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八十話、唯有歸還.下 (完)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Mateus Campos Felipe on Unsplash


在王儲們逐漸成長,且政局逐漸穩定之際,公主璇已經逐漸長大成人。她不僅繼承母親神聖力量,更是父親的政治才華以及黑暗魔力。
第一公主與其兄亞德瞳樣天賦異稟,不僅容貌美麗亦善於社交。這樣的她很快就成為貴族口中下任魔王的熱門人選,貴族們熱衷於猜測下任魔王會是誰。是出身聖法提加的魔族王子,還是出身魔都的聖王候補?
不論是哪個,兩人競爭想必會十分精彩。
能夠看見這麼優秀的繼任者,想必能夠告慰闇皇陛下與其大皇后的在天之靈。
然而正當人們熱衷於揣測的時候,六百多歲的常悠國王闇.曼德沙壽終正寢。
緊接著,第二皇子亞德在武鬥祭勝出,正式離開滄雨繼任常悠國王。
在眾人的祝福聲中、呼喚著「吾王」的讚美聲中,亞德接過了象徵魔王權杖的黑色水晶。所謂的「黑暗之心」是通體漆黑的寶石,乍看之下外表平凡,關燈之後能看見寶石本身閃爍著猶如夜晚星辰的光亮。
亞德抱著崇敬之意接下了黑色水晶,與未婚妻舉辦了盛大的婚禮。結束了冗長的慶典與宴會、脫下了王的冠冕,正是夕陽時分。
這天明明不是冬天,珞緹雅卻始終整天都懶洋洋地想睡覺,蹭在亞德身邊感受溫度。雖然她外表很正常,可似乎沒有什麼精神。
這樣的狀況維持了數天,亞德開始有點擔心。「妳最近是不是病了?」
「不知道,不過好像有點魔力不足。這可真是奇怪。」
珞緹雅幾乎已經要睡著了,靠在亞德胸口,就這樣陷入夢鄉。亞德掙扎了幾天,最後還是給遠在天邊的龍翔送去訊息,詢問關於珞緹雅身體狀況的事情。
幾天之後,半龍形態的雪之君主造訪了常悠的王宮。她似乎是趕過來的,額上落下幾滴汗水,將扛在身後的沉重包裹「砰」地扔在地上。
才這點時間,亞德便親自出來迎接。他連王冠都沒來得及脫下,匆忙上前迎接。「許久不見,雪之君主閣下。您怎麼會親自過來……難道是狀況很糟糕?」
「亞德,龍族雖然有肉身,但畢竟是半神,雖然會受傷但不會生病。」
「我也我也是這麼理解,可她的狀況實在不怎麼好。您要不要親自來看看?」
龍翔被亞德領著,扛著比他還高的巨大布袋,飛快地往前走。總是精神奕奕的珞緹雅難得躺在床上,臉上泛著可疑的微紅。
「雪君!妳怎麼來了!」
龍翔將巨大的麻袋扔在地上,從裡投拿出一顆巴掌大的寶石。
亞德好奇道:「這是魔力水晶?」
「對。來,吃下去。」珞緹雅腦袋發熱,順從地咬碎水晶吞了下去。說也奇怪,才不過半分鐘,那股可疑的高溫消失,珞緹雅再次睡著。
等到她終於睡著,亞德悄聲掩門,回頭對龍翔鞠躬。
「非常感謝您的幫忙。珞緹雅的狀況還好嗎?」
「挺不錯的。她大概還會維持這個狀態一年左右,或許更長。如果水晶不夠了,我會親自送來……別謝了,我只是代替她父親來送個禮物。」
「我不大懂,如果維持這個狀態算是不錯嗎?」
龍翔微微歪頭。「那當然!以前我可是動彈不得地睡了將近十年,這狀況當然算是好……啊,不對,你們該不會什麼都不知道吧?」
看亞德一臉茫然,龍翔用力拍了下腦袋。
「我忘了你們兩個都不在禁地長大。一般龍族只有在一種狀況下,會產生魔力不足的狀況。就是懷孕的時候。」龍翔頓了頓,「這段時間,你可以給她魔力水晶,或者直接把自己的魔力給她,總之就像是每天三餐進食。亞德,你要好好照顧她,這可是難得的孩子,可不能讓她到處亂跑。」
亞德似乎還沒完全消化這個訊息,表情有些呆滯。
「喂,發什麼呆,聽到沒有?」
「聽到了……但我還能做什麼嗎?」
龍翔倒是很不客氣:「沒有什麼是你能做的,最多就是多陪她?說起來,明年孩子出生的時候,她就正好可以回到禁地。到時候,我會來接她跟孩子回去。那段時間,你也要過來。所以,你得在這段時間內想辦法處理所有雜務。」
「……是。」
龍翔一臉無奈:「振作點,父親大人,接下來都靠你了。」
窗外是漫天的飛雪。
還不知道自己成為母親的某人,還蹭著溫暖的棉被安睡。
……
……
亞德從王宮往外眺望。窗外是漫天細雨,空中有墮天使與龍族的人在飛翔,圍繞成底的下水道則是海之民的樂園。
