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二話、武鬥祭


在遙遠的神代,五個世界還未合一。
世界臣服於光、暗與火三位神祇的統治之下。
而這座滄雨城是由三神之一的武聖皇統治。
這位喜好戰爭與夜晚的神祇是黑髮紫眼的少年形象,他也像光明女神芙薇亞希那般寵愛自己的子民,將自己的一部分靈魂注入滄雨的泉水中,送給最初的三位追隨者。
這三位追隨者被稱作原初的魔族,直到兩千年之後的今天仍舊活躍於西方大陸。
他們分別是常悠的曼德沙家、沙漠之國歐龍的曼特爾家族,以及與海共生的闇星亞特寧家族。其中,武聖皇特別鍾愛曼德沙家族的成員,甚至將神的血統贈與了後代子孫,並自稱為「魔王」,以滄雨為據點,統御這這片土地上的五個國家。
眾神交戰傷重離開下界,以戰神藍月出世將五界合而為一的那年開始以藍月計年。
眾神留下的遺產,被稱為神代遺跡。
武聖皇贈與子民最的遺產不少,其一是強大的魔族血統,繼承了先祖長壽又擁有強大天賦的血統,魔力反映在眼瞳上呈現紫色,罕有的紫色眼睛即為「魔王之眼」,而魔王徹與三皇子殿下就擁有象徵著強大的紫色眼眸。
除了魔王的紫瞳,鍾愛子民的武聖皇贈與魔族的還有滄雨的「赤泉」。
傳說在滄雨的王宮的某處,有一座湧出紅色液體的泉水,泉水本身與冥界的血池相連。將鍛造好的魔法劍浸泡其中,劍就有機會得到武聖的祝福並取得特殊的力量。
所謂武鬥祭,是為爭奪魔族王室曼德沙家族持有的魔劍舉辦的慶典。
兩千年來,泉水基近乾涸,產出了無數把魔劍。
除了魔王的邪劍「嗜血」之外,其中最特殊的就是邪劍「亞雷特」,這把劍是兩千年前武聖皇的配劍,珍藏兩千年來從未認主。
根據傳統,有意參與武鬥祭的鬥士必須穿越位於滄雨西方的血霧森林,帶來森林特有的血晶才算取得參賽資格。
——為了親眼見識邪劍亞雷特,未來神族女王的伊芙蕾希雅坐在特等席上,百無聊賴地看著磨刀霍霍的戰士們。
上一輪賽事陸續結束,先行者已經取得血晶歸來,而第二輪參賽者準備出發。
參賽者多是魔族,卻有身穿銀白盔甲的幾人特別顯眼,那正是隨伊芙蕾希雅而來的使節團,其中包含未婚夫威尼爾.雷爾契以及她的的守護騎士克.德古加。
似乎沒有特別值得注意的對象。
伊芙蕾希雅的是現在場內簡單掃過,正好與下場的威尼爾四目相交。對方還以為她在看自己,便笑著對她送了個飛吻,
伊芙蕾希雅本想裝作沒看見,只有苦笑著對他揮手。
徹笑道:「比起坐在這裡發呆,我想您似乎更想要親自下場。」
「我是這麼想,但我的身分不適合參賽。」
「有什麼不適合。這裡不是聖法提加,而妳是神之劍光之禮讚的主人,又何必自我設限?」說話的是魔族的大皇后星澄,是個艷麗的強勢型美女。黑髮一絲不苟地紮在腦後,塗成豔麗紅色的嘴唇讓她看來不大好親近。
「多謝誇獎。大皇后似乎對我的實力很感興趣?」
「那當然,聽說妳可是神族之花,親眼看到果真名不虛傳。就算是以敵國的角度來看,我當然很想知道妳真正的實力。」
伊芙蕾希雅注視著遠處的森林。「如果真的要參戰,我會盡全力。陛下您難道能容許邪劍亞雷特被身為未來神族女王的我帶走?」
常笑的魔王依舊帶笑,語調有些漫不經心。
「那當然,邪劍只能被強者所用……即使是我們魔族的敵人,仍是如此。」
「您是小看我嗎?」
徹微微笑。「如果妳不參賽,神族很有可能全軍覆沒。如果比賽太早結束,大老遠帶人來滄雨就沒有意義了,不是嗎?」
「小克會贏。」
「不,」徹說道,「他可以贏,但他不能。因為他是僕人。」
伊芙蕾希雅心知徹說得不錯,內心有幾分不快。本來就想轉移話題,站在場中的一名參賽者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位不是……第一皇女露殿下嗎?」
「她很早就說過要參賽,有什麼問題嗎?」
伊芙蕾希雅沒有立刻回答。
同樣身為王族之後,她雖有實力卻得表現得比實際上更嬌弱,露能參戰讓她感到羨慕又嫉妒。她忍不住問:「難道你們不怕她遇到危險嗎?」
「她是戰士,」星澄說道,「所有的戰士都必須直面恐懼,受傷所在難免。」
她注視著魔族皇女披著戰袍的颯爽身姿。
「我也想要站在那個地方。」
「那就去吧!」星澄說,「正好讓我們見識下未來神王的實力。」
這時候應該搖頭,微笑著保持聖女與未來神王應有的儀態。
應該像人們想像中的聖女公主那樣溫柔儒雅。
即便她可以插花也能夠刺繡,卻更鍾情於劍,想要親自守護著自己珍愛之物。
如果贏了該怎麼辦?
