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冒險者1 / 第三話,禍不單行,好事不成雙


今天是向召喚師聯會報到的日子。
克洛托在城內的鐘聲敲響七下時,準時醒來。張開眼睛便看見狄蘭放大的臉,克洛托「哇」地猛然後退,撞到牆上,額頭腫了起來。
「洗澡。」狄蘭神色認真地說,「伊文潔琳說要你洗澡。」
「唉?昨天……」
「我帶你回來的。」狄蘭神色驕傲地昂起頭,「我還會用鑰匙了!」
狄蘭說話比起昨天流暢不少,克洛托沒時間細問,飛奔進去浴室。
洗去一身酒味,克洛托拎著幼兒狄蘭全副武裝準備出門,發現父親的劍有了裂痕,只有帶著剩下的二十金幣到鐵匠鋪修繕。一問之下,竟然要價十五金幣!花了將近一個小時跟老闆殺價,終於以十三金幣成交。
克洛托含淚數了十三個金幣,放到老闆的手中。
剩下的七個金幣塞到口袋裡,抬頭一看快要來不及了!
克洛托拉著狄蘭匆忙走出商店,卻遇到遠征的冒險團凱旋歸來,整條道路被圍觀者擠得水洩不通。
克洛托火速來到公會大廳,風風火火地踏上魔法陣。氣喘吁吁地走過七樓大廳,牆上的掛鐘敲響了九下。
召喚師聯會辦公室之前意外熱鬧。
不,不對,應該不只熱鬧而已?
克洛托走下魔法陣,往前望去。魔法師們整齊地排成一列,一一上前致意。克洛托懷著不好的預感慢慢往前,而那長排的盡頭……
克洛托張大嘴巴,暗罵不好。
──寫著「召喚師聯會」的招牌下,站著的人不正是曼德爾.梅勒迪斯嗎?那身招牌的白色狐毛披風上是象徵身份的五星,俊美的黑髮男子帶著微笑,溫和地與人們談話,正替初出茅廬的魔法師解決學習的小問題。
如果是第一次見面,克洛托肯定誤以為曼德爾是個溫和的好人。
時間證明,那只是個美好的誤解。
因為曼德爾不只是個好人,好人只是他眾多面相的其中一種,就如同伊文潔琳的魔女之名。
實際上人們並不像他們聲稱的那樣,鄙視謊言而偏愛誠實的話語。
即便南疆一戰讓伊文姐也一起成名,但是對她的看法也只是從「恐怖的冰山美人」變成「保護城市的可怕冰山美人」。
曼德爾正巧抬起頭,與克洛托四目相接,並對著他微笑。
「早安,克洛托,你遲到了。」
看似溫和卻帶著殺氣的視線投射過來,克洛托頭皮發麻,露出僵硬的假笑。「早、早安。那個,曼德……梅勒迪斯大人,難道──」
「是的,」曼德爾掛著營業式笑容,語氣就像是教養良好的紳士:「你的指導者就是我。」他說著,對周圍的人致歉:「既然等待的人來了,我就失禮了。克洛托,過來!」曼德爾勾勾手。
克洛托短暫猶豫。昨天才剛吃過海王,答應伊文姊姊要更加努力。好吧、既然這樣──克洛托咬牙上前,「很抱歉,不會有下次。」
「非常好,那麼,我就告辭了。」
後排的魔法師們失望異常,其中一人追上來:「梅勒迪斯大人,您什麼時候還會過來呢?」
「這不好說,手頭上還有點事情要處理。」曼德爾的樣子看起來像是真心覺得可惜,但克洛托知道他內心想的肯定是快點結束對話。他這次並沒有拐彎抹角,「因為這是伊文拜託的事情,我希望能夠完美地達成。而這件事可能佔用我所有剩餘的時間。抱歉了。」
那女性露出理解的表情,「也是呢……畢竟您還有精靈獵人的事情要處理。那麼,副王競賽的任務有什麼進度嗎?」
「我已經掌握了確切證據,很快就會有答案。敬請期待。」
只見曼德爾異常有耐心地敷衍了眾人,並約定了近幾個月再回來公會繞繞,又說了一堆似是而非又打太極的官腔,他們終於心滿意足地離開。
此時,曼德爾終於注意到克洛托與身後的狄蘭,露出明顯詫異的表情。
「你的劍呢?」
克洛托道:「拿去修了,好像是任務時壓壞了。」
曼德爾點頭表示理解,饒富興致地對狄蘭伸出手。
「你收服這孩子啦?」
狄蘭猶豫好陣子,握住曼德爾伸出的手,似乎顯得很高興。不愧是有精靈王稱號的人,果然很得精靈眼緣。
「是啊!這是我最近遇見的精靈,好像是高階的水精靈。您怎麼看?」
曼德爾逗弄著狄蘭,用火焰在空中寫出某些文字。
「你終於打算改行啦?」
「那當然。」克洛托亮出卡片,秀出上面的職業:召喚師。「你最近怎麼有空回來?黑街那邊沒問題嗎?」
