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五話、魔族之花


次日清晨天剛破曉,伊芙蕾希雅藉口沐浴把威尼爾趕出了寢室。床上一片狼藉,薰香與少許血氣味混濁著淫靡的混在一起,黏著成一種討人厭的味道。
昨夜送來的白玫瑰仍放在桌上,她隨意拿了一朵起來。
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到何時?直到死為止嗎?
想到這裡,算不上好的心情變得更加惡劣。
在伊芙蕾希雅的追求者中,威尼爾算得上是門當戶對而且身分相符的對象。久遠的過去,可能有過心動的瞬間,但那種感覺已經遙遠地無法回想。
如今剩下的只有厭煩。
她無意識地撕著花瓣,將白色花瓣撒在地上。
過去,伊芙蕾希雅曾以為威尼爾是最適合的結婚對象。
經過昨天,她突然不那麼肯定了。曾鋪在面前,那些理所當然往前伸展的道路突然變得模糊不清,抬頭挺胸前往地未來突然變得晦暗不明。
能不能有些愉快的事情?
伊芙蕾希雅心情不好,小克來敲門也不見面,只窩在房間內看著天空思考人生。
直到回過神,早餐時間剛過,空蕩的胃有些疼痛。
即便胃中叫囂著飢餓,卻沒有任何進食的慾望。
武鬥祭第一場比賽時間到了,走廊的鐘敲響了八聲。
伊芙蕾希雅短暫思考後,在洗澡、睡覺以及出席中選擇了第一個,緊接著回到房間舒服地睡了一覺。
——沒人打擾的感覺真好。
不被叨擾的獨處時光過去,醒來已經是中午。
伊芙蕾希雅正好也在房間待膩了,索性川著穿著睡衣在皇宮內散步。穿過了連接東西兩個宮殿的長廊,在其中一邊看見了一座溫室。
溫室的門虛掩,初夏的暖風帶來一陣似曾相識的香氣,
她好奇地走進近,這才注意到溫室的規模遠遠超乎想像,透過朦朧的結界,能夠依稀看見溫室內的景象。
這是一座黑玫瑰的溫室。
推開溫室的門,越過黑玫瑰花叢、踏著香氣鋪成的路往前走。
路的盡頭是吊床、桌子與長椅,幾乎可以躺上雙人的斜靠沙發上躺著一個人。黑色長髮、黑色襯衣,白皙的肌膚上有數處不明顯的紅痕,一副半夢半醒的表情。
此人正是滄雨魔族的三皇子龍.曼德沙。
「……是妳啊。」
不知道他是不是病了,他的聲音比初次見面時沙啞了一些,沒穿好的襯衫鬆垮垮的掛在肩膀上,幾縷長髮掛在肩膀上,半睜眼眸的樣子慵懶又性感。
伊芙蕾希雅滿臉通紅:「抱歉,我不知道你在這裡。」
「那傢伙沒告訴妳啊?我就是負責當妳護衛的人。」
「那傢伙?」
龍擺擺手,「沒什麼。說起來,妳這時間怎麼還在這裡,不去祭典露面嗎?」這句話其實就有點趕人的意思了。
伊芙蕾希雅雖聽出了這個暗示,卻沒有照做。
——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龍多半是在這裡跟情人幽會。不曉得這個人的情人會是什麼樣的類型?是美豔又性感的那種標準魔族美女嗎?
龍認為伊芙蕾希雅很快就會走,也沒有多看她一眼,上半身側倚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等了一陣子,卻發現伊芙蕾希雅非但沒走,還盯著他看。
那一臉認真的模樣,簡直就像在鑑定魔核。
「你真好看。」
龍其實不怎麼喜歡被讚美容貌。
可是,由伊芙蕾希雅這樣的美人說出來可就不同了。更別說她那副發自內心的真摯模樣,完全不帶諷刺的真誠目光,龍忍不住嘴角微翹。
「那當然。若不是這樣,可沒有資格被稱作魔族之花。」
龍這才認真地打量了這位來自東方的聖女公主。
從外表來看,神族公主就像所有的光明之女那樣,聖潔,純真又高雅——何等讓人提不起興致的組合。那種乾淨純真的氣質很容易勾起她人的施虐欲,想要把她弄髒。如果只是這樣,龍大概沒有興趣繼續這個話題。
她接著又補了一句:「魔王陛下也很好看,你們不愧是父子。」
龍下意識地舔了下嘴唇,眉眼都是饜足之色。「好了,酬勞也拿到了,我就只能好好工作了。公主殿下是想去什麼地方逛逛嗎?」
伊芙蕾希雅一瞬間好像沒聽懂他的話。
「比方說離開皇宮逛逛?」
「我可以離開皇宮嗎?」她一臉驚訝,「你們魔族平常會任意離開皇宮嗎?」
龍理了理頭髮,慢悠悠地站了起來。「只要在滄雨內就沒問題,其他地方一樣不行。一起來嗎?」
嚴格來說,這樣的場景實在危險,而且很不適當。
伊芙蕾希雅沒有立刻回答,仰頭凝視著龍。
或許是因為龍現在的狀態,或者因為他的外貌實在太美,伊芙蕾希雅潛意識不把他當成威脅。因此,她也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一點也不適合與人交談。
從龍的角度來看,伊芙蕾希雅身穿低胸的睡衣,帶著些許初醒的慵懶與疲倦,臉頰與嘴唇嫣紅。
此刻,這位聖女公主仰頭凝望的神情,簡直像是索吻似的。
這算是美人計嗎?若是如此,這某種程度上算是成功。可是,睿智如神后拉娜,又怎麼需要拉攏這樣一位弱小又好享樂的無能皇子?
