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七十八話、唯有歸還.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Mateus Campos Felipe on Unsplash


在闇皇陛下淡出滄雨之後,闇皇的大皇后也將跟隨闇皇離開的謠言甚囂塵上。
許多人試著見縫插針,試圖挑撥兩人關係,卻很快受到嚴懲。
同樣的事情重複了數次,貴族們不得不承認,兩人真的建立了聯盟。新王不但繼承了大皇后的手腕與人脈,繼任的大皇后更是這種兼容並蓄的手腕發揮得淋漓盡致。
數年過去,魔王陛下仍居住在闇之華,還在大皇后生日的那天還為了她將主屋的穹頂改建成聖法提加風格的彩色玻璃,原本的皇宮就留給了曾經的大皇后續住。
……
……
即位之後數年,魔王龍.曼德沙應西方歐龍女王的邀請,首次離開滄雨。
人們都道睚眥必報的魔王陛下肯定會對曾經讓他重傷的女王略施薄懲。
可是,事情似乎永遠與想像不同。
魔王陛下只是來到了歐龍,與女王陛下簡單餐敘,並且在她的引領下巡視了領地。要說有什麼不同的,最多就是有兩人有幾天徹底甩開了僕從在歐龍國內閒晃,引起了巨大的騷動最後還驚動了遠在滄雨的皇子殿下才把他們找回來。
——而這些人們知曉而且傳頌的故事。
接下來要敘說的,就是只有極少人知道的那些隱藏在檯面底下、未能、也不該被歷史記憶的往事。
很少人知道,讓滄雨與歐龍逐漸走向聯盟,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早么王子。
那個人正是歐龍女王微.曼特爾早夭的皇兄,維亞.曼特爾。
抵達了歐龍王宮,接連不斷的會面終於結束,已經是午夜時分。迴響於夜間的風敲響的聲音迴盪在入夜的宮殿,
可是王宮的主人與貴客暫時還未入眠。
兩人乘著夜色避開人們的目光,往距離皇宮稍遠處的地方前去。此處正是女王的寢宮,要讓人一看,肯定會覺得兩人似乎在做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可兩人神色匆忙、表情緊繃,毫無夜間幽會的氛圍。
女王陛下拎著散發光芒的魔法提燈,領著滄雨主人來到亞特寧家族的書庫。
夜色寂寞,無月的夜晚惟有一束光亮映照出書庫的月色。
在黑暗的書架盡頭,能夠看見青年的身影。
幽暗的書庫、透過窗戶照入室內的燈光,宛如回到了過去。
魔王龍.曼德沙猶如被凝固似的靜止不動,直到徘徊不斷的亡靈終於把視線從書上移開,注意到這兩位不速之客為止。
視線接觸的時候,龍開口道:「好久不見。」
說出口的時候, 猶如從喉嚨深處擠出的聲音還帶著顯而易見的尷尬。
那是在無數次惡夢中清晰如昨的容貌。
夜晚的光照耀在青年身上,代表曼特爾皇族特有的紫色頭髮、偏深色的皮膚,還有經常皺眉而看起來特別憂鬱的眉頭。青年的容貌依舊維持六十多前年的樣貌,就連蹙眉思考的習慣也完全沒變。
龍深呼吸數次,才喊出對方的名字:「維亞,是我。我是龍.曼德沙。」
青年的表情凝固了將近一分鐘,他踉蹌後退——如果他還是活人,那現在肯定慘摔了——幸好他很快穩住了腳跟,才沒讓感動的再會變成笑話的楔子。
「我知道是你。」
亡靈的聲音與他半透明的身形同樣朦朧,他稍微垂下頭。
「微,妳怎麼沒有提早告訴我……啊,走了……」
在兩人見面的時候,貼心的女王陛下早已離開,留下兩人數十年後相會。
兩人相識時龍仍是少年,能夠感覺到對方好奇地打量著他。「看你這打扮,應該是魔王了吧?我還以為你不會想繼承王位。……看來是我對你地瞭解太少了。」
維亞喋喋不休地說了一段,最後,才意識到龍始終沒有開口。那雙漂亮的紫色緊盯著他,抿著線條迷人的嘴唇。
「你知道我是為什麼來到這裡嗎?」
亡靈伸手杵著下巴陷入沉思。「是因為微的請求?」
「不是,是因為想要見你。」
維亞稍稍瞪大眼睛,滿臉不可思議。「即使我對你做出那種事?」
「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願意原諒你。」
因為執念而不能離去的亡魂瞪大眼睛,盯著不再是少年的心上人看,聲音明顯發顫:「你剛剛說什麼,可以……可以再說一次嗎?」
「我原諒你。」
龍放緩了語調,帶著滄雨口音的魔族語在月色下甚至聽出了些許繾綣溫柔。如果胸膛裡仍然有心臟,那麼,此刻胸中的悸動甚至足以直擊靈魂。
彷彿確認似的,維亞問道:「你不生氣了嗎?」
「還是很生氣。」
維亞縮了縮肩膀,「……抱歉。」
「不是這個。你覺得我為什麼要來這裡?」
維亞愣了一會兒,突然笑出來。「龍,你真的變了很多。以前的你可不會這麼溫柔。是什麼改變了你?是魔王陛下嗎?」
「不是,真要說的話是我的妻子或者……是時間。」
「你的妻子是什麼樣的人?」
「是東方的聖女公主,也是我的大皇后。」
「……真是令人羨慕。不過,能看到你過得很好,我就安心了。一直以來,我一直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非常懊悔。」
維亞深呼吸,新任魔王陛下的視線灼灼。
隨著時間經過,除了少年時代就有的稍微上挑的眼眸、略帶鄙視的目光,繼承王位之後,本來就迷人的五官除了出生矜貴知人特有的貴氣,更增添了點幾分霸氣。
感覺快被龍的視線瞪穿。
往常他肯定扛不住這種壓力落荒而逃,可是,他有預感——這肯定是最初也是最後,甚至是此生最後的機會了!