「不需要你操多餘的心。我答應伊文,就是因為我有餘裕,你只要乖乖當好你的小菜鳥,養活自己、少打擾我們,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幫助。」
「為了感謝梅勒迪斯大人撥冗前來,我想多少進點心力,比方說……當個戀愛小天使之類,您覺得如何?」克洛托對曼德爾眨了眨眼。
曼德爾用手肘推了推他,比了個拇指。
「梅勒迪斯大人,你看這精靈真的適合我嗎?」
「不適合。」曼德爾秒答,「真要說,只有我能配上這孩子。但是,這應該交給精靈決定。你怎麼這麼問?」
「你也知道,我的運氣一直很背……突然有這種好事上門,總覺得怪怪的。」
「那是被害妄想症吧?」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走進召喚師聯會。
召喚師聯會比想像中寬敞,外頭的會客室是小型的圖書館。克洛托跟著曼德爾走進內室,看見幾個穿著法袍的中年人對曼德爾恭敬行禮,他僅微微點頭回應,命令事務官替他們泡茶,便走進他的研究室。
寬敞的房間內特別乾淨,從房間可以眺望整個城市。
半開的窗簾被微風吹得翩飛。
曼德爾對他招手,「站著做什麼?」
克洛托坐到他對面。
跟曼德爾也很久沒見過了。
在克洛托看來,他是個溫和又優秀的前輩,不只臉長得好看、持有忘卻的精靈因而被稱作『精靈王』,也是南都的副王熱門人選,就連瑟爾芬陛下也特別青睞。這樣萬中挑一的人之所以與克洛托成為朋友,只是因為伊文潔琳。
大概除了伊文姊姊,誰都不能入他的眼。
不僅僅是驕傲或者身份帶來的距離感,曼德爾像是只能孤身一人──如同他在南疆護衛戰,獨自擊退數千魔物的英勇那樣。
這個人是孤獨的狼。
「你母親呢?還讓你拿劍嗎?」
「最近終於放棄了。父親說,顧好自己就行。但是,我是作為戰士長大的,一直沒辦法跟其他人一樣,伊文姊特別照顧我,我才勉強跟上進度。」克洛托頓了頓,「父親老覺得我不適合當召喚師,應該選擇其他職業。你覺得我真的能成為召喚師嗎?我是說……」
事務官端上紅茶。
曼德爾在紅茶內倒入砂糖。
「那你怎麼想?討厭跟精靈交流嗎?」
「是不討厭,看久了覺得可愛。」
「那就不成問題了。你怎麼遇到這孩子的?」
克洛托把跟狄蘭相遇、命名、用鏡子的外表出現以及去「召喚師之夢」的事情說了,曼德爾仔細聆聽,頻頻點頭。
「就是說,你已經去過師父那邊了。」
曼德爾陷入思考性的沉默。
他要求克洛托站起來,把他當量尺跟狄蘭比劃著,狄蘭目前身高差不多在他的腰際。「如師父所說,狄蘭確實是高階精靈。從你的描述看來,他的幼兒期應該挺短的,很有可能是過去。克洛托,你的精靈卵呢?」
克洛托拿出來遞給他,曼德爾拿著精靈卵在手中把玩。
「雖然你已經有狄蘭了,但是實戰經驗不足,也沒有培育精靈的經驗。看你的樣子,應該不知道怎麼控制孵育出的精靈吧?」
「咦、可以控制?」
「你現在的水平當然不行。」曼德爾冷冷道,「總而言之──」
曼德爾介紹了控制孵育出精靈的屬性、精靈的契約以及判斷精靈的能力等等基礎,要求克洛托嘗試。在曼德爾的指導下,克洛托一次就成功將魔力輸入精靈卵,石頭般的精靈卵發出淺淺的紋路,烙上雙三角形組成的記號。
曼德爾走向書櫃,「這就是代表你的契文。不同屬性的契約會有不同顏色,卵上的白色符號代表著精靈與召喚師的契合性,也是最基礎的顏色。按照時間輸入魔力,大約兩個月可以孵化一隻精靈。這種精靈是純粹的生物,就像嬰孩一樣,必須細心教導。總而言之……」他將幾本書摔在克洛托面前,帶著笑容說:「這些都是基礎,別我露出初學者的表情。我給你二十分鐘,把這本書掃過一遍。」
「然後呢?」
曼德爾.梅勒迪斯笑得無比溫柔。
「我帶你出去溜達溜達。」
克洛托抖了抖。
「而且你沒有拒絕的餘地。」
在克洛托閱讀的時候,曼德爾試著跟狄蘭說話,短短幾分鐘內,就讓狄蘭學會了簡易的火魔法,甚至讓他跟自己的精靈交流。
……到底誰才是徒弟?克洛托看著密密麻麻的書籍,嘆著氣,認命看書。
他開始懷疑,曼德爾其實只是想玩玩精靈吧?
