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三話、跨越悠遠之闇.中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Photo by Carolina Pimenta on Unsplash


經過了精彩的一戰,之後的戰事不免遜色許多。
取得準決賽門票的人完全不出意料。
兩位是滄雨曼德沙家的代表大皇子與三皇子,餘下的兩位則是武鬥祭少見的女性。一位是西方歐龍的女王陛下,其中一個則是魔族兩千年以來首位的月妃代表,更是第一位踏入神聖武鬥祭準決賽殿堂的神族——東方的聖女,伊芙蕾希雅。
此時,四位準決賽的參與者齊聚一堂,準備挑選出準決賽的對手。
負責抽籤騎士的被將喊住。
「等一下,你是魔王陛下直屬的騎士吧?換個人來。」
龍嘲諷道:「少在那裡東挑西揀,想成為魔王就該有對誰都能夠勝利的覺悟。」
將冷哼,「那當然,我是想看你們兩個自相殘殺。」
兩人互不相讓,唇槍舌劍彼此嘲諷,還是作為敵方的歐龍女王與伊芙蕾希雅一同勸架,壓著兩人來魔王座前請徹親自裁示。
徹被外人稱作常笑的魔王。伊芙蕾希雅所見的他亦笑容滿面,整體印向纖弱而溫和。正因為如此,自台階仰望單手支頭、面無表情的徹,她突然覺得一臉厭煩、居高臨下俯視四人的少年十分陌生。
除了伊芙蕾希雅,魔族一眾都非常習慣他這一面。
「說吧,你們為何吵鬧。」
沒有人開口,徹指了指伊芙蕾希雅。「伊芙蕾希雅,這是怎麼回事。」
「大皇子殿下對於準決賽的抽籤者有疑義,起了爭執。」
徹這回卻是笑了,揚起的嘴角盡是不懷好意。「看來我們的皇子殿下空有力量,卻沒有為王的氣度。抱歉,讓兩位見笑了。」
龍與將滿臉不服,在徹面前卻不好發作,只有沉默垂頭。
「我不反對鬥爭,適度的鬥爭對雙方有益。很可惜,這不過是小孩子的吵鬧,我對你們很失望。」
兩位皇子自知有錯,繃著臉不發一語。
「將,你是在小看我嗎?倘若我要妨礙你,有的是水面下的作法,我何必在明面動手。大皇子殿下將本王想得如此蠢笨,著實令人不悅。」
原來那個是重點嗎?伊芙蕾希雅內心嘀咕。
即使嘴上不饒人,徹的語調依舊溫柔地猶如勸誘孩童。
「更何況,魔王必須是不敗之人,不論先來後到,所有人都該是魔王的手下敗將。該在籤上動手得是你,此戰龍必然會贏。本王又何必在必勝的戰鬥上動手?」
將垂頭不說話了。
「既然如此,你們舉派一個人負責抽籤,決定自己的對手。」
徹的用意顯然是要讓意見不同的眾人學會合作,可惜兩位皇子卻拉不下面子。詭譎的沉默蔓延,神都不好開口。
伊芙蕾希雅嘀咕道:「不然別用魔法,直接抽紙籤就好。」
三人面面相覷,居然答應這個有點荒謬的作法,並且同意將此重責大任交給她。
「等等,把這麼重要的工作交給我好嗎?」
將卻道:「妳是光聖教的聖女,不會在這種事撒謊。」
「……非常感謝大皇子殿下的厚愛。」
其餘兩人沒有意見,就這樣定下來。
這位在戰場上引起轟動的女武神,正雙手交握地向光明女神乞求。
口中念著光聖教尋求幸運的祝禱詞,伊芙蕾希雅在眾人的注視下抽簽。黑色的紙上寫的是「將.曼德沙」的名字,日期上寫的則是三天後。於是,三天後上午是東方聖女與大皇子殿下的戰鬥、下午則是歐龍女王與三皇子殿下。
而決定未來百年君臨魔界霸主的戰鬥,訂在一週之後。
……
……
戰前的喘息時間,露轉交了來自歐龍女王的邀請。
信上寫的是「提早為即將登機的新王慶賀,盼望能在戰前與您一敘」——這種隱晦的寫法,簡直像是某種夜晚的邀請。
龍表情難以言喻:「她是不是忘了自己可是我的對手,這是提早認輸了?」
「人家不遠千里東來,就是為了見你。我們的三皇子殿下真有魅力。」
龍瞥了伊芙蕾希雅一眼,「妳好像很開心。」
「去看看嘛,畢竟,私下見面是她比較危險?」
「話是這麼說沒錯。妳完全不吃醋?」
伊芙蕾希雅笑靨如花。「畢竟讓我嫉妒的對象另有其人。」
回答什麼都是錯,龍決定行使緘默權。龍實在不想見她,拖拖拉拉沒有回信,最後還是伊芙蕾希雅連哄帶騙才強逼龍撥冗回應。
龍滿口埋怨:「哪有人像妳這樣逼著丈夫跟其他女人見面?」
「有什麼關係,反正你的心一直在我這裡啊。」伊芙蕾希雅說著在他臉上啾了一口,在臉頰上留下淡粉紅色的唇印。