真要下場的話,除了劍之外也沒有裝備。
伊芙蕾希雅蹙著眉頭思考,聽見星澄道:「伸出手來。」把一枚手環塞在她手心。「這是我常用的魔導具,是能夠根據使用者身形調整的盔甲,暫時借給妳了。」
「把這麼重要的東西借給我,真的好嗎?」
伊芙蕾希雅作為聖女,可以輕易看出各種詛咒、魅惑與帶負面效果的魔導具。
她下意識細看,暗暗嚇了一跳。
以魔法探索,除了魔力水晶本身品質頂尖,並不特別。那確實就是個魔導盔甲,沒有任何詛咒。即使是在聖法提加,她也不可能就這麼接下別人的贈禮。
這也是為了拉攏她嗎?
如果是,這意味著魔族的王室渴望和平而非戰爭。
做為未來神王接下魔族大皇后親贈的禮物的動作意義非凡,可以視為神族與魔族在兩千年的爭鬥之後首次伸出友誼之手。
聖法提加內部對於該怎麼跟魔族互動仍有異音,神王希尼斯主張保持距離、神后拉娜希望彼此交流,光聖教為主的反對派主張對抗。
作為未來神王的她,也到了即將做出決定的時刻。
煩惱數個月過後,伊芙蕾希雅只能求助母后。
面對伊芙蕾希雅的詢問,出身智慧之國水之都的拉娜她並沒有給出答案。
「王不應該只是接受他人的意見,而是應該親自見證並做出選擇。妳就親自去一趟滄雨吧!當成即位之前最後的長假,親眼去看看西方的土地,親眼看看魔族是什麼樣的存在。等妳從滄雨回來之後,審慎思考再做出屬於自己的決定也不遲。」
——數個月後,伊芙蕾希雅從聖法提加出發,應邀親赴滄雨。
她的工作就是在祭典這段時間在滄雨暫居,近距離觀察這個國家,而其中不包含參戰。
「好了,別在那裡囉嗦。妳不是很想參加嗎?只是稍微下場熱身有何不可,就讓我看看未來神王的實力吧!」
伊芙蕾希雅注視著手心的手環,又看著底下的戰士。
她知道自己的容貌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護欲,但是美麗不意味弱小。事到如今,她已經厭倦刻意示弱,更不想被當成嬌弱的花朵看待。
弱小的外表可以是保護色。
看過西方的魔王之後,她的想法有所改變,總忍不住想像那個因為美麗又強大而被仰望的自己。
她是神族之花,而美麗的花朵總是帶刺。
伊芙蕾希雅扣上了手環,對星澄提裙行禮。
「感謝大皇后您的慷慨。那麼,我就出發了。」
星澄笑著對她說「加油」,輕輕推了下她的背。
這裡明明是敵國的土地,伊芙蕾希雅卻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輕鬆感。這是為什麼?想好答案之前,她就已經換好衣服下場,矗立於準備區召出被稱為「聖劍」的光之禮讚。
月夜下,血霧朦朧的森林幽深地看不見盡頭。
如果能夠真的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就好了。
伊芙蕾希雅束起馬尾,抬頭挺胸直視前方。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一話、紅色惡靈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三話、遴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