維亞抬起頭,與龍四目相交。
「我並不後悔與殿下……不,是陛下相遇。之所以那麼說,是我性格太過卑劣,為了不被陛下遺忘,才刻意改變了說詞。我知道傷害已經造成,更不奢求您的原諒,但我甘願為您做任何事情彌補我的過錯。」他說著雙膝跪下,不敢抬頭看龍的表情。
「我已經取走你的性命,特地來此也不是想要你的靈魂。」
「我不明白,除了獻上靈魂之外,我還能為您做什麼呢?」
「起來吧。」龍說,「你不是我的臣民,而是我的朋友。雖然我們的相遇以糟糕的方式收尾,對我來說,你因為懊悔而留在這個世界反而是一種祝福,是希望我們能夠彌補自己的過錯。」
維亞鸚鵡學舌般地重複。「彌補嗎?」
「是我讓你留在這個世界,所以,我希望能夠親自為你送別。」
亡靈青年半透明的臉空白了一瞬間。「這是什麼意思?你要淨化我,還是要用某種方式消滅我嗎?那也可以,只要是你的願望,那我就會接受。」
龍悠悠嘆息。「維亞,你想過自己為何會留在世間嗎?」
「因為我為了要被你記住而說了謊。」
「那是原因之一,你還有什麼願望嗎?」
褐色皮膚的瘦弱青年陷入沉思,很久,他才抬起頭。「我好像知道原因了。」
他在龍困惑的注視下,握住青年魔王的左手,行了個吻手禮。
「陛下,我從見面開始就對你一見鍾情,至今一直深愛著您。」
龍表情有些微妙,似乎在回想兩人相遇的時候,可惜已經想不出來。
龍回頭看他,經常在噩夢中出現的維亞表情不再是死前猙獰的模樣。不知不覺,停留在龍記憶裡的,卻是此刻他握著自己手背緊張不已的畫面。
「抱歉,」龍說道,「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伸出的左手被微涼的感覺包圍,青年一點也不失望,反而露出笑容。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在龍的注視之下,徘徊於書房的幽靈身影逐漸變淡,然後消失在月光下。他閱讀到一半的書落在地上,正是他當初送給龍的那本詩集的精裝本。
書的尾頁,端正到有些過於剛硬的文字寫著維亞.曼特爾幾個字。
至此,徘徊於歐龍書房的亡靈不再出現。
渴求傳達愛意的亡者終於能夠安息。
……
……
然而,此刻書房的對談只是在日落之處的魔族產生的微小變化。
完美咬合的齒輪卡上之後,時代之輪正往前疾馳。在東西方霸主的聯盟之下,五個世界地改變可說是隨處可見。
以連接東西方的魔法陣為起點,東方的神族與西方的魔族建立起正式的交流,並且對未來數千年產生了悠遠的影響。
即位時因為年幼與弱小而受到詬病的女王,在西方兄長與母親的協助下,經過百年時光終於站穩了腳跟,同時生下了第一公主。數十年過去,混有天使血統的王儲成年,並因為表現優異而有混血的王族首次被例為儲君。
這是自神代以降,聖法提加的拉斯奇家族頭一次承認混血王儲。
這不過是斐斯特蕾雅女王陛下開創的光輝時代的楔子,而寬宏大量的女王廣大賢士後,在女王陛下即位百年之際,擁有悠久歷史的千年古國迎來徹底的革新。對後世造成的影響,更讓她在許久之後被封為「帶來和平的神王」與「賢王」的稱號。
經過數百年征戰,東西方攜手並進的輝煌時代終於開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職場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七話、愛人啊,你可願聽我說?.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九話、唯有歸還.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