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七話、皇子殿下的工作.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K. Mitch Hodge on Unsplash


再度睜開眼睛,眼前出現的是秋季的原野。
季節更迭,曾經見過的景象陌生又熟悉,傳送殿的盡頭已經有安排的人等待。負責接待的的騎士是名棕色頭髮的中年男子,厚重的眼鏡下是一雙銳利的綠色眼眸。
「在下女王直屬護衛副官洛瓦.奉女王之令前來迎接公爵大人。」
這種表情亞德曾經非常熟悉,是神族對魔族特有的戒慎,沒多少厭惡。
亞德內心暗讚紫晶選對了人。
一度將彼此視為死敵的滄雨與聖法提加開啟一條直達的道路,亞德短暫休息一夜,就直接傳送數次,直接前往聖法提加。
抵達聖法提加王宮已經是三天後的正午。
遠距離傳送魔法陣的存在,將用上魔法也得花上數周,一般人甚至得花上數年的旅程強制縮短。不到一週,就能夠從滄雨來到聖法提加。
別時是主、歸來是客,幾經輾轉終究回鄉,亞德內心無限感慨。
熟悉的王宮以有若干改變,亞德走過列隊歡迎的民眾、越過紅色地毯,來到高台的女王陛下面前跪下問安。
「許久不見。女王陛下,近來可好?」
兄妹兩人別後再會,人是事已非。
兩人分居東西,再別重逢,隔著狹長階梯彼此遙望。
紫晶在各方面確實成長不少,昂首挺立的姿態雖然仍有些青澀,已有聖法提加主人的威儀。
「辛苦您了,請起吧!」
紫晶在各方面確實成長不少,昂首挺立的姿態雖然仍有些青澀,已有聖法提加主人應有的威儀。
「是。」
感覺真奇怪。
紫晶仍是紫晶,但是還得距離這麼遠才能對談。她的儀態比上次見過更好了,精準的咬字遣詞有幾分祖母拉娜的影子。
亞德知道,她就會這樣逐漸成長,直到那些所不熟悉的部分超過了熟識的部分,只能偶爾相聚回憶往昔。
總是綁起的高馬尾換成了莊嚴的編髮,上挑的眼角畫上了強調氣勢的妝容。一身象徵女王身分的披肩、額頭上是金葉纏繞的王冠。
雖是熟悉的面容,卻在時間的洗刷下逐漸陌生。
「本人代表準魔王陛下與準皇后前來,送上最誠摯的邀請。還請女王陛下務必撥冗前來,參加這數百年一遇的盛宴。想必這將有益增進兩國情誼。」
亞德雙手捧信,親自朗讀。
與本人給人的印象相反,龍的信同時兼顧了簡要與嚴謹,簡直是外交書信樣板。簡單招呼之後敘明來意,提出邀請,唯一讓人意外的是結尾的問候。
「但願能藉此良機,繼承先代的意志,延續和平穩定的發展,並持續與聖法提加恢復交流,建立和平穩定的關係。」
這段話在公開場合由亞德朗誦,在某種意義上造成了好的影響。畢竟伊芙蕾希雅是未來皇后,對魔王的影響力亦不容小覷,內部意見本來就有分歧。有龍這番話,聖法提加內部反對的聲浪更是找不到著力點。
亞德清了清喉嚨,臉上是神族最喜歡的那種溫柔謙和的笑容。
「還有一封母親寫給您的親筆信。如果女王陛下能夠親自前來,母親會非常高興。倘若時間允許,還請女王陛下去一趟月妃國,西方的信眾們一直苦無與聖法提加交流的機會。倘若能夠藉此讓光明女神的福音在西方散布,不也是美事一樁?」
這句話不只說給紫晶聽,更是向東方的諸臣傳遞和談的意圖。對聖法提加這群光明女神的信徒來說,這比起曾經的聖女成為王后更有吸引力。
籌碼已經全部上桌,如今,就只能祈禱有好的成果。
最好的情況當然是女王親自參加新任魔王的即位典禮,再次則是請親王也就是沙代為參加。後者雖然不能算差,可親王畢竟不是女王,不能做出重大決策。
「請拿過來。」
亞德在紫晶的示意下親自交信,看著她面無表情地讀信。
「很高興能夠受邀參加,這事茲事體大,仍需商議。請給我三天時間,到時候再給您答覆。這段時間內,請您我已經替您準備了宴會,還請您暫且回去公爵宅邸休息。晚上我們為您準備了歡迎宴會,到時候會派員迎接。」
……
……
下午仍有一段空檔,亞德先回了趟公爵宅邸,先是拜訪拉娜、便與珞緹雅一同弔唁神王希尼斯。
「真巧。」