看了沒幾頁,狄蘭已經學會查字典。
克洛托有種會被狄蘭超越的危機感,但越是緊張記得就越少。克洛托一片混亂之際──
曼德爾起身,對克洛托招手。
「時間到了,跟我來。」
一行人風風火火地出了聯會,途中受到各種讚美與膜拜,以致於往前走變得困難。狄蘭翻著字典,努力地查詢「溜達」的意思。曼德爾將此舉評價為「比一天學會發音還驚人」,並告訴狄蘭溜達是指出去玩。
狄蘭開心地發出歡呼,看見克洛托的肩膀垮了下來:「帶你出去玩不好嗎?」
克洛托把臉埋在雙手之間。
「狄蘭,我跟你說。這裡所謂的出去玩是假的。」
「是假的?」狄蘭困惑地轉過頭看曼德爾,「可是……」
「他其實要帶你出去接受嚴苛的訓練,但會說要帶你出去玩。」
曼德爾優哉游哉地接話,「或者說,對他而言嚴苛的訓練,在我看來只是飯後運動。懂了嗎?」
狄蘭點著頭,屁顛屁顛帶著辭典走向曼德爾,開始提問。
看見曼德爾一一解惑,狄蘭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時,克洛托有種奇妙的不悅,他又看了曼德爾,抬頭望天。
「克洛托,別立刻放棄啊!」曼德爾笑道。
「……因為對手是你啊。」
「我有責任把你段練成一個可以混吃等死的平凡召喚師。」
「反正還不是為了伊文姊……」
「難不成你希望我說是為了你?」曼德爾滿臉溫柔。
克洛托打了個寒顫,雞皮疙瘩全部起立。
「不、不,那就算了。」
「那就好。」
不僅在實力、名望與外表上一敗塗地,克洛托悲慘地發現:連嘴上功夫也贏不了。只有在內心碎念,這種跟後輩小生計較的前輩還真是心胸狹窄!