日沒之時,滄雨的國王終於能夠稍微喘息。
珞緹雅道:「準備好了嗎?」
「……應該好了。」
只見亞德握著象徵王權的黑色水晶,雙手微微發顫。
「你很緊張嗎?」
「雖然我已經練習很多次,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會想,要是失敗怎麼辦?」
珞緹雅道:「可以再試一次。黑水晶是很稀有,但是,對父親來說未必如此。如果真的找不到方法,也可以拜託父親,不至於走投無路。」
這句話彷彿被施了魔法一樣,不售控制狂跳地心臟緩和下來,雙手也不再顫抖。
亞德深呼吸數次,猶如過去數千、數萬次練習時那樣伸出手——
巨大的魔法陣被灌注了神聖魔力,散發柔和的光芒。散發神聖光輝的魔法陣以亞德為中心展開,最終包圍了整個王宮。
這是亞德經過百年研究,甚至找來由希協助才啟動的神術。啟動的魔法陣抽走了魔力,強烈的暈眩感襲來,亞德勉力支撐才沒有跌倒。
魔法陣中央的黑水晶在強烈魔力的衝擊下碎裂。
可最終他還是沒能抵抗魔力缺乏帶來的暈眩,就這樣失去意識。
朦朧中,聽見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奇怪了……這樣魔力應該足夠了,這傢伙怎麼還沒醒來啊?」
「就算現在他還是魔力不足的狀態,這是怎麼回事。」
「總不會是過了兩百年,魔力反而減少了吧?」
兩個都是熟悉的聲音。難道這是夢嗎?
感覺臉頰被戳了一下,然後是第二下。
「快醒來,蠢貨。你是想讓我等多久啊!」
聽見珞緹雅氣急敗壞地說:「別吵他!你怎麼還是這麼沒耐心?」
「好了,都別吵了。我已經醒了。」
亞德扶著額頭睜開眼睛,以為只會出現在夢中的熟悉容貌出現在眼前。
正與珞緹雅爭論不休的,是兩百年不見的聖。
「好久不見,我回來了。」
——聯繫兩人的那條線已經消失,聖依舊是分別時的樣貌。
身體的反應優先於話語,亞德伸手擁抱了他。「歡迎回來。」
身邊的珞緹雅發出「哎」的聲音,也不知道是吃醋還是覺得羨慕?總之她把目光挪向咬著下唇的翼姬,用力擁抱了她。
「等、等等妳力氣好大——快點放手!我不是想要妳抱我!」
珞緹雅笑道:「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們也很久不見了,應該來親近一下,彌補這段時間沒有見面的寂寞。」說著湊上去親吻了翼姬的臉頰。
「妳有亞德就好,怎麼會寂寞……等、等等,妳還真的親!離我遠一點,我臉上都是妳的口水了!」
「如果不願意可以把我推開啊?」
「妳別強人所難了……聖!救我!」
聖面對翼姬的求救視線,無奈地雙手一攤。「抱歉,我心有餘而力不足。」
翼姬抗議道:「你根本沒有努力嘛!」
「哈哈哈哈哈!有什麼關係,妳要不要照鏡子看看妳自己現在的表情。一臉開心又想要忍住,稍微坦率一點吧!」
「我才沒有開心!」
「是是是,妳沒有——」
帶著笑意的談話聲充盈了常悠國的王宮。
……
……
在這之後,一度消失的聖王在度蒞臨,成為魔族光明神信仰的中心。
最初兩國仍彼此戒備,即使有交流也僅限於商邁與學術上的會議。
在常悠王即位之後積極穿針引線,東西方的光聖教徒開始進行正規聯繫,雙方教廷的溝通成為常態,隨著時間逐漸熱絡。
過了百年,人們逐漸忘記了曾經把彼此視為敵人的世代。
有了常悠的雅王為代表,一度被視為禁忌的神魔族混血成為炙手可熱的選項。那些被埋沒才能的人,終於有機會佇立日光燈接受讚揚。
在女王斐斯特蕾雅在位期間,斷翼的墮落天使在聖法提加東方的公爵領地建立起屬於自己的小國、混血的龍族與海之民受到常悠國的保護。
最終,東西方維持了將近千年的和平,後世將東西方的魔王並稱日出的賢王與日落的賢王,並將這個年代稱作「祝福世代」紀錄在史冊。
2021.04.25 12:02
——全文完——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九話、唯有歸還.中
  • 下一篇
  • 小說 / 女武神的黑玫瑰 / 目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