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一話、不得能救的.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Fanny Gustafsson on Unsplash


送別了貴客、徹.曼德沙摘下魔王的桂冠,以遜位魔王身份被改稱為「闇皇」。之後不過數天,滄雨迎來了巨變。
最初能感覺他的精神特別不好,走起路來腳步虛浮。
被勸著休息後,就這樣臥床不起,連續病了一週。
等到終於從床上起來,精神狀況明顯不佳。起初龍翔還有心情說話調侃,但這樣的時間持續了半個月,找來祭司與醫師都毫無斬獲,她開始有些焦躁。
她忍無可忍,最後悄悄找上珞緹雅。「我問妳,那傢伙是不行了嗎?」
「可以這麼說。但是不必擔心,您已經代替他付出代價,所以他的靈魂不會就此消失,而是回歸靈魂之河。」
「妳會這麼說,是因為已經毫無辦法了?」
「除非武聖皇親自出手,否則,就算是雪君妳,也只能看著。我想這是光聖皇的考驗,要他學著放手、不能夠使用神的權能。」
龍翔的表情一點一點地陰沉。珞緹雅小心翼翼地說:「這件事情我想他們兩位都知道,這是他們一起做出的選擇。所以,請您別太為難他了。」
珞緹雅所說的「他」自然是擁有武聖皇權能的龍。
龍族作為半神的一員,生來就能夠凝視靈魂的本質,很早就看出了龍死而復生的真相,不過礙於現實不便多問。
龍翔還不死心:「真的沒辦法救他嗎?妳再想想看,有沒有什麼方法?我可以代為付出代價,或者是……」
「不行。已經獻祭的東西無法收回。」
「他獻給衛法斯的是什麼?」
珞緹雅遲疑了一會,還是開了口:「不只有魔力,據我所知應該還有壽命跟肉體的一部分。以他的狀況來說,應該很更早就會臥病,您已經盡全力了。」
龍翔咬著下唇,拳頭握得死緊。「妳的意思是,除了這些還現祭了別的?」
珞緹雅被她的怒意逼退半步。
「很多。比較多的是鮮血、記憶,還有一部分靈魂……如果只有單一項目,我想要救他並不難。但是……作為您的同族,請聽我一勸。請雪君您放棄吧!」
龍翔突然想起來當滄雨之前,黑龍君主對她說過的話。當時他說的是:「我可以救他」,言下之意是,龍翔對此無能為力。
「雪君,請您冷靜一點。」
尖銳的指甲戳入柔軟的手心,龍翔的口吻滿是怒意:「我很冷靜。」
是嗎?珞緹雅一臉想要說話又拼命忍著的表情,最後只能說:「我跟亞德談過這件事,他想要尊重闇皇陛下的選擇。」
龍翔情緒不佳,冷眼瞥過去。「妳是說我不尊重他嗎?」
正常人可能就此閉嘴,想辦法不要碰觸龍的逆鱗。可惜珞緹雅並不是一般人。
「我想多數人都是這麼認為。您只是在相處的過程中暫時改變心意,請您仔細回想你們相遇的時候。您想的難道不是征服跟取樂嗎?」
龍翔被這句話噎住,抿著下唇。
「請雪君您認真地思考心愛的人需要的究竟是什麼。您考慮過闇皇陛下的希望嗎?將應該離去的人強留下來,又能夠持續到何時?」
「哦,妳是在對我說教嗎?」
「對!就算會讓您發怒我也要說。」
龍翔俯視著對她而言仍然嬌小的少女,「我明白妳的意思,但是,我不可能看著他就這樣離開。我準備找他談談。這次,我會好好聽他把話說完,這樣總行了吧?」
「路上小心。」
珞緹雅就這樣目送一臉不高興的雪之君主閣下離去。
「啊,她居然沒有生氣。」
……
……
怒不可遏的雪之君主很快就循著氣味找到了徹。
徹正泡在水氣氤氳的浴池裡,與翻過圍籬、突破數層結界的龍翔四目相交,表情有點驚訝。「午安。嗯……要進來嗎?」
龍翔盯著他看了半晌,這才點頭說好。
徹笑出聲音。「還真的答應啊?」
「當然,你難得邀請我,拒絕也太可惜了。」說著還扔下了武器與皮甲,卻沒有立刻進到浴池,反而盯著徹看。
對方也已經習慣她這種略帶侵略性的注視,神態自若地沖洗頭髮、抹肥皂,直到頭髮洗完甚至開始穿衣,龍翔仍舊沒開口。
徹走過去,用帶著些許肥皂泡沫的手指點了下她的鼻間。
碰觸的地方被留下了小小的白沫痕跡。
「再看下去的話,我就要請妳出去了。」
徹說話的聲音也不帶怒意,幾乎是帶著親近的溺愛。他說著伸手去推龍翔,可人沒有推不動,手反倒被捏住了。