曼德爾無視克洛托滿是怨言的目光,隨口問道:「你的指導者是誰?」
「一個叫做希爾達的女騎士。」
「希爾達?」曼德爾稍微停頓,罕見地露出厭惡的表情,「你是說那個希爾達.賽西亞?」
「是叫希爾達沒錯,但我不知道她的姓氏。」
「是不是黑色長髮,跟你差不多年紀,還帶著重型武器?」
「沒錯,就是她!好像是騎士團來支援。」
克洛托從曼德爾意有所指的沉默中,讀到一些不尋常的氛圍。他稍微停頓後問:「伊文怎麼說?」
「沒什麼特別的。」
「是嗎?」曼德爾微笑。
不知何故,那笑容看起來不大愉快。克洛托假裝沒看見。
「克洛托當『那個』嗎?」
不遠處,兩個身穿白衣的騎士正在巡邏。
克洛托冷笑,「騎士團不就是商人子弟的遊樂場嗎?遇到戰爭就把我們推到前面,躲在我們後頭算什麼啊!」
克洛托之所以如此憤怒,是因為五年前的遠征。
那時候,騎士團的裘達斯負責領軍,將當時包含克洛托在內的新兵帶出去巡邏邊境。真正遇上敵方來犯,卻拋棄了以冒險者為主的曼德爾的隊伍,克洛托等人還不知道已成為棄子,癡癡等待援軍……
等來的卻只有副官伊文潔琳.克拉克。
於是,曼德爾與伊文潔琳作為先鋒苦撐,擊退了敵軍。
騎士團為了隱瞞裘達斯的失職,將事情渲染為裘達斯的計謀。
裘達斯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小隊長,而曼德爾與伊文潔琳兩人各自成為高階冒險者,獲得「精靈王」與「冰雪魔女」稱號,爾後伊文潔琳退出騎士團。雖然獲得勝利,卻只能勉強說是慘勝──至此,騎士團與冒險者公會結下樑子。
曼德爾挑起單邊眉毛,不置可否。
「如果他們真的那麼優秀,為什麼還要選我們冒險者當副王?」
這回應顯然很對曼德爾的味,他笑了起來。
「克洛托,你要原諒他們。不是因為他們沒用,而是因為我太優秀了。這次騎士團也有人競逐副王啊!他們有裘達斯不是嗎?」
「裘達斯?那種人怎麼比得上你。」克洛托忍不住怒火,「曼德爾,我們就靠你了!」
曼德爾緩緩勾起微笑。
「我知道,你不會失望的。」
克洛托在曼德爾的帶領下進入公會,去的不是魔法師的樓層,而是公會附屬的建築「漂浮城堡」。
如名字所見,整棟建築以魔法為能源漂浮在空中。
傳送魔法陣的另一頭是華美的庭園,能夠看到一些守衛正來回巡邏。曼德爾領著克洛托前往公會大廳,一邊替他解說各個大廳的任務層級。
一進入魔法師的任務區,他們立刻成為視線中心。
曼德爾不用說了,對南都而言幾乎是國王般的存在,有別於召喚師聯會前的親切,他拒絕了所有提問,盡職地替克洛托介紹公會。
但狄蘭吸引的目光也不下於他。不過,這並不奇怪。
克洛托每次看到狄蘭,總會覺得這傢伙還長得真不錯。
白得近乎通透的肌膚,淺藍色微捲短髮搭上尖耳,那張孩童似的臉卻是與外表不符的冷酷氣質。這樣突兀的特質在他身上彷彿渾然天成,特別是那雙眼睛,怎麼看都不像人類。
狄蘭一如既往吸引了眾人羨慕嫉妒的視線。
還能聽見身邊有著「這精靈沒有契約,能不能奪走?」之類的耳語。
克洛托內心的愉悅難以言表,他抱著愉快心情接受眾人嫉妒的視線,才發現
狄蘭正垂著頭,有點不安地看著他。
「你……」
正要問話,卻被狄蘭摸了摸頭。
「我不會離開你,只有你才是我的主人。」
「謝、謝謝。」
克洛托正想著「難不成這是因為我天生是召喚師的料」?
頭被曼德爾敲了一記,「好痛!」
「精靈會把第一個感受到他們的人當作最重要的存在,狄蘭只是告訴你這件事而已。」
曼德爾說著,看見狄蘭露出不大愉快的表情。
而且,表現出情緒並非好事──
狄蘭冷漠地看著那些窺視他的人們。
僅只一眼,令人身處冰窖。彷彿被死神的鷹爪掐住心臟。
幾個召喚師同時噤聲,狄蘭才終於滿意地回到克洛托身邊,而那種令人呼吸困難的壓迫終於離去。
「那『東西』,到底是什麼啊……」
曼德爾無聲地笑出來。「有意思。」
**
曼德爾一到場,人們發出歡騰的呼喚。
喊著「梅勒迪斯大人」的呼聲不絕於耳,他從人們讓出的道路往前走,黑色披風飄揚一如凱旋的英雄。
