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五話、魔王再臨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Steve Johnson on Unsplash


多年之前,恐怕沒人能料想到兩位曾經的神魔王候補在競技場相會。
誠如兩位站在種族頂點的人們所言,拔出光之禮讚的伊芙蕾希雅相當難纏。遠距離有難以破除的固若金湯的結界,彷彿永遠不會用光的魔力,毫不起眼的輔助魔法,以及擁有「破邪」聖劍能力的光之禮讚。
這些分開看顯得無趣的技能,組合起來就變得難以擊破。即便伊芙蕾希雅體力不如將,剩下的部分卻能以魔法、結界與聖劍補足,這場本該一面倒的戰鬥硬是被被聖女大人磨成了消耗戰,預計在下午舉行的另一場準決賽也因故取消。
龍越看表情越發凝重,徹道:「用全力可以贏嗎?」
「……可以。」但是非常麻煩。
亞德從父親皺眉的表情讀出了這個意思,徹拍拍他的肩膀,「可別輸了。」
亞德突然想起晨練時,母親似乎吃了平常兩倍以上的食物。亞德當時還在想,接下來就要戰鬥,會不會消化不良?
看到眼前的戰況,他突然理解母親進食的原因。
她一開始就打算以消耗戰的形式戰鬥。
起初觀眾還有噓聲,可當時間持續了一小時、兩小時,甚至是七、八小時——
人們才開始意識到這種不起眼的防守戰法多麼消耗意志。半天過去,一方喘氣不斷進攻,另一方甚至還能站著冥想恢復魔力。
伊芙蕾希雅終於開口了:「我要準備攻擊了。」
維持了半天的結界撤走,取而代之的是散發神聖光輝的退魔結界,逸散的的神聖氣息壓制著場內的群眾,弱者甚至有種無法喘息的壓抑感。
始終散發和煦光芒的聖劍光芒刺眼,一身白銀盔甲的美麗女性立於光之中。一邊體力消耗,另一方則是休息完善,雙方的差距很快就在不斷交鋒之間顯現。
最後卻是將突破了防禦,卻不想這是陷阱。
伊芙蕾希雅以左手為盾扛住將的攻擊,將的左臂與左耳落地、鮮血直流。雙方拉開距離整頓,伊芙蕾希雅的傷口已經完全恢復。
與伊芙蕾希雅的戰鬥折磨著意志,這樣的往來重複了好幾次。
直到最後勝利為止花費了一整天。
其實伊芙蕾希雅的戰法並不特別,也並未刻意折磨對手。
「勝利者,伊芙蕾希雅!」
就連裁判宣布勝利者的聲音都帶著明顯的倦意。
圍觀的人們都有同樣的感想:絕對不想與這位聖女殿下為敵。
伊芙蕾希雅鬆開馬尾,久戰凌亂的金髮重新散開。脫下盔甲、換上長裙,重新回到人們的視線中。雖然仍受到矚目,那些帶著調戲意味的視線消失了。總覺得他們看著自己的表情好像有點熟悉?
伊芙蕾希雅終於受到應有的敬重,內心卻有幾分複雜。
視線一路追著他,她過了好陣子才想起來。
那是他們看著魔王陛下時經常露出的神情。
……
……
由於戰鬥拖延的緣故,第二場準決賽推遲到隔天下午醒來。結束戰鬥的伊芙蕾希雅回到看台,感覺眾人的視線都有點微妙。
只有龍態度依舊:「辛苦了。」在她額頭落下安撫的親吻。
「我想稍微睡一下,下午可能沒辦法觀戰。將比我想像得更麻煩……」伊芙蕾希雅抬頭,看見龍表情複雜。「怎麼了,為什麼露出那種表情?」
「我只是在想,還好沒有與妳為敵。」
「那可不一定。你忘了還有最後一戰嗎?你答應過我,要全力戰鬥。」
龍感覺到四面投來的憐憫視線。
龍知道,伊芙蕾希雅的戰法並不是無堅不摧。只是因為將沈不住氣,否則看似穩固的結界其實有弱點。這種戰鬥的根本是被動消耗對方體力,只要在對方出手之前儘可能維持體力就好。可是將性格急躁、加上對手是個漂亮的年輕女人,就這樣跟著對方的節奏,即便知道也不會執行,因為他的自尊不容許。
伊芙蕾希雅正是利用了他的弱點——自尊與傲慢——才能夠贏得漂亮。
從戰士的角度來說,這種戰法非常惹人嫌,但是需要強大的耐心與意志力。可嚴格來說,將不是輸給了伊芙蕾希雅的結界,而是輸給她的策略。倘若對方是龍,伊芙蕾希雅絕對不可能採用相同戰法。因為她知道,龍是可以袖手旁觀地等下去。這樣的戰法非常適合在力量相對弱勢的女性戰士,而且即便知道也難以破除。
如果把眼前的戰鬥拉高到國家層級,這個策略實在非常適合擅長光明魔法的聖法提加戰士。在聽徹提到伊芙蕾希雅的時候,龍本來還有點不以為然,心想這就是徹想讓他親近別人、轉移注意力的玩法,只不過結局正好圓滿而已。