也就是說,這是巧合的機率更高。
比起平常衣著嚴謹、禮儀完備的公主殿下,龍更喜歡有點迷糊的她。
真可愛。龍指尖輕輕劃過她的嘴唇,聲音有點低沉:「如果妳暫時不打算回房,我建議妳至少換件衣服。」
伊芙蕾希雅愣了一會兒,注意到自己的服裝,這才發出驚呼。「你這狀態,好像也沒資格說我?」
伊芙蕾希雅的視線毫不避諱地從敞開的肩膀滑到胸口以及窄腰,視線停在龍後頸的吻痕上。那是個很曖昧的位置,留下的吻痕不會明顯到讓本人立刻察覺,卻能夠讓靠近他的人立刻看見。
「你的情人占有慾很強。」她指了指龍的後頸,「如果要出門,我建議你還挑一下衣服遮一下比較好。」
龍怔了怔:「什麼意思?」
「後頸有吻痕。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治療?」
龍輕輕碰了後頸,表情很複雜,「不需要,謝謝妳的提醒。」
「不客氣。」伊芙蕾希雅走了幾步,又停下來,「我想問一個有點冒犯的問題。如果讓你不高興,請不要回答。」
龍的表情瞬間顯露戒備,面上卻維持笑容。「說看看。」
「對你來說,做愛是件舒服的事情嗎?」
「大部分是。為什麼這麼問?」龍雖然在笑,神情內卻隱約含了幾分敵意。
這問題是什麼意思?
可伊芙蕾希雅既無意嘲諷,也沒打算刺探他的隱私。
她只是嘆了氣,「看你剛剛的表情也知道,這是個蠢問題。老實說,我很羨慕你,至少能夠從肌膚相親中得到樂趣。不像我,每次都覺得像是折磨,只能閉上眼睛祈禱快點結束。從需要繼承人的角度來看,這很不利,所以我想要改善這種狀態。但我不能問母后,問其他人也不太適當。」
龍的表情難以言喻。「……這話由我來說可能有點奇怪,但是,讓敵國的王子知道這種事情也很不適當。」
不論是算計或者引誘,這都讓他感到很不愉快。
龍湊了過去,勾住過她的纖腰,垂首作勢要吻她。「妳現在穿成這樣,還問了我這種問題,是希望我襲擊妳,還是不把我當成男人?」
這個姿勢帶著些許脅迫的味道。
可伊芙蕾希雅並不害怕,她抬頭注視他龍數秒,接著顛起腳尖——
羽毛般輕巧的吻落在嘴唇上。
落在唇上的吻很輕,像是一種軟綿綿的反擊。
只見聖女公主笑靨如花:「你不會那麼做。」
「為什麼?」
「因為你已經吃飽了。」
聖女公主笑容可掬,這發言跟她那股乾淨聖潔的氣質有很強的違和感。龍並不討厭這種反差,反而被勾起了興趣。
「妳可真直接。」
她會這麼問,估計是跟未婚夫相處不好。
非常出乎意料的是,這位強大又美麗的聖女公主並不是驕縱任性的類型。雖然她偶爾也顯得鋒芒畢露,卻不至於太強勢,偶爾的頑皮讓她顯得更有魅力。這樣的女性為什麼會跟未婚夫相處不好?難道真的只因為床事?
「抱歉,這問題確實太失禮了。」
伊芙蕾希雅深深鞠躬。
身穿睡衣做這樣的動作顯得過分認真了,龍啼笑皆非地看她行禮,視線沿著開敞的睡衣滑到胸口,然後迅速挪開。
……如果說這是色誘的話,要不掉入陷阱還真難。
「妳是真的想問我的答案嗎?」
「是的。」
不應該說的,但是,總覺得說出來也沒關係。
「坦白說,也有過不大舒服的時候。這有很多可能,要不是因為對方技術太差,要不就是沒考慮妳。再不然……也許妳喜歡女人?」」
「這是個好問題,我沒考慮過這個可能。」伊芙蕾希雅的視線在龍身上飛快地巡過一次,「但我想應該不是。」
「只要多適應幾次,理論上就會漸漸不覺得疼。」
龍態度還算自然,神情卻有幾分尷尬。魔族本來就習慣談論這類話題,但是,考慮到對象是神族未來的女王,好像就有點奇怪。
龍單手支頭,「除去這些,有些人天生就是不怎麼喜歡做愛,如果情況允許的話,多找幾個人試試。真不行的話,生了孩子給他挑幾個情人拒絕掉就好。」
伊芙蕾希雅明顯皺了眉頭。
「謝謝你的建議,我會認真考慮。」
伊芙蕾希雅對龍微微行禮,「晚上見,三皇子殿下。」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花組

Photo by eberhard 🖐 grossgasteiger on Unsplash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花組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冒險者1 / 第四話,迷信的某人與某人的迷信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六話、蝴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