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一話、紅色惡靈


若說到滄雨的魔族,浮上人們眼前的,肯定是滄雨的笑面魔王。
魔王陛下百歲即位至今,依舊維持著少年般纖細的魔王,素有少年魔王的稱號。
人們帶著敬畏與恐懼在背後稱呼他為「滄雨的紅色惡靈」。
「伊芙蕾希雅,妳可千萬不要大意。那傢伙……怎麼說呢,妳就把她想像成擁有我的頭腦與知識、妳的容貌,同時擁有戰神藍月閣下戰力的存在。」
伊芙蕾希雅神色凝重。
「那可真是相當地不好對付。如果可能的話,實在不想與之為敵。」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對方有意與聖法提加和談。這趟派妳過去,就是為了讓妳在即位之前與魔王見過。」拉娜頓了頓,「妳可千萬要小心,因為那個人的外貌很符合妳的喜好。」
伊芙蕾希雅有些困惑:「我的喜好?」
拉娜彎起促狹的笑。
「妳是沒有自覺嗎?無妨,妳看到就會懂了。」
當時的她還在想,母后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可直到被引薦到魔王座前、看見那張笑容滿面的少年樣貌她瞬間理解了母親的話。
「歡迎光臨滄雨,伊芙蕾希雅殿下。我是魔王徹.曼德沙。」
這位魔王陛下一身黑色軍裝,身上是白色披肩,一頭長髮以紅色鈴鐺束在腦後,以至於他踏下台階的時候發出悅耳的鈴鐺聲。
若說龍舉止優雅,那這位魔王陛下可是不惶多讓。
兩人同樣是美男子,可龍的眼角上挑神情倨傲,給人一種難以接近的尖銳感。這種類型伊芙蕾希雅依舊喜歡,但更喜歡欣賞。
而這位魔王陛下氣質溫柔,乍看之下甚至有幾分柔弱,嘴角更是掛著若有似無的微笑。這樣的他,完全不像擁有「惡靈」這種可怕稱號的人。
伊芙蕾希雅不得不承認威尼爾是對的,她確實是該有點警戒心。
「請讓我帶您參觀未來一段時間的居所,希望我們的款待能夠讓您賓至如歸。」
這段稍話他用的是神族語,雖然帶有一些外國口音,說來也是誠意十足。
伊芙蕾希雅提群行禮,「能夠讓陛下親自接待,也是我的榮幸。」
備受重視的感覺確實很不錯,更別說對方還是容貌俊美態度溫柔的美男子。
用這種計謀,是把我當成只有外表的花瓶嗎?
伊芙蕾希雅先是有些惱怒,想著卻笑出來。不,不對,費盡心思讓她來到滄雨,就是對她有所警惕。也就是說,魔王陛下是想拉攏她,這是個好現象。
在強大的魔王統治下,西方的魔族迎來了藍月歷兩千年來相對和平的時代。
魔王陛下正值壯年,完全沒有拉攏新王的必要。
也就是說,魔族其實沒有看起來那麼和平嗎?
「我會親自帶領您參觀王宮,請您自由地挑選想住的宮殿。」
伊芙蕾希雅眨了眨眼,「讓我自己挑選?」
「是的。畢竟是您未來可能暫居的地方,還是由您親自挑選合意的地方更加適合。不過,我也是想趁這個機會與東方的神族之花多聊幾句。不曉得殿下是否願意給我這個機會?」
伊芙蕾希亞思考著。
回過頭,威尼爾與侍從小克均用視線表示反對。
如果是母后,這時候會怎麼做呢?伊芙蕾希雅以扇遮面,陷入短暫沉思。
能夠自由選擇的意思是,她可以選擇遠離監視與束縛的地方暫時休息——對被視為未來神族女王以及聖女公主的她來說,實在很有吸引力。
長達數個月的自由,還是跟威尼爾同床共枕、相看兩厭?