親自看過伊芙蕾希雅戰鬥,龍徹底理解父親的憂慮。
伊芙蕾希雅跟自己年齡相當,在徹未來去世之後正好是壯年時期,正好面對上魔王世代交替。如果運氣不好,就會是最強大的神王碰上最弱小的魔王,倘若西方歐龍不是選擇合作而是東進,神族統一大陸指日可待。
「我知道了。」
伊芙蕾希雅拿了點食物就睡著了。
龍帶著睡每人回到闇之華,下午回到戰場時,人們的態度明顯改變了。
首先是成為伊芙蕾希雅手下敗將的大皇子將。他雖然輸了,神情卻意外平靜,沒有想像中的不滿。他帶著嚴肅的表情特意找來。
兩人尋了個靜僻的角落談話。
是將先開口:「我沒想到我居然會輸,但我輸得心服口服。」
這話太難接腔,龍甚至不知道自己應該有什麼。
將的手搭在龍的肩上:「龍,聽我說。你老婆比想像中難纏非常多,我本來打算藉著進攻消耗她的魔力,卻沒想到她她的輔助魔法是低消耗的基礎組合,根據我的觀察,最少有五、六種輔助魔法組合。她在開戰的瞬間就完成了複合魔法,大可以一開始就用退魔結界讓我輸得更難看。之所以用這種打法,就是為了讓我輸得徹底。」
「……」
「雖然我們一直感情不好,但最少還是兄弟。我不相信神族,倘若你一時大意或者心軟,讓伊芙蕾希雅成為魔王,我們魔族的面子又要往哪裡擺?魔族的未來又該何當?這可是關係到種族危急存亡的問題。」
龍想像著伊芙蕾希雅坐在滄雨的王座上,不禁笑出來。
好像還挺適合的?
「龍,我可不是開玩笑!她有光之禮讚,你有邪劍亞雷特,這兩把都是神代時候的神劍,沒道理亞雷特更居劣勢。你得一開始就全力應戰,絕對不能馬虎。這是為了滄雨、為了魔族,更是為了所有魔族人的自尊。」
這話簡直是把伊芙蕾希雅當成了魔王。
龍壓抑著想笑的心情,做出嚴肅的表情點點頭。
將看出龍沒有上心,重重嘆氣。「說起來,你每個戀愛對象怎麼都是這種類型。如果真的吵架是會性命危險。」
「……我就喜歡美麗又強大的人。帶刺的玫瑰不是很吸引人嗎?」
將一臉完全不能苟同的臉。「是我肯定一開始拔腿就跑。」
「所以是我更適合魔王。」
將瞥了龍一眼,一臉受不了的表情。他拍拍龍的肩膀:「下午贏了就好好休息,認真地考慮戰術。我建議你請求魔王陛下的幫助,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是是是。」
「要是你輸了,我絕對不會饒你。」
龍抬了抬下巴。「哦,是嗎?那你打算拿我怎麼辦?」
「……」將被噎得無話可說。
「我可沒打算輸。而且,我答應過伊芙蕾希雅會盡全力。」
兩位皇子終於達成共識,拳頭輕輕相碰。
這大概是將最真摯的祝福了:「願你受到戰神的祝福。」
這可真是奇怪的感覺,前一刻還視為敵人的傢伙居然誠懇地與自己對談。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理解與接納,但是,能夠誠懇對話總不是壞事。
將跟伊芙蕾希雅很可能永遠不會彼此理解。
即便如此,將不願理解的兩方勢力拉住就是王的責任。
龍並不樂意擔起這個重責大任,但倘若是為了能夠讓自己、讓妻兒過得更舒服一點,他倒是很樂意試著努力看看。
「但願戰神的祝福與你同在。」
午後的戰鬥毫不意外地由龍勝出。
一週之後,這對一度被視為神魔族悲戀樣本的模範夫妻即將為了爭奪魔族王位踏上戰場。許多人都猜測,這位溫柔可人的前聖女肯定會將魔王王位拱手相讓。
畢竟兩人走在一起實屬不易,完全沒有必要為了王座反目。
這段時間,兩人依舊如膠似漆同床共枕。
並且在七次太陽升起後踏上競技場,拔出了劍。
一邊使用著受光明神祝福的光之禮讚,另一邊則是邪劍亞雷特的使用者。
乍看之下這簡直是光明與黑暗的爭鬥。
除了實際下場的兩人之外,感覺最微妙的大概就是觀戰的亞德。不論為誰加油感覺都有點不對,可是誰勝利都無所謂。
——不過這只是亞德的個人意見,其他滄雨的住民可不是這麼想的。
將前腳剛走,二皇子冽就跟過來。這內容跟將大同小異,總而言之就是對龍曉以大義,要他無論如何都要拿下魔王之位。
這樣的事情重複了好幾次,龍充分感覺到魔族對於神族登上王座的焦慮。於是,樹敵不少的三皇子殿下體驗了人生中最受歡迎的時間。
就連星澄也偷偷把龍拉到一旁,詢問他是否能夠說服伊芙蕾希雅棄權。龍表示絕無可能,最後,星澄親自與伊芙蕾希雅攀談,最後毫不意外地鎩羽而歸。
