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五話、愛人啊,你可願聽我說?.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Benjamin Balázs on Unsplash


抱著為王的覺悟同時尊重徹低調離世的願望,龍表面上若無其事,唯有在夜幕降臨、鎖上房門才能夠哀悼離世之人。
兩人抱著相同的願望,壓過天空的雪之君主能夠再度降臨滄雨的大地。
被亡者清楚表達不願再會,更不得緬懷,龍內心的傷感難以言喻。
理智上可以理解,情感上卻始終不能接受。
為了成為符合身分的優秀王儲,洗刷汙名並且真正在這座雨都站穩腳跟,龍將日常吃睡之外的時間全部塞滿,其餘時間就與伊芙蕾希雅一同向星澄學習學習庶務。
為了避免觸景傷情,他這段時間完全沒踏進玫瑰園。
逃避並修復內心的傷痕,時光荏苒,數個月已經過去。
伊芙蕾希雅提議去玫瑰園看看,龍考慮好段時間終於答應。許久未補充魔力,玫瑰失去原本的生氣,甚至倒臥在地上。
龍沉默地為玫瑰補充魔力,就這樣沉默了很久。
在伊芙蕾希雅以為他不會開口的時候,聽見龍說:「我以前經常想像著這樣的場景。他已經離開,只有我一個人在這裡回憶過往。在我想像的未來,妳會成為神王而我仍然留在滄雨,這座溫室就是巨大的墳場。我甚至還想過自己可以在這裡長眠。」
「你沒想過要當上魔王嗎?」
「我知道徹讓我接受的其實是繼承魔王的教育,若非如此,我也不會學習通行語。但我覺得自己並不適合這個位置。」
龍伸手碰觸一朵玫瑰,同時用魔法撒上幾滴水,近乎枯萎的玫瑰再度恢復生機。他隨意摘下一朵,送到伊芙蕾希雅面前。
她順手接下花朵,抬頭去看,龍臉上居然還帶著笑容。成為魔王之後,他比過去更安靜、也更能逞強。即使睡在同張床上,伊芙蕾希雅也看不出他的情緒。
「難道將會更適合王位?」
龍的聲音有如嘆息。「以魔族的角度來說確實如此。魔族是強者為王,對於魔法不屑一顧。女性要繼承魔王,除非有像我母親那種壓倒性的實力,否則不容易被承認。」
「你明明很強,卻總覺得自己很弱小。」
「大概是因為比較對象的關係吧。」
說也奇怪,龍想起徹與龍翔心情似乎好了些。伊芙蕾希雅猶豫片刻、甚至還做好被甩開的覺悟,才伸手去摟他的手臂。
「可是我沒有成為神王,而你也不是獨自在這座溫室回憶往事。」伊芙蕾希雅說,「你的那些不祥的預想都不會發生。」
沒有回答,龍垂頭看她的時候眼角有些濕潤。「遇見妳的時候總會發生好事。我可以相信魔族會在我的領導下變得更好嗎?」
「那當然。要是真讓魔族亂成一團,雪之君主會很不高興。」
龍不高興了:「魔族的事情跟她有什麼關係?」
微雨淅瀝落在溫室的穹頂,奏響了秋雨的樂音。
兩人在溫室中徐行,有時候龍會主動開口,伊芙蕾希雅可能會接話也可能不會,可兩人都不覺得尷尬。
「最近星澄的狀況還好嗎?」
伊芙蕾希雅苦笑。「算不上好,但已經比之前好多了。我告訴她雪之君主總有一天會回來,到時候就能夠詢問她魔王陛下的下落。但我總覺得拿不確定的事情來安慰她,心裡有點罪惡感。」
「哭什麼,該哭的是我才對吧。」
成為魔王之後,龍很少有這種孩子氣的發言——至少面對公眾時都表現得成熟穩重。對伊芙蕾希雅來說,這口吻也真是久違了。
「你知道嗎?徹那傢伙雖然給大家留下遺書,卻把自己的所有資產交給了星澄。現在姊姊還打算跟她一起住在皇宮外。」
心裡雖然有些話,卻不適合開口。伊芙蕾希雅只有伸手抱住他。
「改天我們一起去見星澄吧。」
「……好。」
雖然龍對未來的想像非常悲觀,但其實不無可能。
以過去龍的性格,是真的很有可能選擇活在這座溫室,讓自己活在永恆的過去。
雖然龍對徹將他送到水之都就學這件事始終耿耿於懷,但伊芙蕾希雅在一定程度上其實能夠理解。徹是在賭可能性。他希望龍找到其他的對象,哪怕是個迷戀他、追隨著他的愚人也無妨,旦求在他毫無怨尤地選擇自毀的時候能拉他一把。