武鬥祭結束之後,他們很快就會回國進行結婚的準備。在那之後,兩人相處的時間恐怕會長到讓人厭煩。
伊芙蕾希雅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前者。
「那就麻煩您了。」
……
……
魔王陛下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為她介紹滄雨的宮殿。
而伊芙蕾希雅在諸多宮殿中,選擇了最隱蔽、偏遠,宮殿氛圍最符合她理想的一座。
在伊芙蕾希雅指出想住的宮殿時,魔王陛下的笑臉似乎有短暫凝結。
「您是說,想住在闇之華嗎?」
「是的,」伊芙蕾希雅壓低聲音,「有什麼不便的話,還請您直說。我會挑選它只是出於直覺,無意造成您的困擾。」
「倒也不是,這座宮殿叫做『闇之華』。公主殿下應該知道這代表的意思。」
闇之華——黑暗中的花,若不是後宮、情人的居所,就是私生子的住處。
不論是哪個都聽來不名譽,並不適合接待外賓,也難怪魔王陛下會露出這種表情。
可又有什麼關係呢?她不過是遠道而來的客人,既不受歡迎、也無意與眾賓有太多牽扯,伊芙蕾希雅狡黠地笑。
「沒關係,反正我聽不懂魔族語,不懂這些繁文縟節。」
徹短暫一愣後笑出來,「既然殿下堅持的話,那我也無意反對。我會讓星澄儘快為您、親王閣下與您的守護騎士準備房間。」
「那就麻煩您了,感謝您的體諒。」
「雖然這麼說,但我有個小小的要求。」
「是什麼?」
「請殿下入夜之後不要離開房間,看到什麼務必保持冷靜。否則,我就只能改變現有的安排了。可以保證這一點嗎?」
伊芙蕾希雅也沒多想,一口答應。
此時的她並沒有注意到,身後的某人正蹙眉露出不高興的表情。
而她也更不會想到,為了放鬆的選擇居然會改變了她、以至於五界的未來。
……
……
結束了歡迎宴,伊芙蕾希雅見過了其餘兩位皇子與第一公主。
除了龍之外,其餘的人神族語的造詣一般,通行語也只是勉強能夠溝通,只有第一皇女露的水準好一些。
於是,兩種語言通用的龍就自然而然當起了翻譯官。
年齡相近的敵國王儲們暫時將血腥的往事拋諸腦後,並肩笑著談論天氣與食物之類的話題,直到深夜弦月高掛、繁星點點。
踩著月影回到「闇之華」,伊芙蕾希雅驚奇地發現,魔王陛下居然為她跟威尼爾準備了不同房間。
雖然這意味著魔族對他們感情不睦一事略有耳聞,伊芙蕾希雅卻已無暇顧及。
不論如何,即使能夠逃離威尼爾對她來說都是解脫。
她先在侍女的服侍下沐浴完畢,讓侍女喊來自己的守護騎士克.德古加,之後便愉快地鎖上門。
出身天使族的少年騎士顯得坐立不安,「公主殿下,這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經過長途跋涉,就算是我也需要好好休息。」
「那我就……」
「留下,陪我聊天。」口氣裡帶著不容拒絕的強勢。
「……是。」
克小心地觀察伊芙蕾希雅的側臉,似乎正試著看透她的情緒,可惜跟過往的每次一樣失敗告終。
伊芙蕾希雅戳了戳少年柔軟的臉頰。
「你今天一直欲言又止的樣子,有什麼話想說嗎?」
「……我覺得您不應該在這裡住下。」
「這我知道。如果威尼爾好好地道歉,我也會原諒他。比起人多嘴雜的主殿,這種偏遠的地方更加合適。難道我說得不對嗎?」
「確實是這樣。」嘴裡這麼說,他看來仍有話還沒說。
伊芙蕾希雅也不著急,輕啜著水果酒等組織好語言。
「殿下,您對那位魔族之花有什麼印象?」
伊芙蕾希雅想了想。「魔王陛下是想拉攏我,大皇子跟二皇子把我當成花瓶來看,第一皇女對我興趣不大,不喜歡也不討厭。就只有那位三皇子殿下,我對他的印象很微妙。我總感覺他似乎……對我有種奇怪的敵意。小克,你怎麼想?」
「只要是男人的話,就不可能討厭殿下。」克說道。
「那是你的意見吧!你從小就是這樣,你眼中的我是美化過的形象,比那些狂信者更誇張。」
伊芙蕾希雅回想起對方的表情。
龍算不上態度惡劣,但也絕對不算友好。感覺就像是想要儘快完成工作。
伊芙蕾希雅支著頭,「我猜或許對方有心上人了。」
背對著小克,她並沒有看見自己的侍從明顯僵硬的表情。「沒想到殿下遠比我認為的敏銳許多。」
伊芙蕾希雅喝了點酒,表情有些迷茫。「什麼意思?」
天使族少年注視著未來女王的醉後更顯迷人的五官,並不回答。
許久,他緩緩開口道:「殿下,這裡不是聖法提加。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但是,如果太過鬆懈的話,恐怕——」
「好啦好啦,我累了,等明天再說教。」
「可是……」
兩人的談話被急促敲門的聲音截斷。
隔著門板,聽見威尼爾的聲音響起。「伊芙蕾希雅,妳睡著了嗎?」
「殿下要為他開門嗎?我可以從窗戶離開。」
伊芙蕾希雅遲疑了一瞬,最終仍然搖頭。「我不見他。不過你說的對,我們確實不太適合走得太近。你也找機會離開吧。」
「……是。」
外頭安靜了數分鐘,聽見威尼爾的嘆息。「晚安,伊芙蕾希雅。」
沒有回答,神族的聖女公主獨自望著雨都的滿月獨酌。
對某些人來說,今天會是個輾轉難眠的夜。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女武神 / 第零話、神族之花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二話、武鬥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