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二話、不能得救的.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Fanny Gustafsson on Unsplash


兩人維持這樣的姿勢許久,就連水溫都變涼得重新提高溫度,龍翔還是不願意鬆手。徹掙扎一會兒,但她的力氣還真的不小,像是人形的鎖。
最後徹只有嘆息:「這樣下去會感冒的。」
「只有你會感冒。這樣正好,你生病的話哪裡都去不了。」
「龍翔……」
「至少把放棄的理由告訴我,否則我不會鬆手。」
在龍翔的堅持下,徹簡短把與龍的關係與後來伊芙蕾希雅跟龍的關係、自己扮演的角色、罪惡感、自責等簡略地說過一次。
猶如嘆息的敘說聲中,徹的語調有些許無奈:「我之所以活到現在,是因為希望龍能夠得到幸福。如今,他坐上魔王的位置,我的任務也已經結束。我用禁術恢復他的身體、從雷爾契家族手中搶回伊芙蕾希雅、不惜犧牲露也要保護亞德……不論他是不是愛過我,不論我對他有什麼執著,我已經不再對他有所虧欠。」
「你這麼做是想了結與他的緣分嗎?」
徹似乎沒有細想過,表情有一瞬間空白。
「我不知道,或許只是自我滿足。聽到歐龍女王所說的事情,我考慮了很多。如果不能與龍和解就這樣離開,我會在另一種形式中成為他的惡夢。雖然我不是個好父親,可不能比現在更糟糕了。我希望他未來想起我的時候,不是只有怨恨。」
「他那麼喜歡你,怎麼可能只有憎恨。」
徹苦笑著,很輕地倚靠在她肩上。敘說的聲音輕盈有如蟬翼。「我已經累了。我受夠他在我面前炫耀幸福了,在我還能祝福他以前,我希望自己能夠以父親的身份為他獻上祝福,最後得體地離開。」
龍翔擰著眉頭,雖然聽懂他的敘述卻不能理解。「你可以把我當成他?」
「翔,」徹地口氣非常無奈,那是很久以前他們一起過夜時,他偶爾會用的那種可以說是溫柔的語調,「妳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有什麼不可能?你不討厭我,也喜歡跟我相處不是嗎?」
「……謝謝妳。」
「我想為你做點什麼,不需要代價,也不必感謝我。我只是……」傲慢又強勢的龍王說到一半,語調帶著哭腔,「我很不甘心。如果我不能讓你受傷,也不是你最信賴的對象,至少我可以是最有利用價值的對象。」她接著說,幾乎是懇求。「我想為你做點什麼。這樣我才能感覺比較好過。」
徹思索了片刻。「我想要在無人知曉的地方長眠。如果可能的話,請每隔一百年為我獻上一朵黑玫瑰。」
「只要這樣就好嗎?」
「是的。這件事我本來想拜託星澄,但是……我能夠把這個工作交給你嗎?」
「那當然。」
像是鎖鍊的擁抱終於鬆一些,徹終於能夠喘息的瞬間,下顎被抬起、緊閉的嘴唇被撬開,靈活的舌頭鑽進口腔、奪走了呼吸。
貪戀著嘴唇的溫度,這個介於強勢與溫柔之間的吻才終於結束。
「這是最後一次,」龍翔像是辯解般地說,「我為你做事,看你嫉妒吃醋還要冷靜,這口氣我很難吞下去。這是我沒有發怒的獎勵。」
「……妳之前把我壓在床上的時候可沒這麼說明啊。」
龍翔居然有點尷尬。「那時候我不喜歡你,跟現在不同。」
「喜歡我不會有好事的。」
「哦,是嗎?這可未必。」龍翔舔了舔嘴唇,滿臉饜足之色。
「妳到現在還沒放棄嗎?」
龍翔下巴微抬,有點驕傲。「那當然,因為我沒有輸。」
有了可以分享祕密的對象,加上龍翔性格率直,與她談話在一定程度上紓解了徹的焦慮。在這之後,他雖然不會主動找龍翔,對方找上門的時候也不再閃避。
最終兩人維持著類似情人卻又更像朋友的關係。
龍翔有時候會離開王宮,更多時候會找到徹,看著他書寫或者讀書。他寫的是留給親友的遺書,信件內容少得可憐,最多不超過三句。給龍的最少,是「願你幸福」、給亞德的最多,是作為祖父的勸戒與關懷。
給女兒露的、給伊芙蕾希雅的、甚至還有給東方的神族女王陛下的。
給星澄的信內容最深刻,寫的是「跟妳結婚是我這輩子做過唯一正確的選擇。」這封信差點被嫉妒的龍王陛下捏碎。
為了避免徹寫更多次,甚至親自開口她才沒掐碎那封信。她在旁邊晃了好陣子,卻沒等到自己的信。看見徹蓋上鋼筆,腦中有股不祥的預感浮現。
「我的呢?」
徹笑著看她。「沒有。」
等了半天居然只有自己沒有隻字片語,龍翔氣得彈起來。「為什麼!」
徹笑笑的對她招手,龍翔一臉不高興地低頭聽他說話。感覺臉頰被輕吻了一下,她感覺自己被敷衍而有點不高興,聽見他說——
「如果未來能夠回到這個世界,希望我們能夠再次相遇。」
徹討厭撒謊,每句話都是真心誠意。
因此,這句簡單的話特別有說服力。
龍翔驚訝地回頭的瞬間,嘴唇被輕輕地銜住。
這是個小孩子氣的親吻。
龍翔本來有些埋怨,心想至少得到床上說才算得上誠意。可是,看見徹的笑臉,突然覺得沒什麼好抱怨的。
就算只是漂亮的謊言那又如何?
