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七話、愛人啊,你可願聽我說?.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Benjamin Balázs on Unsplash


被留下的人們在傷口徹底癒合之前,各自療傷。
有些人通過書寫回憶過往,有的人通過談話,更有些人是被不斷重複的噩夢侵擾。
——如同魔族的大皇后,星澄.曼德沙。
與過去數個月相同,這個夜晚依舊輾轉難眠。冷月刺穿飛揚的窗簾跌落室內,照在床邊那封信件上,星澄在黑暗中睜開眼睛。眼前所見是一片黑暗。
眼淚無意識地落下,擅自沾濕衣襟。
算得上端正的文字寫的是:「跟妳結婚是我這輩子做過唯一正確的選擇。」
這句話比任何的情話都要動聽,喜悅只在心中停留了不到半分鐘。考慮到徹的性格,要他說出這種甜言蜜語恐怕只有一個原因。
不,不會有這種事。他可能只是想暫時離開皇宮罷了。
她顫抖著翻開信內的第二頁。
隨信附上的是一紙離婚的文書,只要在另一邊簽上自己的名字,星澄.曼德沙就可以恢復闇星國皇女的身分,此後與曼德沙家族再無關聯。
信紙落在地上。
魔法燈感受到動靜,追著她的步伐。注重禮儀、堅守品德的大皇后,頭一次在半夜敲開了龍的房門。
開門的伊芙蕾希雅聽完她的問題,顯得有些為難。「我能理解您的心情,但龍現在不是能夠好好跟您溝通的狀態……」
這個回應基本證實星澄的猜測,她踉蹌退了半步。
「你們是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的,是徹親自說的?」
「那倒不是,龍看過信之後就這麼確信,加上雪之君主同時離開,所以才有此猜測。」看得出伊芙蕾希雅頗為緊張,似乎一直害怕說錯話。
雖然龍外表輕浮好相處,關鍵時候卻冷靜地近乎殘酷、不太動搖,也不太徇私舞弊,除此之外決定的事情基本不會反悔——這點跟徹很像。
「狀況我大致明白了,我也不是想為難妳。但如果有可能的話,我還是想親自跟龍談談。」星澄捏著裙子,眉頭深鎖,「如果妳認為時機成熟,請隨時告訴我。」
「好的,非常感謝您的體諒。」
現任的大皇后對曾經的大皇后行禮,目送她的背影離開。
……
……
真正私下見到龍是在與伊芙蕾希雅談話後數天。
夜半的玫瑰園、酒、月光與沉默,這樣的氛圍特別適合談話。兩人在約定好的時間相遇,在月光之下並肩徐行。
遠遠地看見龍腰際那雙紅色鈴鐺,感覺心臟像是被掐住那樣疼。
原來如此。這就是答案。
跟過去的每一次一樣,自己終究是被拋下了嗎?
信件裡繾綣溫柔的話語,終歸只是
星澄先打破沉默:「最近經常能聽到有關你的事,基本都是誇獎。陛下即位前,許多人懷疑您與大皇后的能力,現在那些人已經沒有餘地說話。」
「非常感謝您的讚美,但我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學習。」
龍很擅長為自己戴上面具。過去他是放蕩的花瓶王子,如今則是痛改前非的賢王——但他的禮貌面具很少在獨處時出現。
「這麼謙虛可一點也不像你。」
「或許是因為您還沒習慣。」龍笑而不答。
在黑玫瑰的薰香中,涼夏的晚風吹亂了魔王陛下束在腦後的黑髮,腦後的黑色長髮隨著夜風輕輕揚起而落下。
悄然到來的風奏響了掛在腰上的紅色鈴鐺,被風帶起的脆響勾起了兩人的回憶。酸澀的鬱悶感湧上心頭,星澄把淚水逼了回去,「你知道他在哪嗎?倘若未來有機會,我希望能夠親自弔唁。」
「地點是知道,是在龍族禁地。那是我們沒辦法打擾的地方。」
星澄道:「可是他還很年輕,不應該有這種事。」
「我聽先皇說過,您跟他很早就是未婚夫妻,那您應該對父親逝世之前的他有些印象。您還記得吧?」
星澄沉默片刻。「是非常安靜、體弱多病的小皇子,當時被人們說是玻璃娃娃。我記得他是得到魔劍之後才變強……啊!是魔劍!」
「他的強大是用靈魂與壽命為代價換來,而雪之君主的到來只是稍微延緩了他的性命。我希望妳不要責怪母親,也不要責怪自己,因為這是他出於自由意識做出了選擇。而他既然沒打算跟我們商量,我們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星澄稍微看出年齡的容貌依舊美麗,此刻她輕抿著嘴唇,透出些許不甘。
「為什麼我現在才知道?枉費我自詡是他的大皇后。」
「唉,或許是……因為那個人很擅長掩飾。」
「是啊。」
直到現在,星澄還是能從龍的視角窺見很多丈夫的面目。或許,她認識的從來就不是徹.曼德沙,而是只有他的某一面。想到這裡,難以言喻的苦悶湧上心頭。
明明讓龍知道了自己的去向、將鈴鐺送給龍,而她這個從少年時代就隨侍在側的妻子,難道沒有收到禮物的資格嗎?想到這裡,星澄不禁有點想哭。
「我能理解妳的心情,但事情跟妳想像的不太一樣。我之所以能夠確定先皇的去向、拿到這對鈴鐺,都是母親的判斷,與先皇無關。」龍說著突然意識到了不對,苦笑道:「抱歉,這說法好像也不是太好。可是我是真的想不到更好的說法了。」
「我能理解,很高興你願意對我坦承。」
抱著敵意相處至今,這對名義上的母子關係竟以出乎意料的方式拉近。
兩人並肩談著過去與未來,龍告訴她徹離開的季節,並且告訴她自己將在明年春季備好花束,請求雪之君主代為獻花。
「真的沒辦法到龍族禁地內嗎?那怕只有一次。」
龍沉默片刻。「這我沒辦法回答,下次見到雪之君主,請您親自問她。」
「我知道了,我會去問。」
兩人在溫室的入口分別,最後,星澄問:「你還好嗎?」
龍真的思考了很久。
最終,他才說:「很不好,但我想我總有一天會恢復。我希望自己在未來想起他的時候,不是只有悲傷。這是我作為魔王與孩子憑弔他的方式。」
想要說出的話積攢了太久,最後終究釀成悠然長嘆,消散在夏夜微涼的冷風中。
這個夜晚,在滄雨王宮輾轉難眠的又多了一人。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六話、愛人啊,你可願聽我說?.中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八話、唯有歸還.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