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七十話、雪融化的季節裡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Josh Hild on Unsplash


冬末的雪被春的暖意化開,魔族首都滄雨迎來最溫暖的季節。
登基大典選在早春,伴隨著融雪響起的樂音揭示著新世代的到來。
五界賓客在典禮前陸續來訪,這座與主人氣氛類似,安靜過頭的城堡睽違許久地喧鬧。絡繹不絕的賓客令人應接不暇,
最後一天掛上腰間的邪劍,套上成套的披肩與軍帽。一身黑衣白披風外套的魔王徹.曼德沙抱著輕鬆愉快的心情迎來卸任的清晨。
——這就是最後了。
徹戴著發自內心的笑容為自己繫上領結,對鏡整裝完成,最後才戴上軍帽。
早已穿戴整齊的大皇后早已等待,對他垂首行禮。「陛下。」她抬頭的瞬間愣住了,「您的髮飾呢?」
「已經不需要了。」
徹的聲音甚至帶著笑,星澄也跟著微笑起來。
今天會是個好日子吧?
……
……
在早晨九點的鐘聲響徹滄雨王宮的時候,奏響的軍歌迎來了五界各國的上賓。
其中最受矚目的自然是聖法提加的女王陛下,以及先王的皇后拉娜。
跟在他身邊的,則是不久前才接任聖法提加宰相的由希。
除此之外,水之都的女王多琳與親王亦遠道而來,作為精靈代表的自然是族長與火神祭司尤爾、天使族的女王百合亦準時到訪,異族王的認同為了將即位的新魔王規劃的和平藍圖增添了許多可能。
與聖法提加繁複的禮儀相反,新舊任魔王的交接十分簡單。
「從今天開始,你將成為魔族的領導人。作為曼德沙家族的一員,應當榮耀從先祖身上繼承的姓氏。作為滄雨的主人與王室的一員,引導種族前進的方向。」
由先代魔王親自唸出撰寫的祝詞,在魔劍嗜血的紅光中拔出邪劍「嗜血」。
最終,龍踏上鋪紅的地毯,對前代魔王跪下。
赤紅的血劍輕點肩膀、劃開指尖在劍上滴入鮮血,劍身轉變象徵邪劍易主,至此象徵王權的邪劍正式交付給新王,並由徹親手將鑲著紫寶石的王冠為龍戴上。
如雷的掌聲響起,先代皇家夫婦走下紅毯而新王昂然立於台階之上。
——屬於魔王龍.曼德沙的時代終於到來。
在這之後,則是眾人不遠千里而來的另一個重頭戲:那就是神族之花與魔族之花的婚禮。
這場婚禮辦得特別盛大,維持了數周的宴會向五個世界傳遞著新世代來臨的訊號。比起即位的新王,這場盛大的婚禮本身更受矚目。這對一度成為悲戀主角的愛侶,在經過接受眾人的祝福成為世界上最受人羨慕的一對。
多雨的魔族首都迎來新的世代、新的主人。
在春季的花開滿的季節裡,滄雨的大皇后獨自站在露臺往下眺望。
灰暗的雨季裡,城市外頭是鋪開的燭光。
即使在盛大的典禮之後,魔王與皇后也不得閒。
空閒時分,必須拜會許久不見得友人交換近況,直到夜深,魔王與王后終於能在遠離喧囂之處稍微休息。
春夜的微風仍冷,伊芙蕾希雅注視窗外。
從王宮內往外眺望,滄雨城燈火通明,城市尚未沉眠。在因為寒風感到冷之前,帶著微溫的蓋上肩膀。毋須要回頭就知道對方是是龍。
龍笑著問:「累了嗎?」
「不是,只是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從小就一直對自己會成為神王深信不疑,從沒想過居然會有這一天。」伊芙蕾希雅將金髮攏在耳後,「你曾經說過,總有一天我們的相遇會受到全世界的祝福,但我其實沒相信過。」
「這太過分了吧?稍微相信我一下啊!」
「對不起嘛,可是你會為了讓我開心而撒謊,不是嗎?」
笑著走來的龍拿著兩杯酒,將其中之一遞給伊芙蕾希雅。
「……我會儘量不對妳撒謊。這答案還可以嗎?」
伊芙蕾希雅輕抿了口酒。「不算滿意,但可以接受。我知道你不會許諾不可能達成的事情,我很喜歡你這點……現在應該喊你陛下嗎?」
「獨處的時候還是直接喊我的名字吧。」
「是,陛下。」
龍苦笑接受了這個稱謂,並沒有糾正。
遙遠的往事有如黑暗的隧道,看不清未來的黑暗中,曾有希望的種子沉睡在凜冬的凍土裡,經過歲月更迭,終於迎來黎明的前夕。
