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武神 / 第零話、神族之花


「喀啦喀啦」——
素有雨都稱呼的城市難得艷陽高照,稍微抬頭就能看見象徵魔王徹.曼德沙的巨大鐘塔。一輛裝飾華麗的馬車緩緩駛入魔族首都滄雨城,一旁魔王直屬的禁衛軍二、三十人重裝護衛。在冠蓋雲集的魔族首都滄雨,這並不是特別罕有的畫面。
即便如此,這輛馬車與包圍的重軍仍舊吸引了人們的視線。
因為那是一輛白色為主,雕飾著象徵東方聖法提加神族白百合的馬車。
正值下午三點,悠遠的鐘聲響徹滄雨城,猶如歡迎著遠道而來的貴客。
馬車窗簾稍微揭開,一名身穿聖法提加風格的貴族女性探出頭來。
她外表看來大約成年不久,金髮碧眼、膚色白皙,這樣簡單的動作讓她做起來卻格外賞心悅目。
女性開口道:「那就是滄雨傳說中的鐘塔吧?」
坐在女性對面的金髮男人頭也沒抬,意興闌珊地瞥了她指的方向,只輕輕拉下遮住馬車的幕簾。
「伊芙蕾希雅,妳可是聖法提加的聖女公主,可不能像現在這樣隨意拋頭露面。」
「哦,連看窗外的風景都要經過你的同意,是嗎?」
伊芙蕾希雅笑臉盈盈地以扇掩面,即便如此,眼底卻毫無笑意。
「你只是我的未婚夫,卻打算指揮我是嗎?如果你想說是怕有危險,是因為我是女人,還是我比你弱?威尼爾.雷爾契,給我聽好。我不是你的所有物。而且,這件事應該反過來看才對。我是未來的神王,而你屬於我。聽懂了嗎?」
即便語帶威嚇,她的口吻依舊溫柔恬靜,猶如聖女聆聽信眾的懺悔。
威尼爾拳頭緊握,數秒之後,徐徐鬆開。
「是,我明白了,是我不對。」
嘴裡說著毫無誠意的道歉,威尼爾轉移了話題。
「這座城市可真是陰鬱,到處都是一片漆黑。真搞不懂拉娜陛下在想什麼,為什麼要讓未來的神王大老遠來滄雨,即使真的參加武鬥祭也毫無意義。」
伊芙蕾希雅笑道:「如果你奪魁的話就可以成為魔王了。我的侯爵大人,難不成您還沒比賽就已經認輸了嗎?」
「我已經有其他的人生規劃,其中不包含成為魔王。」
伊芙蕾希雅發出愉悅的輕笑。
「是嗎?但我倒是對魔王的寶座很感興趣。」
「如果說妳的光之禮讚是神之劍,那麼邪劍亞雷特就可以說是魔之劍。是象徵滄雨王權的另一把惡魔之劍,是武聖皇留在魔族的神代遺物。雖然光之禮讚可以剋制魔劍,但是,其中並不包含兩把邪劍。純粹以武力搏鬥,我們未必有利。如果妳太小看滄雨的魔族,可會吃大虧。」威尼爾嘆了口氣,「伊芙蕾希雅,妳應該沒忘記我們來滄雨的目的吧?」
伊芙蕾希雅仍舊揭開車簾,透過難得的陽光欣賞魔族首都的風景。
「當然沒忘。但滄雨魔族除了魔王陛下之外,其他的繼承人都還不成氣候。你既然這麼擔心,就是代表雷爾契家族有別的消息?我本來就一直注意大皇子,也就是說你們懷疑的對象另有其人。要注意的人是誰,第二皇子還是第一皇女?」
威尼爾重重嘆息。「兩個都不是。」
「都不是?啊,你的意思是……」伊芙蕾希雅一愣,旋即笑起來,「那位傳說中的魔族之花?」
威尼爾道:「不出意外,這次的武鬥祭會是他得勝。怎麼,妳對他很感興趣?」
「那當然,難道你不好奇嗎?」
「他可是個男人,我怎麼可能會感興趣。我之所以在這裡是為了妳。」
伊芙蕾希雅笑笑:「哦,難道是為了保護我?你可真幽默。」
「我的殿下,」威尼爾執起她的手,凝望伊芙蕾希雅的眼神專注又深情,「我的眼裡一直只有妳,這點從小就沒有變過。」
「威尼爾,我們很快就會結婚了。希望你能對自己、也對我誠實。像這樣的表演我已經看膩了,這裡沒有別人在,不必這麼做。」
