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三話、不停的雨中.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Yusuf Evli on Unsplash


新的魔王走馬上任。
隨著月妃的倒戈與歐龍的臣服,神魔族的關係迎來全新的局面。好事者猜測,短暫的和平因為愛而締結也會為愛而死。考慮到前後任魔王在戀愛上的豐功偉業,加上前後任情人都到齊,這似乎不無可能。
可惜事情卻遠遠超乎想像。
因為星澄與龍翔井水不犯河水,徹與伊芙蕾希雅甚至可以說得上關係不錯。正當人們以為混亂的情史就要這樣揭過之時,發生了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事情。
在某次例行的花宴,龍前幾天跟徹有過爭執,又喝了點小酒。是心情太好還是心情不好呢?總而言之,他心情放鬆下說出了不該說的話。
「沒有禮物嗎?」
大概是因為喝了酒,龍的語調帶上一點曖昧。
語調中的撩撥與姿勢同樣誘人,嘴唇幾乎就要吻上去。這回徹卻沒把他推開,撇過頭說了「不要」。
龍心情很好,半開玩笑地湊上去:「是真的不要?」
這不是龍第一次這麼做,就連星澄與伊芙蕾希雅都學會無視他的挑撥。龍並不認真只是無聊,像是拿逗貓棒戲弄家貓,玩膩了就會自己放棄。
這回,徹的反應卻出乎意料。
徹倏地站起來,語調很嚴厲:「夠了,龍.曼德沙。你有做魔王的自覺嗎?」
「有啊,」龍的語調很輕快,帶著不加遮掩的惡意。他稍微頓了頓,笑臉帶點報復的快意:「你說過整個魔族都為我所有……你也是。」
沒有立刻回答,笑容從徹的臉上消失了。他開口動了動嘴,喉嚨卻沒有發出聲音。千言萬語最後濃縮成嘆息。
「你就這麼討厭我,非要羞辱我不可嗎?」
「對。」
徹本來想說點什麼,最後卻是沉默。他扭頭要走,可是沒走幾步卻停下來,在眾人錯愕的視線中,一把掐住龍的領口,毫不溫柔地……說是吻下去嗎?
龍的嘴角被咬出了鮮血。因為徹的神情並不曖昧,甚至有點視死如歸的味道,眾人先是震驚錯愕,安靜地落針可聞。
「龍.曼德沙,你給我聽好,我只說這一次。」
徹嘴角帶著鮮血,看來有些奇異的妖豔。
「空澄說的沒錯,是我不對,是我沒有定性。這都是我的錯。這些年來,我已經用盡所有的籌碼,事到如今已經沒有能夠彌補你的東西了。為何你還要逼我?看在過去的分上,你就乾脆一點吧。你要不像個成年人一樣放過我,要不就殺了我。」
嘴角的痛楚似乎讓龍清醒了一些,他瞪大眼睛看著徹。
「我怎麼可能殺你。」
「那就好好看著你眼前的一切。你是魔王、更是個父親,別再像個孩子。」
他從小就一直注視著父親,看著作為魔王的他帶著微笑大殺四方,好像不管何時總是能夠保持從容。
終於看到了笑臉面具崩碎的瞬間,內心卻一點也不開心。
徹扭開頭,聲音似乎有點異樣。「讓開,你擋到我了。」
徹頭也不回地從他身邊走過,龍本來想跟上,卻被一雙翅膀攔住。
敢在此攔住他的也只有一人,那就是龍翔。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相撞。是龍翔先開口,語調難得堅持:「別跟上去。」
龍冷笑:「妳憑什麼命令我?」
「我不是想拿母親的身分壓你,但你這次不要太過分。」
「為什麼?」
美麗的雪之君主嘴角上揚。「你自己知道答案,為什麼問我?」沒等龍回答,她說道:「我看著他,你們繼續。」說著振翅離開。
龍看著雪之君主振翅離開的背影。
他並沒有想到,剛才是他與徹此生最後一次的對話。
隔天清晨,屬於遜位魔王的寢宮只留下了黑玫瑰,人與雪之君主一起消失。沒有遺言、更沒有隻字片語,餘下的只有哭泣不止的星澄,還有滿室的寂寥。
飄盪在空中的那股黑玫瑰的香氣,被初春的風吹散,留下若有似無的餘香。
不論派出了多少人力,甚至出動魔王陛下本人,依舊遍尋不著。
那兩人就像是從世上消失,了無音訊。
……
……
沉重的核桃木門在身後掩上,遜位的魔王陛下以近乎跑步的走速離開大廳回到了自己的寢室。他先寫了一封信,留在與星澄共住的房間,最後去了一趟溫室摘了最後一朵黑玫瑰,便離開了王宮。
