。她笑著對小克招招手,關上門,把他當成抱枕閉上眼睛。
他有點擔憂地看著滿地的花瓣,「殿下,您不生氣了嗎?」
她愣了一下,才意識到小克問的是跟威尼爾的事情。
她把臉埋進小克的羽毛中,聲音聽起來有點悶。
「我不明白,威尼爾總說你血統不純又低下,為什麼你總是幫說話?」
「因為他是伯爵……還是您未來的丈夫。我想待在您身變,不只需要您的認同,更需要他的允許。」
小克無奈地挪了個角度,讓她躺得更舒服一些。
「明明我才是女王,為什麼你要看他的臉色?」
小克嘆息。「與異性保持距離,是對配偶的尊重。」
伊芙蕾希雅內心有鬼,總覺得這句話似乎話中有話。「即使對方一點也不尊重我,我也要尊重他嗎?按照你這說法,這是鼓勵他踩在我的頭上。」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
「我知道,在我站穩腳跟之前還只能忍氣吞聲。你說了幾十年了。」
小克猶豫了一下:「雷爾契伯爵想跟您一起用餐,我告訴他妳病了,需要休養……他似乎很生氣。」
伊芙蕾希雅無聲微笑。「那就讓他生氣吧!小克,我的午餐呢?」
小克笑道:「我這就讓廚房為您準備。」
「要他們準備兩人分,我要跟你一起吃飯。」
「可是——」
「這是命令哦。」
沒等多久,早已準備好的餐點端上桌。
肉食為主的主餐搭上辛香料散發誘人的香氣,伊芙蕾希雅餓了一餐,加上與龍聊過之後內心的迷茫終於有了方向,心情明顯好轉之下胃口特別好。
「小克,你怎麼一直看著我,肚子不餓嗎?」
小克瞅著她的臉色看了半天,斟酌地開了口。
「平常您總要窩在房間裡好幾天,甚至要神后大人出馬,您才願意從房間出來。相較於之前,您的狀況似乎很不錯,發生什麼事了嗎?」
想起了早上的奇遇,伊芙蕾希雅頑皮地笑了。
「可能是因為……風景不錯吧。」
小克抬頭看了窗外。此刻,滄雨的天空仍有疏落的烏雲。
「風景不錯嗎……」
他有些困惑地喃喃,緊接著突然靈光一閃,意識到自己的主人話中的意思。
「您回國之後,就會與雷爾契伯爵正式結婚。到時候請別再這樣了。」
誰知伊芙蕾希雅卻會錯了意。「你是不想跟我獨處嗎?」
小克啞口,表情不只一點尷尬,垂下頭。
「這跟我的意願無關,請殿下別再為難我了。」
伊芙蕾希雅眼睛微瞇,壓抑的怒氣被他的態度點燃。
「我是未來的女王,你是我的直屬騎士,也是貴族。你代表的就是我,你只需要聽我的命令。」她說著似乎有些生氣,音量不自覺提高,「如果今天我是男人而威尼爾是女人,你還會如此猶豫不決嗎?我是你的主人,是聖法提加唯一的王儲,除此之外我還是聖女。除了神王之外還有更高的位置嗎?我實在不懂,你跟父親為何對威尼爾如此執著,他這個人……」
「殿下。」
「哦,你還不准我抱怨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
伊芙蕾希雅不禁想起了昨夜,心情益發惡劣。「那是什麼意思?我容許他把情人帶來皇宮,我也把你帶著又有何不可?」
小克顯然並不同意,抿著嘴唇卻沒有回答。
「如果你只想跟其他人一樣沉默,那可以,我出去總行了吧?」說著站起來。
小克站起來,動也不動。「我並不是神王陛下,就我個人來說,覺得你們並不適合。不論是性格,或者是……」他遲疑了一會兒,「身體上。」
伊芙蕾希雅眉毛微揚,以表情示意他說下去。
「我跟殿下初會時,就被殿下您拔劍的姿態吸引。可是,絕大多數的國民、甚至包含神王陛下,喜歡的都是看來柔弱又溫柔的您。但是您並不喜歡別人想像的樣子,所以才會為此苦惱。但是,神王陛下久病,雷爾契家族的力量是必須的。殿下既然忍耐至今,如果現在前功盡棄實在太可惜了。」
「……這我知道。」
「您一直以來都是孤軍奮戰,至今不免覺得疲累。我認為您需要一個真正能夠理解、體諒,並且喜歡您原本模樣的人。這個人可以是朋友、情人,或者是導師,甚至可以是日記。現在的您迫切需要找到紓壓的方法,而滄雨以及單獨的宮殿正是最好的時機。如果可能的話,請在能夠忍受範圍內與雷爾契伯爵維持最低限度的聯繫。」
「嗯,你說的沒錯。」
伊芙蕾希雅似乎有點驚訝。
「我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你說這麼多話了。謝謝你。」
「不,這是我僭越了。也感謝殿下您對我的諒解。」
伊芙蕾希雅走向小克,輕輕握住少年騎士的手。「只要你願意告訴我,不論是什麼,永遠都不是僭越。」
小克似乎有些動容,漂亮的綠色眼眸中有水霧在閃爍。他難得展開翅膀,把伊芙蕾希雅摟在懷裡,白色翅膀圍繞著兩人——就像小時候他們經常做的那樣。
「不論用什麼形式,請公主殿下務必找到自己的幸福。在那之前,我會一直陪伴著您,直到您不需要我為止。」
「……為什麼你總是說這種話。」
伊芙蕾希雅嘆息。
「你是我選擇的騎士。你不相信自己也無所謂,但是,請你相信我的眼光——相信被我挑選的你,是萬中選一的優秀。」
小克瞪大了眼睛,呆了好半晌露出苦笑。「我本來是想能夠說些什麼能讓您感覺好過一點,卻沒想到居然反過來被您安慰了。」
「這不是常有的事嗎?」
小克的話在腦中縈繞不去。
他說自己需要一個真正能夠理解、體諒,並且喜歡她原本模樣的人。
人們只認識帶著面具的她,認識笑容可掬、溫柔婉約的聖女,她的偽裝吸引了喜歡這假象的威尼爾.雷爾契,並且,這個男人想盡辦法想把她塞進這個框架裡面,要求她從內而外都變成那副聖女的樣子。
可是,這種人真的存在嗎?
