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六十六話、皇子殿下的工作.上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K. Mitch Hodge on Unsplash


至此,長達數月的戰鬥終於畫下句點。
舊的時代落幕,嶄新的時代即將到來,繼承兩把邪劍的破格魔王終於誕生,三個月後為這對新生的王與后戴上桂冠。
——這場盛大的世紀婚禮除了五國賓客,更向五界諸王廣發邀請函。
作為皇子的亞德,自然也不能空閒。過去他習慣單人訓練,現在則必須學習克制龍化、學習領兵與戰略。除此之外,最大的改變大概是珞緹雅隨著冬日接近,睡眠的時間拉長,訓練工作就回到亞德身上。
這天亞德剛結束訓練,被龍召喚到跟前。
未來的魔王陛下一身半正式的正裝,面前堆滿了各式文件——這還是伊芙蕾希雅先篩選過的。他看起來就像隻離水太久的魚,隨時會渴死。
「您還好嗎?」
「不大好。不過你來了,感覺好了一點。」
龍慵懶地抬頭瞥了他一眼,優雅地擱下筆張開雙手。亞德不明所以,仍走過去給了他一個擁抱。維持這個姿勢片刻,龍終於鬆手,重新抬頭已經整理好表情。
完全不見剛才的萎靡,未來魔王對遠處的坐席比了個「請」的姿勢。
「我準備交給你一個重要的任務。這是我剛寫好的邀請函,我希望你能夠代替我去一趟聖法提加,親自把信送給斐斯特蕾雅女王。」
亞德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父親您的意思是,讓我親自送過去嗎?」
龍旋轉著手上的鋼筆,還差點因為失手而摔了出去,好在他反應快才救回來。
「是的,畢竟聖法提加仍是伊芙蕾希雅的故鄉。她是想親自去一趟,可是時間不允許,就把這個重要的任務交給你了,你是最適合的人選。你願意代替我們去一趟嗎?」
「……是。」
「以後你應該沒什麼機會去聖法提加,正好趁這個機會去一趟,順道去看看你的領地。這裡就交給我了,如果真的不行,我還可以找魔王陛下跟大皇后求救。」
說到這裡不禁嘆了口氣。
也難怪龍會有這種反應。
武鬥季奪魁當日,簡單的慶功宴後,即將變成前大皇后的星澄來到龍的房間,除了少數幾套獵裝之外的衣服幾乎全被扔了,只剩下半正式的套裝。
最糟糕的是,不只星澄,就連伊芙蕾希雅與露也一起加入。
龍拯救衣櫃未果,只能看著一幫女士扔掉她心愛的衣服。徹倒是站在一旁沒有加入,乾脆迴避了龍的求救視線。
孤立無援的龍除了睡衣以外只剩下正裝,幾位女士們還興奮地為他添購新衣。
龍面如死灰,只好無助地坐在一旁看他們蹂躪自己的衣櫃。
「您不打算救我嗎?」
「很可惜,我是力不從心。」徹似乎早就料到這場景,揹著雙手看著眼前的場景就是笑。「魔王是很不自由的,你得從現在開始習慣。」
看著徹微笑的側臉,龍忍不住問:「像你那樣嗎?」
「是啊。」徹的語調滿是功成身退的感慨,「不需要我教你,你很快就會懂。」
龍循著他的視線看。
星澄、露與伊芙蕾希雅三人並肩談天,或者笑著拿起衣服比劃。距離各個種族彼此理解還有一段距離,至少在這個房間內能窺見美好未來的藍圖。之後龍雖然接受三人的安排,卻還是忍不住找亞德哭訴。
亞德當時還覺得可以稍微放鬆一點,可看到龍現在的打扮瞬間改觀。
龍本來就長得好看,因為出身高貴,即使穿著隨意仍自帶貴族的氣勢。穿上正裝之後就不同了,那種紈褲子弟的氣質硬是被合身的正裝襯出了魔王的貴氣,就連此刻不耐煩的神情都有點賞心悅目。
「怎麼了,一直盯著我看?」
亞德道:「我覺得這套衣服非常適合您。」
龍愣了一會兒,大笑著拍亞德的肩。「不好意思,我已經結婚了。」
「父皇,我是真心誠意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意思,我會努力撐下去的。你什麼時候準備出發,自己去找星澄大人看她安排,我等你的信。對了,珞緹雅狀況怎麼樣?如果情況允許就讓她一起去,這樣我也會更安心。」
「這我不太確定,她最近老是在睡覺,可能是因為快要冬眠的緣故。」
可想來機會難得,亞德還是打算確定珞緹雅的狀況,於是會到房間。珞緹雅恢復半龍的型態窩在床上冬眠。聽到動靜便睜開眼睛。
「狀況還好嗎?」
亞德在床邊坐下,就被攔腰摟住,她在亞德身邊蹭了蹭。珞緹雅甚至沒有睜開眼睛,聲音帶著濃厚睡意:「很不好。我想睡覺,還有肚子餓。」
「父親準備讓我去聖法提加送信,一起去吧?」
「嗯?好啊,要怎麼去?」
「主要是魔法陣,進入聖法提加需要走一點陸路。就算睡著也沒關係,我能帶著妳走。紫晶應該也很想見到妳。」
珞緹雅眨了眨眼睛。「那你呢?會覺得寂寞嗎?」
亞德笑道:「那當然,一所以才找妳起去。」
「也不是不行。」
兩人更熟悉之後,珞緹雅偶爾會展現性格中稍微有點嬌氣的部分——對一般人來說很麻煩的小脾氣,對亞德來說反而有點可愛,因為這意味著珞緹雅終於把自己從「保護者」的位置放下,學著依賴亞德。
珞緹雅道:「總覺得好久沒回去了,不曉得紫晶長高了沒有。」