克洛托三步併做兩步的往前走,四周射來的視線令他渾身不對勁。
副會長前來迎接。
魔法師公會的副會長是個身材如橘子般的男子,蓄著兩撇可笑的八字鬍。只見他諂媚地用難以想像的靈活速度走來,搓著手:「梅勒迪斯大人,今天怎麼只有你一個人呢?」
曼德爾頭也不回,迅速往前進,橘子副會長也跟著。他注意到狄蘭,發出驚奇的呼聲:「哎呀,這孩子我是第一次見到呢!是您的精靈嗎?」
曼德爾面帶微笑,口氣卻滿是拒絕。
「我這次只打算帶新人來見見世面。」
「可是,」橘子八字鬍鍥而不捨,「再沒多久,您就是我們南都的陛下,而且未來的執行官想必是伊文潔琳大人。之後,不就再也沒機會了嗎?」
「我們公會擁有近百年歷史,不會因為一個人而變得強盛或者虛弱。解決那些一般冒險者沒辦法處理的難事,不就是會長的任務?」
副會長的臉紅得像蘋果,「這──」
「我不是要責怪你。但是,若只挑少有傷亡的工作,弱者越弱,強者更強。那我們跟那些騎士又有何不同?」
「那麼,領導新人這點小事就交給我們就好,您的時間如此珍貴──」
曼德爾毫不客氣打斷他,「我很感謝你們的幫助。但是,這是伊文讓我幫的忙。我怎麼好意思轉交給別人呢?」
副會長用羨慕嫉妒又無奈地目光盯著克洛托,發出長嘆。
「我知道了。」
「其實我覺得他的建議挺有道理的。你不覺得浪費時間嗎?」克洛托道。
「你怎麼會這麼想?雖然我是為了伊文,但有一半也是因為對象是你啊!看你老是一蹶不振,我這個過去的指揮官看不下去。」
克洛托露出微微苦笑,「……謝謝你。」
「廢話少說,用努力回應我吧!」
曼德爾命令閒人勿擾,四周終於恢復平靜。
克洛托在寬廣過頭的大廳內瀏覽任務,並挑選簡單的運送任務:將遞藥草、食物等補給品送到城外的補給站。曼德爾看了只說「很適合新手」,似乎沒多大意見。任務就這麼定了,曼德爾興致勃勃地看閱讀看板,克洛托隨著他的視線看著看板,結果竟然看到認識的名字。
「鍛冶屋索諾索諾」克洛托被這標題吸引了注意。
內容很簡單,就是抓小偷,委託時間是今日,紙張也非常新。
「這東西怎麼了嗎?」曼德爾問。
克洛托慢慢往下看。
紙張上畫著的那把劍,不就是──
「那把劍跟你常用的那把真像。」曼德爾轉過頭,看見克洛托面色慘白地抓著剛接好的任務,「曼德爾,」克洛托的聲音顫抖著,「那個就是我的劍。」
曼德爾扶著額頭。
「你要想去看看嗎?」
一行人匆忙走進武器店「索諾索諾」。
克洛托與店員說明來意,他臉色一變,「抱歉,請稍等。」說著回到後台。
回來的時候,一名光頭的老男人跟著出來,塌陷的鼻樑上戴著眼鏡。他身上穿著工作服,右手的槌子還沒放下。那人在克洛托面前站定,「您好,克洛托.托馬斯先生,我是店長索諾。」自稱索諾的男子面色凝重,一陣沉默後,他毫無預警地「咚」一聲跪下。
「非常對不起──!」
幾個店員跟著跪下,兩人一下成為視線中心,克洛托完全愣住。
「怎麼了?」
索諾的頭幾乎黏在地上,「非常抱歉,我弄丟了您的劍!」
克洛托臉色蒼白。
曼德爾語調不快:「所以,剛剛看到的任務真的是你們?」
「梅勒迪斯大人,那就是敝店的委託。」索諾的頭不能更低。
曼德爾重重嘆氣。「金獅子代表的可是瑟爾芬陛下的榮譽。而今,金獅的招牌被你們染上污點,我感到非常遺憾。」
「真的非常抱歉!」索諾再度磕頭,抬頭能看見他額頭微微滲血,「請不要擔心,我一定會負責到底。」
曼德爾擺擺手,「先告訴我,有什麼情報嗎?」
索諾有些遲疑,「但是……那個、這……可能跟黑街有關。」
「黑街……嗎?」
「那把劍好像被盯上很久了,說是成對的寶物,現在被保護住……」
曼德爾興致盎然地點頭,「既然是這樣的話,我也會幫你們注意。克洛托,你先挑把稱手的武器代替。選劍的話,給我自己付帳。」
「索諾索諾」不愧是金獅的武器店,店內的武器幾乎都是高級品,最低等級的也有數十金幣價格。
父親的劍最多只有七、八金幣的價格,用這種高級武器似乎有點過頭?
