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九話、唯有歸還.中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Mateus Campos Felipe on Unsplash


從歐龍平安回歸之後,確認了曼德沙家族與曼特爾家族千年以來的首次聯盟。魔王陛下的王冠似乎更加牢固。
除此之外,備受爭議的還有另一人——那就是現任魔王的大皇后伊芙蕾希雅.拉斯奇。出身聖法提加、持有聖劍光之禮讚,並且曾經是神王候選的她,在魔族亦是備受爭議的存在。
即便在武鬥祭上證明了自己的實力,民間仍然對於神族出身的皇后有許異議。而這些雜音在伊芙蕾希雅受到月妃支持成為國主之後,開始變小,而這些質疑的聲音恐怕必須經過許多世代、在神魔兩族逐漸改變對彼此的觀點才會徹底消失。
雖然前進之路迢迢,但是,世界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變好。
……
……
魔王龍.曼德沙的時代百餘年,西方的滄雨成為各方商旅往來的城都迅速發展。
第二皇子亞德.拉斯奇從王宮內往外眺望,除了象徵首都的鐘塔之外,多了許多建築。晴朗的天空下,有許多翼人正在翱翔。
突然有一雙手從身後摟住他。「你在看什麼,有什麼好看的嗎?」
橙髮綠眼的女性正是珞緹雅,蓬鬆的長髮鬆散地綁成單辮掛在肩上,身上穿的是便於行動的短褲與裙裝。耳上掛著與亞德成對的耳環。
「我只是覺得有點感慨,剛來滄雨的時候這裡還只能看見魔族。」
珞緹雅乾脆把重量壓在亞德身上,她想要撒嬌的時候就會這麼做。於是亞德從善如流,將她納入懷裡。
「我還滿喜歡這樣,感覺很有趣。以前的滄雨太無聊了。」
遨翔空中天使族的巡守隊認出了他們,稍微停下對兩人致敬。為首的人飛向亞德,「殿下,例行的戰鬥訓練快到了。您這回也打算領隊嗎?」
「是的。準備狀況如何?」
「託您的福,非常順利。大家都很期待見到您與龍妃大人的英姿。」
亞德看了眼窩在他懷裡的珞緹雅。「我會參加,但珞還要休息一陣子。」
「哎,不要!我已經休息一個月了!」
「不然妳先跟我打一場,如果妳贏了,我就讓妳上場。」
——清空戰場後,兩人恢復了半龍型態進行在空中對戰。
其結果與過去基本沒有分別,就是平手。亞德徹底學會了母親伊芙蕾希雅的戰鬥精髓,維持強大的多重結界抵禦外界入侵。
珞緹雅的進攻被徹底阻隔在結界之外,氣得七竅生煙。她指著亞德大罵:「用魔法太狡猾了,只有靠力量對決才是真正的勝利。是男人的話就給我出來!」
亞德當然不會中這種激將法,:「我是不是男人妳應該很清楚。如果妳希望的話,我也可以稍微降低結界的強度?」
激將法造成了反效果,被激怒的龍妃大人氣急攻心,一個謊神反倒被困在結界裡動彈不得。珞緹雅被困在純白色的網裡,一臉埋怨地瞪著亞德。
「妳果然變弱了。」
「才不是,是你變強了。你的結界本來就很討人厭,現在更是煩人得要死。」珞緹雅很不情願地握住亞德對她伸出的手。
「謝謝誇獎。」
珞緹雅撇開頭鼓著嘴巴,看樣子還沒氣消。
「我可不是在稱讚你,而是在說事實。就算是聖,也不一定能用得像你一樣好……說到聖,最近有什麼消息嗎?」
「還是老樣子,偶爾能感覺到一點細微的波動,但是靈魂的聯繫已經變得很弱,我已經不能透過夢境知道他那裡的狀況。」
「這應該算是好事吧?只要再等一下,就能夠跟他們見面。到時候我可以帶翼姬去競技場參觀,給她介紹好吃的的東西。」
亞德道:「翼姬是天人,不能吃東西的。」
「有什麼關係?她可以看我吃飯!」
兩人在言談間勾勒著美好未來的藍圖,迎接到來的夕陽。
在半個月後的祭典,珞緹雅在這回的祭典終於破壞自己的原則,首度用了魔法。結果她擊敗了包含亞德在內的所有人取得了優勝,還在半個月後迎來了第二次的進化,由半身的黑龍形態進化為通體漆黑的龍。
