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六十四話、跨越悠遠之闇.下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Carolina Pimenta on Unsplash


龍就這樣注視著書本,許久說不出話。
龍抬抬下巴,刻意表現傲慢。「打開它。」
微照做。保養得宜的書籍與多年前無異,許多頁面上有兩種不同的筆跡。
「上面沒有任何形式的詛咒。」伊芙蕾希雅提示。
龍仍然沒有伸手,凝視著書本的眼神卻帶著些許淚光。
微窺伺著龍的反應,小心翼翼道:「這是皇兄希望我交給您的東西,只要您收下,我保證不會再用這件事打擾您。」
伊芙蕾希雅搶在龍之前接下了書本。
「非常感謝您,我相信龍一定會好好珍惜的。對吧?」
喉結上下滾動,龍似乎很勉強才找回聲音。「嗯。」
顯然地,模糊的回應意味著許多不同的可能。微欠身退去,伊芙蕾希雅代為收下書本,胡亂塞到龍的手中。他比看起來更加動搖,手一抖差點連書帶盒子摔了。
伊芙蕾希雅探頭去看,只見龍表情緊繃,不發一語。
「你還好嗎?」
「……很不好。」龍乾脆地承認。
伊芙蕾希雅笑著張開手,「給我抱一下?」
龍不發一語地將臉埋在她的頸窩,難得有種任人宰割的柔弱。伊芙蕾希雅笑著摟住他,感覺龍在他的頸窩蹭了蹭。
真可愛。伊芙蕾希雅笑著。
初次見面,伊芙蕾希雅只覺得龍是個好相處不好親近的美男子,並未想過兩人會有任何交集,更未想過會有感覺他可愛的一天。
屬於魔族的尖耳因為沮喪稍微下垂,伊芙蕾希雅看了半天,忍不住碰他的耳尖。
龍嚇得抬頭,雙眼瞪大看著她。
「抱歉,嚇到你了。」
「……沒關係。」龍沒有發怒,沉默一會兒又笑出來,「多虧妳幫忙,我才能跟她談下去。我想一個人靜靜,等等我再去找妳?」
伊芙蕾希雅答應得很乾脆,在他臉頰上留下親吻後轉身離開。
龍垂頭瞅著書盒。重複幾次伸手與縮手的過程,才打開那本書。
正如他所料,那是由魔族的大圖書館在百年前出版的精裝書。
維亞在水之都時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龍很早就感覺到維亞對他的心意,起初打算以朋友的距離相處,但龍看見徹到訪時維亞的表情,就意識到這絕對不可能。雖然兩人是朋友,卻身處不同勢力,也沒有為對方犧牲奉獻的打算。
最終龍選擇跟徹暫時離開水之都,同時退回維亞送的禮物。
這本象徵著往日的情誼的書是屬於他們的秘密。龍完全沒有想到,在維亞沉睡六十多年的現在,還能再次看見。
翻閱書籍,上面有維亞端正的字跡還有少年時代自己的筆記。某幾頁空白還有一些塗鴉。兩人的字跡只出現在前三分之一,之後的書頁空白乾淨如新。
埋藏在心底深處的舊傷隱隱作痛。
「……你可真是個笨蛋。」
對空獨語的聲音在走廊迴盪,細語呢喃聽不見回聲。
「要是永遠都等不到該怎麼辦。」
能夠給予回應的人不在這裡,而是在遙遠西國的圖書室。想到故友在不見天日的書房理獨自徘徊等候,內心就隱隱作痛。
如果能夠再會,維亞會說什麼?
