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六十八話、唯有你在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Yuhan Du on Unsplash


經過了接風洗塵的宴會,風塵僕僕地回了公爵家。
盡忠職守的代理人克.德古加像個死板的軍人那樣挺直身軀,必恭必敬地亞德匯報領地的狀況。
截至目前為止,四散各地的德古加族人大都在領地聚集。除了少數人之外,幾乎所有青壯年已經在領地內保護起來,也救了少部分海之民與神族的混血。
亞德抬手比了個「停」的手勢。
「我還以為你會先問我母親的狀況。」
「我相信公主……伊芙蕾希雅殿下會照顧好自己。怎麼了?」
只見亞德盯著他看。「我只是在想,母親真的很瞭解你。母親親自寫了邀請函給你,交代我一定要親自交到你手上。」
「不,我作為您的代理人,不應該離開……」
亞德笑著說:「這是命令。」
「這肯定是公主殿下讓您這麼做的?」
「母親讓我無論如何都帶你回去滄雨。她有話要我帶給你。」亞德清了清喉嚨,遞給克一封信。
娟秀的字跡屬於曾經的聖女公主伊芙蕾希雅。
克猶如被石化般停住,許久才接過那封信。亞德注意到他的雙手正不自覺顫抖。
「你在害怕嗎?」
「……是的。我可以讀信嗎?」
「那當然。」亞德比了個請字。
信封裡有兩張紙。一張是正式的邀請函,另外一封則是隨意的短箋。
親愛的小克:
我去世之後,你一定獨自度過了一段孤獨的時光。
我希望你明白,那並不是你的錯。
我們的惡夢都結束了,正在往前走。
所以,快點來吧!只有得到你親自祝賀,我的幸福才會完整。
伊芙蕾希雅.曼德沙
信末的署名帶來的感動,讓克紅了眼眶。
「雖然跟想像中不太一樣,但公主殿下一定很開心。」
亞德好奇道:「什麼想像?」
「離開滄雨之後,她一直希望能夠以外交名義讓三皇子殿下……不,魔王陛下來到聖法提加,並以威尼爾的情人未婚懷孕為由與他離婚,拉娜陛下也很贊同。只可惜事情發展不如所想。」
「母親是想讓父親來到滄雨嗎?可是,教會那邊……」
克聳聳肩:「那些人還希望唯一的王位繼承人永遠貞潔。我聽女王陛下說過您的事,聽說聖王御下暫時離開了。您最近還好嗎?」
「不太好,我還是不太習慣滄雨的天氣。」亞德老實承認,如果你來滄雨的話,我的感覺可能會好一點。」
亞德的容貌接近父親,可氣質更接近母親。他笑起來跟伊芙蕾希雅特別像,除了上位者特有的貴氣之外,這種態度溫柔的強勢更是與母親如出一轍。
克垂頭看著小主人,心想以後恐怕沒有多少機會能夠相聚。
那雙紫色的眼眸仍盯著他看。
克嘆了口氣。「好吧。」
……
……
休息短暫數天,亞德便再次踏上旅途。
在斐斯特蕾雅女王的堅持、以及拉娜的遊說之下下,教會終於同意女王親自出行的請求,並派遣使者同行。
一週後就是出發的時間,亞德抓緊機會與拉娜相處。許久不見的祖母在失去丈夫之後,不像亞德以為的那樣會迅速憔悴,仍舊維持慣常的優雅。
兩人在熟悉的花園並肩漫步,只不過多了珞緹雅。
以往走路速度偏快的她,如今不只速度變慢,不時必須停下來休息。仔細一看,她甚至用了比往常更重的妝,試圖讓氣色變好。
拉娜一向自尊很高,絕對不會輕易示弱。在希尼斯病重期間,她一直盡責地肩負聖法提加的重擔。卸下了王的職務,全身卻彷彿帶著一種功成身退的疲倦。在先王去世、亞德離開之後,也少有能跟她閒談的對象。
亞德搭著珞緹雅的肩讓她放慢步伐,三人在花園裡漫步。
拉娜道:「亞德,你在滄雨過得好嗎?」
「託您的福。」
拉娜狀似漫不經心道:「我有機會見證你的婚禮嗎?」