於是,出生四百多年並且自稱不到兩百歲的龍族少女終於開始研究魔法。雖然身體虛弱的感覺還沒徹底消失,珞緹雅似乎發現了新的樂趣,浸淫於書香中。
……
……
在這之後又過了百年。
隨著時間經過,滄雨或者聖法提加的人們已經逐漸習慣看見異族出入,在魔王龍的時代,已經有兩百多年沒有戰爭。
在這段期間,魔王龍.曼德沙的長女誕生,命名為璇。
……
……
除了魔王龍的誕辰,魔王陛下亦選了秋季的某一天作為安息之日,舉國休息七天,也是除了新年之外難得的長假。
這天正是安息日當天,勤奮的大公主璇一早就出現在圖書室,一邊享用早餐同時閱讀書籍。她看得很專心,那雙漂亮的紫色眼眸幾乎就要貼到書上,一看就幾乎忘記時間,等到九點鐘響時她才匆忙蓋上書籍,小跑步來到父親的書房。
在那裡,魔王夫婦與哥哥以及未來的兄嫂早已著裝完成,正等待她的到來。
珞緹雅笑道:「瑤是最後一名!」
「抱歉,我……」
龍笑道:「一定是看書看到忘記時間了吧?反正也不急,走吧!」
魔王夫婦在前而孩子們在後,大公主璇邊走邊看著書,在她第三次差點摔倒得時候,書就被身邊的亞德抽走。
沒了書籍,公主殿下嫌無聊乾脆開始發問。
「聽說我出生以前,安息日只有一天。為什麼父皇您會特別延長假期?」
「因為有不想忘記的事。」
是錯覺嗎?父皇那張總是微笑的臉蛋似乎有些異樣。可在璇看清之前,就恢復了習慣的笑容:「是我的父親。他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人。」
「聽說闇皇陛下非常俊美,但為什麼皇宮裡面沒有他的肖像呢?我很想看看。」
龍笑笑地拍拍女兒的腦袋。「等到妳成了魔王就會看到了。」
這時候,未來的魔族女王璇.曼德沙還暫時不知道父親這句話的意思。
這位小公主不知道的往事還有很多。
就好比,安息日的來歷、到處豎立的並不是魔王龍的雕像,以及那些早就被埋藏在記憶深處的那些關於亡者的故事。成為王之後,她或許會知道、也許不會,此刻的她只一臉不滿地「咦」了一聲,抱怨著父親小氣。
帶著笑語的聲音穿越黑玫瑰彩色玻璃投下的彩色陰影,離開王的宮殿「闇之華」前往與之比鄰的溫室。溫室裡,各種魔法花齊放,其中最受人注目的便是象徵滄雨魔族的花朵——原產於東方黑森林的魔法花,黑玫瑰。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非要在王宮裡面種植黑玫瑰?現在滄雨處都有黑玫瑰,特別摘走這裡的花不是很可惜嗎?」
「確實是這樣,只不過,因為這裡的玫瑰很特別。更何況,兩百年前的滄雨還不像現在這樣到處種植黑玫瑰。」
璇說道:「我好難想像沒有黑玫瑰的滄雨。」
到場眾人各採了一朵玫瑰,到郊外的王墓為歷代的王獻花。
夕陽之下,一條通體雪白的龍降臨在滄雨的墓園,緊接著,在夕陽暖光中化身成為高挑的半龍女子。
璇捧著父母兄長們採摘的花束,三步併作兩步地奔向對方,將花朵獻給她。
璇笑著說:「辛苦妳了,雪君大人。」
豎瞳的龍族女人好奇地打量著她,「好久不見。小不點,妳好像……稍微沒那麼小了?」說著單手抓著她的腦袋把她拎了起來。
璇早就習慣這種招呼方式,無奈地任由她拎著自己搖晃。
「雪君大人,很痛。」
「……啊,真是抱歉。」說著鬆了手。
璇一下子摔疼了屁股,痛得被逼出了幾滴眼淚,並且藉此把總是來去如風的雪之君主留在滄雨三天。日落之時,人們排隊占在王宮之外,果然看見通體雪白的龍族以夕陽為背景,銜著花束離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八話、唯有歸還.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八十話、唯有歸還.下 (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