這可是你說的。龍翔心想。不管你去了哪裡,要等多久,我都會找到你。
內心深處最後一點不甘煙消雲散,龍翔嘴角抬起微笑。
如果徹沒這麼說,她會選擇遠遠地看著未來的他,不加以干涉。倘若不能在神的牽引下結緣就沒有意義——在這之前她本來是這麼想的。
此刻她徹底改變心意。
神締結的是此生的緣分,只要她親自把過去與未來聯結起來不就好?
其實她是可以放手,但是,想起來總覺得很不甘心。
她處心積慮為自己挑選了強大的魔族作為孩子的父親,最後比起孩子本身卻更在乎這個被當成工具的父親。徹對她說過很多話,關係糟糕的時候是「我真的很討厭妳」,之後是「妳很無聊」或者是「我們即使語言相同仍有溝通障礙」……
比較溫柔的話大概都是在晚上說的,能聽的大概只有謝謝。
龍翔本來以為是自己外表不夠溫柔所致,現在看樣子也不能自欺欺人。
不想還好,深入思考總覺得自己栽得徹底,卻又死不想放手。真想聽他發自內心說「我愛妳」或者是「我喜歡妳」。
可惜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徹討厭撒謊。他寧可獨自死去也不願意向她求助。
想到這裡,龍翔更不開心了。
「我不明白。我可是龍的母親,論外表我怎麼可能會輸?」
「怎麼現在還在問這種問題?我還以為妳不在意外表。」
「不在意外表是因為我確信自己更好看。」說著在對方的嘴唇上偷走一吻。
不曉得是否因為約定的緣故?徹對她的耐心似乎提高了不少,雖然有時候他會露出好像看著小孩子那樣無可奈何的神情,起碼算得上溫柔。
正因為如此,她才會想趁機把問題說出口。
否則她可能要抱著疑問度過接下來數千年的歲月。
「跟外表有關,但不只是外表。我覺得他很可愛。」徹頓了頓,補了一句。「現在的妳也很可愛……特別是被我玩弄於股掌間的時候。」
「你這傢伙性格可真差。」
徹發出愉悅的笑聲。「彼此彼此。」
徹沒說的是,那怕已經下定決心,獨自走到末路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對他來說,龍翔的出現無疑是一種救贖,讓他在走向末路的時候不再寂寞。
——就是願意保守秘密陪在他身邊,就已經非常值得感謝了。徹知道說出來肯定會讓她很開心。可是,這種愉悅在他離開之後就會變成永恆的詛咒,於是選擇沉默。
某種程度上,徹能夠理解維亞臨死前說的話。
他深愛著龍也不願背叛祖國,於是選擇赴死。
對愛人的臨終遺言,是不希望被忘記的維亞.曼特爾能夠施予鍾情之人最深刻的詛咒。可即使這麼做了,他卻為此感到懊悔,甚至沒能安心離開世界,其執念讓在歐龍的大圖書館徘徊不去。
與維亞相反,徹不想被記住,卻猶豫不決不知是否應該握住龍翔伸出手。
因為龍翔是長壽的龍族,事已至此,不論鬆手或者放手都很殘酷。
龍翔笑道:「怎麼一直看著我,突然被我的美貌吸引了?」
「不,好像突然理解了妳的魅力。」
徹自認這是發自內心的坦率想法。
可不知何故,龍翔卻為此滿臉通紅。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一話、不得能救的.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三話、不停的雨中.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