「另外,還請殿下把雷爾契伯爵當成合作夥伴。不需要對他擺臉色,也不必發怒甚至嘲諷,就用您出巡時面對信徒的態度溫柔地對他就好。對痛恨的人發怒,同時在懲罰自己,只有漠不關心與冷漠才是最好的懲罰。」
「雖然不怎麼容易……但我會試試看。」
伊芙蕾希雅伸手碰觸他的翅膀。只見他微微縮了一下,不高興地看著她。
「我今天在中庭見到了龍.曼德沙,他好像是魔王陛下派給我的護衛。」
小克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您是說,魔王陛下讓三皇子殿下當您的護衛?如果這是魔王陛下的意思……像是有點不懷好意。」
「我本來也是這樣想,但是,那位殿下似乎不是會乖乖聽話的人。」
「怎麼說?」
伊芙蕾希雅猶豫了一會兒。「我在溫室裡面見到那位殿下,他看起來……衣衫不整,身上有一些痕跡。看到我過來,他也沒打算遮掩。如果他把我當成目標,總該保持點儀態才是。他似乎一點也不介意讓我知道他有對象。」
「怎麼可以讓客人看到那種樣子,以護衛來說這實在太失職了。不過您說溫室……您去了黑玫瑰的溫室?」
「沒關係,我忘了換衣服,也是穿睡衣過去的。」
小克扶著額頭,簡直快要昏倒。「殿下,您——」
「好好好,我知道了,別再說教了!說到這個,你怎麼知道那裡種了黑玫瑰,那地方很有名嗎?」
「是很有名,但不是好的那種。」小克欲言又止,表情不只一般為難,「殿下您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伊芙蕾希雅笑臉迎人。「你告訴我啊。」
「殿下您應該沒忘記來這裡的目的吧?是為了要跟魔王陛下講和,所以,請您別再靠近那位殿下。那個人不是您應該接近的對象。」
「那誰是我應該接近的對象,你嗎?」
「殿下,請您別再開這種玩笑了!」
「你確定這是玩笑嗎?」
小克啞口無言,別過頭。「就算是玩笑我也很開心,所以,請到此為止。」
「好,我知道了。」伊芙蕾希雅安撫地揉了揉他的頭,小克收起翅膀,漂亮的綠眼睛帶著點可愛的不滿。
「只不過,這次我並不打算太快原諒威尼爾。」
「如果這樣說的話,伯爵大人肯定會……」
「他會很生氣吧?但我不在乎。」伊芙蕾希雅雖然在笑,眼神卻沒有笑意,「如果他只會用羞辱的方式表達他的愛,很抱歉,他的愛我不想要。如果他想要我的愛,就該按照我的方式來,而不是用義務責任之類的話逼我配合他。」
她抬腳,高跟鞋把散在地板的玫瑰花瓣碾碎。
「公主殿下!」
「我現在還很生氣,如果真的跟他見面,我沒辦法保證自己會說出什麼話。」伊芙蕾希雅轉過頭,對他擺擺手。
「下去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小克沉默了數秒,垂頭說了句:「是。」退了下去。
伊芙蕾希雅抽起一朵朵玫瑰,將花瓣剝落扔在地上。看著滿地落下的花瓣,壓在胸中的怒火似乎化去不少。
她徐徐吐氣,正好瞥見鏡中的自己。
鏡中的金髮女性面容姣好、表情緊繃,不自覺地咬著下唇,彷彿忍耐著什麼。
她深呼吸數次後,整理衣服、調整表情露出笑容,踏出了房間。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花組 修龍

Photo by eberhard 🖐 grossgasteiger on Unsplash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花組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五話、魔族之花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七話、魔王與天使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