結果克洛托挑了最基礎的劍與杖。
「這樣就好了?」
「我還是不能完全放下劍,但我希望自己能夠漸漸習慣魔法。」克洛托說。
曼德爾沉默地扔下三把武器,兩把劍、一把杖,價格約十五、六金幣左右;第四把是狄蘭挑的。克洛托左看右看,劍沒有標價,也沒寫名字。轉頭喊道:「索諾先生,這把怎麼樣?」
索諾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略顯詫異。「這把?怎麼會挑到這把呢?」
「很貴嗎?那我也可以換──」
克洛托說著就要放下,卻被索諾阻止。
「您誤解了。」索諾打斷他,「如果您能適應這把劍,對我來說再好不過。」他戲劇化地頓了頓,壓低聲音,「據說這是把魔劍。」
「就是說,這把劍寄宿了精靈?」
索諾摸了摸光禿禿的腦袋,「沒錯!雖然它能夠提高水火兩系元素感應,可惜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現。」
克洛托笑了,「那不是正適合我?」
克洛托試著拔劍,「鏘」一聲,劍出鞘,凜冽寒光刺眼,逼得他瞇起眼睛。
與此同時,一股強烈的氣息從與劍相連的右手傳來,衝擊身體──感覺像是某種能量,卻不是火元素也不是水元素,而是某種陌生的氣息,令人打從心裡震顫,強烈的威壓令他喘不過氣。
克洛托咬牙抹去額上冷汗,那壓迫感越來越強,幾乎難以忍受。
克洛托就要鬆手,卻有一隻微冷的小手握住了克洛托的手。微涼的觸感稍微舒緩克洛托的不適,他深深吐了口氣,看見狄蘭臉上露出不明顯的微笑。那股壓迫感一下消失,感受到的巨大能量也漸漸消散。
「狄蘭,你做了什麼?」克洛托抓住狄蘭的手,東摸西摸,「好厲害!不愧是高位精靈。」
狄蘭迅速抽手,橫了他一眼,還在手上拍了拍。
曼德爾望著這個場景,微微眉頭。只見他對克洛托搖搖頭。
「怎麼啦,英雄王大人?」
曼德爾抿著嘴唇,擺擺手。「沒什麼,你們繼續。」
索諾驚訝地看著這一切,還忍不住推了推眼鏡,「請讓我看一看。」
克洛托借了劍給他,索諾將手放在劍上好陣子,終於浮現笑容,喊道:「你們也來看看!」
幾個鍛造師爭先恐後過去,無不驚呼連連。相較於眾人地驚詫,狄蘭一派輕鬆地站在旁邊,露出得意的笑容。
「狄蘭,幹得好!」克洛托豎起拇指。
狄蘭高興地仰起頭──但曼德爾並沒有笑。
克洛托內心浮現不安。
從狄蘭的表現,可以看出他確實是高階精靈──但是,絕對不只如此。初生就能夠壓制下階精靈、散發出令人膽寒的可怕氣勢。克洛托意識到:狄蘭不只優秀,他還很危險。但是,曼德爾什麼都沒說。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索諾樂呵呵地笑著,對狄蘭微微行禮。
「方才沒注意到您,還真是失禮了。我是店長索諾,請問您的名字是──」
狄蘭並不說話,那冷靜中帶著純真的表情,意外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克洛托忙著接話,「他叫做狄蘭,是水精靈。目前是我的……」克洛托歪著頭,與狄蘭四目相接時,露出笑容:「夥伴。」
「原來這位是精靈嗎?」索諾突然頓悟似的擊掌,「噢、原來如此!那我倒是多事了。」索諾拿出手帕抹了抹不存在的汗,「既然有這種程度的精靈,那就不必我多事。請忘了我的話。」
索諾的眼睛笑成滿月狀,「那麼,這把劍就交給您了。」
克洛托鄭重地收下劍,將劍繫在腰帶上準備離去。店內傳來吸引人的飯香,克洛托的肚子快一步發出響亮的「咕嚕」聲。
索諾善解人意地說:「兩位願意賞臉留下來吃飯嗎?」
「好啊!」曼德爾回應得意外爽快,令克洛托大吃一驚。
「你不用回去嗎?」
「伊文今天不在。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花時間在你身上?」曼德爾白了他一眼,「你有意見?」
「……怎麼敢。」
因為曼德爾的緣故,吃飯時受到數十人圍觀,克洛托在大魚大肉之前胃口盡失。曼德爾維持一貫優雅地用餐,還有閒暇將飲料餵給狄蘭與他的忘卻精靈琳雅。
「精靈也會肚子餓嗎?」
「當然不會,但他們可以感受到味道。每個精靈的口味不同,琳雅就喜歡酒。你要不要試試?」
沒想到狄蘭喜歡的也是酒,而且酒量出乎意料地好!