「那可不行,是你邀請我的。這是滄雨的待客之道嗎?」
「是的,我還以為妳早就知道了。失望的話可以隨時離開,我不會攔妳。」
「你怎麼可能會攔我。」
龍翔嘀咕,口吻帶了不只一點委屈。沒理會她的小情緒,徹擰乾頭髮從浴池中站起來就要走。
「等等!」龍翔急了,強烈的風屬性結界檔在徹四周,將他攔在無形牢裡。
徹一愣後笑了,「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嗎?」說著伸手去碰風的圍欄,指尖很快被開出一道傷口。
龍翔發出「啊」一聲驚呼,立刻撤掉結界確認傷勢。
徹漫不經心地說,「我又不是第一次受傷,為什麼那麼緊張?」
一股怒意往腦袋衝,最後的理智被他輕慢的態度徹底掐斷。「你居然還敢問為什麼?我們當初的約定是我替你支付代價,你竟然還——」
徹收斂了笑容,「多謝關心。但老實說,我怎麼使用自己的身體與妳無關。妳跟我是什麼關係?妳不是我的妻子,也不是我的戀人,請不要做多餘的事情。」
「徹,聽我說。現在的話可能還來得及,只要……」
「我知道。但是龍翔,我已經很累了。我想看著龍得到幸福,但也不想一直看著他幸福。」徹才意識到龍翔的身份尷尬,這才停止說話。「抱歉,不該跟妳說這種話的。我其實無意惹妳生氣,只是……妳別再管我了,好嗎?去看著我以外的人吧,總可以找到能夠吸引妳的存在。」
「可是我喜歡你啊。」
「這種喜歡跟收藏玩具有什麼分別呢?這是可以輕易取代的,只是需要時間。」
嚴格來說,徹的口氣很溫柔,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事實。就是這樣簡單的話戳穿了內心的痛處,龍翔忍著想要上前的衝動,腦中想著珞緹雅的勸告。
可最終她還是沒有忍住。
身體動得比腦袋更快,龍翔一個箭步上前,從身後摟住了徹。半乾的頭法潤濕了衣襟,兩人的距離近得能夠感覺到彼此的心跳。
在她想好怎麼開口之前,感覺頭髮被輕輕地撫觸。「妳很著急嗎?」
「……我想把你留下來,可是你想走。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徹平靜地注視她片刻。「妳是在詢問我的意見嗎?」
「我不想放手,但所有人都告訴我放手更好。」
這句話似乎觸動了徹,他本來還帶著的少許怒意化成了嘆息。「龍翔,我很喜歡妳,所以希望妳能得到幸福,不要被我束縛。」
在這時機說「喜歡」實在太狡猾了。
雖說龍翔知道他的用心,卻無法阻止自己落入陷阱。
「水都涼了。放開我。」
可龍翔沒有放手,正如她此刻做的垂死掙扎。徹試圖掙扎,可惜虛弱不堪的身體早就不能掙脫箝制,被牢牢鎖在龍翔的懷裡。
「龍翔,妳可別——」太過份了。
剩下的話還沒說出口,就感覺摟著自己的手微微發顫。
剩下的那點惱火也煙消雲散。徹有點想開口安慰她,可惜兩人之間過去基本是契約與合作關係,怎樣做似乎都有點彆扭。
徹溫言道:「妳的生命很長,接下來肯定會碰到外表更符合妳美學的對象。」
龍翔小聲地反駁:「我才不是只喜歡你的臉。」
「我知道,但是……」
徹終於掙脫,回頭看見了驚人的畫面。
因為龍翔在哭。
這是兩人認識超過百年,第一次看到她哭泣。
徹小心翼翼地伸手替她拭去眼淚。「這是我害的嗎?」
「那當然,除了你這混蛋,還有誰能弄哭我!」
徹居然還笑了:「我該說,這是我的榮幸嗎?」
「閉嘴,你安慰人的方式爛透了。乖乖被我抱著就好。」
這不是龍翔第一次覺得他很惹人厭,腦中卻同時享受他很少出現的壞心眼。她知道的,徹這傢伙只會欺負自己喜歡的對象。
就當成是你開始有點喜歡我了。龍翔心滿意足地想。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話、雪融化的季節裡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二話、不能得救的.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