兩人的手不經意碰觸,在黑暗中摸索著緊緊相握。
遙遠天空的星辰挾著光墜落大地。
從今而後,相伴的時刻不必再找冠冕堂皇的藉口。往後,兩人即將度過有許多一同仰望夜空的夜晚,而不必恐懼白日到來。
龍對她伸手。「我的皇后,願意與我跳一支舞嗎?」
「那當然。」伊芙蕾希雅微笑。
……
……
正式的婚宴之後,就是與國領袖的會晤。
早已事先磋商的各式交流互通協議,經過雙方仔細研讀後簽字,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穿越東西方的直達魔法陣。
交通不過是起步,緊接著是將雙方的交流往來常規化。
與斐斯特蕾雅女王的協議更是重中之重。
——最後也是最受矚目的,就是由神王與時任魔王簽訂的和平協議。
雙方協議以和平互信為前提,保證五百年的和平。在五界領導人面前,由聖法提加的宰相由希負責宣讀協議內容,雙方領導人在兩份相同的議約下簽下自己的名字。
「我很期待看到兩位引導的世界。我將作為各位的盟友盡其己所能,為和平共榮作出貢獻。」
於是,魔王夫婦與神王夫婦一同在滄雨遊覽,度過了愉快的時光。
雙方互道珍重,各自為迎接新時代的到來做出努力。
——至此,人們所熟知的故事暫時邁向終結。
那些檯面底下湧動的暗流暫時還不為人知。
……
……
賓客們離去,魔王的城市滄雨的鐘聲在城裡不斷迴響。
短暫拜訪的人們離去,卻有些人仍然留下。
——那就是雪之君主龍翔。
她有時候會去拜訪亞德,偶爾會去練習場監督龍人們的訓練,也有幾次會與王室成員們一同用餐。隨著時間經過,人們已經逐漸習慣了她的存在。
鎮守滄雨的龍王之名也逐漸流傳,作為足以震懾四方的存在。
這天午間,理應忙碌的魔王陛下帶著食物親自前來。面對滿桌的食物,提出狡猾的問題:「母親,需要我為您準備房間嗎?」
龍翔盯著自己的兒子。
她知道龍在打什麼算盤,比起期待母親的陪伴,卻是希望她能夠短暫停留鞏固政局。應該拒絕,可是——
「半年後,如果你還這麼想,那麼就隨你開心。」
她最終還是給出了模糊不清的答案。
能夠有個歸來之處,彷彿靈魂與心臟都再次被迫紮根於此,最終無處可逃。
「您好像不怎麼開心?」
「以前我一直很嚮往能夠在滄雨有屬於自己的房間,我沒想過,當時的祈願居然以這樣的形式達成。」
龍意識到她的話中話,連忙道:「雖說我確實打算利用您的名氣,但是,我並不是把您當成武器才希望為您準備客房。」
「那是為了什麼?」
「我希望您想到家的時候,偶爾也可以想到這裡。」
龍翔盯著自己的兒子看。作為龍族的一員,她能夠很輕易看見靈魂的波動。雖說不能完全讀透對方想法,要看出對方是否說謊其實不怎麼困難。
「你是認真的嗎?」
「那當然,妳跟亞德還有珞緹雅都處得很好,對我來說也是家人。」
龍翔沒能克制嘴角浮現的微笑。「沒能養育你的母親也是家人嗎?」
「那當然,我跟伊芙也沒有照顧亞德長大。人們會因為血統相同就成為家人,是因為彼此認同與陪伴才會成為家人。而且我覺得我們相處得挺不錯?」
雖然嘴裡這麼說,表情也顯得很鎮靜,卻能看見靈魂的波動。
表面上鎮靜,內心卻很動搖……
這大概是打從兩人相遇以來,龍翔頭一次覺得他可愛。她刻意沉默片刻,欣賞兒子惴惴不安的神情,最後才不緊不慢地說:「可以這麼說。」
龍翔欣賞龍克制又鬆了口氣的模樣,突然一下子愣住了。
原來如此。
原來我早就被束縛了嗎?不只是對徹的執著,更是將血脈留在下界的必然。
雖是龍翔是嚮往自由的龍族,出乎意料的是……被束縛的感覺並不討厭。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九話、雨都滄雨的聖夜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七十一話、不得能救的.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