「伊芙蕾希雅,我——」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伊芙蕾希雅居高臨下地俯視他,帶著微笑抽手,「威尼爾,所謂政治婚姻,就是兩個家族為了權力而合作。透過擁有共同血統的孩子結合雙方的利益。然而,這種結合與愛無關,甚至也不需要愛情。唯一需要的,就是責任感而已。我對你自以為深情的遊戲不感興趣。我們是合作夥伴,未來的工作就是生下擁有雙方血統的繼承人。這些事情不需要我教你吧?」
視線掠過威尼爾一瞬間受傷的眼神。
離開聖法提加之前,有位女性私下來找她。她說自己是威尼爾的情婦,兩人對彼此都是真愛,希望公主殿下能夠成全。
在這之前,同樣的事情已經重複數次,從憤怒麻木也不過是不到十年的時間。
憑什麼露出那種表情啊?伊芙蕾希雅在內心嘀咕,想哭的是我才對吧。
忍受著憤怒,伊芙蕾希雅頭也不回地提裙下馬車,卻由於心急稍微踩到裙襬。
等待在門口的克愣住,就在伊芙蕾希雅差點出醜之際,被人輕輕抓住肩膀。與此同時,一陣淺淺的香氣傳來。
伊芙蕾希雅抬頭望進對方那雙紫色眼眸,對方在她穩住的瞬間就鬆了手。
那是個黑髮紫眼的人,乍看居然無法確認對方的性別。
一頭散著的黑色長髮,容貌端正、紫色眼睛,一身魔族風格的紫色正裝,不論說是男性或者女性都不奇怪。視線接觸的瞬間,對方對她微笑。
「歡迎光臨滄雨,伊芙蕾希雅公主殿下。」
出乎意料低沉的聲音,意外地順耳。
從被搭住地手臂,可以感覺到那纖細外表看不出的力量。
伊芙蕾希雅立刻明白,眼前的人就是威尼爾特別叮囑她要特別注意的存在——滄雨的魔族之花,第三皇子龍.曼德沙。
「您好。我是滄雨的魔族第三皇子龍.曼德沙,誠摯歡迎您蒞臨。但願未來這段時間,能夠讓未來的神族女王喜歡上這個城市。」
對方收手的動作實在太過自然,除了附近的克以及伊芙蕾希雅本人,沒人察覺到這段小插曲。
「非常感謝。」伊芙蕾希雅發自內心的說。
伊芙蕾希雅在聖法提加亦有「神族之花」的美稱。她身為貴族,看過的俊男美女不計其數。即使以她的標準來看,龍確實俊美,完全無愧魔族之花的美稱。
無可挑剔的禮儀、精緻吸人眼球的容貌,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實在很適合接應外國使團。
這個人居然是能夠問鼎傳說魔劍的存在嗎?完全看不出來。
「您的神族語非常標準,好像有水之都的口音?」
「我以前在水之都的皇家學院短暫就讀。那麼,殿下、還有準親王閣下,接下來就由我引導兩位覲見魔王陛下。」
龍對她稍微傾身行禮,用的是聖法提加的禮儀——儀態標準。
來滄雨之前,拉娜曾經提過要她特別注意滄雨的魔王陛下,說他是個遠比外表看來更危險的人物。神魔族雙方關係惡劣,王族中能夠使用神族語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那位魔王陛下的安排。
這麼一想,龍那張漂亮過頭的臉蛋也變得討人厭起來。
伊芙蕾希雅的笑容停留在表面。
「那就有勞了。」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藍月傳說  #藍月外傳  #女武神的黑玫瑰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 / 女武神的黑玫瑰 / 目錄
  • 下一篇
  • 女武神 / 第一話、紅色惡靈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