於是就到了決賽這天。
亞德看著父母跟平常一樣交換了早安吻、閒談關於天氣之類的無聊話題、跟平常一樣坐在一起吃早餐,最終並肩一起走向競技場的兩邊。
於是,光與暗的征戰開始了。
……
……
看台上人滿為患,人們喊的都是同一個名字——
「龍.曼德沙!」「三皇子殿下!」
呼聲震耳欲聾,感覺全世界都在為自己祝福。
龍克制不住愉快的心情,帶著少許微笑對觀眾們點頭示意。
可是,而對面的那位可就沒這麼幸運。對她來說,眼前的狀況猶如四面楚歌。龍啼笑皆非地看著伊芙蕾希雅的臉色逐漸陰沉,甚至按在腰間的聖劍上。
龍也曾想過這樣的景象,卻沒有像現在這樣輕鬆。
在那個想像的未來裡,龍將作為魔王軍的一員被光肅清。整個大陸最終將匍匐於聖女神王的膝下,五界將迎來另一種面向的統一。
只是在競技場上面刀刃相向真是太好了。
龍打從心底感謝此刻的幸運,收斂多餘的情緒,面無表情地拔出了漆黑的魔劍。
「——比賽開始!」
魔王陛下的聲音響起,雙方各自拔劍。
龍在伊芙蕾希雅完成多重輔助之前近身打斷施法的節奏,憑著邪劍亞雷特切開了未完整的驅魔結界。
緊接著,是不給人喘息機會的快速連擊。
兩把威力相同的劍,碰出尖銳的撞擊聲。伊芙蕾希雅畢竟是主要修習治療,即使劍術沒有明臉落敗,沒能完成輔助的狀況下,力量卻遠不如成年的魔族男性。
比起力量取勝的將,同樣追求速度極致得龍顯然更為棘手。
伊芙蕾希雅的消耗戰法有個重要的前題,那就是速度。若對方的速度優於伊芙蕾希雅的輔助那也無妨。放眼整個魔界,能夠與光之禮讚對抗的邪劍也只有兩把,其一就是魔王徹的邪劍「嗜血」,另一把則是龍手上的邪劍「亞雷特」。
速度與威力的兼具的劍雨之下,伊芙蕾希雅沒有施展魔法的空間。
即便偶爾能夠抽空以魔法反擊,卻被邪劍本身的結界所攔,完全無法組織像樣的反攻。很快地,伊芙蕾希雅就被逼得節節敗退,退到競技場邊緣。
……
……
亞德看得目不轉睛。
亞德不是第一次看龍用亞雷特,卻是第一次看他全力戰鬥。每個踏步、揮擊、攻後退、魔法的使用與技能的組合堪稱藝術,他直到現在除了亞雷特本身的能力,用的都是劍術的基礎,也沒有使用特殊的劍技,單靠劍就壓制了伊芙蕾希雅。
照理說,神聖屬性能在一定程度壓制魔族,能夠拖慢龍的速度。
但光之禮讚卻對龍毫無影響。
……
……
「鏘」一聲。
聖劍「光之禮讚」被擊飛,伊芙蕾希雅咬牙用魔法擋下一劍。結界只勉強扛住黑刃數秒,很快就被切開。
伊芙蕾希雅快速使用魔法,在劍近身之前完成了結界的組合,拉開距離開開始反擊。帶著神聖氣息的光之雨往龍的疾射而出——
群眾們發出驚呼,生怕上次戰鬥的噩夢再次重現。
龍並不閃躲,而是全力揮劍。
帶著邪火的劍揮擊出帶黑暗氣息的劍擊,兩方碰撞互相抵消。
「還有什麼方法,儘管使出來吧?」
伊芙蕾希雅瞪大眼睛,一臉錯愕。
她還沒打算放棄,加快了魔法的強度與頻率,可惜效果有限。
重複著無數次攻擊與防禦,最終,這場戰鬥仍拖延了數小時。沒有光之禮讚的幫助,魔法的消耗逐漸跟不上速度。
日落之時,在最後的光被地平線吞沒時,結界被邪劍揮開。
兩人在夕陽的餘暉之下遙遙相望。
最後,龍起身走向伊芙蕾希雅,對她伸出手。
「伊芙蕾希雅,妳願意成為我的皇后嗎?」
言下之意是要她認輸。
金髮碧眼的美麗戰士嘴唇抿成一線,看來有幾分懊惱。
她瞪著龍伸出的手,最終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我認輸。」說著走向龍,握住伸出的手。兩人並肩矗立,高坐一旁的徹抬手,場內喧囂一時沉寂、落針可聞。
「勝利者,龍.曼德沙。」
最後的陽光被太陽吞噬,新的魔王於焉誕生。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職場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四話、跨越悠遠之闇.下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六話、皇子殿下的工作.上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