不論牽手與放手都是為了愛。
「要是那女人過了五年還不回來,我想離開滄雨去找她。」
「你是想把魔族丟給我嗎?那可不行,我雖然很優秀,但我畢竟不是星澄大人,沒辦法像她那樣鎮住整個魔族。」
「妳不是還有月妃當後盾嗎?」
伊芙蕾希雅搭著龍的肩膀,一臉認真。「要是你真的那麼做,我會哭喔。」
龍笑嘻嘻道:「沒關係,等我回來再安慰妳就好。」
「龍.曼德沙,你是不是真的覺得我不會甩掉你啊?」伊芙蕾希雅忍不住伸手去捏那張欠揍的笑臉。此刻他的眼淚未乾,因為哭過而微紅的鼻頭看來有點可愛的脆弱。龍可憐兮兮道:「聖女大人捨得甩掉失去父親又孤苦無依的我嗎?」
「啪」一聲,魔王陛下尊貴的臉頰受了一掌,錯愕又震驚地瞪著她。
——龍這混蛋說得對,她還真的捨不得。
伊芙蕾希雅嘆息。「你可別太過份。」
「那有點過分可以嗎?」
「……」伊芙蕾希雅以不情願的沉默當成答案。
跟龍初見的時候,伊芙蕾希雅其實就特別喜歡他這種擅長撒嬌、偶爾有點得寸進尺,在公眾場合卻進退得宜的性格,跟他相處永遠都不會無聊。
遠遠看他是輕佻皇子的模樣,稍微湊近能看到更多,交往之後能夠看到他的溫柔,可是卻只有真正走到他心裡才能看見他的全部。
看清這個男人不完全是好事,看到他自我中心、任性幼稚又尖銳,偶爾也會看見冷漠又殘酷的部分。
龍凝視她數秒,輕輕把頭靠在她的肩膀上。「能遇見妳真是太好了。」
「我也是。」
落雨聲暫停、月影被截斷,黑暗突然降臨。
兩人同時回過頭,人影在空中盤旋,仔細一看那不是雪之君主?龍抬頭去看,看見她停在滄雨的鐘塔上。
龍交代伊芙蕾希雅通知星澄,獨自前往滄雨的鐘塔。
……
……
遠遠地就能看見那頭橙紅色長髮隨風飄揚,猶如高掛塔頂的旗幟。這座象徵著魔王徹.曼德沙的鐘塔,準時在正午十二點敲響。
悠遠的鐘聲迴盪於灰色的雨都,這對數月仍不熟悉的母子相對無話。此刻她半身有麟,背後一雙屬於龍族的巨翼仍未收起,遮蔽了光。
逆光下,雪之君主的背影凜然驕傲,抬頭仰望著灰暗的天空看不出表情。
高塔上除卻暴雨前的風聲呼嘯,再無異音。
突如其來的一陣颶風吹亂兩人同樣及腰的長髮,更奏響龍翔掛在腰上的一雙赤色鈴鐺。熟悉又陌生的鈴響穿透了逐漸陰暗的天色,為這片寂靜帶來龍翔的嘆息。
「別站得那麼遠,我不是什麼吃人的怪獸,而是你的母親。」
龍在距離她數步之後站定。「好久不見,雪之君主閣下。」
龍翔聞言皺起眉頭,可並未執著於稱謂,轉而打量著龍。
「你看起來過得不大好。」
「您也是。」
龍翔愣了會兒,「看得出來嗎?」
「臉上是看不出來,但您的魔力很不穩定,稍微休息一下如何?」
略顯彆扭的關懷帶起龍翔嘴角的笑容。「說完之後,我就會離開,之後大概會在禁地休息一段時間。」
「辛苦您了。」龍真誠地說。
兩人稍微聊了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
魔族的情勢、各國的動向、月妃的狀況,最後甚至聊起了星澄最近的狀況。他們比起母子更像還不熟悉的朋友,交情仍維持在保持距離互相刺探。
最終龍翔先受不了這種尷尬的氛圍,主動搭住龍的肩膀。
「不要對我那麼警戒,就算是我也會傷心。」
龍試著對她露出笑容,但並不成功。
「抱歉,我只是……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
「這點我也一樣。撇開複雜的因素,我們就只是不親近的母子。我希望你能夠理解,我之所以大老遠跑來不是希望你難過。」
龍翔說著伸出手,猶豫了半天給了龍一個僵硬過頭的擁抱。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四話、不停的雨中.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六話、愛人啊,你可願聽我說?.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