龍一臉無奈的縱容。
「我常常以為我已經夠了解妳,妳好像總是能夠出乎意料?」
「那就代表你得花更多時間認識我。」
「是是是——」
徹與維亞經常出現在龍的惡夢中,作為噩夢與美夢的主人登場。
不斷重複的夢魘中,有一句話至今仍不斷在夢裡迴盪。
維亞.曼特爾離開六十年有餘,他笑容滿足的詛咒仍在腦中迴盪。即便故友的容貌已經模糊,他臨死前的話與言猶在耳。
「殿下,要是我不曾遇到您就好了。」
這句話至今依舊是龍的鐐銬,讓他在試圖邁進時步履蹣跚。想起故友的遺言、最後的爭論,幾乎讓人覺得窒息。
龍從身後摟住伊芙蕾希雅的腰,「妳不陪我嗎?」
澄空般的藍眸如弦月般微彎:「我們的陛下可是在撒嬌嗎?」
「還不是陛下。」龍理直氣壯地糾正。
——這傢伙即使成為魔王還會是這副德性吧。
約定好的兩點鐘聲響起,準時被敲開的是嬌小的門外站著嬌小的歐龍女王,伊芙蕾希雅不禁瞪大眼睛。
因為這位西國歐龍的女王竟是隻身前來。
「伊芙蕾希雅王妃殿下。」
微.亞特寧對她傾身行禮,態度恭敬猶如覲見皇后。
伊芙蕾希雅領著微前來。三人坐定,茶香飄逸,龍雙手交握:「說吧。妳大老遠來到滄雨,總不是為了雙手奉上王位?」
「我之所以來到滄雨,是為了拜託三皇子殿下一件事。」
微戲劇化地頓了頓。
「請您看在過往的情誼,讓皇兄真正安息吧!」
龍挑眉。「這是怎麼回事?」
「也許您會覺得非常荒謬,但是,這確實是我親眼所見。」
接下來,微說的是個猶如故事般荒謬的事件。若不是她神情嚴肅、講述時渾身發顫,龍很有可能會氣得把她趕出去。
「自從皇兄死去之後,經常有人聲稱自己看到抱著書得青年的靈魂在圖書室遊蕩。隨著目擊的人增加、謠言四起,書房成為了熱門地點。」
這聽起來像是某個荒誕的故事。
若不是出自歐龍女王口中,伊芙蕾希雅甚至可能會笑出來。
誰都知道未來的魔王陛有兩個弱點。第一是執著於父親徹.曼德沙,第二就是對歐龍王子心懷愧疚,對歐龍手下留情。
「起初我跟您一樣,認為這是某人的陰謀,為了查明真相住在圖書室,見到了傳說中的幽靈……而那個人,確實是皇兄沒錯。」
龍明顯不信,「只是外表看來類似的人吧?」
雖然龍語調輕鬆,仔細看來卻有幾分發怒的徵兆。
伊芙蕾希雅不明顯地對他搖頭,龍這才繼續聽下去。
「我告訴他你已經死去,他卻堅持說你會回來。當時我不以為意,就封印了書房暫且不管。直到後來聽到您歸來的消息,我才重新打開書房與皇兄懇談。他有一句話想要親口告訴您。」
龍雙手交握,下巴擱在交疊的手上。「這是個好故事,可惜我不怎麼喜歡。」說著站了起來,「看在維亞的分上,我不會追究此事。但也請妳別再用圖書室的亡靈當藉口,我想維亞也不會希望妳為了霸權不擇手段。」
微的嘴唇抿成僵硬的細線,「殿下請留步。」
「妳殺我一次不夠,看我幸福讓妳很不愉快。所以就編造這個故事。如果我真的去了歐龍,你是想對伊芙蕾希雅下手嗎?抱歉,我可不打算重蹈覆轍。」
龍俯視著眼前的女性。
不論外貌、口音、氣質以至於服裝,龍在這位歐龍女王看見故友的影子。看,她咬牙忍著悲傷的樣子……是不是跟某人目送他夜半離開宿舍的時候很像?
「如果徘徊的亡魂真是他,那麼,他的願望恐怕是希望我能夠不幸。在他決定背叛我,而我親手殺死他的瞬間……我們已經不再是朋友。不論妳是否滿意,我都會與伊芙蕾希雅結婚並成為魔王。而妳——包含整個歐龍帝國——都會在我的領導下。」
「我明白了。那麼,作為此次見面的贈禮……能請您收下這個嗎?」
龍打量著微雙手奉上的東西。
鋪金箔的盒子、精緻花紋,這怎麼看都像是某個曾經熟悉的東西。
龍應該留下嚴厲的嘲笑,扭頭就走。雙腿卻像生了根那樣動不了半步。
#藍月傳說  #藍月本篇  #修龍 
分類:藝文

偶爾畫畫寫文看看動畫。Plurk:https://www.plurk.com/ChantMoon

評論
上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二話、跨越悠遠之闇.上
  • 下一篇
  • 藍月 / 第兩百六十四話、跨越悠遠之闇.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