回去。這個詞彙聽起來特別順耳,亞德笑問:「身高是重點嗎?」
「那當然,她是你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我很期待她領導之下的聖法提加……但我討厭冬天。」珞緹雅倚著亞德,睡眼惺忪:「這個時間聖法提加應該已經開始下雪了,北方就是這點討厭。」
珞緹雅嘀咕著就這樣睡著了。
亞德重新為她蓋好被子,親吻她的額頭。
房門掩重新掩上,出發時間定在三天之後。
出發地使節團已經準備妥當。雖然珞緹雅算是亞德的未婚妻,卻只有在聖法提加宣告過。由於時間有限,暫時以「使節團」成員的身分加入,正式的儀式準備與即位大典與婚禮一同舉行。
……
……
這堪稱新魔王即位以來初次也可說是最重要的外交表態,此次邀請暗喻與聖法提加和談的可能、同時公開自己的外交戰略。
倘若女王願意親自前來,更是握住了魔族對其伸出的友誼之手。
只出現在故事中,那種和平協調、種族共生的未來似乎近在眼前。
此時越過黑森林,連通神魔兩族的大魔法陣已經在魔王徹的指導下加緊建設完成。亞德作為皇族代表驗收,順道做第一組使用者。
歷經百年戰亂與數代東西方霸主的更替,連接東西方的魔法陣於焉誕生。從首都滄雨往東的過程,看見混血的機率就越高。在魔族領地及東處靠近黑森林之處的小村裡,海之民、神族、魔族、精靈與天使族共存共榮。
在魔法陣成功運作之後,這個不起眼的村落將成為往來東西的要道。在很久之後,這樣的場景或許會像飄散的蒲公英那樣,在聖法提加的各處深根發芽吧?
數個月之前早就建好的魔法陣已經建立了檢查哨,亦運作良好。往來的旅客無論怎麼著急,都寧可穿越精靈森林或者取海路。即便兩國關係已經改善,人們仍對魔法陣對面的國家抱持著懷疑,誰都不願跨出一步。
直到黑髮紫眼的皇子殿下挾飛雪而來。
「辛苦了。」
承襲自東西方魔族雙花的精緻容貌,鼻尖與臉頰被紛飛的雪凍得通紅。幾名年輕的孩子被陌生貴族少年的容貌吸引,忘了挪開視線。
一行人大約十至二十人,除了為首的皇子殿下與身邊的女性之外,其他人都是身形高大的龍族。高大的龍人在邊境村落猶如一堵突然升起的高牆,遮蔽了日光。
「你們是來替我帶路的嗎?」
標準的通行語,臉上帶著算得溫和的笑容。
比起西方霸主曼德沙家給人的印象——強大、傲慢——相比,這位混有東方血統的王子顯然溫和許多,即便來自寒冬依舊語調溫和。
「不請我進去嗎?」
上位者不帶絲毫怒氣的口吻反倒令人恐慌,最終還是其中最年長的那位率先跪下。「參見皇子殿下。」
「辛苦了,希望沒讓你們等太久。可以帶我進去了嗎?」黑髮紫眼的殿下從容扶去披風上的落雪,露出藏在底下的容顏。
比起纖細或者美麗,皇子殿下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優雅。
城內唯一算得上得體的建築,就是大約半年前開始修建的遠距離傳送魔法陣。透過魔法陣能夠直接越過黑森林,前往神界聖法提加西盡,即可沿著商道東向聖都。
皇子殿下領著眾人進去傳送殿,看著運轉的魔法陣露出吃驚的表情。
「這魔法陣的魔力不夠。你們道現在都沒用過嗎?」
「是的。」
為何直到現在還不啟用?你們把我們滄雨放在哪裡——倘若是其他皇族前來,肯定少不了葬送幾條人命。
幸虧皇子殿下只是稍微點頭,並沒有追問。
他伸手輕觸魔法陣散發的幽光,似乎話中有話。「真是太可惜了。不過這也正好,只要稍微修復,魔法陣就能夠正確運作。」
皇子殿下說著伸出手在魔法陣幾處輕點,魔法陣再度恢復光亮。
「我大概一周之後回來。不久之後,首都的警衛兵很快就會到來,由他們負責監管這座魔法陣。在那之前,能請你們代替我看管這裡嗎?」
不管怎麼溫柔,皇族直接開口下的諭令不得不遵守。
「如、如果是殿下的命令的話……我等非常樂意領命。」
一名四、五歲的男孩突然地揪住了皇子殿下的領子,在群眾驚叫聲下走到皇子殿下跟前,模糊不清的問:「還會發生戰爭嗎?」
「不會的,」他說,「戰爭已經結束了,請各位安心休息。」
不曉得是因為對方的態度或者是身分?
亞德畢竟是神族與魔族的混血,他說起來就特別有說服力。
「皇子殿下,神族的女王陛下是個什麼樣的人?」
皇子殿下思忖了片刻。「是個毫不特別的女王。沒有拉娜陛下的睿智,也不像母親那樣強大。雖然她還仍有神族的傲慢,她會試圖修正這一點。總有一天,會成為我國在東方最強大的盟友。」
其中一名村人忍不住說:「真的會有這種好事嗎?」
黑髮紫瞳的王子殿下並不生氣,卻露出笑容。
「這就是我的任務了。請諸位作為國民,跟我一起見證。世界的改變將從這裡開始。」
亞德率先踏上魔法陣,身影在光之中消失。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五話、魔王再臨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七話、皇子殿下的工作.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