身後傳來意料之中的聲音,正是神族女王斐斯特蕾雅。離開議事廳後,斐斯特蕾雅換下了礙事的披風,一身白色長裙,提著裙子向亞德跑來。
她穿著高跟鞋奔跑,也不顧身後沙的呼喊,往前狂奔。
珞緹雅笑著上前,搶在亞德之前接住她。
「別跑那麼快,要是摔倒的話該怎麼辦?」
斐斯特蕾雅還在喘氣,臉上卻是堪比夏日陽光的爽朗笑容。
「我知道妳跟哥哥會接住我。」
「唔,好吧。反正沒事就好。」珞緹雅伸手想揉她的腦袋,卻被頭上的王冠擋住了。「妳看起來跟以前很不一樣。好像真的變成女王陛下了!」
「那當然,這段時間我非常努力呢!哥哥,你覺得我表現怎麼樣?」
熟悉的稱呼帶起了亞德的笑容。
「非常好。不愧是妳。」
一行四人在花園裡並肩閒談,在這難得聚首的日子裡,儘可能抓緊相處的每一分鐘,直到下一次會議即將開始才依依不捨地分開。
晚間的宴會、熟悉的料理與酒。
亞德突然想起第一次跟珞緹雅一同參加宴會的場合,兩人為了共舞而苦練數月,更是因為新年宴才下定決心。與珞緹雅的初會至今不過三年多,現在她已經對宴會非常熟悉,也知道該怎麼應對無聊的探問。
注意到亞德的視線,珞緹雅悄聲問道:「怎麼了?」
「我想起跟妳參加新年宴的事情了。」
珞緹雅哼了哼。「我可不會像那時候一樣了。」
亞德笑著去勾她的腰,「回去滄雨之後我們也舉行儀式吧?」
「未婚妻?」
「不,」亞德笑著親吻她的鼻尖,「是結婚。」
珞緹雅眨眨眼,稍微有些不滿。「哎……這就算求婚嗎?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妳是想享受被追求的感覺嗎?如果是這樣,那也可以。」
珞緹雅盯著亞德瞧,好像在看什麼陌生人一樣。
亞德一直是個很溫柔的戀人——當然,這也是在她跟妮諾等龍族交流後才確信,她總是被羨慕的對象。雖然從未明說,但她對此非常得意。為自己的幸運,同時也為站在亞德身邊這件事發自內心感到驕傲。
當這種退讓更進一步的時候,她卻忍不住擔心。
莫非這是什麼不祥的徵兆?
珞緹雅有點忐忑:「也不是,你平常就對我夠好了。但你好像變積極了?」
亞德帶著笑容,一瞬間看起來卻有點落寞。「去年我身邊還有很多人,但是,現在只有妳了。之前還有餘裕考慮自尊之類的問題,現在只是想把妳留在身邊而已……大概是害怕寂寞。討厭嗎?」
「倒是不會。你平常除了打架之外實在太可靠了,都快變成父親了。」
「妳是不是忘了我年紀比妳小?而且,我還沒有到成為父親的年紀吧?」
「那要叫聲姊姊來聽聽嗎?」
亞德微微笑。「珞緹雅姐姐。」這麼說的亞德嘴角還勾著不懷好意的笑,「我就把這當成讚美收下了,我會成為好父親。那妳想成為孩子的母親嗎?」
不知何故,這聽來新鮮的綽號實在悅耳。珞緹雅繃著臉數秒。
最後還是忍不住笑意,眉眼間都是甜膩的笑。
「我很想,但是——」珞緹雅道:「但在那之後,你也要跟我一起回去禁地生活!否則這很不公平。」
「那當然。還有什麼其他想要的禮物,比方說武器、防具還是魔導具?」
「沒有比黑龍君主的鱗片更好的武器,我不需要那些。只不過……嗯,怎麼說呢,龍不是會喊你母親伊芙嗎?我也想要那種暱稱。只有你能喊的。」
「比方說『珞』之類的?我之前是這樣喊過妳,但這算不上禮物吧?」
「再喊一次。」
「珞。」第二次呼喚的時候,亞德的聲音宛如被裹上一層蜜那樣甜。
看見珞緹雅眼睛發亮的瞬間,亞德有一瞬間心動,笑著抱住她。「妳真可愛。」
珞緹雅表情空白了一瞬,很不能習慣。
「是、是嗎?謝謝。」
「我不是在誇獎妳,只是說出自己的想法。」
兩人在花圃蜿蜒小徑上並肩步行,兩人一同凝視著地平線被太陽最後的熱度燃燒,直到天色完全變暗為止。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六話、皇子殿下的工作.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八話、唯有你在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