克洛托舔了舔嘴唇,摸著吃撐的肚皮,走在回家的路上。
「你吃太多了。」曼德爾說。
「吃多了會胖啊!」
另一個聲音說。回過頭,身邊只有狄蘭與曼德爾。那聲音像是孩童,不可能是曼德爾。該不會是……狄蘭?
「不是錯覺。」
聲音清晰無比地傳來,性別不分,屬於孩童的聲音。
克洛托回頭,狄蘭似露出笑容,「是我喔。」天真又邪氣,與他那張天使般的臉孔完全不相稱的語調。
雖然對方正仰視他,克洛托卻感受到自己正被他俯視著。
克洛托驚喜交加:「原來你……會說話?」
「本來就會,你別小看我。」
「那之前學說話那個是……」
「我還不習慣用人類的方法說話,久一點就知道了。」
「哎、是嗎!真不愧是高階精靈,果然很厲害。」克洛托想摸狄蘭的頭,他卻調皮地躲了開來,反而讓伸長的手摸了的頭克洛托。
「哈哈!躲得可真快!看我的──」
狄蘭躲得更快,克洛托止不住腳步差點跌倒時,被狄蘭抓著候領,才避免跌倒的命運。
「曼德爾你幹嘛不幫忙?」
曼德爾語調冷酷:「摔了又不會死。」
「……但會很痛。」
「又不是我痛。」
克洛托在狄蘭的幫助下起身。
月光下,嬌小的狄蘭穿著白色為主的褲裝,怎麼看都只是普通的小孩──只是可愛的很不尋常。
如果狄蘭變強的話,那、就算是我,也能幫上伊文姐嗎?
「曼德爾。」
「什麼事?」
「要怎麼樣才能鍛鍊狄蘭?」
「你是說把精靈鍛鍊成完全體那個?他不需要。」曼德爾輕笑,「這種高階精靈本來就是完全體。現在最重要的是你。你先把自己訓練成危急時以魔法取代劍的傢伙再說!魔法的事情先交給狄蘭,你只要配合他就行。」
克洛托試著使用了一些基礎魔法,發現了可怕的事情:狄蘭不只會魔法,他的魔法還很好!
我真的適合這樣的精靈嗎?
克洛托內心再度升起這樣的疑問。
終於抵達道路盡頭,曼德爾與克洛托在廣場分別時,曼德爾突然壓低聲音:「克洛托,小心狄蘭,他不大尋常。」
克洛托就要回頭,曼德爾緩緩搖頭,用口形示意他「別轉頭」。
「不大尋常是……」
「你也看見他壓住了劍內的妖精。如果沒猜錯的話,他應該是黑夜誕生的精靈。」曼德爾罕見地謹慎,「雖然不是什麼要緊事,狄蘭看起來也還不會傷人。但以你的程度……有點危險。」
「你是說──」
曼德爾的聲音變得更輕。
「你要非常、非常小心。黑夜誕生的精靈,因為被人類奪走聖物,多數對人類心懷怨恨。他們也許……」他的聲音彷彿夢囈,「會藉此向人類復仇也說不定。」
「我看不至於啊。」
「這不是心態問題,」曼德爾說,「他的語言學習得很快。這代表著他曾經學過我們的語言,消逝後重生。也很有可能是在建國之前被犧牲的那批精靈。雖然已經沒有恨意,但被主人當作犧牲品的他們,靈魂早就被污染了。」
「這不過是危言聳聽吧?」
雖然口裡這麼說,克洛托卻明顯遲疑了。
「這類的精靈並不恨人類。但是……」曼德爾欲言又止,最後住了嘴,「算了,你就當我沒說過這件事吧!」
克洛托轉過頭。
狄蘭只是望著他,那雙深藍色眼睛注視著他──而裡頭什麼也沒有。不知何故,克洛托突然覺得狄蘭有些可怕。
小說創作 冒險者 修龍

Photo by Amy Reed on Unsplash

#小說創作  #冒險者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三話、遴選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四話、夜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