亞德不答,笑著望向珞緹雅。「會的。」
「那我就期待了。魔族那位狀況如何?」
「您是說魔王陛下嗎?他看起來心情不錯。」
「你用這麼迂迴的說法,意思就是說狀況不太好,是吧?那位龍之君主什麼都沒做嗎?」
亞德搖搖頭。「我相信他們有自己的判斷。」
拉娜笑著仰望他,感嘆道:「你成長了不少。雖然我作為長輩為此感到高興,但我還是很懷念以前的你。」
這話實在很難回答。
亞德本想用沉默帶過,最後仍然忍不住發問:「我做錯什麼了嗎?」
「不,只是感覺時間過得很快。總感覺我昨天還能摟著你走,今天你就要結婚了。我發自內心地為你的成長感到高興。」
亞德看著她走路的速度漸漸變慢,甚至有些喘。即使如此,她仍拒絕休息,似乎是想要抓住能夠相處的每一分秒。
亞德雖然理解她的堅持,卻也為她的身體感到擔憂。
短暫猶豫後,亞德攔住拉娜,「失禮了。」
在她詫異的注視下,稍微垂首將她攔腰抱起,拉娜發出小小驚呼:「我的老天!」嚇得緊緊摟住亞德的頸子。
從掐住脖子的力道,能感覺她是真的很緊張。看她飽受驚嚇又強自鎮定的表情,亞德感到特別有趣,不小心笑出來。
拉娜面子有點掛不住,稍微推了他一下。「你這孩子,到底在做什麼?快點放我下來!」亞德卻不動,她提高音量:「放我下去!」
「抱歉,我只是在想,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走下去了。」
拉娜本來還掙扎著,聽到這番話,掙扎稍微減弱了點。
「……僅只一次。」
「好的。」
「如果累了就立刻放我下來。」亞德笑著說好。雖然這有點狡猾,但亞德與徹相處之後也逐漸掌握了與高自尊的長輩相處的訣竅,那就是態度溫和的撒嬌。
——事實證明這很有效。
「亞德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珞緹雅在額頭前比劃著,「龍族血統需要一段時間才會甦醒,只有少部分才會反應在外表上。」
拉娜立刻被勾起了興趣。
「你是說亞德現在也是半龍?可為什麼四分之一混血的亞德,卻比父親更早出現龍族的特徵?」
珞緹雅道:「或許是因為曼德沙家的祖輩有武聖皇的血統,這個家族的人偶爾會出現的紫色眼睛就是天人血統的象徵。紫眼的魔王都長得特別好看。」
拉娜顯然不太適應珞緹雅的說話風格,「還有這種區分方法嗎?」
「最精確的方法是要看魔力,但是不大容易,相較之下看外表容易多了。天人血統濃厚的人通常不是普通的好看,會擁有出眾的外表跟才能。」
「哦——」
「原來如此,聽起來很有道理。」拉娜理解地點點頭,「也就是說,亞德現在也可化身成為半龍。我能看看嗎?」
「當然可以。冒昧問一句,您怕高嗎?」
拉娜困惑地搖頭表示不會。
於是,亞德恢復成半龍型態,抱著拉娜在聖法提加的王宮飛翔。最初數分鐘的緊張之後,拉娜很快就習慣了空中的視角。
這位膽大的退位皇后享受著迎面而來的風,發出愉快的笑聲。
三人一同在聖法提加的空中俯瞰這座神之城。
「如果希尼斯還在,應該會很高興。」
拉娜的聲音被風吹散。
舊的世代已然過去。在先人的努力下,終於勾勒出的那個和平未來的藍圖正在實現,可惜已經長眠的王已經無緣看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七話、皇子殿下的工作.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九話、雨都滄雨的聖夜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