或許會說「我很抱歉」,也可能是一些不著痕跡的話,也可能是祝福。
不論作為滄雨的第三皇子還是未來的魔王,直接到西國拜訪都不是個好選擇。
西方歐龍長年以來控制魔界的西域,這個沙漠為主的國家與靠近黑森林的首都滄雨遙遙相望。
兩人在水之都的相遇是個契機,推動長年交惡的兩國有了新的牽絆。
歐龍這代的兩為王儲都不是典型的歐龍人。一個作為魔族王子卻沒有武術天分,整天沉迷於書籍。另一個在戰鬥上沒有天賦,卻是個優秀的魔導師,對於神族雖然不算友善,至少也不向歷來的王那樣主戰。
這一切像是被看不見的手牽引。
與維亞以及伊芙蕾希雅的相遇、亞德的出生,直到這次的武鬥祭,沒有一件事情按照龍的想法進行。
與維亞初相遇時,龍只是把他當成身分相等的陪伴者,卻不想兩人居然真的成為朋友;被徹要求接近伊芙蕾希雅的時候,龍只想混個臉熟,起碼哪天在戰場相遇的時候搞不好可以哭著求饒,卻沒想到這種若無其事的接近卻徹底改變了他的一生。
龍不禁想,或許千年來歐龍帝國與滄雨的內亂,會徹底終結在這一代。
有如被無形的命運往前推。
長久的黑暗中於走到盡頭,似乎能夠窺見幽暗遠方的光。
龍毫無理由地認為,和平的時代真的會到來。
……
……
準決賽開始那天,正是難得的晴天。
夏末秋初的陽光燃燒著最後的能量,為入秋以前的滄雨城提供最後的溫暖。在這個冬季,新的魔王就會誕生。猶如季節更迭那般,東西方的霸主逐漸更替,時代的巨輪將再度往前。
這次的貴賓席人滿為患,除了常客龍翔之外,魔王夫婦也來了。
亞德站在龍翔身邊,靠著圍欄往下眺望。
伊芙蕾希雅看來不怎麼緊張,換好戰裝在旁等待,甚至還有心情對亞德揮手。
亞德笑著回應她的動作,喃喃道:「不曉得結果如何?」
「這還要問嗎?伊芙蕾希雅會贏。」龍翔甚至還打了個哈欠,「實在搞不懂那兩孩子在想什麼,是想認真打一場嗎?」
將畢竟是魔王候補,戰力自然不弱。龍翔這說法實在奇怪。
「母親有那麼強嗎?」
龍翔笑道:「傻孩子,這不單是強度問題,是因為她是聖女。如果單用武器她絕對贏不了,可要突破她的防禦也相對困難。魔族引以為傲的魔劍在他身上完全起不了作用。直到現在,她都只是把光之禮讚當成一般武器使用,沒有發揮它的實力。」
「原來如此。沒想到您對母親的評價那麼高?」
徹的聲音從後面響起,「如果她成為神王,現在若不是滄雨最好的盟友,就是最恐怖的敵人。聖女不受教會控制、能夠聆聽神喻,除此之外,還能夠越過教皇引導信徒。一直以來,雷爾契家族跟教會一直在暗中合作,想要控制伊芙蕾希雅。最早的就是讓她跟威尼爾.雷爾契結婚、除掉所有可能的對象。這一切都是為了將光之禮讚與聖女抓在手上。」
「原來還有這樣的事。但教會對聖似乎不那麼在意?」
「他雖是聖王,卻有一半魔族血統,對教會來說是被污染的存在。不論支持或反對,都讓神族至上主義的教會特別難堪。當初伊芙蕾希雅與威尼爾定下婚約,教會也曾公開反對。對他們來說,聖女與聖子應該純潔無暇、一輩子守貞……即便對方式是最後的王族也是如此。先代教皇不好與聖王作對,才刻意冷落。如今新教皇對魔族態度相對友好,與月妃國開始有了交流,教會多少也會改變吧?」
龍翔道:「如果你跟聖女大人在戰場上見面,結果如何呢?」
「……如果按照二十年前的狀況,雙方至少會維持百年的戰鬥。前半會是魔族的優勢,但直到我死後將成為魔王,雙方和談的機會就會完全消失。將性格急躁、沒有掌握邪劍嗜血的才能,會輸在對神族的消耗戰。若歐龍趁機起兵,屬於曼德沙家的魔王一支很可能在雙面包夾之下滅亡。」
「這就是你讓龍跟她見面的理由?」
徹道:「是為了在有限的時間內增加和談的可能,確認未來神王的意向。考慮到拉娜來自水之都,她對魔族的態度猶未可知。雖然謠言裡她跟青梅竹馬的未婚夫感情穩定。若是如此,就必須在她即位之前做好戰爭的準備。」
徹垂首俯視場內的伊芙蕾希雅,笑容稍微深了一些。
「我相信有你跟伊芙蕾希雅在,神族跟魔族能夠走向共同的未來。」
亞德俯視著戰場,看著伊芙蕾希雅拔起配劍「光之禮讚」帶起的微光。
亞德不怎麼喜歡徹描述中的那個充滿戰亂與對抗的未來。雖然成長過程算不上愉快,但他對於未來的無盡可能感到非常滿意。
亞德想起了遠在東邊的紫晶。
上回還是因為龍人的事情聯繫,很快就得到了幫助。如果龍成為魔王而伊芙蕾希雅成為皇后,想必東西方會有更多良好的互動。
想到這裡,亞德不禁有些期待。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職場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三話、跨越悠遠之闇.中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五話、魔王再臨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