首都滄雨的天空灰濛濛一片,雨都裡的鐘塔正好響起下午三點的鐘聲。
走在滄雨的街道上,人們認不出失去象徵血鈴與魔劍的魔王。
出現在人們視線中的,只是散著黑髮的魔族少年。
有人試著對他伸出的手,卻在碰到他之前被強而有力的手甲掃開。
不,不對,那並不是甲冑。微冷的堅硬質感來自強壯的龍尾,龍尾是新雪般淡藍色,鱗片白皙地近乎透明。
這兩人正是離開皇宮的徹與龍翔。
可龍翔沒有更靠近,始終待在距離他不遠不近的身後。
突如其來的暴雨降臨,視線被沉重的雨幕遮蓋,她才稍微上前幾步,以巨大的龍翼為他擋雨。帶著鼻音的嗓音響起來:「妳跟著我做什麼?」
龍翔道:「我來幫你。」
「我們的約定已經達成了。所以……妳不要再跟著我了。」
「我喜歡你,就想跟著你。如果你辦得到,可以把我甩掉啊?」
坦率的告白卻讓徹皺起眉頭,他抬頭仰望高挑的雪之君主。
高矮的兩人視線在空中碰撞,徹先挪開視線。再度開口,口吻並不生氣,更是無奈:「都過了這麼久還在說這種話……妳該知道,我什麼都給不了妳,而且我愛的仍然不是妳。」
「我看得出來,這種話對我來說可行不通。」
龍翔本來想伸手去挑對方的下巴,可看到他此刻的表情卻仍收手,笑容也沒有最初那樣從容。
「別嘴硬了。如果我說我是想欣賞你哭泣的表情,你會比較高興嗎?」
深色的都城被灰暗的雨幕襯得一片黑暗,猶如不能過去的永夜令人無法喘息。
縱橫交織的雨模糊了熱淚的溫度,被雨淋得狼狽至極、散亂著頭髮的蒼白少年,終於露出了彷彿哭泣的苦笑。
「可真是惡趣味。但是,雪之君主閣下……我已經沒有應付妳的餘裕。妳走吧,就算是我,也有自尊。我不想被看到更難看的樣子。」
「我不是想阻止你,我只是想跟著你。」
徹喉間發出低低的冷笑。「直到現在妳還是不放我自由嗎?」
「你是自由的。」龍翔說,「死亡也是自由的。」
「我不明白,妳為什麼要幫我到這種程度?」
「因為我愛你啊。」她回答得理所當然。
「……還在說這種話。」
雖然徹一副無奈的表情,態度卻已經和緩了一點。
「我討厭龍,也討厭星澄。你可以把想說的話告訴我,我絕對不會告訴他們。」
「這可真是值得信賴。」
徹笑了。對偉大的龍之君主來說,這可真是微小的進步。
她終於看見心愛之人繃緊的嘴角有稍微鬆動的痕跡。以他現在的情緒來看,那幾乎可以算是個微笑。
「我是雪之君主,是偉大的龍神。你可以向我許願。」
徹笑著反問:「哦,是嗎?偉大的龍神會達成我的願望嗎?……即使是我想死?」
龍翔沒能立刻回答,咬著下唇,勉強逼出答案。
「是。」
徹似乎再也問不下去了,稍微掂腳尖才好替她抹去眼淚。「為什麼?」
「我不是陪在你身邊最久的人,也不是你最愛的人,你甚至不怎麼在乎我的心情,覺得我的愛可有可無。我知道對你來說我只是個麻煩。可是……」
她吸了吸鼻子,哭起來的表情一點也不漂亮,甚至有點小孩子逞強的味道。
「只有我能夠看著你走到最後。你以前不能拒絕我,這回也一樣。」
「即使會這麼難過?」
她稍微垂下頭,像只溫順的獅子,讓徹為她擦去眼角溢出的眼淚。
「我知道你為什麼討厭我,因為我不怎麼尊重你的意願。所以,至少在最後,我想替你達成最後的願望。這是我對你的愛……你不要再拒絕我了。」
仰頭的瞬間,一滴溫熱的眼淚和著雨水落下,正巧落在嘴唇。
帶著雨的眼淚微鹹。
最終龍翔終於得償所願。
一聲無奈的長嘆之後,徹終於開了口:「好。」
「你想去哪裡?」
徹想了想。「我想見姐姐,可能的話也想看看妳的故鄉。」
「好。還有嗎?」
「別讓其他人找到我。」徹靠在她的肩上,輕輕閉上眼睛。「我有點累了。」
其餘那些重要的、不重要的,龍翔也一一應允。
巨大的龍翼在微雨的滄雨城投下巨大的陰影,雪之君主以半龍的姿態振翅離去。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二話、不能得救的.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四話、不停的雨中.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